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他是亲爱的姑娘 > 正文
第0089章,酸奶
作者:赛南军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2020-06-04 21:33:15 全文阅读

冬天郝二娃宰了自己家的一头老毛牛过来了。

母亲看到牛皮后,摸了摸放在花池边上的牛头。

"哎!这是孤综牛啊,当时它刚生下来,它母亲被狼吃了,春天,是个疲惫的季节,狼也可怜啊,就找到没人的地方生下犊的牛给吃了,把牛犊给留下了,后来你爸把它的抱回来后,我用别的牛奶把它给养大的,这个毛牛已经生了七,八个犊了。多可怜的牛啊!牛老了,牛老了,我们自已吃了是对的…"综牛的皮子和头掀起了母亲对草原的留念。

春天,是一个充满生命活力的季节。

郝二娃家旁马路边,有人工的柏杨树林。

偶尔在这个柏杨林里百灵鸟唱起歌。

有一天,金萍下班回来,郝利母亲座在房子旁边的那块大石头上,眺望着那远处连绵不断的高山,正在擦眼泪,这让金萍吓了一跳,金萍赶快跳下车,走到母亲前问。

"妈,你怎么啦?谁说你了?"金萍问。

母亲突然听到声音,又看到站在旁边的儿媳妇很窮捆地瞬间把擦眼泪动作变为揉眼的动作。

"没有,没有什么。谁能说我呢?我听到这个百灵鸟的歌,看着那个远方的人,突然想起了我的鸿雁大草原,现在五月份,我们那边的山上的雪化完了,羊产羔完了,小羊满地跑了。"母亲说。

母亲从那块石头上起来了。

金萍这才知道,母亲想故乡了。

"是的,草原上的雪化完了,但是那边是高山地区,天气还没有完全暖起来,我和郝二娃商量过,到六,七月份带您去草原,让你那边过夏天。"金萍安慰母亲说。

母亲一听去草原过夏天的话,又开心了起来。

"那太好了,只是给你们带来很多不方便。"母亲说。

"没有事妈,凡正郝二娃的工作在那边他会照顾到你。"金萍说。

二人走进了小院。

度过两三年的县城生活后,母亲对县城的生活也适应了许多,沒有那么说草原,没有怎么想草原的往事了。

现在又二儿子毕业回来上班,母亲好像心里一块石头掉了一样放心了许多,就像她刚才给郝利说的一样,除了扫扫这家小院,喂喂那几只鸡外,没有什么事可干了。

这几天,让又发生了让母亲开心的一件事。

那就是前几天在郝二娃家附近又搬来了几家草原来县城定居的人家。

其中两三家的老人,母亲都认识,请他们到郝二娃家喝过茶,母亲也串过他们家的门。

两三个母亲坐到一起,说的最多的是他们在草原上类似的往事。

“你的女儿工作了吧?″母亲问一个平肩头的母亲。

"老伴去世的早,当时我的见识也短,让老大上了学,老二和老小都没有怎么上学,老二在故乡放着牧,老三也嫁人到东麦镇去了。现在我算是没有什么牵挂的了,让我唯一内疚的是沒有让老小好好上个学,让一个女孩就这样成了家庭主妇。"平头母亲说。

“哎!儿女平安,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就好,我们两家当年都是邻居,当时我们两个都是挺着大肚子。后来过完冬我们两家都搬到不同的地方了,你们家在山那边,我们家在山这边,就没有来往过,再后来我听我们家的那个说当年你生了一个女儿,应该是你们家的老小吧!"母亲问并肩头母亲。

"是的,就我家的老小,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前年出嫁,去年生了一个小孩,小孩快一岁了。"平肩头母亲说。

平头母亲看了看郝利母亲。

本来平肩头母亲心想,你们家那个小孩呢?但是这几个月来,母亲只见过郝二娃,没有见过郝利,于是没有问母亲太多有关郝利的往事。

郝利母亲接了平肩头母亲的话。

"你的儿女都成家了,我们家老小也二十三岁了,他刚毕业回来,前几个月到铁路上工作了,我这辈子也算是放了心,我现在年龄也不小了,给两个儿子不添麻烦早点回草原,入土为安就好了。"郝利母亲说。

"嗨,说什么呢?你比我还小两岁呢,骆驼的掌是扁的,人的寿命是长的,再说你现在沒有病,没有灾的,瞎说什么呢?你要好好的活着,刚才你的意思说,你小儿子没有结婚,你得要看到小儿子结婚,再从小儿子家抱孙子,孙女多好,好好享福吧!"平肩头母亲说。

平肩头母亲拍了拍郝利母亲的肩旁,两位母亲笑了。

这就是母亲,为家,为儿女操不完心的人。

郝利带母亲去了静都县的市场,这个市场原是每个周六,周日赶集的地方,后来盖了几排房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市场,这里的人们叫自由市场。

这个市场确实适合这个名字,一进市场进就摆着当地的特产,葡萄干,杏干,核桃干,巴大木,石留,红枣等各种干果,还有野蘑菇,野海带,风干肉等各类的野生产品。走过这些摊位,就是各种衣服,布料类的摊子,这些摊子紧挨着就是食品店,食品店过去就是各种疏菜位,最后是各种杂物位了。

郝利想着母亲要买针线,这类东西应该在杂物店上,郝利扶着母亲往里向杂物位走去。

走到那些食品摊子上,郝利闻到烤肉的香味。

"妈!你吃不吃烤肉?"郝利问。

"老了,吃不了那个东西了。"母亲回答。

母亲没有走几步停到一家买的自制的酸奶店门。

"这个碗装的酸奶好像自己做的。"母亲说。

郝利把母亲扶到那家店的桌子边,让母亲坐了下来。"大姐,来两碗酸奶。"郝利说。

老板娘拿过来两碗酸奶放在了两个人前面的桌子上。

母亲用勺摇了摇,放在她前面的酸奶,偿了一口。

"是黄牛奶做的很好。"母亲评价说。

"妈!这个你能偿出来黄牛和牦牛奶啊?不会是山羊奶吧?"郝利问。

"牦牛奶做的酸奶的沾结度比这个硬,山羊奶做的没有这样的香味,这绝对是黄牛奶做的。"母亲很自信的说。

郝利用龙士语问了老板娘。

老板娘笑了笑。

"牦牛奶我们买不到,山羊奶现在不是做奶的时候,山羊羔这个季节大了,母羊没有奶了,这是自己家养的黄牛奶做的。"老板娘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