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二卷
赌徒马垂尽(四)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1655  |  更新时间:2020-03-26 14:20:49 全文阅读

看着洪水慢慢退去,所有的人都真以为钱小缇能命令洪水里的猛兽。所以人对钱小缇的态度都从之前的鄙夷不屑换成了现在的敬畏有加。生怕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让那钱小缇叫洪水吞了。

赵和和钱离也是各自在水里挣扎,或许是因为这种看着别人一会浮起一会落下很有意思,所以钱小缇特意让那洪水里的猛兽这样操纵着。

人生就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明明可以死的痛快,却被别人折磨地生不如死。

嘴硬的赵和依旧不会改的是他对钱小缇的鄙夷加不屑。他始终认为他高出钱小缇的不是一个档次,而是她不配与他作比较。

以下是他的遗言:

“钱小缇,别以为自己掌握了我的生死,在落城,生死都是相对的,什么时候都一样,改不了的。它就像你始终改不了你荡漾的过去。哈哈哈哈——。”

“钱小缇,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这么执着吗?因为你就像那块丢在地上的口香糖,又黏手又丑口。随手可以捡起,随手也可以一丢。哈哈哈哈——。”

“钱小缇,这是我生命中最后送你的礼物,它不用我放进你的身体里,当然它也不是纯白色的,哦!我都快记不清我送过你多少次这样的礼物了,你却从来没有好好利用它,你个贱人,带着我的礼物下地狱见鬼去吧!哈哈哈哈——。”

“婊子,我的资产全部都是你的,我只求我死后,我的遗体——或是尸体能在你的房间里待上一个晚上,我将在那待上一个晚上,在那看着你和除我之外的另一个男人亲热,我会祝福你的!祝福你永远都是这样勾引男人,像勾引我一样。最后他们的结局都是像我一样,哈哈哈哈——。”

钱小缇在岸上听着他说的话,看着他渐渐下沉,说:“任何人都一样,逃不开的。”

钱离并不针对钱小缇,他主要是来拿回那份存放在马家的钱家珍宝。那件马家所谓的传家宝是钱家发生一起火灾后被马家顺手牵羊拿走的东西。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努力了一辈子会拿不到,所以他没有任何遗言,只要落入水中的遗恨。

钱小缇很快就把赵府和钱府一起合并在马府里,同时她也展开了她的复仇。但凡曾经和她发生过关系的人都被她杀了。

一个房子接着又一个房子,躺着一个人接着又一个人,流着一摊血又一摊血。房子像是会吃人的恶魔,人像是会喝血的恶魔,血像是会腐蚀房子的恶魔。最后他们都葬身在火海里,钱小缇只放出了一点火苗,很明显,恶魔比空气更助燃,也很明显,恶魔比任何东西都好烧。

空气中有使人难嗅的气味,因为他们像厕所里的大便被端上餐桌,客人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是在大便上面点了一把火,最后又用尿把火浇灭。然后你就可以在空气中看见那一缕缕的恶魔气体在往你鼻孔里钻。看到这些后尝到了它的厉害,人们最后都会说:“哦!那是什么?美味的气体吗?”

被大便填满脑袋后,人们经常这么认为。

“开心吗?宝贝!”

“哈哈哈哈!当然了,亲爱的。”

“那个叫马垂尽的,你打算怎么最后处理他?”

“亲爱的,你在吃他的醋吗?”

“相信我,吃它的醋就像喝马尿一样,恰恰相好的就是:他正好姓马。”

“我知道你对我并不感兴趣,说吧!你想要什么?”

“把你的身体给我吧!”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好吧!其实我并不对你有兴趣,和你说的一样。”

“要权要势对吗?”

“我果然没看错人。你很聪明。”

“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但这个世界上我不会留任何一个和我有过关系的人,所以,带着我给你的权势下地狱去作威作福吧!”

钱小缇真的对得起心狠手辣这个词,这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恶魔真的没放过任何一个,那个男的以为钱小缇会拿出一把刀把他给杀了,这招在钱小缇那早就过时了。钱小缇还没有任何举动,那个男人就死了。

“马垂尽呢?”

“老爷,夫人他还在赌场呢!”

“跟他说,他的妻子现在是老爷了,叫他以后不要进马府一步了,就说是他高高在上的妻子说的。”

四岁的我,因被钱家遗弃,被丢在了马府门前,钱离当时觉得把我这个祸害丢到马府,一定能让马府走向衰败的。

从五岁开始,我名义上是马家大少爷马垂尽的媳妇,其实我连帮他捧洗脚水的资格都没有。

一直到十五岁,马府对我外出不管的管理更加放松,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我是否是马府的少奶奶,我在马府甚至连个丫鬟都不是。

在外面无论别人怎样对我,他们都不会说一句话,甚至连个屁都不放。家仆被别人欺负了,老爷他们还会带上人找上家亲自问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