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二卷
疾女李清钰(四)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1585  |  更新时间:2020-03-26 01:29:28 全文阅读

三(出淤泥而不染)

“清钰,鸭子全部回来了吗?”

“外婆,小鸭子已经全部回来了。”

“把鸭蛋拿出几个呗!我们晚上煮鸭蛋吃。”

末冬初春

都说最顽固的季节是冬季,哪怕是强弩之箭了,也丝毫不露一点怯色。仿佛它从不曾输过一直都在赢一样。

马路上,撒满了雪花。

屋顶上,落满了雪花。

“死乞丐,趁着现在季节合适,赶紧去死吧!

大爷,你看你无儿无女,没亲没戚的,死了肯定没人替你收尸入土,趁现在大雪纷飞,找个好位置,躺在那,冰天雪地的肯定能把你盖的严严实实。

又何必委屈自己的那双脚,那双手,那颗心呢?躺在那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你不愿给予我能理解,你又何必怂恿我自杀呢?”

地主家的下人也是奇了怪,寻常人家,听着话立马就要与他签状立约了,可这老人家丝毫没感激之情,还似乎有责怪之意。

老人家又说:“天下起了鹅毛白雪,地铺起了炎炎冰层。

那鹅毛飘的雪倒会做个人,见有钱人家有那火光冲天,怕进去与它做个孤魂野鬼,跑来这荒山野岭,与我这伶仃孤苦的老人家作个惺惺之伴。白雪啊白雪,真是皑皑啊!

那冰层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见那有钱人家脚穿木屐来剁它,便吓得是头不敢伸,手不敢抖,连个屁倒也不敢放了。与我这软弱无力的老人家,倒是学会了几分狗仗人势。”

那家丁也是看懵逼了,心里是一群野马奔跑过江,把那上江和下江竟活生生地割开了。

老人家也不看看那宽大的屋墙,也不望望那高大的屋檐,就瞅瞅那丑恶的嘴脸。

来到李清钰外婆家旁边,本来今天是按规定去那户地主家的,可那地主家不按规定。死活不许他进去,没办法啊!他又来到了他今早出发的地方。

“老张,怎么?你在家门口干嘛?进屋吃饭了啊!”

“李大嫂,今天又要麻烦您了。”

“说什么您呢?我俩岁数相差又不大。”

张大爷也是被拉着上了桌,坐在椅子上的他,一只手拿着筷子,另一只手端着碗,他像是从来没吃过饭一样,见饭就咽口水,吃饭就鼓腮帮子。

祖孙俩人看着他,心里也是可怜他。

“老张,你别着急啊!还有呢!”

老张头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连忙擦擦嘴说:“你们也吃,也吃。别光看着我吃啊!”

“老张,来我们这一年,你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吗?”

“评价?”

“是啊!”

“村里人虽然抠了点,但心肠不是很坏,我只是想不通这手里越有钱的,他心肠怎么就越黑呢?

我在村里也有一年了,每家每户我也有些了解,一天就三餐一宿。

有的人啊!明明有着大把大把的钞票却整天活得是提心吊胆,

可有的人啊!明明欠着大把大把的钞票却依旧活得潇洒。

像那地主家,

门跟装了牙齿一样,谁靠近就把谁吞了。

像这你们家,

我吃这鸭蛋和猪肉,像吃美味佳肴一样。”

何外婆忙问他这是为什么,带着一脸疑惑的问老张头说:“老张,你怎么这么说呢?”

“不瞒大嫂说,倘若我是去其他人家吃饭啊!那一双双眼神恨不得把你吃了,所以啊!总弄的我不是在吃寻常猪肉,倒像是在吃他们从自己身上割下的肉一般。

特别是那地主家,那房子里面是䁔和如春,那家具也是端庄优雅,可那里面的人啊就就如岩石僵硬,如蛇蝎狠毒。”

“老张啊!你是本地父母官,不做些什么可以改善的事吗?”

“嗐!何大嫂,不是在下无力也不是在下不敢,只是当初命我来的官差说,我只消在这混吃混喝就好,不要在下做些什么,所以我这是实有其名,虚有其权啊!

且那官场黑暗,我也不敢投身其中啊!”

老张头见她俩半信半疑好似信了又好似没信,就从厨房拿出一根棍子走到淤泥池旁说:“你们平常不干什么坏事的就像这木棍漂浮在这淤泥池上。”

说完,把棍子扔在淤泥池上。

又突然徒手把把棍子从那池上捡起说:“可一旦你们做了什么坏事,就像把棍子伸进了淤泥里。可如果你们又很凶,那么这一定会搅浑了这趟池水,那么此时,淤泥就会毫无禁止地肆放开来。

也就是你们平常所看的这缸池水浑浊开来了,它要是浑浊了就要耗费许多时间才能沉淀下来。

也就是说你们的秩序一旦被打破,那么就会引起混乱与不安。

混乱和不安又是造反的的前提。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投身其中的原因。进不容易,出也不容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