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一卷
爱你不变(一)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4219  |  更新时间:2020-04-04 00:06:35 全文阅读

独孤焱井也主动走上前给了独孤息影一个拥抱说:“息,皇室残酷,宗门冷血,九年前的那件事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无论是皇帝,抑或是宗主,你都不肯就位,如果不废了你,大古和幕北的所有人都会一世难安的。”

独孤息影也伸出左手按了一下他的父亲的背脊说:“反正那把剑我拿到手了,皇帝什么的,宗主什么的。我都不在意了。”

独孤息影抱紧了听完此话后的独孤焱井,独孤息影很明白独孤焱井心里在崩溃着什么,也清楚独孤焱井身体在抖动着什么。

独孤息影贴着独孤焱井的耳朵轻声细语些什么,使得独孤焱井像杀了人见了血发疯般用力挣开独孤息影有力的双臂。

独孤沉香转过身对独孤息影说:“息,我先回皇宫,你在这稍等片刻。”

独孤息影心里明白她想去找人来替她的女儿出嫁,他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轻描谈写地说:“姑姑,你叫玺去后山找我,她那时和我打赌说,我离开她八年会不会把她忘了,我说不会,她还不信,特意把上衣脱掉手指着背心的红痣说,等以后你认不出我了,你就脱掉我的上衣,我的背心有一红痣呢!”

独孤沉香身体开始稍稍抖动,这下没救了。面容的抽搐让独孤息影看了很爽,他很喜欢看别人想撒谎却被他戳穿的样子,这种感觉让独孤息影感到一片很爽。

大江皇宫

  慕容格承看着日渐繁多的奏文,心中一片不爽,自从江太祖慕容重任废除丞相何洪后,宫中一切大事小事都要皇帝过目,又时逢自己的大江刚和别人的大河打完仗、自己的心腹右辅使刘之光战死和自己的梓潼独孤魅儿卧床没起。身为一国之君的慕容格承能不心烦吗?

  他又只好回想起独孤魅儿在班师回朝时说过的那段话,不禁感慨道:“如果母亲要是真的能请那个人出山,我付出什么牺牲也值了。可他又凭什么不去辅助他的二哥管理大古,来辅助我这个堂哥呢?咳,真难受。”

  慕容月玺在一旁盯了慕容格承很久,她抱着关心的语气问慕容格承说:“哥哥你好像很苦恼呢!”

  慕容格承也很惊讶,平时慕容月玺不是在山上就是在水里,怎么今天有空来皇决厅了?慕容格承抱着疑问问慕容月玺说:“妹妹来了,今天怎么不去游玩了?”

  慕容月玺一下变得长大了不少,她很替慕容格承的着急的心理说:“哥哥,边防战事吃力,妹妹,要和战士一样吃苦。”

  一副要和战士们同甘共苦的模样让慕容格承的心情落到了谷底,他尽力让自己的妹妹不受战乱的危害。

  可谁又能制止那头畜生危害人间呢?恐怕也不止人间一界受它侵犯,整个大陆都没逃出它的手掌心。

慕容格承本想陪一下这样状态的慕容月玺的,可奏文还有一筐有一筐呢!

 慕容格承只好抱住慕容月玺的双臂说:“小妹,皇兄还有事要忙,你先自己去玩,哥哥处理完事就陪你玩,好不好?”

  慕容月玺却表示拒绝,她一点都不想慕容格承因为她而耽误国事,她很直接了当的说:“不用了皇兄,小妹去学习了,你也要多注意点国家大事,毕竟现在不是过去了,没有人能像父皇那样站出来保护我们了,一切得靠我们自己了。”

  慕容格承脸拉的很黑,心落很低,觉得自己并没有付好自己做哥哥的责任,他立马转身坐下,快速提毛笔沾黑墨铺宣布写好一张圣旨,把它卷好放入慕容月玺手中,慢慢贴进慕容月玺的耳边说:“小妹,这张圣旨你收好,危险时刻拿出来,无论是在什么时间,无论是在什么地点,无论对方是什么人,无论身处什么困境,它都能救你。”

  又觉得自己还没说完,又对慕容月玺说:“玺儿,觉得学习无趣就去玩吧!我看了你的计划表,你不要太压抑自己的本性。有哥在保护你,你没必要学这学那,只管玩,只管开心玩就好。”

  门外走进一个相貌美丽,衣着不凡的贵妇人,边鼓掌边说:“承儿,放心吧!玺儿会在你的保护下过得很开心的。”

  慕容格承和慕容月玺一听音色就知道是母后独孤沉香来了,俩人闻声立马对着独孤沉香跪下,说:“儿臣拜见母后。”

  独孤沉香对于慕容月玺的跪下还是能忍受的可对慕容格承的跪下就很生气,但她没把生气掺如语气之中,只是玩笑地说:“你俩可一点都没变,都说了见到母后行小礼,俩人怎么都玩这么大。”

  慕容月玺笑着说:“母后最好了。”

  孤独沉香去把俩人扶起,对慕容格承说:“承儿,你的倆件心事,母后帮你了了一半了。”

  慕容格承先是有些开心,了了一半,说明那个人愿意下山辅佐他,又行礼说:“谢谢母后,如果那个人愿意下山辅助我,我的倆件心事也就了了。”

  孤独沉香也是可惜,她何尝不想如此,可要是如此,他何不在大古辅助他的亲二哥呢?

  慕容格承看着面色难看的孤独沉香,心想:我的倆件心事,一为求大神辅助,二为保护玺妹。完成了一半,是指那个人下山辅助我的前提是将玺妹嫁与他吗?这样的话玺妹不仅受到了保护,而且他也有了名分来辅助我,可这与我来说太矛盾了。

  他看了看慕容月玺,

又看了看独孤沉香,

对慕容月玺他是想替她拒绝的,

可对独孤沉香他却是想替她同意。

   可决定权并不在与他,他只是一个局中人,却不是一个选中人。

  打破这道沉默的是慕容月玺,她很明事理,知道只有同意了这门亲事,她的大哥才能得到他的辅佐,不然,无缘无故,无亲无情,别人凭什么来辅佐你。

  慕容月玺也深知那个人对哥哥的重要性,很勉强地对独孤沉香说:“母亲,我答应,母亲你去同意吧!”

  独孤沉香深知自己的女儿是勉强答应的,也只好强颜欢笑说:“嗯嗯,母亲这里同意你们交往,结婚还是要看独孤公子的意思。”

  慕容月玺不想让眼泪出现在独孤沉香和慕容格承面前,带着哭腔快速地问:“母亲,他在哪?我现在就去见他。”

  慕容格承也挖到了自己妹妹的话里强藏着的不情愿,他对独孤沉香说:“母亲还是不要的好,妹妹这门亲事我反对。”

  独孤沉香哪敢出尔反尔,她也不指责慕容格承,她只是从旁边敲击说:“先让你妹妹慕容月玺和那个人俩人见个面,要是不能做恋人,交个朋友也不错啊。对方是我侄子,而且他来的目的也不是只有一个。”

  慕容格承一想就如闪电触击般,他心想挂了满了问好,疼问:为什么魅儿的弟弟妹妹都喜欢打着看魅儿的理由去玩未儿和薇儿呢?每次都弄得未儿和薇儿只认识舅舅和阿姨不认识爸爸,心好痛啊!他发出灵魂提问说:“是来见魅儿的,对吗?”

  独孤沉香只当做是理所当然,当然也理所当然地回:“魅儿是他姐,来看看他侄儿也应该。”

  她斜过身对慕容月玺说:“玺儿去吧!他在后山等着你呢!”

   慕容月玺的瞳孔有明显放大了,不知为何,好像后山在她心里很重要。

  慕容月玺出发了,她开始在路上思考,:我的心上人还没重逢,我就已经要结婚了。再见时我又该怎么面对他,是无声的沉默还是有力的回应呢?

  给万物带来生机春季在后山的一厘一毫中耕耘着。

在她这样的努力下,后山春暖花开也实属于正常。百花开遍了整个后山,花香也就遍地都是,百鸟鸣满了整个后山,鸟语也就满地都是。

  孤独息影盘膝坐在草地上吹着笛子,等待着那个女孩的到来,他很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她命中注定是他的人,谁也抢不走,哪怕是她自己。

  无声无息,不知不觉,很快到来的慕容月玺听见后山又响起她熟悉的音律,这种音律多久没听见了,有八年了还是二千八百八十天,记不住了,慕容月玺心里又翻起了惊涛骇浪,是他,就是他,不会错的。多久都不会忘记的笛声。

 慕容月玺开始自言自语道:

“难道他知道我要结婚了,来带我私奔了。息,再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可以与你浪迹天涯了。”

刚开始发车,三座大山就挡在面前,使慕容月玺不得不质问自己:

“等等,你真的能撇下哥哥不闻,撇下母亲不问,撇下大江不管吗?”

什么都好,可就这俩个人一个物难放下自己牵挂的心。

“我吗?我怎么能呢?我肯定是不能的。”

慕容月玺想到自己是政治联姻,不能由自己的性子乱搞,心就变得十分强硬,为了大江她也是什么事都敢做,什么命都敢豁。

“可为了那个男人,你不得不为了他不管这些,舍弃这些,放下这些。放心,我不会的。”

女人的决心有时僵硬的像块岩石经过熔浆的软磨硬泡后又变得柔软的像片叶子。

“就让我再见他一面就好,我就只奢求这么多,求求你让你去见他最后一眼吧!我会压制住我对他的感觉的。”

  想完那些,慕容月玺就开始匆匆跑去,她慢慢靠近看着坐在地上的独孤息,内心无比震撼,连脚步都变得虽沉重却轻镊,生怕打扰了曲中人。

  少年一袭白衣,站在慕容月玺面前,慕容月玺看着他的面孔,熟悉着昔日他精致的五官。看他离开她后,有没有饿着累着。

  慕容月玺摸着孤独息影的脸蛋说:“瘦了,息,你脸都瘦了。”

  少年一手好笛,坐在慕容月玺心里,慕容月玺听着他的笛声,回忆起昔日他动听的笛声。

  慕容月玺听着独孤息影的笛声说:“粗了,息,你声音粗了。”

  少年一身健体,走在慕容月玺身旁,慕容月玺抱住他的腰间,感受这昔日他身体的温暖。

  慕容月玺抱住独孤息影的腰间说:“来了,息,你终于来了。”

  慕容月玺放开她的细枝小手去用力去锤独孤息影的钢铁胸膛,边锤就边哭,边哭就边说:“息,你好狠心,说走就走,一点都不留人情。”

你知道吗?这八年我等得好惨。

白天想的是你,晚上梦的是你。

春天思的是你,担心你身旁没我无聊;

夏天顾着的是你,担心那阵阵酷暑把你带走;

秋节念的是你,担心你身边无我游戏;

冬天记着的是你,生怕那场场大雪把你吞了。”

  独孤息影这就很尴尬了,他掰开慕容月玺紧抱的双手,抚摸慕容月玺激动的心情说:“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叫独孤息影,名字里确实有个息,可别人都叫我息影啊!”

  慕容月玺一下尴尬到极点,抒了半天情,原来是搞错了,对着独孤息影尴尬地笑了笑。

  独孤息影看着慕容月玺彤红的脸蛋,一下就把慕容月玺搂入怀里,俩人面对着面,独孤息影笑着说:“傻瓜,我说过我会回来娶你的吧!”

  “讨厌,你刚才还说不认识我,还说我认错人了”

  “我和你都是命中注定的鸳鸯恋人,怎么可能会错过。”

  “命中注定的?”

  “嗯,这还是上天安排的。”

  “最大的?”

  “对啊!最最大的呢!”

  “可你骗了我八年,我要你背着我去玩。”

  “我以为过了八年你变了容貌,变了性格,可我万万没想到是你喜欢骑我的习惯还没变。”

  “我喜欢你也一点没变啊!”

  “真的吗?”

  “不信,你听我的心声。”

  “等以后你怀了孕我再听。”

  “哈哈!你还害羞了。”

  独孤息影把慕容月玺一下抱起,一个公主抱一下就抓住了慕容月玺的心。紧紧地抓住,深深地牵住了她的心。

  她那颗火热的心变得彤红起来,一下,把她的脸又烤红了。独孤息影又看着她彤红的脸,她立马就把藏在独孤息影的怀里。

  “烫!好烫啊!月玺你没事吧?是不是着凉了?我脱衣服给你。”

  慕容月玺的心声说:“脱衣服——是要给我披上吗?息的大外衣——我肯定是要的。”

  “是啊是啊!息,我着凉了,好冷啊!”

  慕容月玺穿着独孤息影的外衣,待在他怀里指着四周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山一水。带着念旧的语气细细地讲给他听。这是多久之前的事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什么都变了,唯独这份爱依旧不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