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一卷
他她通婚(一)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3917  |  更新时间:2020-04-03 23:00:14 全文阅读

幕北议事会

  五位长老面对独孤沉香的要求感到一片不爽,就算她是大江的太后,可在大古也只是一个亲善大使,更何况还是在幕北,还是面对着的是她的五个哥哥。

  怒不可遏的独孤森井很生气地说:“独孤沉香,你这叫趁火打劫?是要受到惩罚的。”

  独孤沉香只好撒娇地对独孤森井说:“二哥,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们就不能拉一下我吗?哪怕一下都好”

就在昨天独孤森井见识过独孤息影的厉害后,心里怎么想都觉得像独孤息影这么优秀的人才这么都得留在幕北或者是大古,他开足了嗓门说:“大古也需要像他这样的人才,所以无论怎样他都不能离开大古。”

独孤垚井也是拿出了最强障碍说:

  “息要是不愿出山,

世人谁敢去打扰。

我们也是按照他的意思办事!”

  

 事情还是出现了转机,独孤鑫井这时和独孤沉香像极了兄长与小妹。

一个问:“小妹你这样执意要独孤息影,我也不好说些什么,可像他这样的人你请得走,可不一定送的回。你遇到的是什么麻烦,我难道帮不上你吗?”

 一个回:“兄长这次真的遇到了你也束手无策的事了。如果大江没有这样的危机我当然不用请他这么大牌的人出山,可我偏偏遇到了。”

 独孤鑫井也不顾其他长老的意思,直接把密令放到独孤沉香的手中说:“来!六妹,长老七级密令。从现在开始,剩下的一切,看你自己了。大哥也只能帮到这了。”

  孤独鑫井背手转身不再管独孤沉香说的任何话,这对他来说,真的已经做的已经很好了。

  

三十分钟前,独孤沉香来到幕北找到她的五位哥哥并向他们说了自己来的目的,结果很明显,独孤森井虽然表面上很不喜欢独孤息影,内心里其实爱的要命,口头上的那句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她并不在乎这些,她来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把那尊金像搬回自己的家。

  大古皇议室

  独孤希影看着孤独沉香,独孤沉香看着独孤焱井,独孤焱井看着独孤希影。

  这场面就像石头剪刀布一样尴尬,一切要从石头呛剪刀,剪刀就呛布让布去呛石头让石头不敢呛自己。

沉默是金但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打破沉默才有可能有希望,独孤沉香深知自己的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她对独孤希影说“希儿,你是息儿的二哥,又是大古的皇帝,息儿对你一定是言听计从的。”

独孤希影虽尊为独孤息影二哥,贵为大古皇帝,可他对独孤息影是真的没一点办法,只好推托道:“姑姑!息影的事我听说了,他虽有十三太保护身,可带兵打仗这种事交给他的话,我看不妥吧”

  《大古通法·皇帝律》

长辈的要求尽量完成,不要长辈对你深感失望。

独孤焱井尖声地小声提醒独孤希井说:“希儿,既然你姑姑都说了,你就把密令给你姑姑就是了,那小子既然有十三太保,又恰逢你姑姑有难,把他借给你姑姑用一会也没事!这也能更好地物尽其用嘛!”

 独孤焱井的话是很有分量的,独孤希影只好道出实情说:“只是息影在册封会后,与我说,他要结婚了,我想他应该不会出带兵打仗的。”

独孤焱井一脸惊讶造成的大嘴巴差点把整块点心吞入嘴里。

“结婚?那小子说什么?结婚?他问过我了吗?儿女婚事,母选父定。那臭小子——气死我了。”

  听到这个消息独孤沉香也是狠下了心了,为了目的可以牺牲一切的她对独孤焱井说:“四哥,我这里想与你一同商量一下息影与月玺的婚事。”

  独孤焱井也是为了遵礼说:“七妹,息影虽被独孤氏赶出族门,可犬子和令媛再怎么说也是堂兄妹关系,这样做怕是违礼。”

  独孤沉香直接一语道出说:“小女慕容月玺是我捡来的养女。”

  独孤焱井对于独孤息影擅自订婚本就不喜,再加上独孤沉香与他的商议让他更觉得这更按礼法走,而且一箭三雕,儿子不能擅自结婚,未来的媳妇也是他和他的老婆早就挑好的,而且这慕容月玺与独孤希影也不是亲堂兄妹。他觉得这样好歹遵礼,对独孤希影说“希,去拿密令来,我要同你姑姑一起去趟匿峰山。”

 独孤沉香对独孤焱井的这番话格外感谢!尽管这只有几个字而已,但在独孤沉香心里却比万金重,她也投独孤焱井所好说:“谢谢四哥,希,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可成情意。希望俩位不要嫌弃。”

  独孤沉香的礼物也很到位,所以独孤希影也不好拒绝,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东西可以让皇帝心动的。

  

收人钱财 替人消灾。

独孤希影也提醒了独孤焱井和独孤沉香一声:“父亲,姑姑,三弟的脾气有点臭,希望俩位担待着点,不要下狠手,特别是父亲你,三弟对你可是恨之入骨。”

  孤独焱井当然知道独孤息影对他是恨之入骨,可他现在也是无奈,但还是很硬气地说:“父是父,儿是儿,为父的我是不会怕做儿子的他的。”

  在路上,独孤沉香不止一次心软过,她一想到独孤息影有十三太保护身,硬的就不行,她只能往软的想比如:女儿啊!母亲只好对不起你了,为了你哥哥光明正大阳光明媚的前途,做妹妹的作出这一点点牺牲也是值得的。

  有时心真的不硬时,她还会回想起独孤鑫井对她说过的话:

  “小妹,你若心肠不够狠,大事何时能成呢?”

她拿着独孤希影给的令牌紧紧握在手里,她深知自己手里握住的是什么——在她眼中,这比她的命还重要——因为这事关大江遥远的未来。

 她心里明白地很,那个人的价值绝不止连城。拿一座城池来换他的辅佐或许还可以换通过他的辅佐换回俩座城池回来。当然这是保守点的想法。在独孤沉香眼里独孤息影就和他的大姐独孤魅儿一样,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匿峰路 路主堂

  十四个人坐在议事厅

  为首说话的是这里的领主,也就是独孤沉香口中要找的那个人。当他把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告诉大家后,大家也只能默默支持,因为他做的决定无人能更改。

“等会大江会派人来接我们,下了山,你们就各种向大江皇帝提出自己的需要,他会满足的,绒毛战团可能得暂停营业三年。”

最多嘴的蒋志也开始了他的提问:“团主,借鸡下蛋的好事你就这么便宜他了?他会给我功法吗?”

对于蒋志大家都是很没办法的,他对功法的执着远胜于他对生命的珍惜。或者说在功法面前,生命什么的只是屁一样的存在。以致于无论独孤息影说什么,他都只关心他能否从中得到一本功法。

  赵天他们也没疑问,直接各自回房收拾行李,准备下山大捞一笔。

  同时,独孤焱井和独孤沉香也通过检验室经仆人带领来到了路主堂。

  独孤焱井看着坐在主椅上的独孤息影看到他们的到来不为所动。大声地叫喝道:“小兔崽子,不请我们坐坐吗?”

  独孤息影可没在心上看到独孤焱井他的父亲也要来,他直接就说:“不用了,我和姑姑有事要处理,先走了。你就先回家吧!”

  独孤沉香按照独孤魅儿的话做,对独孤息影说:“息影,姑姑有东西给你看。”

  独孤息影也没期待,他早就知道了是什么东西,但还是按着独孤魅儿的信演说:“姑姑,是什么?去都有点迫不及待想知道了。”

气氛十分尴尬,独孤焱井皱了皱眉毛,对于独孤息影这样的态度和语气他是十分不爽的。

  独孤沉香拿出一个盒子,打开说:“你姐有难你会去帮对吗?”

  独孤息影怀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态度和为姐姐俩肋插刀语气说:“肯定,我姐最疼我了,我肯定会帮她啊!”

  独孤沉香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那么快,心里有些慌,搞得她有点忘词,她结结巴巴地说:“现在,你姐想,帮你姐夫,处理朝政,可,心力交瘁,余力不足。特地——请我来请你出山。”

  独孤息影按照信上的台词说:“我已经命人收拾好行李了。”

  独孤沉香十分开心,立马就去拉独孤息影的手,说:“贤侄那还等什么?咱们走吧!”

  独孤息影很为难地说:“姑姑,你误会了,我此次下山是要去——。”

  独孤沉香早从独孤希影那得到了消息,对独孤息影疑问地说:“结婚!对吗?”

  独孤息影有些惊讶,说“很突然对吧!我也没想好怎么跟她说呢?”

  沉默已久的独孤焱井一下子被震惊,说:“臭小子,儿女婚事,父挑母选,那是你一个人能做的主的事吗?”

  这一切明明就是在独孤魅儿的掌控之中,为的就是借大江求援之名骂不尽父道之实的独孤焱井。

独孤息影也毫不客气,毫不留情,大声也直接说:“我脱离独孤氏生活九年,九年的风,九年的雨,九年的风吹雨打,你们谁来关心过我,我若不是靠着大姐的照顾,早就死在了九年前。

  我离开幕北生存九载,九载里流的泪,九载里放的血,九载里的流泪放血,你们谁来照顾过我,我若不是靠在二哥的关系,早就死在了幕北那。

  现在我变强了,你们倒来拉拢我了,还妄想管着我。我命由我,不由你们。”

  现在是谁无声的妥协是谁有力的回应,

  现在是谁懦弱的后退是谁奋勇的前进,

  现在是谁苦涩的无奈是谁甘甜的自愿。

  独孤沉香也知道独孤氏欠息影的太多,可她今天并不是为独孤氏的大古而来,是为慕容氏的大江而来。

这几句话反驳的独孤焱井是无话可说,他开始向息影的右腿上看,不知道那条伤痕还是否存在,这是条无法愈合的伤口,无法消除的愧疚啊!

独孤沉香也并不管此时的独孤息影有多气愤,应该是解气,对他说:“息影,请你还是看在你大姐独孤魅儿的面子上,闻一下这缕青丝吧!”

  她拿出那一缕青丝,让独孤息影闻,独孤息影也明白姑姑的意思。他开始闻这一缕青丝,青丝不仅让他沛人心肺,还让人气沉心爽,这说明这女的带天生体香。

  独孤息影想到在未来道路上很需要一个有体香的女的。

  独孤息影也很礼貌地问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姑姑,我和她的婚事什么时候开始”

  本来独孤沉香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可没承想这条尝试这么应该,她很惊喜,也很开心地说:“乖侄子,你一下山,就可以举办了”

  独孤息影考虑到如果贸然答应独孤沉香搞个冒牌货怎么,他就想自己亲自去看一下货,他也很能演,他假装出自己很理解独孤沉香的表情说:“姑姑,给她一点时间接受我吧!一个十五岁的豆蔻女子,突然就结婚了,难免会让她有些不适。”

  独孤沉香虽然也很赞同独孤息影这一点,自己的女儿也是人,也有感情,给俩人一点相处时间才好,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也是先结婚后恋爱。

但在这之前,她想随便找一个女子替慕容月玺出嫁的,但如果独孤息影提前出验货了自己怎么瞒天过海?如果惹火了这位大人物他一气把大江灭了怎么办?

  独孤沉香只好一口就答应了。

  独孤息影也很喜欢她能这样一口答应,毕竟时机是已到,可人依旧没到位,如果她不符合,独孤息影也好不与她结婚,不受大江的控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