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一卷
王者归来(一)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2020-03-30 00:03:55 全文阅读

独孤鑫井对着独孤森井提醒地说:

“等到他找上门来,把你我的脑袋放到断头台上时,再害怕与后悔就晚了。”

独孤森井到没有独孤鑫井这样在意,他说:

“大哥,等我们召开个长老七级会议,问问其他人有什么好办法也不迟啊!”

独孤鑫井十分着急也十分迫切,他大声指挥道:

“那还等什么?去召集啊!”

独孤淼井心里特别不爽,对于独孤息影化的这个恨长歌他也有些打听,他对独孤鑫井说:

“大哥,我打听过了,那一个恨长歌根本就是绒毛战团的一个吃客,据权威人士称:绒毛战团最大的沦陷就是这块地不是平坦的,它有一个洞,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无论你往里塞多少灵力都无法填满,如果长恨歌不是绒毛战团的团主,我敢保证,任何时候他都是第一个死的人。可就算他是绒毛战团的团主,他也是首要攻击目标。也是第一个死的人。”

独孤鑫井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判断,他很自信的回独孤淼井:

“三弟,相信我,就算他没有任何灵力,没有任何灵技,他照样能毁了幕北——而且是轻而易举。”

因此,他又开始犯嘀咕病了: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仇人就要走上门来找我报仇雪恨了,怎么办?我年轻的时候就不应该做这么多错事,所以老了才会心不宁神不安的。”

  独孤鑫井自言自语地在木板上踏过来踏过去,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坐在第二排左边的老者看着在地上晃来晃去的大长老心里也是堵的慌。

  他站了起来一脸严肃的问坐在第四排的六长老说:“老六,你确定你老眼没昏花,认清了是那个废物?”

  坐在第四排的六长老独孤磊井马上站了起来语气凝重地回答道:“二哥!你觉得我会在种时候开这种玩笑吗?”

  二长老手左手拂拂飞鹰的头,一脸想享受却被别人打扰的不耐烦模样,他对独孤鑫井说:“大哥,你别晃来晃去的啊!那小子当初是我亲自废的人,就算他回来了,也只是作为一个废人回来蹭吃蹭喝,像他这种混吃等死的人也有脸回幕北独孤氏?更别说有什么资格让你老人家慌了手脚。”

  独孤鑫井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但这个绒毛战团的帖子怎么会是假的?说它是假的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独孤鑫井一脸悲催又无奈地说:“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那曾想,他隐姓埋名九年,竟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三长老独孤淼井实在忍不住了,他摸着袖子的牌不屑地说:“能有多大改变,不就是改了名变了姓吗?我们独孤氏的家姓地位尊贵,也是他一个废人用的起的?”

  二长也看了看他肩上的老鹰说:“对啊!变了姓也算他有一点点自知之明。”

有一点大局意识的独孤垚井提醒独孤森井和独孤淼井说:

  “二哥,三哥,要是他果真就这么一点点改变,大哥和六弟就不会这么着急了。”

  三长老看了一眼沙漏,很不屑地说:“他俩本来胆就不大。”

独孤垚井对于独孤淼井给独孤鑫井和独孤磊井的嘲讽也是十分的无语,他还是不变语风说:

“三哥,现在的他是一个让我们所有人恐惧的存在,你真的不把他当作一回事吗?”

  独孤淼井也是不耐烦了,挥挥手,把手中的牌一下撒了出去,砸在独孤磊井的脸上。

一脸不屑地说:“他也就是一个废人,难不成我独孤淼井还真的怕了他不成。”

独孤磊井把贴在脸上的牌拍下,心情低落,语气沉重地说:“是啊!他以前确实是一个废人,可现在别人是绒毛战团的团长,真的如王者归来般神话。”

  独孤森井开始反驳道:“你知道绒毛吗?绒毛战团可是一个太保级战团。独孤息井可是一个废物啊!怎么可能带得动他们来我们独孤氏的长老殿闹事呢?你们莫不是被他给骗了吧?”

  独孤磊井对于自己的亲身经历也是深信不疑,他大声反驳道:

“可他就是绒毛战团的团主,十三太保为何能一夜之间从十三少保到十三太保就是因为为保护他力杀一个太保战团俩个少保战团。因此才一夜声名大震,本来一个太保战团最多被称为十太保,可他的太保战团却足足有十二个大太保和一个少太保。”

  二长老对这件事也有些耳闻,他开始有些担心说:“最近流传着的‘得长恨者,得天下’若这独孤息影真的是长恨的话,我们岂不是必葬与这幕北之中。”

  二长老有些慌了神,本来太保战团就是融汇大陆不可多得的势力之一,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万人敌。

二长老那也只是稍稍慌了神。他也是阴沟里翻船翻多了,但是每次都大难不死,所以他经常认为像他这样的人经常做好事的人是必有后福的。

独孤鑫井还是很忧愁和担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日他若率精兵铁蹄来攻打我独孤氏该如何是好?”

独孤森井的信心依旧满满,尽管刚才他有一点的害怕与恐惧,但是对于他的认识而言,不害怕是强者的专享,强者向来都是感受危险带来的刺激,享受危险带来的恐惧他依旧不改他的语风说:

  “大哥,其实我们也并不用这么担心。”

而独孤鑫井却是十分担心与忧郁,他开始害怕道:

  “二弟啊!他若来进攻,无人敢支援。”

独孤森井手里像是握住了什么资本,他没有一点害怕,反而有一个愤怒。

  “大哥,四弟的二儿子独孤希影是大古的皇帝,他总不能看着大古的根基被毁吧!”

独孤垚井的大局意识开始体现了出来,他摸着下巴说:

  “如果幕北独孤氏被灭,更合他孤独希影的意,本来皇位是独孤氏嫡系儿孙继承的,如果幕北独孤氏被灭了,那么皇位就是他独孤希影一代子孙的了。”

  大长老锤着胸膛,大问自己当初怎么不够狠心。

  二长老看着老鹰,一脸调戏老鹰后的享受模样。

  三长老擦着老牌,心想什么时候再去赌场快活。

  五长老低着头颅,思考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难题。

  六长老背着台语,准备随时投降求别人的饶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