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一卷
绒毛之帖(一)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2358  |  更新时间:2020-04-03 01:34:26 全文阅读

黑衣少年擦拭着手中的剑冰冷的眼神通过剑光的反射让人觉得更加的犀利与无情。他只是对着独孤磊井冷冷地吐出了九个半,独孤磊井就吓得惊慌失色。甚至十分的惶恐。

独孤磊井也不敢犹豫不决,他马上就答应了下来,他心里明白留得青山早,不怕没材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定能撑过那十年的。:

独孤息影看着小鸡点头般的独孤磊井,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这个六叔虽然平时敢说敢做,可一旦要他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时,就见了鬼的无比怂逼。

拍倒在地上的独孤磊井立马连爬带滚地对着坐在东道位的那个人急速爬过去,他心里明白这样的独孤息影是惹不起,服下软也许就过去了,他先是一下站起,再是就“扑通”一声就跪地求饶,而且嘴里还说:“息影您就原谅小的吧!小的过去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望大人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记小人过去的过错了。”

独孤息影也不为难他说:“帮我把这贴子送到独孤府去,我和你过去的恩怨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独孤息影又对着赵天尴尬的笑了笑说:“赵天,能麻烦你一下吗?”

赵天当然知道独孤息影要他做什么,他的红头发稳健地像他的性格一样,不偏不倚,整齐划一。他捧着一剑一刀说:“一成功力够吗?”

独孤息影指着桌上的菜说:“吃完再去吧!让他多跑一会。”

那个坐在东道位的人右嘴角轻轻上扬,手依旧在擦拭那柄铁剑,他对眼前这个人的命根本没兴趣。

独孤磊井见那个人好像不太把他当做一回事。心想:我怎么感觉他对我有一点,不对,是一坨的无视带嘲讽。

独孤磊井强忍着腰疼说:“息影,六叔过去不知道你的厉害,才会对你有冒犯之意,希望大人不要追究小人的过失了。”

独孤息影对独孤磊井冷笑道:“过失?是吗?”

独孤息影脸色一下大变说:“时间过了这么多年,我想你确实得失去些什么了!比如说:左腿。”

独孤息影拿着小刀割着肉说:“你还不跑等会就要像我餐桌上的菜一样,受人刀割了。”

独孤磊井也不客气,拔腿就跑。他也是看见了息影特意掀开的裤脚下的那块疤才奋力跑的。

一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一百分钟过去了。

赵天依旧坐在位置上,没有丝毫挪到。或者说,他根本没听独孤息影的话去追独孤磊井。

独孤磊井先前听到左腿的时候没怎么在意,后来在趴在地上看见那一块疤的时候,想到九年前自己曾经废了某个人的左腿的时候,这太让独孤磊井细思极恐。

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正面是十四根绒毛各自飘扬的飘扬,沉浮的沉浮,落地的落地。背面的二十个大字格外刺独孤磊井的眼睛:我回来并没有恶意,只是来拿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心想:难不成,刚才那个人是他,不可能,他不是已经被废了吗?

绒毛战团:

团主:匿峰.恨长歌 男

团长:逸峰.赵天 男

团长:迩峰.钱殷殷 女

副团长:散峰.孙官格 男

副团长:思峰.李思静 女

副团长:武峰.周末 男

第一队队长:柳峰.吴莹涵 女

第二队队长:祁峰.郑旭帝 男

第三队队长:魃峰.王靖雯 女

第四队队长:灸峰.冯刚 男

第五队队长:史峰.陈芷羽 女

第六队队长:拾忆峰.褚天健 男

第七队队长:时洱峰.卫怡 女

第八队队长:释伞峰.蒋志 男

独孤磊井火急火燎地赶到族里,立马去跟大长老独孤鑫井汇报。

独孤鑫井质疑道:“六弟,你可别和大哥开玩笑啊!这绒毛战团里根本就不存在独孤息影,你看这份名单,哪里有独孤息影。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废物,能进绒毛战团?”

独孤磊井辩解道:“大哥,还记得那小子曾受过【五马断灵】吗?”

独孤鑫井对于【五马断灵】记忆犹新,他很轻松却又略带沉重地说:“当然记得了。”

对于这一段记忆独孤鑫井心里是特别喜欢的,每隔三差五就要拿出来好好回味一下。

下一秒他就觉悟了,突然一下他就失去了理性,他开始大声问独孤磊井:“六弟,你确定你没看错?没看走眼吗?”

独孤磊井也是开始尽力使出全身解数让独孤鑫井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大哥,是的,那个叫恨长歌的人就是九年前去逐出族门的独孤息影。这九年里他更了名,换了姓。成了另一个人。”

独孤鑫井依旧半信半疑,他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的内心充满疑问: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克【五马断灵】,这可不是什么低阶下级灵技啊!

独孤鑫井也是开始惶恐不安了,一边崩溃一边向独孤磊井问道:“怎么办?怎么办?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这些曾经对他有过那种伤害的人的。”

独孤磊井也不想独孤鑫井过于着急,他安慰说。

“大哥!现在如果跪地求饶还来得及,再晚些,我怕留条全尸都难。”

但就算是这样,独孤鑫井心里依旧很难相信,这怎么可能呢?他又质疑道:

“他身上真的带有那印记吗?”

独孤磊井心也是累,他只好又说:

“嗯!是啊!大哥,我看的是一清二楚啊!”

独孤鑫井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狠人,他开始仔细低头思考。

“他若真的是那绒毛战团的团主,那么幕北不是要被他夷为平地了。那可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门被突然被推开,把独孤鑫井吓了一跳,推门而进的独孤森井对着独孤鑫井说:

“大哥,慌什么,一个独孤息影而已。”

接着跟在独孤森井的独孤淼井也附和道:

“是啊!他也不过是一个废物,哪有那么大本事。”

门外传来的声音,声音推开了独孤鑫井的心门,走进独孤鑫井的心房,坐在沙发上,拿起他最爱看的保留回忆。

曾经的一幕幕享受变成了如今的一刻刻煎熬,曾经的做得有多享受,现在想得就有多折磨。

独孤鑫井回想起自己曾经最爱说的那句:

“五马断灵·激。”

剩下的人通常会这样幽默地回他:

“大哥四肢全部打断了。”

而他经常大摇地大摆的挥挥手说:

“把这个废物扔进后山里,我们就当作没来过,由这废物自己主生死。”

然而这一切都是梦沫,都消失的干净。

他的内心回荡起独孤息影的声音,从未有一种声音让他如此害怕:

“大长老,你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我不仅主宰着我自己生死,而且还主宰着你的生死。”

独孤鑫井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他只能对着黑化的独孤息影说:

“不要啊!”

独孤鑫井回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刚才做过的梦。心里在发凉。

二长老独孤森井和三长老独孤淼井一起安慰道:“大哥,你喝口水,不要被那废物给吓着了,一个废物而已,不值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