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以斗魔之名 > 第一卷
久别重逢(一)
作者:魔警探长  |  字数:2841  |  更新时间:2020-04-03 01:13:18 全文阅读

“呼~呼——一群狗养的小屁孩——呼~,今天怎么跑的怎么这么快?我终有一天会被他们打倒在地的。得趁在年轻尽情嗨啊!要不然谁知道哪天会被他们打倒在地使劲踩呢?哈哈!”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家靠在那青墨色的石墙大口大口地吮吸着空气,刚才他凭借着惊人的耐力终于跑赢了那群想要他命的人,活着太不容易了。

他从袖子里拿出那袋金灵币,摘掉脸上的面具说:“哈哈!那群憨憨还真以为——呼~以为抓得住我,天真啊!天真。今天的收获和体验还不错,明天继续调戏那群憨憨。哎哟!我的腰——疼死老娘了。”

尽管这位老人家有着腰伤,可这并不影响他随后迈起六亲不认的步伐向酒馆走去,这是他完事后必做的一样事。发出的一连串猥琐又得意的笑音依旧还漂浮在空中。

“小二!”

独孤磊井还只是在酒店十米开外就开始大声呼喊着小二,那小二也是不慌不忙,不气不急地走到门口。

他开心地冲过去抱住对那呼喊者说:“六爷您今天终于来了!小的为您准备的酒都反复热了几遍了呢!”

独孤磊井虽然很是爽快,直接把那一袋金灵币放到小二手里,但是他也是很反感他这样抱着他,毕竟他也是一个大男人,该有的尊严还是得有的,他一脚把小二踢开说:“别他妈的跟我废话这么多,把酒拿来就是了。热了几遍你就骄傲成这样,等以后重回家族你还不逆了天了。”

小二手里捧着那袋金灵币说:“六爷,小的这就去为您拿来。”

独孤磊井对小二也丝毫不客气,甚至威胁道:“快点,你要是让老子等急了,老子剁了你的手脚。”

小二哪里敢怠慢半分,连忙说道:“六爷,你坐着,先坐着,我马上就去为您捧上来。”

当独孤磊井迈进门里发现今天有些异样,不仅是客人或是他心爱的小司。他也认出了今天来了一群挑事的不速之客。

酒店里的客人看着慢慢走进来的独孤磊井心里一阵发凉,凉嗖嗖的风儿刮过众人的脸就像那一计计耳光不偏不倚地打在每个人脸上。

因为今天有点反常,某些人坐在了他不该坐的位置上了。这些客人要不是看在有好戏看的份上,他们这些贪生怕死的烂货早就脚底抹油——溜了溜了。

所有人都知道独孤六爷的厉害,都放下手里的杯子低下头,每一个敢大声喘气,先前喧闹的酒馆一下就寂静的彻底。

上霸位一向都是独孤磊井的专属座位,可今天独孤磊井却看到上霸位被人占了,而且还发现上霸位周围还已经坐满了十三个人。

好久没动真实力的独孤磊井一直以为在幕北这块地方,没几个人敢这么他面前这么嚣张,今天突然就冒出了十三个,他心里那股压抑了很久的发泄感一下涌出心房冲上脑门,怒气写在了双眼,使人瞄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

酒馆里的有一个胆稍微大点的酒客看见独孤磊井这样,心里嘀咕道:我如果拉几个人一起开个赌局,或许可以赚波大的。

有几位酒客就因此被拉了过去,他们在酒馆的一角小声地议论道:“你们说,这绒毛战团独孤六爷,谁赢谁败?”

酒客甲用右手在左脸一侧挡住全脸说:“绒毛战团可是太保战团,而独孤磊井只是一位灵圣。”

酒客乙打断酒客甲的话说:“幕北可是有四位灵圣和俩位灵王坐镇的地方。就算是绒毛战团也要给皇帝一个面子吧!”

酒客丙也不和他们吵,他只想安静的当个裁判。他对着那俩位争吵的酒客说:“俩位,说的多不如压的多,压的越多才越有底气!”

可那十三个人根本不把他当回事,竟还有人以为他是小二,以为他是来要小费的,随手丢了一枚金灵币出去。独孤磊井愣是没去接那玫金灵币。

酒客甲在人群中叫了一声,心里开心地把音闸打开了。刚发出一个音就挨了独孤磊井一个狠狠的斜白眼。

酒客乙从人群中站出来,指着蒋志的鼻子骂道:“喂!那个谁?你TM的是哪根葱啊!赏六爷金币!也要看自己几斤几两吧!”

那个丢金灵币的人以为他嫌少,对旁边的同伴说:“我们来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呢!小费竟要价这么高。”

卫怡白了蒋志一眼说:“小蒋,幕北是大古皇帝的故乡肯定是要的比较多的,你再丢几个没准他就接了呢!”

蒋志右手变成锤子,砸了一下变成布的左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卫怡你真聪明,谢谢你。”

他们越是这样,独孤磊井就越是生气。独孤磊井越是生气,他们就越来劲。

酒客甲方的人看到此景也是开心地丢了更多的银灵币,穷人也是押了几块铜灵币,富人更是大把大把地撒金灵币在赌桌上。

酒客乙方的人见到此景也是愤怒地丢了更多的银灵币,富人也是押了更多铜灵币,穷人更是一个一个地丢金灵币在赌桌上。

地上堆满了金灵币,酒店里灌满了火药末。

无视与调戏被无比愤怒的独孤磊井当柴火一样丢进自己的心房。

无视和调戏在心房里燃烧着,心房开始慢慢地升温,周围的血液也开始随着心房的炙手慢慢升温,血液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了,独孤磊井整个人在冒烟。

如果现在他想收拾那俩个小鬼,随时都可以让愤怒值达到极点,从而让综合能力大幅度提高。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这就是独孤磊井的第五灵技:沸腾狂暴。

酒客甲方的人看见独孤磊井开始蓄力准备开大招了,也不顾生与死的牵绊,开始在角落里大声地喊:“赵天,六爷已经蓄好力了,你们也开始吧!”

赵天抱紧一刀一剑,根本没看独孤磊井一眼,他的红头发也不随独孤磊井的风摆动,依旧稳稳地立在那。

蒋志对着角落的观众说:“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们团主说了,我们今天是来喝酒的,不是来打架的。”

酒客甲可不干,他们纷纷提出抗议,毕竟桌上的灵币这么多,谁不想占为己有呢?

终于有一个全身裹着黑衣的少年慢慢向上霸位走去。

少年低着头,看似卑微,走过的每一步却深沉有力,好似有东西压在他身上,却使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他们自己。

这种压迫感也许就是少年由内而发的气场吧!

赵天的也释开一刀一剑让其悬挂在空中。

独孤磊井也不管身上的压力也管口头大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你他妈的终于来了啊!老子等会就要你从九尺男儿变成五尺侏儒。竟然敢来抢老子的专属座位,等会你是不是还要让小司坐在你的腿上啊?先是占我宝位,后要夺我小司,此仇不报,我六爷还要不要脸了?”

独孤磊井就好像被那个人给直接无视了,那个人抽椅子直接坐下,独孤磊井也像那个人坐下般,不过那个人坐的是椅子准备喝酒玩女人,而他是坐在地上发动灵技。只要他一发动,他周围的人就只能看见他变成一堆肉泥了。不对,是坐在肉泥上的六爷。

“蛤蟆·落地·崩!”

就在独孤息影刚坐在椅子上时,就看见一个老爷爷跳的几丈高听见他在几丈高的地方大叫癞蛤蟆什么什么的。

“大蛇·锁猎·拍!”

刚才还在几丈高的独孤磊井,一下就应声被拍了下来,就在在座的人又慌张又不解的时候,独孤磊井也变得又慌张又不解。

在座的客人慌在如果独孤磊井发动全部实力,会让他们和那个袭击者一起在这里同归于尽。

而独孤磊井慌在他从那一摔中可以感觉出那个人的灵界极高,心里害怕那是什么大人物狠角色。

灵界:通常是指一个人的【灵力·修炼】的强弱与【灵意·领悟】的多少,以比较每个人的【灵界·融汇】的高低。

在融汇大陆之上凡界六岁孩童可举行一次通灵仪式,在仪式上,孩童要到法阵里献祭贡品,以求宇灵师的到来。等那宇灵师来了后,就开始为儿童测验灵力有无再而大小继而多少。

“赢了吗?哈哈!赢了,赢了。”

酒客甲方的激动地跳了起来,嘴里都喊着这句话,对他们来说,这太精彩绝伦了,虽然结束的有点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