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酒店 > 不可能捉到的凶手
五十四,下山
作者:玉弥撒  |  字数:2616  |  更新时间:2020-04-26 10:04:50 全文阅读

2020年8月20日正午,楚北省天剑市三清山的道观内有一老一少两名道士,这间道观内香火算不得很旺盛,但是整个大堂看起来明亮气派,三清的金身像也是一尘不染,在神像面前供奉着瓜果和一个巨大的香炉,烟气从香炉不断地向上漂浮着。

而道观的地面看起来也颇具年代感,由青砖铺成,上面还有些坑坑洼洼的印记,三清像前对应摆放着三个明黄色的蒲团,而那年轻道士正跪拜在中间的那个蒲团上,那个蒲团对应的是三清中的至尊元始天尊。

年轻道士挺胸昂头一直看着那个老道士,那老道士鹤发童颜,穿着青色的道袍手中还拿着一柄拂尘,只见他一脸严肃的对年轻道士说道:“小义,你既然已经在手机上搜索到了恶灵酒店,那么也就证明你跟他有缘。”老道士说到这里顿了顿。

底下被称作小义的年轻道士问道:“师傅,这恶灵酒店和我道门复苏有着什么关系吗?”老道士听完继续道:“小义,因为上古时期天地灵气的莫名消散,地府早已隐蛰,而我道门也早已式微,如今我们能用的也就是一些拳脚功夫和相卜二术,对于这天下的诡祸却是无能为力。”

原来这老道士竟是这年轻道士的师傅,之后他话锋一转道:“小义,你不是第一个进入恶灵酒店的道家中人,据典籍记载从秦时开始便有方士进入的记录,但是你命格特殊,自有大气运,至少这近百年里你是唯一一个有希望解开酒店秘密重振道门的人...”

底下的年轻道士听完这话整个身躯一震,他本来以为师傅今天叫来他应该只是谈谈心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谁知道一上来便说道门的复兴的重担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了解自己的师傅,虽然他平时待人和善,但是在大事上那是一点都不含糊的,所以师傅这么义正言辞的跟他谈这样的事说实话给他的心理增添了不少负担。

只是还没等他缓过来,那老道士便大声说道:“天剑门弟子陈义听令,现在我以天剑门第九十五代掌门的名义准予你陈义还俗,但是你此次还俗的目的是为了进入恶灵酒店找到重新振兴道门的方法!”陈义连忙起身单膝跪地抱拳对他道:“弟子陈义遵命。”

在陈义被应允还俗后,老道士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摸着他的手说道:“小义,此去恶灵酒店你就要时常和诡物打交道了,我将这炳拂尘交给你,虽不能驱逐厉诡,但配合着时时咏诵清静经可以让内心安定。”

陈义的手接过拂尘时感觉它是那样的沉重,拂尘本无轻重,却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分量自然也就重了起来,在陈义接过拂尘后,老道士叹了口气问道:“小义,我让你去恶灵酒店你可怨我恨我?”

陈义摇摇头道:“弟子不敢,弟子从小就是孤儿,幸得师傅抚养方能长大成人,且师傅常说修道者就应该随时做好舍生取义的准备,为了道门的复兴,牺牲我陈义一人又算什么?”那老道士听了他这一席话背过了身去。

接着老道士只是冷冷的说道:“去吧。”说完便离开了道观的大堂向着内里厢房的方向走去,不给陈义看到他此时的表情,但陈义内心却极为不舍,他向师傅离开的方向跪下,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与此同时眼泪也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的淌在了地上的青砖上,滴在地上的眼泪看上去是那么微不足道,却是陈义的真情实感。

陈义磕完头后冲着厢房的方向大喊着:“弟子陈义今日还俗拜别师傅,弟子即将进入恶灵酒店也不知今生是否还能报师傅养育之恩,若是侥幸完成使命定当回山侍奉师傅。”厢房里行走着的老道士听了陈义的这番话后整个人身子一顿,继而叹了口气却什么也不说,还是走了。

他不能让陈义继续待在这个小道观里,他有自己应当完成的使命,老道士也舍不得陈义,只是在大爱面前就应当放弃个人的小爱,这也和道家的观点相契合。

大堂内的陈义知道师傅之所以不回话是不希望他继续留恋在此处,只是这一别他恐怕是此生再无缘见到师傅了,就算侥幸从恶灵酒店当中逃离出来,师傅年事已高,待得自己回山只怕也早已成为一抔黄土。

不过陈义知道他自身肩负的使命,所以他擦了擦眼泪,毅然踏出了天剑门的大门,门外一阵微风徐徐吹来,吹得陈义的玄色道袍和一头长发向后飘动,陈义就这样走了,只留给了天剑门一个背影。

似乎这三清山也很舍不得陈义,天空中此刻堆积着乌云,两旁茂密的大树因为刚才的一阵风被打下了不少的叶子,陈义因为踩在这叶子和泥土当中脚步声发出“沙沙”的响声,那声音就像是一位少女舍不得自己的情郎在喃喃低语一般。

可陈义还是走了,他最终消失在了树林的尽头,镜头另一边恶灵酒店的1037房间内李念正坐在床上打着一款火爆全网的手游:刺激战场,似乎之前的任务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要说这李念的技术也还是不错的,此时整个海岛图里就只剩下他和另外八名玩家,因为他打的是单排模式,所以此刻他趴在一座小山树林后的草丛里不停左右挪移着身体并时不时放大他98k的八倍瞄准镜来寻找敌人,可是任凭他找遍了小山面前的平地始终没有看到一个敌人。

他心中想道:难道剩下的八个人全部躲在山的背面去了,可是那山的背面大半部分都早已变作了毒区,他们躲在那里不逼仄吗?而且他们等下跑过来可不就暴露了。他这样想着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搞不懂这剩下的几个人是怎么想的。

他将游戏中自己的身体调转过去对准了山的背面,就这样守着这群人,在距离安全区调整还剩下15秒时,山背果然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原来山背有三个兄弟耐不住寂寞已经开始跑毒了,可是他们刚起身矮下身子向前撺便被其他人打成了筛子,整个场上顿时只剩下了六个人。

李念此时满脸兴奋,因为在刚刚其他人打枪的时候他看到了两个潜伏着的伏地魔,于是他抄起98k便向着左边房子和大树之间的一个伏地魔一枪射了过去,这一枪极为精准正中那人的眉心,而且对方佩戴的只是2级头,所以只消一枪便被李念爆了头。

正当李念准备乘胜追击打死另外一人死,从他背后传来了一阵“短剑”的枪响,李念的血量马上见了红,也亏得他穿的是三级头和三级甲这才没有被一套带走,李念操纵着人物赶忙苟到了树的后面,只是在他还没完成移动之前,那“短剑”声又响起起来,这次他彻底被打成了盒子,游戏界面显示他只夺得了第五名。

李念大吼道:“艹,不可能,山前我明明看过的,这龟儿子究竟躲在哪个角落里打中老子的。”他本欲扔掉手中的手机发泄怒火,但最后他还是恢复了理智,点击查看起自己的死亡回放。

画面中一个身穿草色吉利服的人手持“短剑”,枪上装着的是六倍镜,原来从李念开枪打死第一个伏地魔挪移身体正准备打死第二个时,那人便注意到了他,而因为他身穿着吉利服始终一动不动所以最终李念才没有发现他让他从背后得了手。

您的推荐票和收藏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厚颜求打赏,今日双更明日修改,另外感谢多雨晴空巨佬打赏的10000纵横币和22张月票。

玉弥撒
作者的话

您的推荐票和收藏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厚颜求打赏,今日双更明日修改,另外感谢多雨晴空巨佬打赏的10000纵横币和22张月票,弥撒在这里谢过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