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恶灵酒店 > 魂归故乡
五十三,魂归故里
作者:玉弥撒  |  字数:2935  |  更新时间:2020-05-25 09:23:38 全文阅读

白凌听了雷宇的话先是一阵沉默。

接着说道:“我发现凭借自己的力量想要完成一场任务还是太难了,我高估了自己,而且酒店里的其他旅客也和我一样有着共同的敌人—恶灵酒店,所以我们其实都是在一条船上的,不是吗,雷先生?”

白凌说出的道理自然是对的,但是依照雷宇之前的观察来讲他之所以会转变刚刚说的只是一方面。

他自己心里肯定还有着别的盘算,只是这终究是白凌自己的秘密,所以雷宇没说破,算是认同了他的说法。

两人之间就又这样沉默着,只是吃着牛肉包子喝着豆浆。

只不过房间沉静还没多久,1024的门又被叩响了。

雷宇依旧对外面说着:“门没有关,进来吧。”

这次来的肯定是李念了,雷宇心中这样想着。

果不其然,在房间门推开后门口站着一个高大健硕的年轻人正是李念。

只是他的身边却多出了一对男女,那两人是王铁和楚灵珊。

王铁今日又换了一身打扮,他身穿迷彩色的短袖,裤子则是一条军装裤,配合着他的外貌和身材就像是电影当中的美国大兵一样。

而楚灵珊则是穿着一席清凉的短裙,两条娇嫩细长的大腿裸露在空气中。

配合着她那绝美的长相,一时间竟让雷宇都看傻了眼。

当李念在门口再次呼喊他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嘴角竟多了一串晶莹剔透的液体。

他在回过神来后下意识擦了擦嘴,尴尬的说道:“白先生,这包子还不错哈。”

白凌只是露出了一个不可名状的笑容,而王铁和李念也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只有楚灵珊的脸颊泛起了红晕。

她心想道:原来这酒店当中鼎鼎大名的智者雷宇也是这样轻浮的一个男子吗,不过怎么想想心里还有点开心呢,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呀?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在不知不觉中楚灵珊的心中竟然种下了一颗颗小小的爱情之树的种子。

也许是因为在小牛村睡一个房间那晚雷宇的开导,又或许是在狼人杀和小牛村两场任务当中被雷宇的勇气和机智所折服,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上一场业火指令当中的所有旅客此刻全部齐聚在雷宇的卧室里,本来雷宇这卧室也算不得小了,不过同时容纳五人竟也显得有些逼仄。

李念开口说道:“老雷啊,是我和王哥还有楚灵珊说来看看你的,毕竟上一场任务要是没有你和白凌的关键信息和最后不惜生命去完成任务,恐怕我们早就死在了小牛村里吧。”

王铁也是在一旁拍了拍他和白凌的肩说道:“你们两个都是爷们,我王铁佩服你们。”

只是这一拍却让雷宇的脸色更加苍白,他开始急促的咳嗽起来。

一旁的众人都是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原来这雷宇最后竟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该不会落下病根什么的吧?

雷宇见众人眼神当中都透露着担忧。

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短时间内大量损失血液搞得身体比较虚弱,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楚灵珊看到雷宇这副模样后从地上拿起了她早已准备好的保温壶,打开来一股药香弥漫开来,她从这保温壶中取出一个铁碗还有一支铁勺盛了一碗汤递给了雷宇。

她对雷宇说道:“以前我爸爸跟我说我妈妈在生产完之后坐月子的时候家里就会给她熬乌鸡汤补身子,我看了一下网上的教材,自己在房间里试着炖了一锅乌鸡汤,里面还加了一点枸杞和红枣,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雷宇笑了,接过碗来说道:“谢谢你啊,有心了。”

随即,一勺一勺开始喝起了汤。

因为这楚灵珊本身就是富家千金出身,所以可以说打小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这乌鸡汤的味道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是雷宇看着她期待的眼神。

他还是露出了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接着说道:“味道真不错。”说完也不用勺子一口干完了这碗鸡汤。

楚灵珊看到这一幕心中自然是安定了不少,她从雷宇手中拿过碗道:“既然好喝,那就多喝一点吧。”

雷宇面露难色望向一旁的三人,只是李念、王铁还有白凌都很有默契的把头别了过去,这份甜蜜的负担还是留给雷宇自己去承受吧。

看到这里雷宇只好编了个谎说道:“那个,灵珊啊,刚刚白先生给我带了好几个肉包子和一杯豆浆,我刚刚吃完胃里也有点装不下,要不然这汤你就放在这里留着我中午喝吧,到时候等我身体好了再把碗具给你洗好了送回去。”

楚灵珊听到这里才作罢,接着帮雷宇把保温壶给重新关好。

看望雷宇的事情结束了,五人自然是讨论起了上场任务是否存在第二条生路以及酒店规则的变化,似乎自从楚灵珊进入酒店后一切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且不说这个,关于小牛村的任务,其实白凌包括楚灵珊在内都和他有着一样的想法。

他们都认为恐怕这第一个死去的吴老头才是掌握生路信息最多的人,而刘壮实之所以会第二个死也不是因为女诡和他的仇怨最深,而是因为他的那本笔记。

只是这样一来林大同第一天的死就有些说不清了,难道是隐藏的杀人规则还包括落单吗。

可是白凌在和刘壮实分离后也一直处于落单状态当中,恐怕是林大同在将死之际酒店给了他生路的提示吧。

这一场小规模的讨论后众人都散去了,一时之间房间里又只剩下了雷宇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他这时想起他爷爷死去前对他说的一些事情:首先为什么爷爷完成了二十次任务却没有被酒店记载,其次爷爷说的拯救所有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那个没说完的词语究竟是什么。

“地难道是一个组织吗?”

雷宇发现越思考自己的脑袋就越痛。

索性他放弃了这种毫无头绪的思考从自己的衣服中抽出了镇魂尺说道:“你说这些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呀?”

只是当他的手抚摸到镇魂尺上时却发现它的封印程度变成了58%,他再次在脑海中确认了一遍的确自己没有弄错数据。

他心想道:怎么凭空的这镇魂尺的封印程度就降低了呢,难道是因为这场任务结束了酒店给予我的奖励。

可是酒店不可能这么好心的,而且爷爷也说过这把武器的解封条件极为苛刻。

难道是,他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这把尺解封的条件竟然是要杀死厉诡。

而且像上场任务当中杜沉鱼那样强大的水诡竟然只给了2%的解封度,这也的确印证了老爷子的话。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厉诡最终不是自己亲手杀死的,自己只相当于做了一个助攻。

雷宇决定以后的任务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尝试用自己的手抹杀厉诡。

之后几天的日子里,整个酒店里都风平浪静,直到有一天雷宇在床上打开了华夏的中央新闻频道。

这天是8月20日的上午十点,距离上一场任务结束已经差不过过去了5天,新闻频道里正在播放着一个专题新闻采访。

采访的地点正是湘西省的青铜市,此时记者正在和一个身形消瘦的女人交谈着。

那女人泪流满面的说道:“要不是有青铜市公安局刑侦科的王队和雷队恐怕我这辈子都没办法逃离那个恐怖的地方了。”

采访她的女主持人先是安慰了她一番接着大致介绍了一下这名女士以及整个案件的大致情况并同样感谢了王队和雷队,而在电视前坐着的雷宇则是一副释然的表情。

没想到他的一番谎话和无心之举竟然让别人牢记在心中,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成就感。

电视里的镜头此时又转向另一边,那是一对看上去很普通的中年夫妇。

其中女子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对着镜头前磕着头道:“要不是雷警官和王警官我这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两个女儿了,虽然现在他们客死他乡,但是能将他们带回家乡安葬,我也算是减少了一点对他们姐妹的愧疚。”

一旁的中年男人也早已双眼泛红,眼看着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可毕竟他是这个家中的顶梁柱,所以他无时无刻都得保持镇静。

在女子说完那番后,男人将她拥入了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女子哭的更厉害了,这其中包含了对女儿的愧疚和失去亲人的悲痛。

雷宇看着镜头前的杜氏姐妹的父母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能将这两个异乡人接回家乡安葬,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愿以后不会再碰到这样的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