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孤杀 > 正文
第九章 男人泪 不轻弹
作者:沉默老板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0-04-05 10:33:10 全文阅读

灯初上,夜未央。

在与婉儿走后,王悠也逐渐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王悠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欣喜,原来能够手随心动,言从口出这些最平常的事情是多么的珍贵。只有失去过的人才会懂得珍惜。

解除了王悠的身体禁锢,害怕被王悠瞧见自己落泪无助的样子,孟达歪着脑袋在肩膀上蹭了蹭。能够掩盖的掉泪眼,却掩盖不住泛红的瞳孔。

“您没事吧?”

就算有万般的问题,王悠最关心的还是孟达的身体。

“无碍,你叔叔我的身体还没那么糟,你肯定有很多想要问的,问吧。过了今晚,你再问,我也不会说了。”

孟达闭起眼睛,隐藏着余留的思念。

“只要叔叔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作为后辈哪有向长辈质问的道理?如此就是失了礼数。悠儿万万不敢如此造次。”

王悠两手并拢,大拇指充上置于胸前。紧接着深深的鞠了一躬,这是中原的礼节,也是王悠第一次用中原的礼节向孟达施礼。

孟达还是闭着眼睛,可并不影响孟达觉察出王悠施礼的不同。

王悠身上的灵气在动,虽说比起常人每时每刻释放出的灵力要少很多。可孟达作为灵师的境界高深,就算只有一丝灵气在游动,也是能够觉察的出来。

孟达心里明白这孩子心里啥都知道。这道礼是中原的礼,是他父亲的礼,也是自己的礼。

“悠儿长大了,知道顾着别人的面子了。你今年多大了?”

“快十四了。”

王悠明白,孟达叔不会不记得自己多大了。也不是无来由的没话找话。

“这个年纪你父亲初出茅庐,自觉的可以干翻整个世界,却每每碰壁,被各门各派的高手揍的皮青脸肿,那段时间从来没见过他脸上有过没伤的时候。现在想来真是好笑。”

可能对于孟达而言,是真的很好笑,罕见的笑出了声。

“你是知道的,我最喜欢黑色,无论是衣服,轮椅,还是一应物品都是黑色的,可你却不知道,在你出生以前,我最喜欢的是灰色,而喜欢黑色的是你的父亲。开始我还不理解,直到那两个月生不如死的经历,我才明白黑色是多么的讨人喜欢。”

从王悠有记忆到如今,王悠看见孟达叔脸上有微笑的时候真的很少。也不知道是因为听到父亲往事的缘故,还是孟达叔脸上有了笑容的缘故。

王悠也笑了,嘴角微微向上。很美。

“方才我和婉儿的话我不用多说,你也一定听到了。你父亲是中原人,也是一名灵师,更准确的说是一名符师。整个元国最强的符师,被世人敬称为最有可能摸得到天的人。”

从孟达叔口中说出父亲以前的名号,应该一定是真的,王悠的嘴角越来越向上,不自觉的带着骄傲的神情。

“我想修炼,我想要走一遍父亲曾走过的路。”

王悠眼神坚定的看着孟达叔,来表示自己内心中的坚定。他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王悠本该说的是:我父亲是谁?我母亲是谁?我父亲为什么喜欢黑色?我父母现在身在何处?我十八岁之后,孟达叔又要去哪里?

“荒野上是看不见任何光芒的,最算到达终点,有时候也没办法看到想看的画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可你要做的不是遵从上天的安排,而是从上天手中博取,再博取一丝生机。”

孟达向王悠持续散发出来的积极感不断泼着冷水,想要让王悠知难而退,其实孟达也知道按着王悠和他父亲几乎一样的性格,怎么也不会选择放弃,这是一份倔强的坚持,也正是这种难能可贵的性格才能造就出最接近神的人。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神说要怜爱世人,便有了山海水火。神说要惩罚世人,便会降下地震海啸,谁是神?谁是上天?是真实的存在还是是人想象出来的虚拟,若是真实存在,谁又看见过神,若是虚拟,那不过是人灿烂的想象力而已。既然人能想象出来神,又怎么不能想象出来代替神的其他出来。”

王悠提出自己的看法,不像是一个十三四岁,还处在傻缺年纪的孩子能够想的出来的。但也确确实实是王悠在看过很多孟达叔的字帖后,自己琢磨出来的,对生命,对世人,对未知的想法。

孟达叔对王悠能够有超越年龄的见解,并没感到意外。感叹道:“心思缜密,想法独特,你母亲除了给了你一张俊美的外表,也给了你,她最大的优点。天意难违在以后是用不到你身上了。”

孟达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接着长叹一口气道:“也罢,我尊重你的选择。你一定要知道,你的未来是要比常人困难一百倍,一千倍甚至一万倍。但在中途,你不能再选择放弃,到了那个时候,你的放弃不是代表着你一个人的性命,可能会搭上这个世界绝大部分人一起消失。”

王悠睁大了眼睛,他显然是被孟达的话语惊吓到了,不清楚为什么绝大多数的孩子都想要修炼,却为何只有自己与众不同。

“我母亲长什么样子?”

“很漂亮,是我见过最美的圣族女子。你要真想知道具体长什么模样?你去河边照照,就是你母亲大概七八成的美貌了。”

王悠不禁疑惑道:“我母亲难道也是圣族人和中原人的后代?”

王悠的样貌完全是中原人的模样,那母亲也一定是中原人的相貌,大概能够猜测到母亲一定不是纯圣族人的血统。

孟达点点头,说道:“你母亲继承了圣族人战武者的天赋,没能和你一样拥有双天赋,若是那时候你母亲有双天赋的能力,也就不会身陷囫囵。”

“双天赋?”

“就是指拥有灵师和战武者双重修炼天赋的人,从世界初始到如今两国盛世,都还没发现任何有双天赋的人,而你就是第一个拥有这种逆天的天赋。也是为何你与别人不一样。”

“据《世界修炼简史》上记载,战武者需要锻炼到扛鼎之力时,再配合灵兽血洗礼自身,唤醒主铭文,确定修炼天赋。灵者需要锻炼到聚神三个时辰,再经过通天石的感悟,唤醒灵力,确定修炼天赋。而我这两项都没符合,那您是怎么看出来我拥有双天赋?”
“那块锭子。”

孟达指向随意扔在角落。昨日被王悠见到献血的那块锭子。

“此锭名为山水锭,每年所制不过十个,只要一经问世,是每家贵族权贵必争之物。滴血可用,为测验未来天赋最有效的一种方法。血液浸入锭中的混沌空间,若是显现出山石之物,说明拥有战武者的天赋,山石越大,代表天赋越强。显现出海水之物,说明拥有灵师的天赋,海水越广,代表天赋越强。若是什么都没有,就是毫无修炼天赋。”

“那我昨日?”

昨夜王悠慌慌张张之下,只顾着道歉,并没有多留意山水锭中的图案。

“破云之山,战武者天赋极高。”

“那不是没有水么?怎么能够确定我有灵师的天赋?”

“你是天生灵师,天生具有灵力,一出生,你的先天灵气并没有消散于广袤世间,而是被你父亲用逆天之法捉回你的体内,只不过后来你遭贼人危害,封印住了你的灵力,不然以你倒背如流的精神力,早就可以能够觉醒灵师之力了。”

孟达睁开微红的双眼,接着道:“本以为你只拥有极高的灵师天赋,却没想到昨夜发现你还拥有如此高的战武者天赋,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最终还是和你父亲想的一样。”

王悠自认为看穿了孟达叔的心思,问道:“孟达叔,既然你不想让我修炼,又为何还要拖蒙克大叔遍寻这山水锭呢?”

“哎……”

孟达长叹一口气道:“不甘心罢了,你父亲,也就是我大哥,用尽了一生的时间,寻得禁锢先天灵气之法,用在了你身上。其实我心里也想要见证,大哥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可我又不想让你重蹈覆辙,你只剩下了我,而我又何尝不是只剩下了你啊。”

孟达终于忍不住在王悠面前落了泪,这是王悠第一次见到孟达哭。

王悠也想要哭,但却强忍着泪水,背过身去,王悠不想让自己看到孟达的眼泪,不止是为了孟达叔的面子,也为了让自己心中的那根顶梁柱出现任何斑斑裂痕。

背过身的王悠,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我父母还在么?”

孟达带着手套的左手使劲攥着轮椅的扶手,心里下了好大的决心,颤抖的说道:“你出生后十日,你母亲遇害。你出生后十一日,你父亲遇害。”

王悠听到已经猜到的答案,在孟达叔这边证实的说了出来,再也忍不住情绪,夺门而出。

一直在奔跑,王悠漫无目的跑着。

在王悠出了门后,孟达像是个孩子一样大喊:“啊———”

家中为数不多的几个瓶瓶罐罐崩裂而开,散落出王悠在秋天时费力腌制的咸菜。

他想要将窝在胸口的闷气一喊而出,可却只是徒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