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孤杀 > 正文
第八章 前途有量
作者:沉默老板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0-04-01 01:48:23 全文阅读

“你不愿说,是吧?十年未见只能换来一句老友,是吧?”负气的云婉儿一巴掌扇在孟达的脸上。

手里还抱着柴火的王悠彻底搞不懂了,心里产生出好多的疑问:看起来两人真的是朋友,但到底云婉儿老师和孟达叔之间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云婉儿老师会变的和课堂上的她完全不一样?

就算问题再多,就算云婉儿是自己的老师,孟达叔从小教育尊师重教,可被打的是孟达叔啊。王悠毫不犹豫的拿着还没劈的木棍冲了过去。

孟达看了一眼王悠,摇摇头示意王悠不要冲动。就一眼,王悠就彻底动弹不得,仿佛脑子离开了身体,游离在荒野之中。却还能听得见远方传来阵阵孟达叔和云婉儿交谈的幽幽声响。

红着双眼的云婉儿撇了眼还举着木棍的王悠,轻声道:“他是他的孩子?”

孟达点点头。

“性格和你大哥真的很像,长得也和他母亲很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云婉儿冲着王悠微笑,眼睛弯的像是一道浅浅的月牙。她很高兴还能再见到这样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孟达快速的眨动着眼睛,似是回忆起往事,又点了点头。

“他以后会走哪条道?他会拿起灵符还是刀?”

比起自己的情感,云婉儿觉得眼前的王悠显然更为重要。

“我本想让他平平庸庸的过完这一生,看来现在是不太可能了。”

说起王悠来,孟达的话也多了些。

“他是金龙,注定就要翱翔在九天之上。”

“活着比什么都强。”

“那你大哥永远也闭不上眼睛。”

“他十八岁之后,我会亲自去把大哥的面子找回来。”

“就凭你现在的状态?”

“韬光养晦,卧薪尝胆。上天会看得到。”

“难道你要……”

云婉儿不想再说下去了,直勾勾的盯着孟达的眼睛,想要看出孟达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却一无所获,孟达的眼里没有一点情绪。空洞,无念。

“你真的变了,不只是老了而已。”

谈到自己,孟达的回答又只剩下了沉默。

“长大了,成熟了,也越来越像你大哥了。”

“哪里有什么长大成熟,只不过是个孩子硬要学着前辈的模样,挡在后辈身前,扛起应该负起的责任而已。”

“那我怎么办。”云婉儿泛着泪花 ,两行热泪不争气的又留了下来。

眼泪只是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最后的发泄。

无声,再次陷入了沉默的氛围。

良久。

“对不起。”

孟达嘴角微颤,咬着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了出来。但在孟达心里有个声音重重的念着:这一次我真的离开了你,比当初爱上你更需要勇气,不敢告诉你,我还是爱你!

“你混蛋。”

孟达低下头看着地面,他不敢再看云婉儿的眼神。

“那你还要让他修炼?”

又是云婉儿率先打破了沉默。王悠的事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我的身后事。他要学会自保。”

“就算他的天赋再差,也是他俩的孩子。只要迈入了修炼之门,便不可能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他的灵气在幼时便被那个人封印了,凭我也是解不开的。虽说那个人是为了彻底废掉悠儿,歪打正着也是算是救了悠儿。这几年封印有些松动,流出的丝丝灵气,也够写上几个基础的灵符。日后教给他几个小灵诀,饿不死就行。”

“你是说你还没告诉过他真相?你这样并不是在保护他。他有知道实情的权利,并且你不是他,又怎么会知道他的选择。你选择承担一切,但你又是否考虑过,终有一日,他也会像你一样长大,他会不会也想要像你一样,义无反顾的抗下这个责任。尊重一个人的选择难道不是一件最基础的事情么?”

关于选择这件事情让云婉儿回忆起了当年自己的一些事情,若不是父母不尊重自己的选择,云婉儿也不会选择与家族闹翻,一个人远走他乡。

从离家的那日起,云婉儿便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或许当时和现在一样,只是缺乏了一场基于双方平等的沟通,才导致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女孤独的活了下去。

幸运但也不幸的是,只有离家出走之后,才会遇见眼前的这个混蛋。和他在最好的青春年华里看遍了世间景色,听遍了各地民音,见识了人间到底长成何样。也和那个快意恩仇,策马扬鞭,威风的少年郎一同有过最幸福的往事。

被禁锢住身体的王悠动不了,但还是能够听得清。当云婉儿问孟达叔告诉自己真相的时候,王悠就明白过来了,云婉儿口中的真相一定是关于自己父母的消息。

这时王悠好想大声的问孟达叔:我的父母到底是谁,他们去了哪里,为什么他们当初要丢下我。

可嘴巴不听自己的使唤,就连舌头和嗓子也保持原位不动,无论王悠在内心里发出怎样激烈的呼喊,也唤不动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看着孟达叔和云婉儿继续聊下去。

云婉儿突然想起一点可疑之处,问道:“他的灵气被封,说明他继承了你大哥作为灵师的潜质,那你为何还要他上我的课?你是知道的,我是个战武者,教导的修炼方法也只适合战武者而已,一旦他是天生灵师的话,可成为不了战武者,你怎么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云婉儿脸上大部分是中原人的面容,可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睛却是圣族人的标志。其实云婉儿的父母是一位圣族人和一位中原元国人,也就是说云婉儿是一位混血。这也是为何一位貌似中原的美女,也能取得圣族人审美的认同感。

但在修炼界中,拥有两种血脉的人也是不可能同时成为战武者和灵师的,这是上天的安排,战武者和灵师已经足够强大了,若是这两种能力在一个人身上加以体现的话,这个人就不会存在任何弱点。上天是不允许出现可以挑战自己的人类出现,也就从根源上抹杀了可能的存在。

这也是作为和王悠一样都是混血修行者,云婉儿很明白的一点。

想起孟达在修炼上也会做错事,云婉儿内心有了丝丝喜意,打趣道:“除非上天瞎了眼,才会出一个战武者和灵师集于一体的人。”

孟达表情很是严肃,并没有云婉儿料想当中,被揭短而造成的窘迫感。

如果自己的猜想真的成了真,这个世界将会发成没人能够预料到改变。捂着小嘴惊讶道:“难道老天真的瞎了眼?”

孟达略微点点头。只是个简单的小动作,却让云婉儿差点吃惊到瘫坐在地上。

“你的猜测很对,昨夜也是他无意间碰触到山水锭,才真的确认出来的。若他只是个寻常的灵师,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解除他的封印,帮助他成为一名惊动世人的灵师。可未来的他不仅仅是一位想要到达山巅的攀登者,而是要越过这座高山,到达没人去过的彼岸。”

孟达抬起仅剩的那一只手臂向上指着,沉重的道:“一旦真的走上这条路,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他未来最大的敌人将不再是那个男人,而是上天。真正的天。输了,万劫不复,魂飞魄散。”

云婉儿接着孟达没说的话,些许兴奋的道:“赢了,就会改天换日。他可就是上天,他就是神。”

“看不见前路。”

“如果我们帮他拿着灯呢?”

“路太长,你我陪他走不完的。”

云婉儿拿出了在课堂上,作为老师身份时的强势,道:“这只是你觉得,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就像你说的,他未来的路还有很长,路上会遇见不同的人,势必会与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故事。你怎么能确定他就一定到不了终点?就像当年你们三兄弟一样,谁看好过?最后还不是……”

“别说了。”

孟达别过脸,冒着火气。打断了云婉儿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他不想因几句话而回忆起曾经,他不想像现在一样,做一个躲避的胆小鬼,可男人就是这样,不管现实多么残酷,也需要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只有自己才明白肩上的担子,到底有多重。既然改变不了事实和发生过的事,那就只能选择唯一的出路,去接受,去适应。

云婉儿绕到孟达身后,一双柔荑按在孟达的肩膀,轻声道:“你不想作为一个见证者,培养出一个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一个新的神么?”

“我说过,我只想让他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度过一生。”

“你真的了解一个十三四岁孩子的内心么?你知道他真的想要什么?你知道他怎样才会开心么?”

“明日再说吧。”孟达再次说出了和昨夜与对村长说的相同的话。

云婉儿轻抿嘴唇,道:“你现在越来越不像你了。”

“时间并不是你的借口。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你的心决定你想要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的行为决定最后谁能留下。”云婉儿并没有像村长一样站在原地接着喋喋不休,很适时的准备离开房间,在出门前留下一句:”你的答案我只等到明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留下孟达望着屋子里剩下的王悠,自言自语道:“越来越不像?只有冲动惹事才是我么?没了大哥,惹了事,谁还能给我平事啊……”

几滴泪终于还是从孟达的脸颊滑落了下来。掉在地上,碎在心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