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孤杀 > 正文
第七章 沉默的大多数
作者:沉默老板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20-03-29 09:20:19 全文阅读

“你好傻啊。”

一旁的云琪笑的更加开心了,她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摸着王悠的头顶呼着气,温柔的道:“小宝宝乖,不痛不痛。是墙不好。”

王悠虽然很感谢云琪的关心,从小到大,没有一个同龄人对自己有过关心的举动。但还是在心底默默吐槽道:哪里是墙不好,就是你给我吓的,不然我也不会撞到墙上。

可内向的王悠在同龄伙伴刻意的疏远下,早就忘记了该怎样交朋友。脸上红的像初熟的大枣,一半绿的一半红的。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王悠的这幅害羞的模样,更让云琪感到好玩,两只手捏着王悠的脸蛋,笑着道:“怎么还这么漂亮。”

“你叫什么名字?”

“你知道我从哪里来么?你又是为什么要从中原来到雪原啊?是不是家里出了变故?你父母应该也很漂亮吧?女孩子生活在雪原会不会很不方便啊?”

云琪一连问出了很多问题,弄得王悠一阵头痛。根本没听进去云琪的问话。

王悠与孟达生活多年,性格俨然就是个小孟达。对于不熟的人,更没几句话可说的。轻皱眉头瞥了一眼身旁的云琪,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接受到了云琪的信息。

然而云琪却是会错了意,以为王悠确定了自己的疑问,又开始了新的一轮问题轰炸。

“你皮肤为什么这么好啊,真的好滑啊,你是用什么保养的?”

”你的手怎么受伤了,痛不痛啊?“

“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啊,学堂里我看都还算挺帅的,当然,那个挂着鼻涕的除外。”

对于最后的一个问题,王悠却是听了进去,一脸鄙夷的看着云琪。可两人实在靠的太近了,只看了一眼王悠便又羞红了脸颊。

此时云婉儿刚好讲述完一大段很长的理论,处在缓和的气口。

班级里的同学安静的等待着,云婉儿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可云琪并没在意云婉儿教学的内容,也没留意到教室内古怪的气氛,云琪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可就轻易再盖不上了。

而此刻云琪单方面的切切私语也就不再是窃窃私语了。

“云琪还有旁边的小姑娘全都给我出去罚站。”

云婉儿像是一只母老虎一样指着门外的方向,就连云婉儿都误认了王悠的性别。

王悠直接站起身来,二话不说直接走了出去。王悠不会做出反驳老师这样子的事情,哪怕自己并没说一句话,他也不愿意替自己辩解。

聪明的人自然就会懂,傻子也不需说出真相,反正傻子也不会懂,与其费力,还不如让她一直傻下去。从这一刻开始,云婉儿还不知道自己在王悠的心里,就是一个傻子的形象。

在王悠经过云婉儿的时候,云婉儿瞥到那张柔美的脸蛋儿,一瞬之间失了神。这张脸的容貌给云婉儿一种熟悉的感觉,却又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云琪知道自己犯了错,一双小手在背后揉搓在一起,乖乖的跟着王悠的后面,扭扭捏捏的也出了教室。

屋内课堂上的热火朝天,屋外云琪管不住的小嘴接着絮絮叨叨,王悠作为一个典型的直男,却没有心思理会身边可爱的小女生,一门心思紧贴着木门想要获取更多的知识。

看着王悠充分好学的样子,云琪很小声的自言自语道:“我还没见过这么爱学习的孩子呢,看来母后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是真的哦。叫我来这种地方体会民间最底层的疾苦,倒也不是一个坏事,看来是我错怪母后了。”

就算被赶到室外罚站,两人挨的还是很近,云琪早就先入为主把王悠当作是自己的闺蜜了,似乎女生都是这样认为的,两人之间越是靠的近,友情的亲昵程度也越近。

王悠就算不想听,也阻止不了云琪的声音入耳。本着非礼勿听的原则,王悠捂住靠近云琪一侧的耳朵,用另外一只耳朵靠近木门,认真听着课堂上的内容。

”战武者与灵师在战斗中各有优劣,战武者多为近战,灵师多为远战。所以战武者一旦对上了灵师,最基本的战术就是尽可能的缩减与灵师之间的距离,只要到了身前,同等级的灵师只有被战武者虐杀的份。但随着灵诀和战武术的加深开发,在战斗上也出现了不同的打法。比如灵师之中有群叫做符师的家伙,能够将灵诀封锁在灵符中,待战武者靠的近了,便会直接引爆符中蕴藏的灵诀,导致战武者在近距离被杀害。“

从门里接着传来云婉儿的声音,这声音隔着道门,王悠都能听得清。

云琪发现王悠并不愿理会自己,上前挽着王悠的手臂摇晃着,奶声奶气道:“跟我说会儿话嘛,一个人真的是很无聊。”

八卦是每个女人的天性,这不在乎于一个女生的年龄和出身,只要是女生就总是喜欢八卦的。云琪自然也不例外。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平时没事的时候喜欢做什么?”

初到雪原,还没一个聊得来的朋友,云琪很孤单,也很无助。但她不是王悠,还做不到能够忍受甚至是享受孤独。云琪刨根问底,想要了解“她”的一切。

至于为何云琪非要选择王悠当闺蜜,除了王悠生的好看之外,在云婉儿入室时,全班女生中也只有王悠没有做出厌恶或是嫉妒的表情,女生之间很容易因为小事发生争吵,在云琪的认知里,像王悠这种酷酷的女孩是不会斤斤计较,导致以后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王悠可真谓是个小直男,面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撒娇,硬是能够当作没听见,还专注在听课上。

院内除了王悠和云琪之外,还有个第三人,就是方才被云婉儿赶出教室的村长。能够跟随战武者到雪原来,村长知道云琪出身必定不平凡。

赶紧小跑过来搭话道:“这个孩子叫王悠,家里一共两口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位残疾的叔叔。平日里靠代写书信为生,王悠这孩子很文静的,也很懂礼貌,平日里没事除了砍柴做饭之外便没了别的事情。”

“看来还真是个穷苦家庭出身,王悠……忘忧……”

云琪望着王悠认真的神情,不舍得再去叨扰王悠的求学心切。或许只有成为战武者,才是这种孩子唯一能够活下去,走出这里的方式。

教室里接着传来阵阵声音,传到王悠的耳朵里如同天籁之音,怎么听也听不够。

”战武者中也有擅长远战的家伙,他们会躲在灵师看不见的地方。在灵师放松警惕,最松懈的时刻使用弓箭一击致命。或是凭借着诡异的身法在夜间或是嘈杂的人群中摸到灵师的身后,一刀解决灵师。这群人在战武者中被称为暗使。记住这是下节课我要考察的内容,画一下重点啊。“

————————————

下了学,王悠赶紧跑回家里,一刻也不敢耽误。因为平日里的这个时辰,王悠就要开始准备晚饭了,不然就来不及了,到时间孟达叔没吃上饭,身体又该犯病了。

暮风,夕阳。

肆意攀爬的藤蔓还在伸展着生命的姿态,青黄交叠的枝叶还在葱茏着光阴的故事。

黄昏是此岸,是破晓前最飘逸的伏笔;黄昏是彼岸,是破灭前最惬意的结局。此岸,彼岸,连接起来,便是整个人生。谁在为谁窗前静默,谁又在此刻想起那个回不来的谁。眼前浮现的又是谁的身影。不过依旧黄昏,烟云而过。 

穿梭过鸡鸣狗叫的村落,不时有夫妻吵架声,老人的叹息声,妇人的催促声传来。夕阳的残红尚可看得清回家的路。

“我回来了。”

推开房门,王悠赶紧冲了进去,拿起柴便要去生火,低着头道:“孟达叔对不起,没想到学堂老师下学这么晚。我这就去生活做饭。”

“那实在是对不起你啊,耽误了你的事。”一道娇柔的女声传来。

怎么家里有女人的声音?怎么这道声音这么熟悉?

愣了片刻的王悠惊讶的发现,房间里除了像往日一样坐在方桌前的孟达叔之外,还有一道背过身的倩影,倩影侧身微转,一道绝美的面容显现而出。

“老……老师。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王悠心想:才下了学,走的时候老师还在教室里,一路上也没见老师的身影,怎么会比我还快到我家呢?

“我与你孟达叔可是老相识了,你说对不对?”云婉儿莲步轻移,贴着孟达的身子,一根纤细食指勾起孟达的下巴,用酥麻的声音道:“你变老了。”

“老友罢了。”

孟达下巴狠狠的一甩,打掉了云婉儿调戏自己的手指。

“我找了你十年,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你。你这个混蛋,你知道这十年里我是怎么过来的么?”云婉儿突然落下了两行泪水,情绪激动的道:“你为什么到了草原之后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么?你告诉我啊。”

云婉儿得到的回答只有沉默,孟达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可能是孟达的眼睛里泛着泪花不想让别人看到。

“你告诉我啊。”
控制不住的情绪让云婉儿直接抱住了孟达。可这个拥抱让云婉儿觉察到了不对的地方。

云婉儿惊讶的喊道:“你的手臂呢?”

回答她的依旧只有沉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