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超级人生 > 正文
第一章 尚辛死了
作者:逆战重生  |  字数:2966  |  更新时间:2020-03-17 17:34:43 全文阅读

人类对大自然的过度透资,使自然界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大自然不得不激活自身的免疫系统对抗人类。受气候变暖影响,南极平均气温已创历史新高的到达25摄氏度,温度的升高造成了冰川的迅速消融,引起了海平面的上升和淡水资源的减少,带来的连锁反应引发了地震、海啸、泥石流等一系列自然灾害。

江南省宋城市位于地震多发地,长期受地震影响使全省已处于停产状态,直接造成了物资和食物的短缺。大部分的高楼大厦、居民楼、工厂、学校已全部被地震夷为平地,人们不得不住进了地下室,尚辛就住在这个城市的一处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

一天,尚辛正啃着硬邦邦的馒头,为躲避地震他已经在这地下室待了整整20天,水和食物已基本吃完,是该出去找点食物了。突然,“轰轰轰”的震动起来,楼板开始摇晃着,这已经是一天里第三次余震了。

“是地震,不是余震,快逃啊!”

“房子要塌了,快跑!”

  “逃命啦…逃命啦…”

  尚辛从地下室通风窗向外望去,大量人群从一幢抗10级地震的写字楼里往外逃,这幢写字楼已经在之前几次大地震中久经考验屹立不倒,但今天似乎已静摇摇欲坠,街道上一片混乱,逃命的呼喊声和恐慌的哭喊声混成一天。

  “呼啷啷”、“呼啷啷”地面震出了一道道的巨大裂痕。

  “救命啊,救命啊,谁拉我一把,我快掉下去了。”

  尚辛目光朝着声音来源望去,只见一个小个子男人掉进了裂缝里,双手还攀着裂缝边缘,这时“哐”的一声,那幢写字楼开始倒塌,倒塌的方向正是小个子男人所在的位置。

  小个子男人眼中充满了恐惧,惊叫道:“张三、李阿狗,老板平时没亏待你们吧,快拉我把,救救我啊,等逃出去给你们每人100万,再给你们升职,快…快。”

  “快逃啊,倒下来啦。”

  “啊啊啊,要死啦,逃啊!”

  “老板,这钱我们没命赚,对不起。”

  在众人呼喊的瞬间,“轰”的一声巨响,写字楼重重倒地,变成一堆废墟,混乱的人群瞬间就被长埋在了这废墟之中。

  “以前都说钱是万能的,名利让人癫狂,还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人人都得以平等了,有钱有势也换不回重生。”尚辛皱褶眉头,托着下巴入神的想着,“不过有钱有势的人生活应该还是很潇洒的,至少该玩的都玩了,也算没白来这世界走一遭,不像自己这样的穷屌丝每月才2000多块钱,温饱都难以为继,三十几岁的人连女孩子的手都还没有碰过,生理需求还得靠五指姑娘来解决,真是白活了那么多年。”

  “砰砰砰”,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打断了尚辛的沉思,他急忙跑出去开门,“你好,陈房东”尚辛礼貌的问着好。

  “小子,这个月房租该交了吧,都白白住一个月了,老子不来催你还真不交了啊,你看没看到又一批人被地震震死啦,再不交钱滚就出去和他们一样。”陈房东满脸横肉恶狠狠的说道。

  “房东大哥,现在地震那么厉害,以前上班的公司也没了,没啥收入,您在通融通融吧,好人会有好报的。”尚辛低声央求道。

“呸,没钱就给老子滚,老子只认钱。”陈房东大声呵道,脸上的横肉都似乎在这时抖动起来,然后冲进房屋把尚辛的东西全部丢到了屋外,飞起一脚将尚辛踢了出来。

  这一脚来的突如其来,尚辛丝毫没有防备,一下没站稳,就跌了个狗吃屎,从尚辛身上掉出一块纯金打造的护身符,这是父母小时候从庙里求来给自己保平安的。

  这下陈房东两眼放光,眼神中满是贪婪,一把捡起那护身符放到嘴里咬了下,“是真金”,大笑道,“哈哈哈,你小子居然还藏着这种好东西,还跟我说没钱,这个就当抵这个月房租了,趁着爷现在心情好快点滚。”说罢利索的锁上了地下室的大门,扬长而去。

 “这个不能拿走呀,还我,求求你还我啊,呜…嗯…嗯”,尚辛抽泣着苦苦哀求,但陈房东早已消失在过道中。

  生活的艰辛,不良房东的欺压,无明的怒意突然涌上了他的心头,只见尚辛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神中充满着怒火,这渐渐的让尚辛失去了理智,萌生了冲动的念头,“杀…杀…杀,杀了这狗东西”。自己已经像只刍狗一样窝囊了几十年,再也不想再忍了,必须轰轰烈烈的干一次。

 尚辛从包裹里掏出一把精巧的水果刀,这水果刀虽然外观小巧,但十分锋利。尚辛将水果刀藏在了身后,然后来到了陈房东家门口。“咚咚咚”敲响了他家的大门,陈房东打开门,看到是尚辛,很不耐烦的说:“你小子是回来找……死…唔呃……”

尚辛趁其不备已将水果刀对准陈房东咽喉刺出一刀,这一刀直接割破了喉咙,陈房东双手捂着脖子,嘴里不停的吐着血泡,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尚辛,然后重重的倒在血泊中,发出一声巨响。

  “啊…啊…啊……杀人啦……杀人啦…”陈房东老婆王姐听到巨响后,随即赶了出来,看到这情景马上惊叫了起来。

  尚辛慌乱中一把将王姐推进屋里,关上大门,“陈…不,王…姐,您…您…是好…人,我…不…不…会…杀您,您…千万…别乱…叫”,由于过度紧张,尚辛全身颤抖着结结巴巴的说着。

  “啊…啊…啊…真的杀人啦…真的杀人啦…怎么办…怎么办…”王姐吓懵了,语无伦次的大叫着。

 恐慌、害怕、不安的情绪顿时充斥着尚辛的全身,根本无法让他平静下来,更阻止不了王姐的惊叫。

“她再这么叫把邻居引来了怎么办?”尚辛思索着,然后学着电视上的动作一记手刀,王姐闷声倒地晕了过去,尚辛赶忙将其扶到沙发上躺着。

  “不要慌,他是坏人,他该死,自己这是替天行道。”尚辛在内心里不断的宽慰着自己,但三十几年里连只鸡都没杀过的他,今天却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样的反差还是令他久久无法平静。

  过了许久,尚辛将陈房东的尸体拖到了卫生间,清理着房间内的血迹,心里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他从陈房东身上找到了自己那块护身符,又从他家中找了点食物放进自己的包裹内,将水果刀上的血渍擦干净,重新放回了自己身上。

  等一切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尚辛便准备出门,想趁乱逃出去找个地方先躲些日子。

出门前,他回头看了眼沙发,想观察下那女人有没有醒来,别说这女人还真有几分姿色,虽然穿着冬季睡衣,但依然无法掩盖她那傲人的身段,让尚辛浮顿时就想联翩起来,不知不觉身体的某个地方就有了反应。

 这时,王姐从迷迷糊糊中醒来了,她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感觉有些神志不清,她用迷离的目光注视着尚辛。“这男人似乎对自己有些想法”。

 “小尚,过来,陪王姐坐会聊聊天。”女人开口说道,并用那纤细的玉手朝着尚辛招呼着,场面顿时充满了一种妩媚的气息。

  尚辛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过去,静静的坐到了女人旁边。

 霎时间,女人的身体突然靠了过来,紧紧的贴在尚辛身上,同时迅速的脱掉了外面的睡衣,还没等尚辛反应过来,她已经把尚辛的手放到了自己腰部的裤腰上,说道:“来吧。”

 真是干材遇上烈火,一点即燃。那羊脂玉般的肌体在灯光下散发着如古瓷一般的光泽,一抹潮红让女人脸上浮现出一种说不出的魅惑,微闭的双眸像似在享受些什么。尚辛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燃烧了,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他学着电影里的情节,卡住女人的裤腰往下一按,女人配合着轻盈的一躬身体,裤子便自动褪落下来……

  这真是三十几年来头一次,尚辛正在沉浸中回味,一把冰冷的利器已深深刺入自己的心脏,没错就是自己放在身上的那把水果刀,随后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接着浑身开始无力,眼神开始迷离,似乎是死亡的感觉。

  朦胧中他听到“老陈,我给你报仇了,老陈,你安息吧”,和女人嘤嘤的哭泣声。

  难道…………尚辛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的《江南日报》刊载了一则的消息:宋城市一租客未交房租被房东暴力撵走,怀恨在心残忍杀害了房东,房东太太巧用美人计反杀租客为夫报仇,现房东太太已主动投案自首,案件正在进一步的审理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