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赏金天下 > 第一卷:金戈禅唱
两个引子
作者:烟斗老哥  |  字数:5247  |  更新时间:2011-05-30 00:14:31 全文阅读

本书为处女作,文笔稚嫩,请诸位大大批评斧正!

——————————

第一个引子

无穷沙漠,粗魁强壮的青年望着薄衫少妇。人在离别时,有些人会很决绝,他也尽量保持这种信念。

曾经他们俩最坦诚的将彼此交给了对方,有过肉与肉的缠绵,有过体液与体液的交换。但是这一刻,除了爱情,另外一种情感,迫使青年作出决定。

即日,他便要与自己的兄弟们远离此地,去开拓另外一个天地。这是属于男儿的雄霸之心。

“赢,你不能不走吗,我们的儿子现在刚出生,如果你走了,我们俩怎么办。”

少妇分不清是含情脉脉,还是无奈。她原本也是一个高傲的女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试着挽回男人决绝的心。

叫做梵赢的青年身上强壮的肌肉,爆发着强大的力量,那使她不止一次心跳。也就是这个男人,用他的霸道一次次将她推上幸福的边缘。她爱这男人,肉体或精神。

但是现在,她却恨自己的丈夫为何不和普通人一样。

青年咬了咬牙,却不敢看少妇以及她手中的孩子:“紫,这马寨对于我而言实在是太小了,我是不可能在这里待一辈子。我走了,你便托老寨主再找个好人嫁了吧...我也想让你等我,但我没资格说出这句话。”

“这没想到这样的话竟然从你嘴中说出。你舍得我投入别人的怀抱,将身子献于他人?”

梵赢心中想说不舍得,自己的老婆是绝色,他似乎回想起彼此的第一夜,赤裸一对,香唇、酥胸、肉*臀、还有芳香的私*密,以前总是回味,现在却只能埋藏在心底。

沉默,少妇望了望眼前这个面容英俊,男子气概外露的青年,心中一种恨意突然升起:“我知道这一年来,你一直想走。我已经没有办法留住你了。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该救你,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该违逆我爹。”

少妇清秀可人,但是性格却坚韧非常。因为在哺乳期,胸口湿了大片。她脸上显出了一丝圣洁的母星光辉。

青年却没有勇气再看她一眼。

“紫,我终会回来,到时候,无论你是否已经嫁人,我都会用诚意让你再次投入我的怀抱。”青年的这句话没有说出口,扬鞭拍马,矫健的身姿瞬间在沙尘之间消失不见。

一年后,亚马大陆再没有传来消息,马寨稍微明白点的人都知道,寨主的女儿成了寡妇。

寡妇门前是非多,不断有些马匪觊觎许紫紫的美色。

“戈儿啊,为什么男人都只看到外面的世界,而看不到心里的世界呢?”少妇自言自语道,“他们都说你是世间难得的红雷天体,但是拥有力量会蒙住男人的双眼啊,如果你像你爹那样一去不返,那又得伤害多少人的心啊。”

少妇用一根细夹小心地取出了一只年幼的蒂卡仙(沙漠里的妖蛇,有剧毒),无比心痛地说道:“少量的蒂卡仙毒会将你的筋脉真元压住,这样你便一辈子无法修炼武功,安心地做一个普通人了。”

襁褓中的小孩子还没有什么理智,只知道有了疼痛,会哭泣。

“哇哇哇”,凄厉的声音从厢房内蔓延开来。

少妇忍住了哽咽而声音,豆大的泪水从脸上滑下,滴在了幼儿的脸上,沾湿了岁月,沾湿了爱情,沾湿了母爱。

十二年后。

深夜,无穷沙漠的马寨内,一阵喧闹。跟平日,马贼与掠回来的女人,躺在一起缠绵销魂的声音不太一样。人死亡前的惨叫声不断传来,让人感到可怖。

嗜血的马贼们已经吓破了胆子,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对手,便被结果了性命。

这或许是他们的命,因为屠戮他们的是当今被誉为六道神话之一的魔道神话钱无痕。

六道神话,每个领域的绝对王者,拥有人难以想象与企及的实力。

天道神话任恒一身武力与法术冠绝天下;魔道神话钱无痕碧血晴天魔功纵横秦川、亚马鲜有敌手;王道神话秦川大帝林锦河,虽然没有人看过他出手,但是以一把铁扇建立一个庞大新国,没人会怀疑他的实力;人道神话麦贺,林锦河的挚友,当年一人击杀前朝神话级人物三人,称得上武者之龙凤;无道神话白先生,创建让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弑神阁,自己却始终隐在暗处,没人知晓他的现实身份;侠道神话莫一心,天地间的正义英雄,挥泪撒血只为心中的正义之道。

鲜血横流,许戈颤抖着望着这一切,他丝毫不相信自己在沙漠中带回来的那个老者,竟然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无穷沙漠屹立了数十年的马寨竟在一日之内,被杀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而凶手只有一个人。

“怎么吓得走不动了?”这老爷爷杀了这般多人之后,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血迹。

许戈颤抖着声音,稚嫩地说道:“你为什么要杀死这些人,他们不该死的。”

老者轻蔑地笑道:“世界上的人,在我钱无痕的眼里,就没有不该死的理由,只有活着的理由。让你活着有理由,那就是你身负红雷天体,虽然被蒂卡仙封住了丹脉,稍微调养下倒是能在武道上有一番成就。”

许戈奇怪地看着这个老者道:“我不想练武?我的娘亲不允许!”虽然许戈从小就羡慕寨内那些能够练武的少年,但是总娘亲不许他练武的声音始终环绕着他。

五年前,许戈的娘亲,许紫紫服毒自杀。其中的原因虽然没有告诉许戈,但是他知道,是马寨的继任帮主贪恋娘亲的美色,威逼之下,娘亲为了守住贞洁,服毒子自杀。娘亲临终的遗言便是,让许戈平静地活下去,绝不要练武。

马寨的新帮主因为前任帮主女儿的死,却没有再为难许戈。这么多年来,许戈倒是自给自足的活了下来。

他对马寨有恨,但是因为娘亲临终的嘱咐,曾试图忘记仇恨。

老者道:“这恐怕是由不得你的。我念一套口诀,你好生记住。需不停地在心中默念。”

老者默念了口诀,许戈无法听不见,而且口诀如同烙印一样刻在了脑中,在他的脑中不时地想起。

罗斯国在亚马大陆的激烈角逐中崭露头角,新兴的国家打败了无数老牌强国,成为了亚马四大国家之一。

梵赢,罗斯国的开国皇帝,站在高大的殿阁最高处,这么多年来,他只知道杀戮,对于其他一概不管,尤其是女人,他是沾也不沾。

“大王,我回来了,但是没有能完成任务。”

梵赢转身激动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当我到了马寨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人都不剩,被屠戮了干净。”

梵赢用手砸在了阁楼上的栏杆,低沉地问道:“知不知道是谁干的?”

“属下探视了一番,看样子,应该是神话中人物所为。那手法,应该是碧血魔宗宗主钱无痕做的。”

梵赢脖上青筋毕现,狠声道:“碧血魔宗,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第二个引子

亚马四国疆域最大的国家罗斯国内,迎来了喜事,国王闵西来的最小儿子满周岁之礼。

“国王殿下,你真的决定将禅公子送往秦川郑家?”

“没有办法,秦川大帝林锦河如今势大,已经不是当年你我认识的那个看似文弱的年轻人了。如果我们不留个东西在他手里面,以他的性格绝对会将我们在秦川多年建立起来的情报网连根拔起。禅儿去了秦川,会为我们争取点时间,将那些实力暂时隐藏。”罗斯国王闵西来相貌粗犷,气概万千,心思缜密。

“你这就跟郑王妃去说一下吧,让他与郑家家主联系下,做好禅王子去秦川郑家的准备工作。”

闵西来看着这个刚过了周岁的孩子,一脸复杂。

君王无亲情啊!

不多时,罗斯国国王郑王妃急冲冲地跑到了闵西来的面前,恳求道:“大王,你不能把禅儿送走,他才满周岁啊。”

闵西来一脸冷漠道:“你也是聪明人,必然知道我的苦衷,我想你不会不清楚个中的厉害关系。”

郑王妃梨花带雨:“大王,你这是要了臣妾的命啊,禅儿,至今还未断奶,此去必然是要漂洋过海,身边没有亲娘照顾,如何能应付?”

闵西来道:“莫非你还想跟着他一起回秦川?”

郑王妃摇了摇头,哽咽道:“为了郑家与罗斯国的姻亲关系,我是不可能回去的,但是,我只想恳请大王能够让禅儿断奶之后再走。”

郑王妃是自己最喜爱的女人,身材妖娆,尽管还在月子里,却依旧很有风韵,尤其是微微翘起而有点弹性的丰*臀,让人心神荡漾。

闵西来叹了口气道:“你的心思我知道,我并非铁石心肠的人,如今亚马大陆战火纷飞,小国之间动乱异常,如果没有隔海处的秦川帝国背后支撑,我罗斯国必然在这次动乱之中,大伤元气。禅儿早走一日,就能为我罗斯国更早一步赢得大量的武器与马匹,可以让我国少损失无数的优秀战士。”

郑王妃依依不舍地看着禅儿,独自低语道:“对不起,禅儿,娘亲不能够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了,但是你放心,你外公一定会找最好的乳娘与最好的师傅来照料你的。”

五年后,秦川帝国天南郑家。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儿童在大院内横行霸道,这家里的丫鬟基本都绕着他走,因为几乎没有一个未被他侵犯过。整个天南都传,郑家出了个色王星,恐怕整个郡府的女孩子都要遭殃了。

郑家家主郑远望着自己溺爱的外孙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才六岁,便这么调皮,以后烦心的事情便多了。”

旁边的管家忙道:“小主人长得像他娘亲真是个清秀可人,脑瓜儿像他的父王聪明机灵。据那些老师说,他真正过目不忘,如今幼学的书都早已知晓。前日,孙教师问他国经,他竟然说得头头是道,让孙教师听得叹为观止啊。”

家主满脸幸福,外孙之优秀,外公之荣光啊。

郑远看着闵禅道:“这几日帮他找到合适的武术老师了没?”

管家道:“前几日是有几个武术老师上门来,但是看到禅主人的骨脉都摇了摇头,立马就走了。他们讲禅主人属于天生经脉脆弱之人,经不起真气的冲击,不过可能到是修炼法术的天才。”

郑远道:“也罢,如今法宗盛行,法宗宗主任恒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禅儿如果能修得一身法术倒也是件好事。”

郑家乃如今秦川帝国四大家族之一,与王、赵、李,一同占据着秦川帝国的绝大部分资源。可以这么讲,如今秦川帝国就算是国库之财力也比不上四大家族的任何一家。

“忽闻海上弦乐,但听潮生潮落。

梦起阳光如幕,清韵淡雅不均。

笑看苍茫沉浮,共舞天地一线。”

一声清远清绝的声音从府外传来,引得众人四顾。还只有六岁的闵禅趴在小厮的身上,望着声音飘来的方向。

“不知何方神人降临郑府。”郑远朝虚空中一拜,虽没有看见那人,但这郑府占地数千亩,而内府更在最中央,非是一般人,不能将声音传至这么远。此人必有神技无疑。

“且慢,且慢,我离此处还有三百里路,等老夫一个时辰,便来,便来。”

不知是否真在三百里外,众人倒是真等了半个时辰,只觉眼前一道光华闪过。一个白衣老者直接出现在了闵禅的身边。

“哈哈,我在数百里之外,便嗅道了你身上的出尘仙胎,你将来必定是我洞仙府的第一大弟子。嗯??不好,不好,此子看面相倒不是长命之人,却只能活得三十来年。且罢,我在你身边不妨小呆十年,看看是否有变数。十年转瞬即过,到时候,如果你真的没有寿缘,老夫就只能放弃了。”

这老者一时神采飞扬,一时情绪低落,将众人看得云里雾里。

郑远咳嗽了一声,问道:“请问先生从何方而来?”

“呃!”似乎老者这时候才发现旁边有人,笑道:“我来的地方,恐怕你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样吧,你们就当我是从某个深山老林里面出来的。我看中了此子修炼仙术的潜质,想收他为徒。”

修仙?在这个世界上,听过练武及修法却没有听过修仙一说。

练武,有四个境界分别为,普通高手、宗师境、传说境、神话境,每个境界分别有初阶、中阶、巅峰之分。而修法,也有四个境界,修士、大修士、圣修士、天修者,也有初阶、中阶、巅峰之分。

老者继续说道:“你们可以喊我山克长老,我差点忘了这个世界灵气太过于稀薄,所以不能够修炼仙术,我只能传授小娃娃一些适合这个世界的简单组合阵法,他日,等你命脉稳定之后,再决定是否传授你仙术。”

老者旁若无人地开始翻起了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书,不一会,书便被从头到尾翻了一遍。

“原来这个世界的法士之术竟然有这些个妙法,我边传授于你,边研究研究吧。”说吧,老者将闵禅抱在怀中,一道祥云似乎凭空腾起,将两人包裹降落。

“我要在你们府中住十年,可以吗?”山克长老毫不客气地说道。

看完山克神乎其技的表演,郑远哪里还分不清对方是一个高手,点头笑道:“蒙长老不弃,来我郑家常驻,岂有推却之理?”

十年后,山克长老一脸失望的飘然而去。

十年过去了,闵禅已经成长为一个仙气十足的灵性少年,但是看他寿元仍不见涨。

“我这一去,绝不会回来,如果你有机缘,必定能找到我。这么多年了,你学习神速,比起我宗门其他弟子,高了不止一筹,可惜寿元太短。我等修仙之人,寿元没有个上千年,岂能成正果?”

闵禅望着自己的师傅飘然而去,摇了摇头,十年让他学习了很多东西,因为接近了真理,所以他又将师傅的话与自己的短暂寿元,看轻了。

郑远拍着他的脑袋,怜爱地看着他。闵禅感觉到无比温暖,这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外公,少有人了关心他了。远在海外亚马大陆的娘亲虽然不时的捎上问候,但是自己却一面未曾见过。

至于那个父王,闵禅没有好恶。

“禅儿啊,如今你也出师了,这几日到西川郡去游耍一番吧,据说那边的西华山有大量的妖兽,适合你磨砺法术。我会让清风山的几个高强弟子陪你一起去。男儿应当往外走走。”郑远慈祥地望着闵禅道。

“如果我走了,谁来照顾外公。”

“哈哈,你整天少在天南乱撞就是照顾我了。每天不知有多少人来讲你那些风流韵事。”

闵禅想起昨晚在红楼做的那些昏事,秀脸一红,道:“遵命,我什么时候去?”

郑远道:“行李帮你收拾好,即刻便走吧。”

世界上闵禅最信任的人对他开了撒了一个谎,否则以他之聪明灵慧,怎会轻信外公之言,便这么离开天南呢。

数日之后,郑家迎来了一场空前的浩劫。

有哲学家说,人活着的本能是追寻自由。当你一个人想获得自由的时候,需要拥有凌驾于各种权利之上的力量,所谓无欲则刚;然而当你想让大众都获得自由的时候,需要通天的智慧与坚韧的品性。

两个引子,两个少年追寻自由的传奇,从此开始。

本书前面沉重,后面坦荡,待读者细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