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唯杀 > 正文
第一章 天刀老人和他的徒弟
作者:废物含糖口香糖  |  字数:2746  |  更新时间:2020-03-21 16:04:36 全文阅读

“夜儿,你在无量山待了多少年了?”

无量山巅,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一老一小站在山顶的凉亭中,结合老者的问话,两人的关系呼之欲出——爷爷和孙子!

“师尊,夜儿已经在无量山待了五年了。”

……果然,是师父和徒弟。

“五年,你知道这五年你是怎么过的吗?”

老者挥了一下拂尘,淡然道。

刀夜陡然抬头看向师尊,似乎很惊讶师尊会问出这个问题。

“师尊,五年,你打了我五年!”

难怪会很惊讶,这就好比有人拿石头砸了你一下,然后问你是谁砸的,是个人都会惊讶好吧。

好奇怪的一对师徒。

“夜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平时怎么教导你的?我那是打你吗?我那是训练你,打不是目的,你这要是被人听了去,我还怎么在天玄大陆上立足!”

老者立刻反驳道,仿佛很不喜欢刀夜的说法。

原来老者将这归之为训练,难怪之前问话的时候,有种自豪的意味蕴藏其中。

“但您还是打了我五年?”

刀夜心中对此颇有微词,看来打得够狠的。

“不不不,那不叫打。

来,跟师傅学,训练。”

老者没有恼怒,童言无忌嘛,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大人引导的时候。

“训练。”

即使万般不愿,但刀夜小小年纪便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他如此听话不过是践行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格言。

“师尊训练了我五年。”

师尊点了点头,继续道。

“师尊训练了我五年!”

“不错,不错。鉴于你的表现,为师就不打……那啥,训练你了。

开不开心!”

老者看起来仙风道骨,一代宗师的模样,怎么说话这么欠收拾呢?

“开心!”

刀夜低下头翻了一个没被老者发现的白眼。

以此表示无声的抗议。

“夜儿,还记得我第一次训练你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吗?”

看来老者确实年纪大了,记性不是很好。

当然不是这样,他只不过想开启下一个话题而已。

“师尊,您说打人得先学会挨打!”

刀夜此刻心中有种熬出头的感觉,但是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他还不敢将心中的喜悦表达出来。

“不错,五年了,你的挨打功夫已经练到一定的境界了。

外防金钟罩和内防混元功已经练到入门了,是时候教你打人的功夫了。

说说,你想学什么功夫?”

此言一出,仙风道骨的形象被刻画得淋漓尽致,莫非老者是传说中的活字典?

否则为什么要问刀夜学什么功夫,且不划定范围?

“师尊,我想学天下第一的功夫。”

刀夜十分激动,心跳加速都快抽过去了。

小小年纪的他似乎已经看见自己在天玄大陆纵横捭阖的那一幕了。

“哈哈哈……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天下第一的功夫。”

老者耸了耸肩,大笑,当然也可能笑的幅度太大了,带动了身体的律动。

“为什么?”

刀夜感觉自己被骗了。

既然没有天下第一的武功,那为何要问自己要学什么。

这不是在耍自己玩嘛。

他激动的心骤停,然后恢复平常的跳动频率。

“任何武功都是无止境的,关键看个人能练到什么程度。

比如说,碎心掌一共有三重,那是因为没人创出第四重,而不是因为它只有第三重。

你懂了吗?”

老者似乎知道刀夜心中所想。

不疾不徐向他解释道。

“师尊,我懂了。请师尊教授夜儿当世已知的最强武功!”

原来如此,刀夜秒懂老者的语意。

天下武功开发到究极便没有了孰优孰劣,但是人力有限,有些武功只能被世人开发到初级阶段,但有些武功则不然。

“当世已知威力最强的内功心法要属天下第一楼,无敌至尊帝至尊的至尊决,外功武技要属天下第一楼,九阳剑仙剑神一笑的光剑。

可是,这两本我都没有。”

内功心法就相当于法术攻击,外功武技就相当于物理攻击。

一个以内力支撑,一个以体力支撑。

……

刀夜又翻了翻白眼,心好不容易再次激动起来,以为师尊要将至尊决和光剑传授自己……终究是错付了。

“师尊,那您问我想学干什么……您有啥就教我啥不就行了吗?”

刀夜也无所谓了,既然师尊没有天下第一的打人武功,那就靠自己吧。

本想着捡现成的,现在看来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真美!

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了,要么换个师尊,要么靠自己将师尊所授进一步开发。

“夜儿,虽然我没有天下第一的打人武功,但是有天下第二的打人武功啊!

我的天刀决和天刀九式在天玄大陆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看到师尊轻抚稀疏而又不茂密的胡子,刀夜心中叹了一口气。

师尊又犯病了——装逼病。

还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刀夜就是是天玄大陆的人,他就不知道!

但这一次,刀夜没有点破,倒不是给老者留面子,主要是给自己留条小命。

还记得有一次,由于他的童言无忌,戳穿了老者的装逼把戏,那一夜,残月如血,那一夜寒鸦惊起,那一夜……老者竟然饿了他整整十个小时!

要知道他一晚才睡六个小时啊!

醒来足足有两个时辰没吃饭……

从那天起,老者装逼的时候,刀夜再也没有戳穿过了,无论他的心中有多么想。

“夜儿,怎么了,难道你不为有这样的师尊感到骄傲吗?”

老者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怎么说呢?就是我说嘿,你说嘿,嘿嘿……

体会到这种尴尬了吗?

刀夜已经不想再这么当托当下去了,这一次不管怎么说也不会附和的。

他在心里已经坚定自己的信念了,但,当他的眼睛和老者混浊的双眼对视的时候……

“师尊,夜儿非常骄傲!”

唉,谁让刀夜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呢?

师尊不仅仅是师尊,在他看来,师尊也是他的爷爷!

刀夜是一个孤儿,是老者从山下小镇捡的。

小镇里面有一条河,某一天的清晨,老者在河边嘘嘘的时候,看见漂来一个木盆,里面还有一个小娃娃。

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

刀夜那时候三岁,被人放在漂流盆中的时候睡着了,结果快到老者嘘嘘处的时候他醒了。

他睁开第一眼看见老者的时候,喊了一声“叽叽,叽叽叽叽……”

老者吓了一跳,幸好他没有老婆,不然吓出什么毛病,老婆不就得守活寡了吗?

老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穿好衣服,然后一招轻功水上漂抓起木盆便上岸了。

木盆里除了有个虎头虎脑的刀夜之外还有一张纸条,一个鲜红的救字跃然纸上。

老者纵横江湖五十载,阅历丰富,片刻时间便猜出个七七八八。

当老者准备询问小刀夜的时候,刀夜又睡了过去。

确切的说是昏了过去。

老者给小刀夜检查了一番,发现刀夜背后有个黑色掌印。

堪称江湖百晓生的老者暗道一声不好。

——碎心掌!

碎心掌,一掌留痕,二掌碎心,三掌毙命。

刀夜身中一掌半,还有半掌应该是被人挡下来了。

他也算是吉人自有天相,要是半掌没人挡,大罗金仙来了恐怕也难以救活。

老者立刻带刀夜回到无量山的住处,为他疗伤。

有时候,人就是如此奇怪,谁能想象天下第一楼中排名第五的天下第一刀天刀老人第一刀皇会浪费内力去救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娃娃。

老者,也就是赫赫有名的第一刀皇之所以这般自有其道理。

他老了,此次下山正是寻找一位能够继承他衣钵的弟子,没想到遇上了刀夜。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第一刀皇信天,他相信刀夜是上天赐予他的弟子。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治好了刀夜的伤。

然后开始教刀夜练武。

至于刀夜的身世,第一刀皇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刀夜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身世,他年龄太小了,又加上头部受到伤害,随着年龄的增长,三岁之前的记忆早就模糊了。

他的名字都是第一刀皇取的。

第一刀皇喜欢黑夜,因为黑夜来临的时候,他可以休息。

因此将刀夜取名为第一刀夜,第一是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