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四维演义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故事会
作者:过客匆葱  |  字数:2980  |  更新时间:2020-06-03 08:59:25 全文阅读

此时厅中只剩赵罗二人,神使大人正待赵康宁开口,却见他竟然起身亲手倒了一杯茶放到了自己面前!

罗啸天心中一凛,当即起身欲做受宠若惊状,却见议员大人轻轻摆了摆手,似在构思一篇长篇大论,叫他先不要打搅。

只见赵康宁眉头深锁显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且眉宇间隐现忧色…良久之后,他似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方开口道:

“神使大人,今日赵某与你一晤,钦佩你对我云秦语言、历史、文明造诣之精深之余,更为你对我云秦的一片赤子情怀深深感动。你令本部堂想起了古代帝国末期那位不远万里来我云秦传播至高神福音的亚当.夏尔大神官,千百年来正是因为有了一批又一批像你们这样的格罗里亚先贤不辞辛劳,排除万难,化身沟通格罗里亚和云秦文明交流的桥梁,在古代帝国文明没落后才有今日云秦之辉煌。本部堂刚才那杯茶正是代表我云秦民众向神使大人和千千万万亚当神座那样的格罗里亚先贤聊表谢意。”口气前所未有的庄重。

神使大人正待说几句自谦的场面话,却听议员大人话锋一转:“今夜听神使大人说了不少赞赏我云秦的话,我云秦上下五千年,的确涌现了无数值得自豪的辉煌文明和千古风流人物。但是本部堂忽发奇想,此刻偏想听听你对我云秦有什么微辞”。

见他略有迟疑,赵康宁随和的笑道:“刚才席间神使大人多次表达对我云秦苍生社稷的一片赤子之心,本部堂心中雪亮。只是赵某毕竟与神使大人是初次邂逅,轻言国家大事不免有失庄重。与你一夜畅谈,神使大人对我云秦文明如数家珍学究天人固然可贵,对云秦的一片赤子之心及对赵某的信任则更为难得。赵某已认定你当是亚当神座这等人物,心中早已把神使大人当做了可以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赵某以为,真正的至交不仅应该能互相欣赏赞扬,更应毫不避讳的指出彼此的缺点和不足,这才是君子相交之道;鄙国那位伟大的开国总统也曾经说过:‘不仅要敢于批评别人,更要善于自我反省批判,这样才能常保心中清明通透…’此时此地只有你我二人,神使大人不妨畅所欲言。”

见议员大人似乎很有诚意,神使大人不便扫他的兴,便斟酌词句简单说了几句云秦官场似乎有些溜须拍马之风,繁文缛节太多,办事效率甚低,另外个别官员似乎有些过于讲究排场享受,德不配位等等的大路货。

赵康宁闻言却连道:“神使大人看问题真是看到了点子上,不过你可知导致这一切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正要请教议员大人…”

赵康宁顿了顿,续道:“在共和国成立之前的五千年里,我云秦一直被擅长古代语魔法的古代贵族统治,他们用魔法的力量镇压敢于反抗帝国统治的蛮族和其它种族,由于魔法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恐怖,所以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种族敢于反抗古代帝国的统治和魔法师阶层的权威,帝国以魔法贵族为核心,建立起了自上而下,严酷到令人无法呼吸的高压统治…

在这种社会,没有魔法天赋的蛮族就像奴隶一样,不得拒绝魔法师贵族阶层的任何无理要求,连基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更遑论人格尊严了;而魔法师贵族阶层内部也是等级森严,上位者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色对于下位者而言都是必须执行的命令,敢于挑战这种秩序的人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会受到严惩…在这种制度下,强者自然可以为所欲为,没有实力的弱者为了维持基本的生存,不得不低三下四无所不用其极的向强者谄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溜须拍马毫无廉耻的社会风气。”说到这里停下来喝了口茶,又道:

“更可怕的是这种等级森严的金字塔般的制度会放大这种不良风气:因为在这种制度下只有居于最高统治地位的魔法皇帝才能享有真正的尊严,其他人哪怕是实力强横家世不凡的魔法贵族面对上位者也不得不奴颜婢膝…久而久之心中难免会产生不平之气,却不敢也无法向上位者寻求公道,这股不平之气在心中郁积的久了,自然需要另找释放的渠道,因此当面对比自己实力地位弱的下位者时,曾经遭受上位者侮辱的这股怨气便会转化为对下位者加倍的欺凌欲望,仿佛报复一般的对下位者进行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羞辱…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到了古代帝国末期平民和奴隶阶层不仅毫无独立之思想,自由之意志,更如行尸走肉一般,除了本能的进食繁衍和反射性的服从魔法师贵族阶层的命令外,再无任何其他存在的意义…整个社会更是死气沉沉。”说到这里他停下来轻轻舒了一口气,又道:

“有学者研究认为:之所以到了古代帝国末期召唤类、元素类的魔法日趋式微再无建树,而死灵魔术一门却在此时一枝独秀,和这种社会风气也不无关系……这种体制看似稳定难以打破,个别魔法皇帝还以这种体制为自豪,说这样一来便可保云秦帝国千秋万代永世长存…实际上,由于过于依赖魔法的力量,内部缺乏活力,外部缺乏竞争,久而久之帝国本身由于缺乏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孱弱,这时一旦有足以与魔法抗衡的外力出现,帝国便会不堪一击土崩瓦解:2500年前那位著名蛮族族长的入侵,以及500年前古代帝国的灭亡都是很好的例子。”

见神使大人似乎因自己这番话陷入了沉思,赵康宁稍停了片刻,话锋一转:“然而人性神秘且复杂的是:尽管畏惧魔法的恐怖和痛恨魔法师阶层的欺压,但是云秦人似乎因此对魔法反而有了一种畸形的崇拜和骄傲,即便魔法帝国毁灭了,魔法在云秦人的日常生活中依然保有一种高贵感和神秘感,魔法师在云秦依旧享有很高的地位和特权,整个云秦社会对魔法之力的崇拜和向往似乎已然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惯性:

那位蛮族族长死后不久,古代帝国就得到了重建并且魔法文明随后实现了中兴便是这种惯性的体现…而这种惯性直到今日都还对云秦社会有着深远的影响:否则这‘乐道堂’为何会在十几年前突然谢绝对平民开放,只招待你我这等身份之人?那‘圣德贤坊’不过是一家书院,为何却能影响云秦最高#权力更迭这种大事?圣德贤坊后山牌坊上的‘与天齐’三字换作了‘与夫齐’,难道真的就‘与夫齐’了?这种说辞善良的民众或许愿意相信,但像你我这等地位之人恐怕对此都心照不宣吧…寻根溯源,都是因为背后承载了太多这种看不见的惯性,寄托了太多云秦人对古代语魔法的敬畏和对古代帝国曾经辉煌的追忆。”赵康宁起身续了续水,接着道:

“看神使大人对我云秦官场的种种帝国时代遗风似乎游刃有余甚至颇为推崇欣赏,但本部堂心中清楚,你心里对这一切恐怕是不太看得起的。不必争辩,一来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何况本部堂早已将你当成了无话不谈肝胆相照的至交好友;二来本部堂自己心里对这种陈规陋俗也是极为不耻的,对导致这种歪风邪气的那种看不见的惯性更是心存警惕,心下常自担忧我云秦会被这股惯性引入歧途重蹈古代帝国的覆辙…只是这股历史惯性委实过于强大。

而且正如赵某之前所说,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只要有人敢挑战这股无形的惯性便会受到这股力量的严惩,便是伟大如当年的郑国凡,在这股力量面前也是势单力薄,最终无奈坐视帝国的灭亡…何况赵某一介不会魔法也不通武技的书生?况且在帝国时代只有魔法皇帝一个人才是主子,其他人哪怕地位最高的大臣都只是奴才。如今云秦虽号称共和国,真实情况比之帝国时代其实也…难言脱胎换骨;赵某如今的地位看似显赫,实际上能做的事情也极其有限,更遑论从根本上改变什么了。”

神使大人听到这里已然心领神会:“...你这是在暗示对如今的地位不满意,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只是提到郑国凡,他心中忽然有个念头如浮光掠影般一闪而过:就自己对云秦历史的了解,以郑国凡当年的实力声望,要取而代之成为新的魔法皇帝似乎并不甚难,但他为何最后却优柔寡断坐失良机,以至于眼睁睁的坐视帝国土崩瓦解?…细思之下只觉这其中迷雾重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