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阿传 > 正文
第一章 布衣少年
作者:请叫我牛顿  |  字数:3572  |  更新时间:2020-04-14 10:20:46 全文阅读

“小家伙,可愿随我学武,保你做成那天下第二,嘿嘿,毕竟那天下第一还得是老头子我来做。”穿着破烂,满口黄牙的老头儿对少年不怀好意地“循循善诱”着。

少年穿着与老头倒是臭味相投,一身行头破破烂烂,身上衣服满是花花绿绿的补丁,脚上的清灰布鞋也是破了个因长年奔波留下的指头大小的窟窿。少年虽一身褴褛,精气神儿却十分充足,乱糟糟犹如鸡窝的长发下,一双眸子还是十分明亮。与老头一起坐在山头,也有了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境。

“我信你个鬼,你这哪有半点天下第一的风范,一个老叫花,厚脸皮呦,还不知羞。”

听了少年一番话的老头却不知羞,更不气恼。只是硬着脖子,但怎么看都是没底气地说:“你个小娃娃,你懂个啥,想当年小老儿行走江湖那可叫一个风流倜傥,走哪儿都是为座上宾的存在。”

布衣少年只是嘿嘿一笑,老头瞪了瞪眼,也没说话,一老一小对着缓缓落下的夕阳,赤红如血的霞光铺在他们身上,极美,却也无限凄凉。

半晌,少年转头笑嘻嘻问这老头“老李头,你说为个甚么要去习武,为甚么要掺和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方才还嘴角带笑的少年脸上却是留下两道浅浅印痕,尚且稚嫩的脸上布满莫大哀伤,藏在袖中的粗糙小手随着身子微微颤抖,坚强少年紧咬嘴唇,总归没有哭出声来。

被少年唤作老李头的邋遢老头只是平淡看着这悲伤的少年,也不出言安慰,也没有伸出布满老茧的手抹去少年脸上泪痕,只是眯着老眼,看着那已经落下山头十之八九的残阳,眼神中透露着浅浅的杀意。那同样盯着夕阳的少年并未感觉到老头的变化,没由来感觉到一阵凉意,缩了缩脖子,对老李头说道:“鬼天气,说凉这就凉了啊,不知道几个人能熬过今年冬天呦!回去吧,小豆子还等着咱咧。”老李头站起身来,拍了拍粘在破烂长袍上的几根枯黄秋草,缓缓吐了口浊气,应了声“好!”

老少二人走下山头,少年背起上山一天采到的半箩筐草药,跟着晃晃悠悠的老李头下山去了。

“这年头,草药都被人采光了,可如何让人活命啊,这些迟早去见阎王的江湖浪荡客,拿着所谓‘劫富济贫’得来的银子开大价钱买这疗伤药材,这山上药材可不都被那药铺子带的人给采了去,只留了些藏于崖壁枯草少的可怜的些许药材没被发现,如今也不剩多少了,日子越来越难过喽。”背着篓子的少年心理愤愤的想着,脚步始终没停下,终于在天色完完全全暗下来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小的茅草房屋。

老李头进了屋子就去烧饭了,少年在门旁放下药篓子,然后跑到一个简陋的棚子下,令人奇怪的是这穷酸的爷俩儿,在这棚子里竟然还有一匹枯瘦的黄马,这要是骑出去,那脸上多有面儿呀。少年低头看了看马槽,草料早早就一干二净了,少年急忙回屋准备了些干草料,这入了冬,马都没新鲜草料吃了,将草料放入马槽后,少年摸了摸黄马干枯的鬃毛,声音温柔地说道“小豆子,不知不觉你都那么大了呀,可惜是跟了我了,只能吃苦,不像那随着游侠儿们行走江湖地马儿,每天地吃食比我和老李头还要丰盛咧,也不知那游侠儿吃的是甚么,我估摸着不会比那皇宫里的皇上差去多少,哎呀,可是羡慕地紧呀……”少年絮絮叨叨跟这名为小豆子的马儿说了小半个时辰,直到传来了老李头的呼声“太阿娃子,吃饭啦!”

小家伙姓李,名太阿!

“知道啦!”李太阿应了声。

李太阿打了盆水,与老李头一同洗了手,坐在了那总是发出吱呀声音的破烂木凳子上,对着乌黑树根做的桌子上的一盘野菜两个窝头,冲着老李头抱怨道:“这没油水的菜可实在难以下咽,你老头不是号称那天下第一,咋不去那山上抓几只肥美野鸡,我看那山上野鸡可不算不少,也就是我抓不住,要不然咱也能像那游侠儿一样品尝世间美食了。”

老李头抓了个窝头,拿起筷子指了指菜,颇有些无赖的说道:“这跟那人参果可是相差不大的,绝对是延年益寿消病除灾的灵巧食物,你瞧瞧这些年来咱爷俩可曾生过啥大病,所谓平安是福,你这臭小子还不知足?”

看到吹胡子瞪眼的老李头,李太阿也是无奈地摇摇头,也是拿了个窝头啃了起来,虽然话说是清汤寡水并且着实是食之无味,可人是铁,饭是钢,该吃还是得吃呀。

吃罢了饭,李太阿清洗了碗筷,朝着旁边点了盏油灯的土炕走去。脱下破了窟窿的鞋袜,也不管那臭气熏天的脚丫子,就爬上了炕,与老李头围着炕上的小桌对坐着,接着老李头便慢慢打开了话匣子,李太阿就趴在桌子上听老李头讲那稀奇古怪的神仙故事。

“话说啊,当年有个剑仙,小家伙,你可知道甚么是剑仙,嘿嘿,剑仙可了不得,那可是抬手一道剑气便可削去那山峰的活神仙,可就是这么天地任逍遥的剑仙,竟然也写得一手好诗,可不是快哉!这位剑仙呀,虽然都是神仙了,却还放不下一位女子,可惜呀,俩人最后都没能走到一起,你说可惜不可惜,可就是这么个痴情人啊,最后留下了那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荡气豪肠,更是练得一手好剑,有那么传奇的一招是什么,容老头儿我想想。”话已至此,老李头却卖了个关子,却让那少年急得抓耳挠腮,迫切地问了句:“什么招式,肯定是如同那句黄河之水什么的,十分大气吧!”

老头儿眯了眯眼睛,捋着胡子,慢吞吞说到:“小娃娃,你这可猜错了,这招式可有个十分文邹邹的名儿,青莲剑歌!”

“青莲剑歌?好名字,果真是个好名字。不过我好像在哪儿看到过。”少年喃喃道。

猛地,少年一拍大腿,大声道:“老头儿,你那垫桌角的书可不就是青莲剑歌吗!”

老头眼皮子一跳,尴尬地笑笑,搓了搓手,说道:“那是我年轻时候从集市上买的,当时五个铜板的冒牌货。”

少年一听便泄了气,自言自语道:“也对,看你也不像会耍剑的人。”

老头只是讷讷一笑,没有多说。少年刨根问底道:“老李头,那剑仙叫啥名呀,你给我说道说道,回头我闯荡江湖也有些扯虎皮做大旗的资本,就说我是某某剑仙的多少多少代传人。”

老李头给了李太阿一个脑瓜崩,对李太阿说道:“睡了睡了,明儿还要起早采药呢!”

说完倒头便睡,嘴里囔囔道:“剑仙李白,一剑天河开!”

李太阿得到答案,脸上充满了向往,“剑仙呀,那可是能站在剑上飞来飞去的神仙呀!”说完便扯了扯单薄的破旧棉被盖在老头儿和自个儿身上,沉沉睡去。

另一边老李头还没合眼,像有心事,偶尔看向李太阿,目光中带有宠爱,还有不舍。老头儿给少年掖了掖被子,转头也睡去了。

清晨,小院子里的枯草布满了白霜,李太阿早早地起床喂了马,烧了锅米粥,然后走到炕前,揉了揉老李头沧桑的老脸,冲着老李头喊道:“老头儿,起床啦,赶紧的,今天是个好天气,说不定我们早些上山,还能采到名贵药材呢!”说完少年就转身走向了灶台,嘴里还念叨着:“要是能挖到老人参,那可就发了。”有着美好幻想的李太阿盛了两碗米粥,拿出了一碟咸菜,等老李头洗漱好,俩人对着树根桌子吃起这不丰盛却十分舒适的饭菜,不大的茅屋里有了淡淡的温馨。

李太阿收拾好碗筷,关好了门,带着药篓子跟着老李头登上带给这贫穷爷俩饱腹生活的秃山,寻找长在悬崖峭壁当中的珍贵草药。

晌午,虽说入了秋,可现在爷俩还是热的汗流浃背,怪不得自古便有秋老虎一说,在磨盘大青石上休息的爷俩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囊,喝了口清凉的山泉润了润干巴巴的嘴,喝完了水的李太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但是小脸上依旧洋溢着兴奋,那不大的药篓子里,安静地躺着白白嫩嫩的人参,发现这价值不菲的人参时,可把早晨还想着能挖一株人参来改善一下生活的李太阿高兴坏了,小心翼翼地把宝贝疙瘩放在自己的药篓里,老李头拍了下少年脑袋,笑骂道:“没出息的样。”少年笑脸依旧。

日暮西山,爷俩兴高采烈回了家,刚开门没多久,正要去喂马的李太阿看到院外站了个儒雅中年男人,少年对那人喊到:“天快黑啦,大叔你这是要去哪儿呀,山路不好走呦。”

儒雅男人拱了拱手,冲着李太阿回道:“我要赶路去找一个故人,然后经过此处,还有些路,再走会儿也就到了,可实在是口渴的厉害,不知少侠可否给口水解解渴?”

听到一声少侠,李太阿顿时喜笑颜开,得意洋洋,回道:“那你就先进来歇息吧,水囊给我,我给你装些水,路上口渴也方便许多。”

儒雅男人将水囊解下递给了李太阿,迈着步子进了茅屋。听到动静的老李头探了探头,知道情况后,看了看儒雅男子,不曾言语,回到树根桌子旁坐着,打起了盹,李太阿拿了水囊到院子里装水去了,屋里只有老李头和男子两人了。老李头不曾睁眼,平淡说了句:“找来了。”男子应到:“嗯!找来了。”

然后两人不再多言,男子看到李太阿已经带水囊过来了,对着老李头轻声道:“年后我再找你。”

李太阿走进来把水囊递给了中年男子,男子道了声谢,便趁着暮色向远处去了。出门喂马的李太阿摇了摇头,自语道:“真是个怪人,赶路竟然没有包袱,不想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是去看看我的小豆子。”

喂马回屋的李太阿看到还在打瞌睡的老李头,转身准备去做饭了。这时,身后传来老李头的声音“太阿,你学剑吗?”

李太阿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没有转头,只是轻轻地应了声:“好!”

这一夜,那稚嫩的布衣少年没有像往日上炕睡觉,只是对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打坐了整个夜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