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拳破天外 > 正文
第一章 藤府
作者:佛兮亦之所祸  |  字数:2917  |  更新时间:2020-03-22 12:16:57 全文阅读

天元大陆。

智者用围棋天元位取名。其意为围困之地。

大陆中央一棵遮天蔽日,高达万丈的世界树被无尽的森林包围,无数强大的异兽盘踞于此,漫长的岁月长河中,这里一直被视为人类的禁区,中央森林。

东南的海洋,西南的荒地,东北的雪山,西北的荒漠,太多的地方未被探知,且充满了危险。

而人类,只能在这夹缝中生存。

但是生存的地方,还有许多怪异的生物争抢地盘,奴役人类,被视为牲畜。

而一场人类与兽人的战斗,刚刚结束。

太阳透过厚重的乌云照射大地,黑沉的天地似乎恢复了一些清明。

一阵微风刮起,带起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混杂着雨水的味道,扑鼻而来。

褐色大地上躺着数千具尸体,横七竖八插在地上的各种武器,不停的滴落着雨滴,似乎为刚刚这个激烈的战场擦拭着鲜血,惨烈的战斗让双方都付出不小的代价。

战场上一个身上几十道刀伤的兽人战士,趴在血水里突然间动了动,缓缓地睁开那双眼,无意识的在手边摸了摸,然后一把捏住手边的战斧。感受到浑身的疼痛,兽人战士使劲地甩了甩头,已经杀红眼的他,将战斧杵在身前,艰难的将身体撑起。可还未等他抬头,耳边就传来一阵急促地撕裂声,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根巨矛瞬间穿过的胸膛,兽人战士被这股巨力瞬间带飞到几十米远,死死的将他钉在地上!

风越来越大,将一个印着狼头的旗帜抽打在空中,啪啪作响。

“报!”一个身披黑色重甲的士兵跑来,单膝跪在一个高大男子身后,“燕将军,兽人大军已经撤退!”

高大男子没有转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望着雨后初晴的战场上,无数的人类和兽人混在一起,对着不远处的的副官说道:“让兄弟们清点下咱们折损了多少人,收个尸,好好安葬。”男子言语上并没有大战胜利后的高兴,反而有些许叹气,这时一缕阳光洒来,照射在他那一头金黄色的短卷发上,闪闪发光。

高大男子扭头瞧了瞧旁边站着矮了整整一头,面相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小和尚说道:“文星,要不是这次藤老虎给我的那啥千机驽给力,这次兽人的突然袭击,他娘的咱们可都全折损在这里了!”

身材修长的小和尚听到这话,扯了扯身上的袈裟,嗤笑一声道:“燕乐天,回去你得请我俩喝酒,这次要不是我来找你蹭酒喝,顺便救了你狗命,刚刚准得被那兽人一斧头给砍了,你欠我们俩一顿好酒。”高大男子挠了挠头上得卷发,别过脸一本正经道:“竹叶青行不?我是真没钱去醉梦楼,总不能我请你们喝酒还得藤老虎掏钱吧!”

小和尚转过头瞧着一脸傻笑的高大男人,鄙视道:“燕乐天,给你商量个事情呗。”

“啥?”燕乐天怔了怔,看了过去。

“别对着我傻笑露出那颗大金牙,简直俗不可耐,能不能把它给拔了?”小和尚叹了一口气,鄙视的看着燕乐天恶趣味的将脸越凑越近,赶忙伸手推开。

燕乐天站直身子,揉了揉脸,还有些自豪的说道:“可你嫂子说好看,有个性,而且路边姑娘每次见到我都掩面,估计太好看了,嘴里的金光闪到她们。”

小和尚干净双手合十,翻了翻白眼,嘴里念叨一句,“呵呵,阿弥陀佛,好看你个大头鬼。”

撤退的兽人部队。

“首领,这次袭击失败,又是那藤虎给那燕乐天添加了新装备,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次杀伤力太过巨大,一根巨矛过来,直接能洞穿咱们的战士,要知道咱们身体可是要远远的强过那些柔弱的人类。”祭祀手持一根木杖,骑在一头健壮的冲击兽上面,回响着刚刚结束不久的战斗,恨恨的对着旁边,骑在践地兽背上的兽人说道。

一手拖着巨大战斧,浑身爆炸性肌肉,一只独眼显得凶相毕露,坐在战兽上像一座墨绿色小山在移动,伸出舌头舔了舔下颚长出的两个獠牙,听到旁边的祭祀的抱怨,裂开大嘴露出一个冷笑,“没有办法,咱们的“王”派去的谍子去暗杀几次藤虎都失败了,虽说他是那凡人,但那藤府防御的过于严密,折损了好些暗子。”

祭祀回过头,看了眼身后越来越远的战场。在战场另一头一列列排列整齐黑色的士兵和那在阳光反射出刺冷光芒的驽矛尖道:“要不是这些年藤虎给宗泰国提供武器,咱们那时都打到宗泰国的首都了,桓空死后宗泰国就没了顶梁柱,谁知道又出来个藤虎。”

军团长一把将巨斧轮起,抗在肩上,眼睛撇了眼那闪着寒光的斧刃,“别忘了还有个大金牙,他也是个值得敬佩的对手,交手百余次,今天我的大斧头都快要给他脑袋削飞的时候,又出来个光头小娃娃给他扯走了,可惜。”

祭祀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恨之入骨的说道:“燕乐天,这块绊脚石。”。

宗泰国,武侯镇,这个国家最大的武器商坐落于此。

一块巨大的红底匾牌上镶着“藤府”两个镀金大字,挂在一个更为巨大红门之上。

门前两尊黑炎白凋狮石像威武霸气,不论从什么方向看都会觉得它盯着你,让那些胆小之人都不敢从藤府门前走过。前面一条能十六辆马车并行的宽阔行道上,一个不速之客站在道路上,一双狭长的眼睛扫视着藤府大门,整个人隐藏在宽大的黑袍下面,牵着一头年迈的寒雪马缓缓而走。黑袍人抖了抖袖子,从里面飞出一只体态娇小,浑身橘黄色,扑棱的翅膀上各有一个月牙纹理,一双眼睛透露着诡异的血红。

小鸟飞越过藤府大门,印入眼帘的是亭台楼阁假山流水的花园,错落有致的房屋,占地面积极大的府邸。贴着波光粼粼的大湖一个加速,朝着中央的那座巨大的楼阁飞去。

“爹,我想学习你的机关术嘛,我不想学写字 。”一个年龄看着只有四五岁的左右粉粉嫩嫩的女孩对着身后身材高大的藤虎说道。

“羽儿,先把字写好过两年爹在教你,好不好?”藤虎嗓音有些低沉,身材魁梧健壮,剑眉星眼,极有气势,这是这个府邸的主人,天才发明家藤虎,曾发明出各式各样的武器,帮助宗泰国打退了凶猛的兽人,在这个国家享誉盛名。

藤虎看着前面撒娇的女儿,厚大的双手有些溺爱的摸了摸藤羽的头。

“唔~不嘛~”藤羽撅起小嘴准备跟爹爹较劲的时候,一只橘黄色的小鸟扑凌地落在了窗户上。诡异的红眼扫视着着父女两人。

“爹,你看...”藤羽指着橘黄色的小鸟喊道,可话音还没落下,就被敏锐的藤虎一把拽到身后。

“砰!”的一声,小鸟还来不及起飞,就被某种不明物体击穿了身体,喷洒出的鲜血居然不是红色而是诡异的绿色。沾在窗上的血居然把窗台溶解成一个个小坑。藤虎抬着手臂,手里拿着小巧形状怪异的武器,黑黝的洞口冒着刺鼻的烟雾。

“是橘月鸟..”藤虎皱了下眉头自问到:“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藤羽在身后扯了扯藤虎的衣角,探出头说:“爹爹,羽儿刚刚看那小鸟眼里好像有个人站在那里,羽儿瞧的可清楚了。”

藤虎扭过头看了看女儿的双眼,五年前女儿生下来的时候,一双瞳孔就是是金黄色,这两年女儿的能力逐渐显现,她有时捉弄自己的书童,给书童制造一些苦笑不得的幻境,比如让书童帮她写作业或者去帮她抓小鸟。书童思想里如同真实的画面,真的给藤羽在写作业抓小鸟,现实里也做着同样的动作,抓小鸟时蹦来蹦去让大家哭笑不得。藤虎知道这能力是幻术,一种很稀有的能力,但是常常这种有幻术的人没有能力去制造幻术,只是让被施术者心里最薄弱敏感的地方产生幻境,而不是像自己女儿一样去随意制造幻境。藤虎笑着对女儿说道:“羽儿没事,今天就学到这里,你去找你的娘亲玩。”

女儿走后,藤虎站在窗前背着双手对着身后无人的空处说到:“狐狸,去查一查,估计又有人想来咱们藤家做客了,好生招待一下。”

听闻此言,身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而藤府大门前黑袍男子低了低头扯了扯斗帽檐,嘴角微微向上一翘道:“有点意思。”就牵着年迈的老马缓缓走进阴影的巷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