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与基点
作者:烁无光影  |  字数:2533  |  更新时间:2020-03-03 13:39:09 全文阅读

又是如此,无聊地得不能再无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陪伴着苟且的信念,一切都似梦非梦……

  破碎的窗,不分是车是房;黯淡的画,不分是天是地;起了一阵黄灰的尘雾,来了一阵哭泣的风,却不知是在为谁而悲伤,为谁叹息……

  他,我也不清楚是谁,我甚至不清楚是什么,破烂的衣衫,灰暗的面部,上翻的眼球,丝毫没有注视着我的样子,却是径直朝我走来,不慌不忙,一步,两步,越来越近,越来越恐惧,我却像傻了一样,就干站着,直至他腐烂的躯体扑来……

  “哎呀我X,XX什么玩意儿!”我瞬间爆发了。

  “大哥呀,激动个啥,现在才几点,发什么神经啊。”

  噩梦初醒,总会有点认不清现实。“哦,白菜,你在哪,我在哪?”

  “靠,凌仕,你有完没完,我在下铺我还能在哪,大哥求放过,让我再睡会儿。”

  心稍稍平稳了下来,回忆起了现实,一看表,4:30,一眼血丝,一脑恐惧,一身汗,也只能熬到天亮了吧。

  我姓凌,名仕,不知道哪个脑残的算命先生给我取了个这种鬼名字。现在又是空虚的寒假,寂寞加冷根本让人熬不住,幸而还是有个朋友——白菜能陪着打两把游戏。我两俩的父母相约着去旅行,留下的是半个月的生活费和自由的源泉。

  “快,上路高地要爆了!你撑会儿,等我复活,啊啊啊!”

  “好的,凌哥看我秀操作……啊,对面太XX啦!”

  “靠,怎么又是我死了后一波啊,太霉了,看会儿电视算了。”

  早餐过后也就这么差不多到了中午。

  “对了,凌哥,你是不是生化危机看多掉了,怎么做那种乱七八糟的噩梦?”白菜边搜着节目边开口问到。

  “我也是无奈,不过别说,有些梦真的能预知未来。”

  “可那只有0.02%的概率,还有,那么离谱怎么可能。”

  “昨晚我市南部发生地震,一所核电站发生事故,周边一处古墓发掘也被迫停止,具体情况政府任在调查……”

  “地震了,没感觉嘛,假地震?”白菜吐槽到。

  “地震还会有假?算了,你要看电视你看,我头有点昏。”

  我在天上,如上帝一般浏览着众生。居民房前,一支支军队竟在前行,炮火迸发。当我还在慨叹人类为了利益而贪婪杀戮时,被横飞的血肉吓到了。炮火伤及的,并不是敌方军队亦或是平民百姓,那是一群朝向他们的怪物,似人一般,高高矮矮,起起伏伏,哀嚎着,嘶吼着冲向密集的火力,不惜被轰得粉碎……

  “白菜,是不是你家风水不好啊,我一来就做噩梦。”我头混脑胀,抱怨到。

  “但你得承认,这是咱小区WIFI和信号最强的地方。”白菜回到。

  “对了,晚上我不想再像早上那样光顾着打游戏,就吃碗泡面还面都没有泡开,咱有钱就去菜市场买点也好啊。”

  “凌某同志说的很对,值得认可!”白菜可不止是一点开心,毕竟他是个吃货呢。

  不高的钢筋水泥的阴影之下不是特别热闹,但讨价还价的声音也不丢活跃的气氛。

  “白菜同志,我们的经费带够了没有!”我模仿部队里长官的样子身板打直,说到。

  白菜掏着衣袋,摸索半天:“等等……我好像……忘带了……”

  “白菜,人这么多,我不想说脏话,所以……”

  白菜一溜烟就跑了。“哟,这小胖子跑地还挺快哈。”

  难来浮生半日闲,找个角落蹲着便玩起了手机。但刚一会儿,便有一个轻柔的声音说到:“冰淇淋,你在这里干什么?”

  抬头一看,择日不如撞日,呸,不是那意思,反正,为啥在这遇到她?

  学校里,大家,大家要么叫我大名,比如老师和陌生的同学,混熟了就改口叫“冰激淋”或“冰棒”,偶尔也是有人叫“凌哥”,始终还是这个听着顺耳啊。

  对面的这位女同学,姓萧名清铃。怎么说呢,反正也算是校级公认的好看吧,黑色微卷长发披肩,眼睛大而闪烁,皮肤白里透红,五官精致(虽然上面我说过眼睛了),身材苗条,成绩不错。不过她长的好看关我啥事,问题在放假前跟她借了些钱买鞋(其他同学不借,就她我死赖着才借到)。

  一时间慌了起来(真正的平民是不会打算还钱的,即使很没风度或自己有钱)。

  “哦,计算机……不,萧清铃,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这辈是巧了吗这不是……”

  “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女神变魔鬼,只在一瞬间。

  “额,这个……”赞美的话用尽,吹嘘的也一样,足足说了五分钟,内容也不必说了。她倒是手拖下巴,一脸专注地听我讲了五分钟废话,还笑一笑或者点点头。

  我刚要抽身逃跑,却又被一把拉回去,“那你欠我的钱不还也可以,但是今晚我的晚饭归你伺候了,你以为我为啥来这?但你家的伙食要让我满意,不然不算。”

  “成交!”我又急忙抽身想溜,却又一把被拉回去。逃地匆忙,重心不稳,一步又踏到水上,就这样朝她迎面扑过去。幸好我练过武(小时候闲着无聊,一个怪蜀黍教的,应该算吧),重心一稳,我俩便脸对脸只差几毫,要么打架要么接吻似的,并且我几秒才将身子移开。

  尴尬,无法言语的尴尬。“嗷,在一起,在一起。”旁边有两个大哥哥看见了这一幕,起哄声便接踵而至了。旁边白菜也冒了出来,惊叹到:“凌哥,不简单啊。”

  萧清铃先是转过身捂着脸,随后缓过来又把我拉到人少的地放方。“要表白你直说呀,这方式太韩剧了……没事,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

  “额,我要咋说好嘞,好吧,刚刚那也不算表白吧,我也……XX,大姐,看你这害羞的状态也不像是老手吧。”

  “哦。”她还在红着脸,我又莫名地尴尬了。

  经济到位了,一顿美味的晚饭便不在话下,家长的香气扑鼻,不是佳瑶,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哇,嗝,不错,就是素菜少了点。”萧清铃吃饱了随即便发表了感言。

  “靠,吃地多快比白菜多了,你绝对是吃了减肥药,不然不会那么瘦。”

  “来你家不多吃点,那不亏了!”

  “这是我家。”

  “无语。”

  饭后,我和白菜又是游戏走一波,萧清铃就边听音乐边看书,完美达成了互不打扰。

  11:15。我和白菜打着哈欠,站起身子。“萧清铃,打电话叫你父母来接你吧。”

  她摘下耳机,答到:“我父母出差,不在家。”

  “那你自己回去呗。”我又打了一个哈欠。

  “拜托,嘤嘤嘤,人家可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大半夜的你也不担心一下吗?”她撒娇道

  “行行行,姐,我送你还不成吗,你这语气弄得我不舒服啊。”我抖了一下。

  “这才对嘛。”她的语气恢复正常。

  秋冬的夜,在光污染的现在,星星不是很多,只有微弱的灯光恐惧地闪烁着。深邃的世界,怎能不让万物感到恐惧呢?

  她也一样吧,在美丽但惶恐的夜色中,表现着不安,步伐很快,一直在我前边五六米的位置,不是回头看看我还在不在。

  她突然在一个转弯的地方停下了,这是干啥呢,前面不就是她家么?额,又是什么破事……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