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恶魔深渊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身体中的一道光
作者:夜至  |  字数:2899  |  更新时间:2020-06-04 08:57:51 全文阅读

弗兰克恋恋不舍地走出了医馆……

或许,他漂泊在外是想找一个归宿……朱天摇了摇头,感慨了一下自己那该死的魅力。

“不玩了!不玩了!皮克,身体你来接管吧。”朱天躺在床上,在脑海中说道。

并没有回应。

“皮克?”朱天张嘴,轻声地对着周围空气说道:“你人呢?”

好吧,看来这个家伙又把精神力释放出去了,或许一会等赖德回来,可以通过他手里的魔晶石和皮克对话。他猜测皮克可能是用精神力监视约逊城警备长去了,嗯……也有可能是去监视和平小镇的镇长,不过这个可能性小一点,白天的时候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他不信皮克还有力气飞跃到几十里之外……

然而,就当他要美美地睡上一觉时,皮克的声音突然传进了他的耳朵里。“等回到和平小镇我再接管身体。”

回到和平小镇?是啊,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到和平小镇的了。“你难道不想海斯珈吗?或许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去,胸口上的伤前两天就不疼了,腿上的伤我觉得也没什么大碍了。”

然而这时,皮克却突然转移了话题。“你有没有看到过,有的人身体中存在着一道光?”

朱天从床上重新坐了起来,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问道:“一道光?用精神力观察吗?没有啊!你又发现什么了?”

“我还不太确定,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光的时候,是在巴风特身上。”

“巴风特?巴风特不是死了吗?”朱天回忆起了那个眼睛凸出眼眶、喜欢用斧子劈人脑袋的彪悍马贼。

“是的,就在他死之前,通过精神力……我看到了有一道光从他脑海里涌了出来,那是一道纯白色的光,没有任何形状,好像婴儿的拳头,结合成一团,又像是一片发光的水,缓缓浮动……当那道光从巴风特脑袋里涌出来后,直接射向了天空,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可在前两天,我再次看到了那种类似的光。”

灵魂!朱天第一个想到的词就是灵魂,不过……从皮克的描述来看,又似乎不是,他说并不是每个人的身体中都有一束光。他曾经通过精神力探查过别人的身体,并没有发现这个现象。

这时,赖德从医馆门外走了进来,朱天眯起了眼睛,释放出了精神力。

果然,他身体里并没有像是皮克所说的纯白色的光,当然,也没有什么黑暗物质……可以说是很健康。他也顺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也是什么也没看见……除了左腿上的一层潜在的薄雾,嗯……就像是黑暗物质一样,朱天曾尝试用精神力去驱赶那层灰雾,却没有发现起到什么作用,好在,那层灰雾每天都在变淡……他猜测类似于骨折或者外伤才会造成这种灰雾的产生,事实是,他的猜测完全正确,刚刚帮助弗兰克包扎的时候,他也用精神力简单的探查了一遍他的身体,看到了他肩膀上的灰色薄雾……

很快,朱天又收回了精神力,今天的消耗不容他再随心所欲的释放精神力了。

“你说的可能是灵魂,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暂时我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说你再次看到白光是什么时候?”

皮克也没有释放精神力,在脑海中同他对话,只是,他似乎是想了很久,才缓慢说道:“我再次看到时,是在老医师身上。”

“老医师?艾玛的祖父?他和巴风特有什么共同点吗?”朱天疑问道。

“我刚开始也在想这个问题,直到后来,我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再次见到了这种光芒。”

“谁?”朱天好奇道。

“巴以!”

“巴以?木棍党首领……艾玛的父亲……”朱天想了一下,说道:“他应该和老医师有很多共同点,他们本来就是父子,虽然在关系上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在老医师家治伤的这十天里,朱天没见过一次巴以来看他的父亲,即使是老医师突发心脏病,他也没看到那个宽脸汉子的身影。当然,也有可能是人家为了隐藏自己的家人的身份才这么做的,用另一个世界上的话说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朱天并没有兴趣知道。他还在想着皮克这个关于光的话题。巴风特、老医师、巴以,这三个人有什么共同特点呢,朱天心思百转,也想不出他们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关联。“你跟我说这件事情,应该已经……”

“是的,当然也只是一个大概的猜测。”似乎是为了让朱天更明白些,皮克提起了两天之前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你救老医师时候的场景。”

“当然,那是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朱天答道。他还记得当时老医师已经处在了生死边缘。

“就在那时,我用精神力探查了他整个身体,发现了他身体中的白光。刚开始,那道白光很是活跃,似乎随时都能冲出老医师的身体,后来直到老医师醒过来,那道白光才稳稳地停在了那里。”

“你是在说,如果那道白光冲出他身体的话,他就……”

“应该是这样的,当时我没有敢去用精神力触碰那道白光,怕对老医师造成伤害。”

“那么……巴以!”

朱天陡然想起了巴以同他说过的话。“在不久之前,我走进了一处教堂,请求牧师预言未来,在那天,我得知了自己的命数,或许在未来的几天……”

所以结论就是——这道白光是人类死亡前的征兆?朱天大胆猜测道,“可以说,这白光就是类似于灵魂的存在,如果一个人失去了灵魂,那么与死亡无异了,所以更形象的话,可以称之为灵魂之光。哈哈哈!皮克,你以后真的可以去给别人算命去了,看到有人身体中有白光的话,你就可以直接对他说,你最近有血光之灾……”

“灵魂之光吗?”皮克喃喃说道:“这么说似乎也不准确,大部分人的身上都没有这种光芒,比如咱们自己,比如赖德,只有将死之人的身体中才会有这种白光产生。”

“好吧,这个问题以后再探讨也不迟,我想说的是,你为什么不要接管身体?刚刚问你的时候,你却把话题转到这里来了。”朱天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问,又慵懒地躺在了床上。

“嗯……我想说,我刚刚在一个佣兵的身上看到白光了,也就是你说的灵魂之光……”

“你确定?”朱天刚躺下去,这时又坐了起来。

“我不确定,今天消耗太多精神力了,我也只是扫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

此时,就在门匾上写着“图玛家的医馆”门口,围着众多的佣兵汉子。

医馆内,弗兰克、肉盾、蠢货伯爵、娘炮先生等一众佣兵骨干成员围在一处病床旁边。

本来,没有受伤的佣兵已经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旅馆。但是后来,他们又不放心那些受伤的佣兵兄弟,商量了一番过后,又从旅馆中走了出来,买了一些吃食过后,分别给分布在各个医馆的佣兵兄弟送了过去。胸口中箭的讨厌鬼路西斯已经控制住了伤势、大腿中箭的小小鸟也止住了血……他们在众多医馆逛了一圈之后发现,多数佣兵兄弟都已经完成好了包扎。但唯独!鲶鱼的伤势恶化了!

当他们走进这个“图玛家的医馆”之后,正看见那名年轻的女医师茫然失措地站在那里,似乎已经完全蒙掉了!

而当他们看到病床上的鲶鱼时,也做出了同女医师一样的表情。因为他们看见了大面积的血!整整一张床的血!

明明已经把箭头取出来并包扎好了啊!怎么会是这样!佣兵中箭是时常发生的事,这在他们眼里,完全可以以轻伤看待,不然,他们刚刚也不会想着回旅馆睡觉去了……

此时的情况就是,不管谁用什么办法,都止不住鲶鱼大腿上的伤口。

即便是游离了大陆十年之久,见多识广的佣兵团长弗兰克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上好的治疗外伤的圣药抹云草与抹花藤粉末不要钱似得倒在了鲶鱼身上,但就是止不住那条撕裂性质的伤口!

鲶鱼脸色苍白地躺在已经被血浸透的床上,显然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这时不禁有人在想,一个人怎么可能流出这么多的血出来。

迷茫、无助、绝望的情绪在“图玛家的医馆”萦绕着,有一个佣兵愤怒地抓着女医师的衣领,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快把我弟弟救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