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荒长生经 >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夜未央 一起计划一下下啦
作者:逆木阳  |  字数:2827  |  更新时间:2020-04-02 16:50:58 全文阅读

何穹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苏逆,沉默不语,眼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不敢相信:“我们不是才约定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怎么就开始......”

“咦,干嘛那么看着我?好恶心!你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捂着裤裆,”苏逆重重地剜了何穹一眼:“干脆点,到底给不给,我这人是最好说话的!”

“我给,我给。”何穹顶着后槽牙,磨磨蹭蹭地摸出一把精致的匕首,面上强颜欢笑,心中却是留下了屈辱的泪水,原本对苏逆的改观,全都随着心底那些无声的问呐喊而烟消云散,自己到底是不会和他成一路人:“造孽啊,小兔崽子!”

那是一把黢黑的匕刃,尽管是曝露在太阳的照射中中,可这把匕刃全身上下,却未曾泛着着一丝的光亮,将所有的色彩都敛藏于心。

匕刃首部那颗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小巧獒头,微微射出两束莹莹绿光,就如同暗夜中的孤狼,狡诈诡黠,一击必杀,让人不寒而栗;它的两侧都有开锋,可和匕身浑然一俱,看不出任何的利灼感,只是当肌肤死死贴在那刀刃上时,才会措不及防地惊觉,有那么一丝丝透露着死亡的寒意。

阿苏勒沉默地看着何穹手中的匕刃,只感觉脸颊烧着两团火辣辣的红晕,没由来地向后退了半步,随后调整呼吸,再度回到先前的位置,忍着眼睛的苦涩,注视着那把奇怪的匕刃。

修行的人分有三六九等,杀人的器也有上中下品,一把好的兵器对于自身来说可以是如指臂使。

兵器的分类主要在于两类:凡器和元器。

凡器的使用没什么限制,任何人都可以,但对于修行者来说,太过鸡肋。单单是淬体境后期的武者,自身的身体素质都有可能堪比凡器上品,更别说那些修行界的老怪物;而元器就不一样了,因为结构和材料的特殊性,竟然可以让元炁长时间地覆诸于表面不消散,让兵器内部结构多于变化,可以做到漫乱如炁,不被撕裂;也可做到锋利如金石,杀人不见血。

诸多的威力和使用,全靠修行者的想象来发挥,简直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必备之物,凡器又怎可与之同日而语,近乎成了修行之人专属使用的兵器。

而所谓近乎二字,却在类似苏逆这般的二世祖,乃至三世,甚至多世祖面前没了作用。俗话说的好,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能硬刨出几百条路来。

如何才能正确地猥琐发育,苟活下来,最后翻身农奴把歌唱?这一直是人类文明永恒不变的探索话题。经过修行大家的不懈追求,最终总结出了三字真言!

第一个字就是熬!熬到你打不过的那些栽种全都嗝屁了,你就是天下第一!

而除了熬之外,还剩下另外两个字,庇护!看谁牛逼,就抱谁大腿。苏逆腰间的那枚玉牌就起到了很好的例子。这里面贮蓄着苏问天的天都雷炁,所以哪怕苏逆是个九死脉的废人,弄碎玉牌,就能轻易秒杀魂境强者,有着这个底牌的庇护,苏逆就算只是想一下想该不该收敛一下自己的暴脾气,这种想法都会显得很罪恶....

“幸好不是元器!”何穹一边磨磨蹭蹭地走向阿苏勒,一边暗中朝着匕首不下十次地灌输着元炁,可这炁既不能浮于匕首表面,匕首本身也未曾有半点断裂的迹象。

其实早在何穹刚刚得到这把匕刃的时候,他就一直琢磨着,可是十几天来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为了防止自己看走了眼,刚才何穹又仔仔细细地尝试过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但就算不是元器,能遭得住猛男不断撞击而没有坏掉的东西,怎么也会是凡器极品!

一步三回头,何穹含情脉脉地看着苏逆,神情姿态一下子到位。这样的猛男,真是让人无法不心生怜惜!就算是苏逆,也遭不住这般姿色,及时地亮了亮手中,还时不时炸弧的紫色玉牌,算是给予回应,随后苏逆熟练地露出了他招牌的暖男笑容。

“咔嚓!”这是心碎的声音,看到那些躁动不安的紫色电弧,何穹虎躯一震,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庭院前,记忆中那张被电焦的大饼脸。哦,心中还未曾完全抚平的伤口又裂开了!

“喂,小,小子!还,还愣着干,干嘛?拿走,走啊!”何穹把手中的烫手山芋处理掉,语气又开始拽了起来:“记得待我的剑,不对,是匕首,要像对待亲爹一般,好好伺候着,要是让它受的半点委屈,我送你去跟你一家团聚!”

“你!”原本面无表情的阿苏勒突然间有了反应,猛得抬起头,猩红的眼眸,就如同毒蛇一般,诅怨地盯着何穹。

“你什么你?再这么看老子,现在就送你去团聚!”何穹冷冷地说道,眼里的不屑呼之欲出。

“呼!呼!呼!”低沉的狼息真切地阿苏勒的鼻腔中发出,他的手紧紧地抓着那颗獒头,青筋绽开。

“淡定!淡定!”一旁的苏逆最终是开了腔:“别那么固执,这些算不了什么,没有了爪牙的狼,连羊都可以欺负它,更何况还是面对一头猛虎,好好练,我看好你呦!”

阿苏勒此刻神色早已恢复了先前皮肉皆不笑的状态,他望了望手中的书籍,看着那楷写的三个清秀大字“狼行步”,沉默许久;另一只本快要攥出血迹的手,这才微微松开关节,转过身子,回到自己的小院中去。

“何穹?”苏逆看着阿苏勒离去的单薄背影,有些感慨。

“干嘛?”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给爷笑一个!”苏逆转过脸看着何穹,开口安慰道。

“滚,大过年的,别逼我扇你啊!”何穹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摆摆手,一脸不耐烦地回答。

“何穹?”苏逆坐在石凳上,开始叫唤。

“你到底要干嘛!”何穹神经衰弱,几欲抓狂:“我就在你旁边,别喊了,别喊了,放过我好吧!”

“最近有点无聊!”苏逆翘起他的小短腿,用手托着下巴,显然心事重重。

“关我屁事儿!”

“我准备去边域看看!”

“我不去!”何穹头也不抬地拒绝。

“你啥时候有空?”苏逆不听不闻地接着问道。

“我没空!”何穹见缝插针地再度回绝。

“这次就不带问雅了”苏逆噘着嘴,十分认真。

“我说了我不去!”何穹狞着脸,万般崩溃。

“切记要瞒过家里人才行!”苏逆一脸认真地提醒着。

“淮祸水神啊!把我带走吧!”何穹挥手疾呼,痛哭流涕:“你有病,我发现,你脑子真得有病。我都说了我不去!!!”

“嗯,还有,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见到爹爹!”苏逆点点头,一锤定音:“具体的,还是再计划一下下啦!”

“噗,”何穹惊恐地看着苏逆,满嘴的唾沫混着茶渍,朝苏逆白净的脸上一顿招呼,自己则是胯下一凉,跌坐在地上。

“我不去,我没空,我没听见!”否认三连从何穹嘴中蹦出,他摇着头,再一次重申。

“我们不是约定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何穹摆摆手:“不去,要去送人头,你自己一个人去,别搭上我!”

“我靠,之前你不是还和我臭屁,以你的修为可以在这儿为所欲为吗?现在我才发现,你只配得上前两个字!”

“呵呵,我是这么说过,问题是我干不过苏问天和苏长恭那两个王八蛋,被他们知道,我马上人间蒸发!”何穹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慢条斯理地抹干净嘴巴,随后慢悠悠地飘出一句:“滚。”

“我靠,我娘亲可是出关了,跟她聊聊我吐血的事?”

“呵呵!”

“那你要不要搞点夜点心恰恰?搞‘亿点’天都雷炁恰恰吧?”

“你竟然敢威胁我?”

“到底去不去?”

“不去!死都不去!”

“算了,本来还想把爹爹那条棍子偷出来,送给你防身的。”

“什么棍子?”

“没事,就是那条,你做梦都想得到的混元棍而已。”

“我们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何穹的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笑容,像极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他紧握住苏逆的双手,捧到胸前,“诶,公子,一起计划一下下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