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土夫子养成记 > 第一卷:三龙护主穴
第一章:阴谋
作者:大兜小转  |  字数:5740  |  更新时间:2020-03-01 12:06:47 全文阅读

大家好,我叫张远,在一个偏远山村长大,我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学校毕业,普通的工作,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

都说穷人孩子早当家,看着我日益渐长,家里开始摧婚。

对结婚我并不太反感,也没奢望能遇到轰轰烈烈的爱情,平淡普通就行,就像绝大多数人一样。

家里安排相过几次亲,皆以失败告终,理由惊人的相似,就是穷,连在县城一套房子都没有。

父亲一狠心,掏出所有积蓄在县城买了套房子,还欠了一屁股债务,一切都希望我能尽早成家。

那段时间,我很羞愧,觉得白活了,内心深处也开始对婚姻有了抵触,这种为了面子而背负一身债是我最怕的,我宁愿过无忧无虑的租房生活。

但父亲的固执我改变不了,只希望早点把债还清,再想成家的事吧。

只是企业单位工资不堪入目,每月下来所剩无几,这样下去别说还债了,养活自己都困难。

树挪死,人挪活!那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一咬牙把工作给辞了,跟着村里的几人去福建三明一带挖煤,虽然是个体力活,但酬劳高,只要有事做,月收入轻松过万,这比大部份白领强多了。

而诡异的事件要从我从事煤矿工作开始……

我来到重岭时是元宵节刚过,山里蚊虫已经极多,每晚都让我崩溃,简易的生活条件,让我好多次差点撂挑子走人,但想到背负的债务,最终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唯一的好处,就是顿顿大鱼大肉,虽然大锅炖大锅焖,但胜在食材好,没有良好营养来补充体力,是很难坚持这种体力活的。

我最初是分在倒渣的岗位,就是每台矿车拉上来,我负责把矿车内的石土清理出来,把空的矿车挂在钢索上放入矿井。

我做了几个月这样的工作,一双手磨起厚厚的茧子,人也黑了不少,体质得到了很大改善,少了那种文弱书生的溺弱,甚至肌肉都微微隆起,看着健壮。

过了几个月,我二叔安排我下井作业,夏天在天井作事太艰苦,他担心我承受不住。

二叔是我们这伙人的领班,跟这包工头熟悉,每次需要拉队伍都找二叔,他干这行十多年了,经验丰富,人也老实厚道,所以在这行里有一定的名声。

夏天矿井下非常凉爽,若论温度,比坐在办公室吹空调还爽。

这次是负责把钻工挖出的石土铲进矿车,我们叫这“扒渣”。一个班次四五个人差不多要六七个小时,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晚上,作息并不规范。

下井我并不感到新奇,之前就跟二叔下来过几次,这里的矿井是一条往下倾斜四十五度左右的隧道,中间两条铁轨供矿车出入,跟火车轨道差不多。

矿车是通过一条小儿手臂粗的钢索拉上放下,拉矿车的机械建立在矿井外一处高坡上,我们叫那机械绞车,有专人负责操作。

第一次正式下井作业,二叔带着我,还有同村的二财叔,大麻哥,一个是本地的,我们叫他本地佬,最后一个四川的,我们叫四川佬。

几个月同吃同住,大家早就很熟悉了,说话都浑素不忌,又在没娘们的山沟沟里,各种浑段子和粗口常挂嘴边。

由于我是第一次下井,二叔才安排六个人,下次四川佬就会被二叔安排到另一个班了。

这种工作其实是很枯燥的,一伙人在地底深处,机械的一铲接一铲的往矿车内铲石土,只要把钻工打出的土渣清理完就收工,时间长短就看大伙是否积极了。

“大学生,你说你好好的办公室不坐,跑来干这苦力是为啥子嘛?”

趁矿车拉上去时,大伙趁机休息,四川佬一股浓浓的四川口音问我。

“这活来钱快,远娃子想赚钱娶老婆咯!”大麻哥学着四川佬口音,大伙哈哈大笑。

我习惯了他们拿我开玩笑,跟着哈哈了两声,没有接话。

二叔上前一巴掌拍在大麻哥矿帽上,骂道:“你个死麻子,你忘记自己娶媳妇那怂样了?为了借点钱都差点跟人下跪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我是家里这代唯一男丁,叔伯都很疼我,二叔最烦别人拿我开玩笑。

“远娃子,你以前修银行那啥机的,想来钱快肯定有办法弄点出来撒。”本地佬点了根烟,长长了吐了口烟出来。

“你以为银行那么好糊弄啊?到处是监控,一路有专人陪同,手脚不干净可是要吃皇粮的。”我没好气的骂着,拒绝本地佬递过来的香烟。

我不抽烟,偶尔喝点酒,但量很小。

以前我是维修银行自动存取款机的,也就是ATM机器,几个人负责一个市区的机器,工作算很自由,除了定期保养外,机器坏了就去,没坏时间自己安排。

工作是很符合我这性格的,若不是为了还债,说不定这辈子就干那行了。

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开着各种浑段子,若在以往,我这内向的性格估计都会羞红脸,但经过几个月熏陶,已能坦然面对。

“前几天我去镇上,轻松阁来了一批新婆娘,那叫水灵灵的,一掐都能掐出水来,除了技术生疏了点,绝对是极品,我刚认了个相好的,你们看看相片好看不?”大麻哥掏出手机,翻出几张相片,显耀着。

这片矿地上,除了我就大麻哥最年轻了,三十六岁,正值壮年,其他人都是四五十岁,这方面收敛很多。

本地佬和四川佬凑过去,津津有味的评论着,各种低俗的段子层出不穷,让人听了都有些难受。

“我去尿个尿。”正好有些尿意,我起身往上走。

“小心点。”二叔在后面喊了声。

“晓得。”

在这地底深处,三急都是就地解决,若是大的,挖个坑,完事后埋起来,大伙早见怪不怪。

我往上走了大概七八米,在矿井阶梯的另一边掏出家伙放水。

这矿井一边修有土阶梯,供我们作业人员出入,中间是铁轨,走矿车的,另一边就那样,有大小便都是这一边解决。

正尿着,身后的铁轨轰隆隆的轻响,说明矿车在下来,我也没多想,按照之前几辆拉上去矿车的经验,估计还要个两三分钟才能到井底。

“隆……隆……隆……”

我心中突然起毛,感觉哪不对劲,理论是矿车放下来,这里的警示灯会响才对,而且不应该这么快啊,这会估计刚才那车矿土还没走三分之二路程呢。

这个矿井是刚开采没多久的,挖了两三百米还没出煤的迹象,听说最起码得挖个六七百米才会有煤。

“快点过去,矿车脱壳了!”

二叔冲我焦急大喊,声音撕心裂肺又惊恐,都变音了。

其他几人也纷纷扔掉工具,拼命往上跑。

我有点发懵,还不知道脱壳是怎么回事,反射性跳到矿井这一边阶梯上,看着往我这边跑的二叔他们不知所错。

此时矿井下的警示灯也在“哗哗哗”狂响,灯光一亮一暗,应该是开绞车的拉响的。

“还楞着干嘛?赶紧往上跑。”二叔吼道,几下就到了我身前。

我浑浑噩噩跟着跑,这种跑楼梯似的太费体力了,正常人全力奔跑根本跑不了多久。

“轰轰轰……”

声音越来越大,这坡这么陡,若是装满泥土的一矿车冲下来,那速度和冲击力绝对恐怖,这撞下去,估计这口矿井要塌下来。

留在下面是最危险的,唯一办法就是往上跑,拼命往上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瞬间想通,我玩命的跑,可越跑越慌,没走多远就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一是这坡太陡,往上跑非常吃力。

二是面对致使危险,人都快吓瘫了,还能跑起来算不错了。

“兹……”

矿车铁轮跟铁轨磨出刺耳的声,在这空间不大的井下,声音刺得人耳膜都要破了,我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去。

突然我感觉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拉住,身体被使劲的按在井壁上,耳边响起二叔咆哮的声音:“来不急了,快贴着墙壁……”

“呼……”

我意识模糊,感觉一股大风从眼前刮过,后面跟着两条长长的火花,就像两条火龙,那风力把我的身子拉得站都站不稳,若不是那双强劲有力的手按着我,我估计要被卷走。

“轰……砰……”

整个地面都在抖动,我没经历过地震,不过想来应该跟这差不多。

似乎随着这巨响,我浑身的力气也被震散了,整个人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巨响,乱石,残壁……

整个井底像似经历世界末日,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懵在那不知该所错,几盏矿灯在漫天尘埃中显得那么昏暗与孤独,就像黑夜大海中漂泊的孤舟,随时面临被风暴海浪吞噬。

耳中“轰隆隆”的,这是被巨声震的,除了耳鸣什么都听不到。

然后感觉头被一块石头砸了一下,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无边的黑暗中,我好像经历漫长时光,又仿佛只是霎那,黑暗与阴冷拼命的想吞没我,而我竟手脚不能动弹半分,眼睁睁看着黑暗化成厉鬼状扑向我。

这种感觉就像被无形的手按着,看着恐怖的东西慢慢靠近你,你挣脱不了,也呼喊不出声。

不过我并没有太慌,我知道这种想象叫“鬼压床”,科学的解释是一种睡眠障碍的疾病,我老家有另一种说法,就是你的灵魂出壳了。

你看着的各种形状的怪物,其实是你的灵魂演化的,有时可能是你认识的人样子,有时候可能是你没见过的形象,老人说如果你看到的那“鬼”走了,说明你快要死了。

我并不相信这些迷信类的理论,从小就是无神论者,不过还是难免心中害怕,这是一种本能,不相信并不代表不害怕。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黑暗化成的厉鬼靠近我,我又不能动弹,只能使劲的眨眼睛,以前也经历过这种事,只要用力不停的眨眼,人便会慢慢清醒,脱离这种“束缚”。

果然没过多久,我就能感受到手脚,身体慢慢能感觉到掌控权,动弹了一下右手,触摸到的是冰冷的石头,半边身子被一人压住,一只脚被埋在石土中。

我心中一慌,感紧动了动那脚,钻心的疼痛感让我龇牙,不过反而让我心中一松,说明伤得并不太重。

我艰难的推了推我身上那人影,熟悉的气味我知道那是二叔。

二叔背上堆满石块,我上身一片粘呼呼的,我用手摸了摸,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那粘稠的手感,我知道那是血,自己除了右脚疼痛外,其他地方并没有感觉到不适,那就只能说明血是二叔的了。

“二叔……”我努力想把二叔推起来,试图唤醒二叔,但嘴里也不知道进了多少泥土,说话声“呼呼呼”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努力的想坐起来,还好我们事发之时往上跑了一段路,不至于直接被埋,但现在跟埋也差不多,矿灯所照之处全是碎石。

我往上照了照,发现矿井被堵了,看不到一丝亮光。

这是条笔直的矿道,我们所处的位置以往是可以看到出口那细微的光亮,而刚才我看了下手机,是下午三点四十二,离发生事故不到十分钟。

我继续努力着,突然听到“哐哐哐”敲打石头的声音,看来还有人活着,这让人心里一松,人多总是好的。

然而,随着敲打石头的声音响起,一沙哑的声音说道:“狗子,上面堵住了吗?”

这声音不是我们几个扒渣的啊,这时段不应该井底还有其他人,难道是包工头派人下来救我们?

不对,他是说“上面堵住了吗”,说明他也是堵在这下面,难道是他们进来后这井发生二次塌陷?

我正想大喊:“我们在这。”

却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放心吧英哥,堵得死死的,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吗?”

什么情况?

我心里一沉,被堵了还让“英哥”放心?

而且这“英哥”的声音,不就是那打钻的领班吗?那狗子是负责放炮的,听说以前当过兵,是矿上专门搞爆破的。

这是个阴谋?

有人故意设计这起事故吗?

特么的就算我们几人中有人跟你有仇,你想报复他也用不着把自己也堵死在下面吧?

你是担心出去后逃不过法网,想跟着同归于尽吗?

这特么就扯蛋了,你何不一刀捅死他来得痛快,我可敢信誓旦旦的说,我跟这里的任何人没有过节,若是因为个人恩怨被卷进来,那真是死得太冤枉了。

接着上面又传来说话的声音,只是我与他们之间堵住了,加上还在耳鸣,听不太清楚,不过能听到其中是个女人的声音,好像英哥他们都听那女人的。

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突然那英哥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也大了起来:“怎么着?还要挖下去看看他们死透了没有啊?老张跟我认识好几年了,参与这起事故我已是良心难安,若没死你还想我上去补一刀不成?”

我暗暗吃惊,果然是人为的,听他们对话,这起事故好像还是那个女人引导,到底是为什么呢?

此时我不敢动弹半分,担心弄出一点声响引起上面的人注意,若被发现有人还活着,肯定被会灭口。

“罗小姐,我看也没必要了吧,你看这塌得,就算有九条命也压成肉泥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有人侥幸活了下来,他们也没可能离开这矿井,难不成还能靠人力挖出去不成?”

又有人劝解,似乎也不愿把我们的“遗体”挖出来补刀。

安静了一会儿,那女人说道:“那好吧,挖出来也费时费力,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接着一阵乱糟糟脚步声,听声音人还不少,应该有近十人吧。

走?

难道有其他路离开这矿井?

我心里暗想,想活着回去,一是在这等待救援,这生存系数未知,一切都是听天由命。

而且既然是人为的,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手,会不会拖延救援时间,自己能不能撑到那时候?

二是自己动手挖出去,若塌得不是很严重,还是有那么一线希望。

但从刚才那些人的对话中,前面还有被堵的地方,而且听口音还堵得很严实,不担心我们能挖出去,想凭体力挖出去可能性太小了。

寻常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节省体力,等待救援。

人不吃不喝,能坚持三天左右,而我这劳作了几个小时了,这班基本要完成了,早就感觉到饥饿,估计时间更短。

不过这矿井下虽然没有食物,但想找到水源并不困难,挖了这么深,虽没打到地下水,但这里的泥土都很湿,墙壁上都挂满水珠。

有水的情况下,就算没有食物,应该也能坚持二十几天。

若是寻常,也只有这两种办法了。

但现在不同,出现了第三种办法。

那些人设计了这起事故,还能离开,肯定留着其他的通道,跟着他们后面还是有希望离开这里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出去后会不会把出口堵死?

而且千万不能被他们发现,不然谁敢保证不被杀掉?

想通这些,我试图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住,同时听到压低的声音:“别动,这井底声音能传很远。”

“二叔……”我心情激动,原来二叔早就醒了,我这心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依靠,从小我依赖性就比较强,只要有家里长辈在,总感觉他们是无所不能的。

二叔轻声“嘘”了声,这井底又恢复死静。

这种默默计算时间真的好漫长,越是安静心里越慌,总感觉轻微的呼吸声音都能传出好远好远,拼命的想控制住呼吸节奏,反而心跳越快越强,短短几分钟,感觉背上全是冷汗。

足足过了半小时,二叔才出声道:“好了,他们应该走远了。”

我气一松,差点背过气来。

“二叔,你都听到了吗?”

“嗯。”

二叔轻嗯了声,有些漫不经心,像似在想什么事情。

“老张,他们布这个局是为了什么?”

我听出是同村二财叔声音,原来他们都没事,看来知道的比我多,说不定我还是最后一个醒来的。

“大伙吱个声,谁挂伤了没?”

二叔询问一句,接着其他几人陆续回应,果然都清醒着,也许就我一个昏迷过去,我暗骂自己没出息。

“老子木事儿,胳膊裂了道口子,这龟儿子,心也忒狠了。”四川佬骂骂咧咧。

“张叔,我也没事。”这是大麻哥的声音。

然后本地佬也表示没事,受了点轻伤。

大伙轻手轻脚的清理出一片狭小的空间,我借此机会看清,也不知道是二叔他们人为的还是命好,原来我们身处的地方,刚好几条巩固的横梁斜塌在那,那些大点的石块都挡住了,才导致我们都没受致命的伤。

六人中,就数二叔伤得最重了,后背被砸中,流了很多血,说话不时的咳嗽,我害怕他伤了脏腑,又不知如何是好。

几人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开始探讨何去何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