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道观里的人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198  |  更新时间:2020-02-29 11:25:30 全文阅读

盘古大陆,东大陆道宗管辖下的一个小村庄,村西边矗立着一座道观。后来随着村庄规模建设的东移,人们到道观的朝拜的距离逐渐变远。为了便利,人们索性在村东边另起了一座新道观。

  随着时间的推移,东边道观的香火越来越旺,西边道观的人气则越来越衰弱。慢慢的,西边的道观没落了,从大门朱漆脱落,门可罗雀;到观内四周杂草丛生,无人问津。时过境迁,在时间的见证下,原本破旧的道观愈加显得颓败。

  道观内,一尊高三米,三人合抱大的道家老祖的石像屹立在大殿正中央。因为长时间没人打理,石像身上满是杂物。

道观的石像向世人展现的应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此刻因为身上特殊的装饰物,让人感到有点可怖。原本亲和的面容,也因其上布满的灰尘和昆虫丝网而显得有些狰狞。

两旁挂满横梁的道家祝语,字面金色的光泽早已褪去,字迹变得模糊不清;不仅是时间的功劳,更是灰尘堆积得太多。

四周的墙壁因年久失修,不少的地方已经出现裂缝。裂缝小的地方可透墙视人,裂缝大之处可供几岁的孩童玩耍穿梭。

正值深秋,不少冷瑟秋风不甘寂寞,正争先恐后从外往里钻,呼呼作响。秋风虽烈,却吹不动供桌上沉寂已久的灰尘。只因这灰尘早已看透了秋风,看透了这岁月。岁月静好,灰尘便无所求,静静躺着便好。

  案桌底下,放着不知道是多久前哪个流浪汉借宿时抱进来的稻禾。一股腐败的气息从上面发出,在秋风助力下弥漫整个道观。

而此时,稻禾上却躺着一个人,丝毫不顾稻禾的污秽不堪。

  与其说躺着的是一个人,不如准确的说是一个孩童。虽宽大的衣服随意覆盖在身上,满头的散发遮住了脸庞,但凸显的身材却是矮小,外露的四肢更是柔嫩和瘦小。这些都表明地上躺着的只是一个孩童。

  时已值深秋,孩童身体瘦弱却穿着单薄,丝毫不顾寒冷的秋风从他敞开的胸膛溜过,留下冰冷的温度。

  似乎这孩童一如案桌上的尘埃,平静的像一潭死水。秋风不甘眼前局势,加大了力度,只吹得孩童衣服作响,却不见其有任何动作。既没有随手拿起旁边的稻禾往自己身上盖,也没有侧过身,把身子蜷缩,让自己能暖和一点。

许久,秋风似乎厌倦了眼前场景,呼啸着又往其他地方而去。秋风渐歇,吹动的衣衫不复躁动,随着心脏律动带着轻微的起伏落在少年身上。

不久,风停了,衣衫也跟着安静下来。风不再响,衫不再动,道观里一切显得有点祥和。

只是这静谧中透着些许古怪。

若有其他人在这里,就能道破这其中古怪。原来是地上躺着的人,原本还有轻微起伏的胸膛,此刻随着风的离去,也变得死寂。

地上躺着的人,死了。

是了,只有死人,才能融入周围宁静祥和的气氛。

流浪的人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破旧的道观成了最后的归宿。

世人常说悲天悯人,作为神的代言人,道观里的石像却仍是面无表情。似乎眼前逝去的生命与自己无关。或者它已经看过太多生命的失去,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生死有命,天道轮回,一切看起来那么的自然。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

倏然,平地起风,一股庞大气场吹得久积的尘土翻涌激荡。

“啊!”烟尘中,一声平地惊雷,竟有人的惊叫声响起。

接着,衣服下的身躯貌似有了动静,开始有了微弱的起伏。孩童的眼眉也有了轻微的颤动。突然孩童猛然睁开双眼,身子坐立起来。紧接着就是一脸惶恐伴随着剧烈的大喘气。仿佛刚经历过什么可怕的场景一般。待回过魂来,孩童有如遭受巨大痛苦,双手不断拉扯着满头的乱发,身子更是在地上不住的打滚。从散发中间,露出的面容,犹如道祖石像般狰狞。

好一会儿,孩童停止打滚,只有还在抽搐的身子把他正在受着痛苦表现出来。

  “啊!我的头好痛,我这是怎么了?”孩童松开手捋了捋脑袋,待呼吸平缓后,用手强撑着地面想要起来。刚站起,脑中又是一股晕眩感传出,跟着身体一阵摇晃。手在慌乱中扶住了旁边的案桌。站稳后,一脸茫然的孩童,抬起脚,想往外走,不想却是被地上的稻禾拌倒。

  “哎呀!”孩童惊叫着趴倒在地上。又是一阵急促的呼吸,呼出的气体,吹得地上泛起层层灰尘。

  忽然,刚撑起半个身子的孩童惊觉身后好像有东西正在盯着自己,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好似他就是被绝世猛兽盯上的猎物。

“砰!砰!砰!。。。”

感觉到心跳不自然的加速跳动,孩童不敢迟疑,下意识猛然转过头。

入目只见供台上面目狰狞的石像,好似十八层地狱爬出的烈鬼一般。

  随着秋风的吹动,孩童一阵头晕目眩,只觉案桌上那烈鬼有向自己倾轧过来之感。不自觉害怕得叫了出来。

  “啊!。。。。。。”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孙悟空爬起来,顾不得稻禾的脏,仰身躺在上面,细想起之前的事。

。。。。。。

  唐僧一行自西天取得大乘佛法真经后,便兴高采烈的踏上归途。

  通天河上,孙悟空等人依旧靠着巨灵龟渡河。

四人一兽在巨灵龟背上畅快的交谈着,不时爆出一些取经路上对方不在场时发生的轶事,一路上欢笑连连。众人在感叹取经时的艰辛,同时又为自己坚持到最后取得真经,修成正果而欣慰。

  巨灵龟受他们欢快的气氛感染,也加入到了讨论行列。

  “我说,老龟,你也别听得太出神了,注意点方向。别走偏了方向,耽误了俺老孙的行程。俺师傅可是出来大唐时日已久,归唐之心,早已急切到不行了。哈哈。”孙悟空一如西经路上打前锋,选择盘坐在巨灵龟的头上。他用手拍了拍巨灵龟,打趣道。

  “哎,大圣放心,这通天河我熟得很,闭着眼睛游,方向都不会出错。唐长老安心便是。”巨灵龟脑袋不转,向着后方,身体却自觉的往前游着。

  “有劳了。”唐三藏冲巨灵龟点了一下头,看着陪伴了自己许久的几位弟子,说道,“修行一道,本就注重一个心字,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悟空你的心性还是这么急躁,不知什么时候才有稍改。回到大唐,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我不能在你身边时常提醒你,你回到花果山可要好生修养身心,莫再争强斗胜。”唐僧一如既往地为这几个徒弟着想,生怕没人管束,他们又要惹出乱子。

  “知道了,师傅,你平时念的清心咒,俺老孙都记在心里了。您就放心吧。”听唐僧说到分别,众人心里一阵不舍,孙悟空也是低头抓耳,点头回声应到。

  唐僧见众人心绪变化,急忙叉开话题“一路上的妖魔鬼怪俱已被收服,回城想来应该是快上不少,相信我们不久便会踏上大唐的国土。到时候,为师带你们好好看看,领略一下我大唐的风采。”

  “师傅,我不要看什么风采,我只要好吃的大唐烧鹅!上次听你聊起大唐的美食,可馋死俺老猪了。”猪八戒在一旁,咬着手指说道。

  “二师兄,你还是只惦记着吃的。你看你,取经路上这么辛苦,你还能一直保持着这体型。等你上任净坛使者以后,没事干,整天不是吃饭就是睡觉,我怕以后我们再看到你,都认不出来了。”

  “哈哈哈!”

  大伙听了都纷纷大笑,唐僧也不禁莞尔,白龙马更是高兴的在巨灵龟背上跳跃。巨灵龟丝毫不受影响,稳当的继续向前游去。

  “去去去,好你个沙师弟,当上了金身罗汉,胆子肥了是吧?还敢说教起你二师兄来了。我那可不是好吃懒做,我那是修行。我睡觉就是在修炼,我吃那么多还不是为了更好的修炼。饿着肚子哪里能安心的修炼。你以为谁的功法都像你一样需要苦修啊。你看我吃饱喝足,随便睡一觉,便比得上你几年的修行了。不懂不要乱说。”说完,猪八戒朝沙悟净挥了挥宽大的衣袖。沙悟净也不答话,只在那憨笑。

  “使者,你是真仙弟子,所学功法确实不是我们所能比的,你那无边的法力也是我们这些小妖不能比的。”巨灵龟连忙一个马屁拍上。

  “哈哈,还是巨灵龟会说话。”

  。。。。。

  众人有说有笑,不多时,远远看去,前方已经模糊可以看到海岸线了。

巨灵龟知道分别在即,便开口询问起之前请求唐三藏帮忙之事。

听巨灵龟提起,唐三藏等人才想起对方之前拜托一事。在场几人不由感到略显尴尬。因为之前受封,十几年辛苦终得成果,几人不由得意忘形,高兴之下一时忘了替巨灵龟询问。

孙悟空倒没觉得有什么,以他的身份,对方不会拿他如何,何况现在真经已经取回来,他更不会在意巨灵龟的想法。

猪八戒和沙悟净倒还好,一个脸皮厚,一个是人精,除了内心有点惭愧,脸上没有太大表情变化。

唐三藏是个老实人,心知是自己失信对方,略一沉吟,便打算如实相告。

孙悟空看出唐三藏的囧境,正要开口解围。

  就在这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