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范张鸡黍 > 正文
第十六章 撮合礼青
作者:正如清风  |  字数:2619  |  更新时间:2020-03-31 22:14:48 全文阅读

  “不奇怪吧。因为这次的客人是查伯伯和大哥。查伯伯是跟我爹相识多年的兄弟,这跟其他客人不一样。让我出面说得过去啊。”

  “但是为什么还要让你带查少爷转转呢?你说坐在一起,聊聊家常也可以啊。”周落分析道。

  “爹可能是怕我不适应,怕我给他丢脸?”

  “要是怕您丢脸就不会让您待在家里,还让你带查少爷转转,老爷可不知道小姐你跟查少爷认识的。”

  “那你说为什么?”

  “依我看,老爷可能是想……想……”

  “想什么啊?”周菀(yù)青问道

  “想……撮合小姐你和查少爷。”

  “什么?!他可是我大哥啊。”

  “又不是亲的,又没血缘关系。”

  “可在我心里,他是我的哥哥,比亲的还亲。”

  “……您真的把查少爷当您哥哥?”

  “我……”

  “没见到他又想见到他,见到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想到他你就很高兴。如果送你个东西,你会很惊喜并且会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

  周菀(yù)青听着周落的话,不知觉沉默了。

次日,名字住处。

  查垣礼周菀(yù)青名字坐在桌子跟前,桌子上摆满了菜。

  周菀青依旧穿着男装。坐在桌子前就埋头吃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名字和查垣礼边吃边聊着。

  “大哥,你让我查的事我还真查着了。秦四爷一直都在让人秘密地在江东搜罗私烟。”名字喝了口酒说道。

  “搜罗私烟?”

  “是啊。”

  “为什么?”

  “说是他手底下有一批烟土让土匪给劫了。你们五合堂就一点风声都没有吗?”

  查垣礼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坐在他右边的周菀青。

  “看来这老家伙是想搜罗私烟补上这批货呀。”

  两人正说着,李世琛走了进来,坐在凳子上。

  “少爷运气就是好啊,刚开的锅就让你给赶上啦。”名字调侃道。“怎么了少帅?脸又耷拉上啦。”

  “别提了,我可不想当什么少帅”。李世琛无奈道。

  “咱是少帅,不想干咱可以不干,谁能拦得住你呀。”名字给李世琛倒了杯酒。

  “可是老帅让我干,我爹让我干,我怎么办?”

  “最近冯日进那边有什么动静?”查垣礼见状问道。

  “没听说呀。都这么多年了,冯日进一直霸着封安,老帅霸着江东。谁也没招谁,谁也没惹谁,谁也没吃着亏,谁也没占着便宜。怎么了?老帅不安心了?”名字有些纳闷。

  “不是冯日进。最近几天,我爹让我上山剿匪。这次我拒绝去剿匪是因为我知道我爹去剿匪是为了争夺地盘,我厌倦了这种军阀混战的日子。而且一旦打起来肯定会有很多无辜的人因此丧命。”李世琛说道。

  “剿什么匪啊?”查垣礼问道。

  “天险山那些匪。”

  “这事可巧了,听说秦四爷那批货也是让天险山的那批土匪抢了。”名字缓缓说道。

  “货?什,什么货?”

  “……那你就答应你爹。”查垣礼没有回答李世琛的问题,另外说道。

  “你说得轻巧,这一开打得伤多少人啊。”

  “是啊,大哥。天险山别看地方小,可易守难攻,山上那批土匪武器那精良能赶得上一支正规军了。这批土匪就仗着这个在天险山逍遥好多年了,而且这个地方正好在江东和封安的中间。冯日进盯着这块肥肉,老帅也盯着这块肥肉,可谁都没敢动过。”名字附和道。

  “百姓现在的日子过得已经很艰难。再开战,就是把他们往绝路上逼。”李世琛吃了一口菜说道。

  “大哥,你不是冲着那批货吧?”名字突然想到。

  “不是,别聊货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咱不能让老百姓受罪啊。”李世琛急忙说道。

  “这事就和匪有关。秦四爷手底下有一批烟土,让天险山的土匪给抢了。”查垣礼解释道。

  “烟土?!大哥,咱不是说好了吗,你不碰烟土嘛。”李世琛激动站起来说道。

  “你看你看你看,一说这个你就着急,你把话听明白了呀。大哥的意思是借着这个事把秦四爷拉下来,等烟土生意到了大哥的手里,大哥就能禁烟了。”名字啧啧说道。

  “你真是这么想的?”

  “那当然。”

  “就算是这样计划的,那也得从长计议啊,这匪没这么好剿。”

  “怎么着,你怕了?”查垣礼问道。

  “我怕什么呀,我是怕我那些兄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负责啊?再说了,不能凭着一己私利就让我带兵上山剿匪啊,这也太自私了吧。”

  “世琛!”名字连忙制止。

  “我自私?我是看准了形势才这么决定的。你爹让你去剿匪,我可以帮你。一来呢,你在军队里树立了威信圆了你爹的期望;二来,我也可以顺势收了秦四爷的权。一石二鸟的计划,这是天意啊。”查垣礼说道。

  “我不管,我看你和我爹一样都是为了一己私利,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李世琛坐下又说道。

  “这条路本来就是鲜血铺成的,你身为少帅,职责就是拿起枪,去带兵战斗。总是想着不死人怎么可能,自己本事不够的话,到头来死的人会更多。”查垣礼有点气愤。

  “你看看,兄弟嘛,商量事吵什么呀。千万别吵吵啊,咱们有事好说,有话也好说。俗话说得好啊,兄弟不和邻里欺,将相不和邻国欺,公鸡吵架头对头,兄弟吵架不记仇。”

名字见状连忙站起来阻止两人,免得再吵起来。“咱们有什么事啊,好好商量。事不重要,这个喝酒最重要。是不是啊周煜?”

  名字突然看向周菀(yù)青,周菀青没有反应。查垣礼和李世琛也看向了周煜。三人对视一眼。

“这小子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往常不是他话最多,最闹腾的嘛。”李世琛纳闷道。

  名字和查垣礼听到李世琛的话一想也不对劲,因为她从坐在这儿开始就一句话也没说过。

  “周煜?周煜!周煜!”名字提高声音喊道。

  周菀(yù)青本来在想别的,被名字这么一喊,猛的一下回过神来。

  名字见她还是没反应,继续喊着。周菀青听到名字的喊声不自觉皱了皱眉。

  “我就在你旁边呢,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不是,你怎么了?”名字见状问道。

  “没事啊。”

  “没事?打从我刚才进来到现在,你一句话都没说过。”李世琛不敢相信地说道。

  “那又怎么了?”

  “怎么了?不是,往常你是咱们几个中最闹腾的那个啊。”

  “……哦。”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查垣礼担心看向周菀(yù)青。

  “没事。”

  “不是,你怎么这么反常呢。往常问你出什么事,你一定会站起来怼我们的呀。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就告诉我们。”李世琛着急道。

  “就是啊。出什么事就告诉哥哥们,哥哥们给你开导帮你解决。”名字附和李世琛说道。

  “真没事。哎呀你们那么紧张干嘛呀,我真没事。我就是想别的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那就好。”查垣礼放心下来。

  “这么说,你没听见我们刚刚说的话?我给你重新说一遍,这个我……”李世琛又准备重新说一遍。

  “停!二哥,我听见你们说的话了,你不用重新说。”周菀(yù)青连忙阻拦。

  “真听见了?”

  “听见了,不就是剿匪嘛。”

  “你说得倒轻巧,你知……”

  “停。二哥,吃吃吃,咱先吃好喝好,其余话吃完再说了。”周菀青打断了李世琛的话。

  “我不吃了。”

  李世琛把筷子放下,站起来转身离开了。名字和周菀(yù)青看着李世琛的背影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有查垣礼低着头细细想着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