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之篡 > 正文
第五章 星陨真相
作者:京羽裳  |  字数:2256  |  更新时间:2020-03-16 14:18:57 全文阅读

夜色如水,普照殿堂。

白日里觥筹交错人声鼎沸的大殿,此刻显得空旷而寂寥。除了最上方摆放着一张金色龙椅,错落有致的几根圆形梁柱,再无其他。

圆月移至中央,午夜时分,一道幽影突兀现身在龙椅之前,他轻咳一声,大殿里顿时亮起几盏油灯,灯盏里淌着鲛人的油脂,可燃千年不灭。

徐有庆缓步从殿外走进,长发束带在背后,他在休憩中被一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唤醒,唤他前来剑城正殿。

徐有庆走近那道身影,毫不惊慌,行拱手礼:“大祭司。”

徐秉归转过身来,见到年轻人,严肃古板的面容稍舒缓一些,道:“有庆不必多礼,深夜唤你前来,可知所为何事?”

徐有庆起身,答道:“不知,但心中猜测应与万年前意外去世的三位星子大人有关。”

“你所料不假,世人皆言徐家触怒鬼神才令三位星子殒命,可人死如灯灭,至尊莫不如是,哪有什么鬼神。你是徐家当代的圣子,有权知晓真相,三位星子的殒命皆要算到秦家的账上。”

徐有庆难得的沉默了一会,才道:“秦家血脉不是已全被斩尽了么?”

“哪有这么容易。狡兔且有三窟,何况乎神古秦家。他们留下的后手就是对徐家最好的报复。”徐秉归连连摇头,娓娓道来:

“坎泽杀狱,传说中与天地同生的九段混沌锁之一,主杀戮的剑阵,被秦家以百万鲜血祭炼在此殿之中,妄图以此殿为阵心辐射整座神洲将此地化为永恒的炼狱魔土,是罗星子大人最先发觉,以一己之力破除坎泽杀狱吸收精气的阵法,却也遭到坎泽杀狱的杀意反噬,最终神魂俱灭。坎泽杀狱提前触发了,虽不至于将整座神洲化为厄土,但区区一座剑城凭它一剑便可摧之。最终是剩余二位星子持天星紫塔与其足足对抗三天两夜,两位星子皆付出了命的代价,终于将杀阵吸收的精气与血能彻底耗尽,镇压封印。天妒我天乾徐族,短短几天,被秦姓孽畜算计以致痛失三位星辰巨子!”

复提起这段血泪史,徐秉归苦不堪言,心如刀绞。

徐有庆低头默然,足足过了半刻钟,才慎重发声:“既然坎泽杀狱已被镇压,后患已除,七千年前为何不乘势彻底占领神古神洲。”

“愚钝。”徐秉归收拾一下哀痛心绪,斥责道:“至高元圣封存九位星子,为的是徐家功业千秋万代永垂不朽,岂可因为秦家再唤醒剩余的星子?若无三位星子甚至四到五位星子坐镇,又岂能占得下一整座神州!那些上十宗族早在战局结束前便已磨刀霍霍蓄势待发,只待一方落败或者两败俱伤便要如豺狼一般一涌而上。你以为万年前徐家仅是对秦家宣战吗?徐家对抗的是整个世间,整个天地!”

徐有庆眼神深沉,一言不发。

“你尚年幼,不明白其中利害。以后多听多看,多揣测人心,吃亏上当几次,才会知晓人心有多骇人。”徐秉归敦敦教导这位徐家未来的栋梁之材,徐有庆的天赋与心性值得他这样耐心对待。

 “区区土地而已,有朝一日,只要你的实力足够,成为至高元圣那般的无上至尊,将八千神洲攫取到徐家的疆域之内又有何不可?届时恐怕不用你亲自出手,整片天地都会自主臣服在你的脚下!所以我们放弃了神古神洲,放弃了天地神令,只为终有一日在天地神令上永久的刻画上徐族的族印!”

徐有庆瞳孔微缩,内心一震,耳闻家族长辈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语,不知自己该怀以何种情绪面对?以怒斥?以沉默?

初祖赢公喜留下的天地神令,是人族共尊的至宝,在其上刻字无疑是对初祖极大的侮辱!

初祖对于人族作出的贡献任岁月长河怎样汹涌奔腾都无法磨灭,他的功德铭刻在每一位人族的脑海之中,历久弥新熠熠生辉,他的无数光辉事迹至今仍被新编传记传唱不绝。

在那个暴虐的诸兽横行的初古时代,神洲尚如蛮荒,人族更是基本沦为各古兽族群的食物,如牲畜一般被饲养在栏棚里,是赢公喜无数个日日夜夜呕心沥血自行摸索出了修炼体系——且一直被沿用至今,他悉心教导根骨极佳的人族子弟,再经他们之口传遍整个人族,耐心的积攒野望与力量,待时机成熟后毅然揭起反抗古兽残暴统治的大旗,最终历经无数战火与血乱,成功将它们推翻并彻底驱赶出八千神洲。那时的初祖已然登上至尊之位,毫不夸张的说,赢公喜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拯救了整个人族!

人们说他是上天之灵下界专为解救人族而来,所以至死连一名子嗣都不曾留给人族。

他逝去的那个夜晚,天地同白,人族子弟莫不痛哭流涕,捶胸顿足,伤心欲绝。

家家户户在家中祠堂里竖起他的灵位,世世代代尊称他为人族初祖,以表对他的敬仰、感恩以及怀念,他的一生可称传奇。

***

徐秉归瞥见徐有庆紧皱的眉头,意识到自己一时失虑或许在这个年轻人面前说了荒谬的话,但以他如今尊贵的身份已经决定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会对某个人致歉。

不得已徐秉归岔开了话题,也揭开了今晚为何召徐有庆前来的谜题:“神古神洲可以给那些宵小宗族随意割占,但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坎泽杀狱绝不容落入外人之手!最后一位陈星子陷入沉眠之前曾以大法力推演,坎泽杀狱的杀意会在七千年后被彻底磨灭,届时徐家已然恢复元气,便是收复它的最好时机。现如今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便是要与那杀阵正面碰撞!”

“可李家据守剑城七千年,又怎敢保证他们不会发现并取走坎泽杀狱?”

“当初秦家余孽血祭杀阵之时,一共布置了三重大阵,其一坎泽杀狱,其二集剑城之纯正精气灌溉杀阵之阵,为罗星子所破,其三秦家神古焚天图,妄图掩盖其包藏之祸心,依旧被罗星子凭蛛丝马迹给识破。之后两位星子以命封印坎泽杀狱之际,再下一重紫星补天阵与诸多惑阵。除非李家有罗星子那般无限迫近至尊的能人出世入主剑城,否则凭何识破这密密麻麻的阵海?”

“杀阵就在此殿中?”徐有庆脸色严肃。

“不错。”徐秉归转过身来,炯炯注视着年轻人:“正在此殿中,徐有庆,这是家族交予你的第二道考验,由你,来收服这天地混沌锁!”

徐有庆眼角一抖,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透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