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剑峥嵘 > 正文
第一章:慵懒还是庸才
作者:魏无双  |  字数:2682  |  更新时间:2020-03-03 16:27:57 全文阅读

天源世界,一个异彩纷呈的源气世界。

此间之人可掌源修道,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大道无形,源法万千,谁又能够傲立世界之巅……

犹记青城山峰青衫剑圣一剑可破天,寒江孤影的老翁以柳枝独钓江龙,老天师一身残躯力抗九道天雷,自幽冥中走出的红衣女子以柔弱肩膀撑起整片天地……

遥想万年岁月,世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旷世不灭的传说,一代神王姜太神以无上伟力击破世界壁壁的束缚成就神位,重重世界法则加身却奈他不得,惊天源力,唯独无法带走一界神器“天阙”,后姜太神担心“天阙”落入居心不良人之手,遂以滔天神力将其熔化成五把残兵器散落在天源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之中。

自此天源世界中便是有了一个传闻在悄然发酵,重铸神器之人能够成就下一位神王,在这般无法抗拒的强大诱惑面前,一群贪婪的修源人趋之若鹜……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眨眼之间天源世界便是在沉寂之中安然度过了悠悠万载。

橘子洲,因其在世界版图上面的长相奇特酷似橘子而被命名。橘子洲中央的古老山峰上,屹立着一座千年院系。千里之地,红墙碧瓦,深庭宫院,源气氤氲而生,萦绕在山峰之中,如临万千仙境。

此境名为古灵圣境,也被称作古灵圣院,专门为了招收橘子洲中的各方天才学员而成立的院校。

圣院中有一间偌大的房屋里面聚集着一群风华正茂的少年少女,他们按照之前进院的规定考核顺序就座。

而坐在第一位的竟然是一名五官清秀的慵懒少年,他嘴角打着哈切,双眼无神的趴在桌子上面,手掌支起下巴,脸上透露出的是对于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淡然,仿佛台上的传业老师所讲述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入学第一天,当其他学员都在下面默默聆听讲师所传教的修炼之法时,陈蛰眼皮沉重,止不住的犯起了瞌睡。

少年陈蛰,橘子洲三大家族陈族中的旁系支脉一员。

三年前十五岁的陈蛰不抱家族任何希望的闯入圣院考核之中,令所有族人都瞠目结舌的是,他在圣院入门考核之中居然以一种十分优异的入学成绩排在了所有天骄前面,名列第一,就连他自己也是一再怀疑。

可圣院里面的苏院长偏偏将这一次的考核成绩当做了最终的结果,因为用他的话来说能有这份运气的人不足万分之一,也就是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在严峻的考核中,陈蛰有如神助,逢考必过,也不知是踩了什么狗屎运亦或者是得到上苍垂青,降下福祉于他,连闯常人难以逾越的第七关,硬生生打破了圣院的百年记录。

“同学们请你们将《基础源法》翻到一百三十页。”

讲台上,一道冰冷的声音传遍课堂之中,众弟子闻着清冷的声响看去,此刻正有一位身穿淡雅青袍的美女教师玉指青葱,刷刷翻开古籍。

美女教师柔顺的黑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头,秀发中暗藏冰颜雪肌,绝美的面孔,精致的容颜在抬起的那一刻竟是令的四周的环境变得黯然失色,她就是圣院教首柳清欢,出了名的冷艳美人,旁人只敢远观而不可亵渎,也无人胆敢招惹这一朵寒冷刺骨的雪莲花。

“今天我要讲述的是修源之基——人体源府,‘源府’二字单单从它的字面上来讲也可以表示为人体储存源气的重要地方,能否破开丹田修炼源气就在于此……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对此有过来了解的?不妨站起来说给大家听听……”

满座弟子纷纷惊扰,这……

一时忐忑不安……

几百人新弟子之中,大部分人都是出自小家族,有些人甚至连源府都未打通,还不能够掌控源气的力量,只有不到少数的那一帮人能够在入院以前就打通自身的源府。

他们有的依靠一个强大的家族背景作为支撑,无数源草做依托才能够打通源府;有的依仗自身强大的修源天赋不费吹灰之力的打通源府,而学院中的弟子大多数是没有强大背景,也没有卓越的天赋,反而是那些资质平庸的弟子当属多数。

今天虽然是入学的第一天,可是对于身处一号位的种子学员的陈蛰来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当初的一腔热血早已被浇灭,在平庸的磨盘中被悄悄碾抹的干干净净。

他在圣院末尾之列中度过了三年,迟迟未能达到小小源气士的地步,他就是一个最差的留级生,早已成为了全院笑谈谩骂的谈资对象了。

少年慵懒的趴在桌子上面,流着口水的嘴角微微轻抿,像是在梦里梦见了一些可口的美味,不自觉的梦呓道:“烧鸡…真好吃……”

旋即一双寒意凛冽的眸光自讲台上闪动而来,四周空气为之冻结,娇躯颤抖,柳清欢藏在袖子里的秀拳紧握,一张俏脸阴沉沉的如一团乌云飘过,脸上的神情似有狂风暴雨在飞快酝酿,她生气了……

“陈、蛰!”

红唇怒张,原本冰冷的嗓音附上了一些怒火,转变成愠怒的吼叫之声。

教首柳清欢根本不能容忍在自己的讲堂上面出现一个这样不思进取的学员,就算是不听也要给她装作在认真听讲的样子,不然……显然陈蛰的瞌睡举动踩到了柳清欢对于课堂原则的底线。

“冰霜之枪!”

咻咻——

抬手之间,柳清欢玉手中就有淡蓝色的寒冰源气化成无数枚冰晶朝着陈蛰的脑门打去,噼里啪啦一连爆头,足有百发之数。

“好痛……”

陈蛰龇牙咧嘴的从梦中抱头惊醒,猛地发现一桌的残碎冰晶,而他自己浑身冰凉,像是掉进冰窟窿里面洗了个澡透心凉,身上也被罩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块,这是……

下雪了?

一抬头,入眼的便是一张俏丽精致的雪白脸蛋,他真想尝试一下,掐一次这张脸蛋会是何种感觉呢。

“柳…柳老师……”陈蛰汗颜,生生咽了一口到嘴边的唾沫,那双瞳孔简直太过犀利了,冷漠之中夹杂着凶狠,似一头发飙的母老虎。

“嗯……今天天气不错啊……”陈蛰别过头去,根本无法直视那一双气势逼人的眼睛。

哈哈……

他这一出闹剧,在严肃的课堂上惊起一片的喧哗之声。

“你们是不是也要跟着他胡闹?”柳清欢沉声,面孔阴沉着看向台下众人。

额!

仅仅是一个瞪眼,台下弟子尽皆鸦雀无声没了动静。

“陈蛰你到底还要荒唐到几时才肯罢休?”柳清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身前的陈蛰。他明明是三年前最出色的一名弟子,拥有强大的修源天赋,可偏偏为什么甘于堕落,放弃眼前大好的未来就这样一天天腐化下去,作为老师的她都觉得替他惋惜。

“我……,不……”

陈蛰无可争辩,他咬紧牙关,竭力攥紧桌子下面的拳头,不管他怎样的据理力争在别人眼里都变成了苍白无力的借口,在艰难的挣扎中又垂丧的放下了拳头。

“这三年前的第一名可真是噱头!”陈蛰心底苦笑一声便不在多言。

当初的陈蛰亦如今日,也跟圣院中的其他老师和院长说过,自己的修源之路似乎不太一帆风顺,主要的根源出在源府之中,每当调动源气尝试冲进源府中时,都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着它们的冲击,可不管院长和老师怎么检查都没有查到任何异样的地方。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在质疑着少年的那些话,所有人都将他当做庸才来看待,今后再无一人敢相信他就是三年前入院的第一人。

一天天一月月,陈蛰在别人的眼中活成了另一幅颓废模样,沉默寡言,浑浑度日,同期的弟子都在努力中进步,而他只在原地踏步,无所作为,就连成为小小源气士的能力都没有,这是何等的悲哀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