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有一剑破青天 > 正文
第一章:祁祁与钓叟
作者:一只软泥怪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0-02-26 21:29:15 全文阅读

门“砰”地一声开了,风裹着雪像浪一样涌进屋子。睡梦中的祁祁惊醒,顾不得身上只着了一件薄衣,立马将门合上。

  从起身,到门前,再到关门,也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但他身上已积了厚厚一层霜雪。

  这一阵风雪,灭了屋里的炭火。好在祁祁动作利索,才没让大肆涌进的风雪冲坏了这摇摇欲坠的草屋,以及屋里的陈设。倒没有危言耸听,只因这山委实是座怪山,雪也好,雨也罢,都要胜过外面。

  经这么一茬,祁祁也没了睡意。开门时草草瞥了眼,大概是还差一时辰就要天明。

  随手弹了弹,身上的霜雪“唰唰”地落下,铺了茅草的地板尚有炭火的余温,这些霜雪很快就融化了,渗进草里。

  祁祁向屋的一角走去,单薄的上衣略略飘了起来。虽只是一角,但从其精炼的腹背线条来看,足见他身子的精壮。

  取下架上的皮草披在身上,祁祁坐在炭火旁,身前是一张摆了几本纸书的木桌。他重新点燃炭火,就着不明不暗的火光,翻阅起了纸书。

  看的是本《镖史》,记了许多江湖事。

  只是不知为何,今夜格外心烦。草草看了两页,那股烦意就好似要冲出喉头蹦出来一样。但睡也睡不得,想了想,搁下书,开了门来到屋外。

  刚一出来,风雪就如洪流一般涌进耳朵,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冲力。不过祁祁早就适应,依然立得如根松柏,若是常人,倒真可能就这样被冲倒。

  天地尤黑,昏暗吞噬了四周,洪流一样的风绞弄着霜雪,祁祁什么也看不到。

  站了片刻,霜雪就已裹住了他的眉睫,像是身后积了厚厚一层霜雪的屋檐。风雪犹在刮,祁祁纹丝不动。

  他的眼睛不知望着何处,像在眺望远方,又像在凝视身前。

  这是第几日了。

  他心想。

  清晨,阳光熹微。祁祁自然地醒来,淘米,生火,架锅,煮饭,一板一眼。水从附近的湖边打的。湖是个大湖,鱼很多。晚上山上刮着风雪,湖面结冰,清晨旭日东升,气温急增,冰雪融化。

  祁祁读各类史,晓得这世上多怪谲之地。来这的第一日,也没为这日夜截然不同的温度感到多少诧异。

  他见过很多比这还要怪谲的事情。

  昨夜,不,应该说是今日凌晨,他站在门前的风雪中,风雪像有魔力般,刮走了心中的烦闷,也没逗留多久,便又回了屋子。

  屋子的陈设很简单,木制的书柜、衣架,几张桌子,还有锅碗瓢盆。屋子是没有窗的,怕夜晚的风雪肆意涌进,弄垮了草屋。

  这山中野菜多,祁祁自己也种了菜。他一开始没种子,附近的钓叟给的他。这山中人不多,就他和钓叟两人。湖里有鱼,山中有野味,餐餐吃得倒还丰盛,不比城里的富贵人家差。

  犒劳了五脏庙,祁祁提着渔具,背上木篓,披蓑衣,戴斗笠,出门朝东边走去,那是大湖的方向。

  蓑衣下的身子也很挺拔,斗笠下的侧颜棱角如雕塑一样分明。尤其下颌,更是如刀锋一样锐利。

  不瞧其它,只瞧半脸,蓑衣里的人,也定然是个美男子。

  昨夜的风雪融化,今日的阳光还没来得及清理痕迹,土地仍有些泥泞。穿着草鞋的祁祁却是如履平地,清风霁月。路两旁的草堪比人高,几乎都盖过了祁祁的斗笠尖。远处有树,更远处有山,更更远处,是山外山。

  “这呢!”

  祁祁刚走出被草丛覆盖的山道,来到一片较为空旷的平地,就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那是一个装束与他差不多的老头,斗笠下的鬓发,已如霜雪般花白。

  祁祁点点头,算是回应。钓叟也晓得祁祁的性子,不冷不热,什么事情都是一点点,他想,天塌下来了,这娃儿的反应恐怕也只是一点点。

  “早饭吃过没?昨夜的雪不打紧吧?”钓叟一边垂钓,随口问道。

  “还好,”祁祁淡淡地回了句,收拾收拾,在钓叟旁边坐下,上了饵,把鱼线远远地抛去。

  湖是片大湖,东南西北的边缘都长着高高的草,映着日曦的湖面波光潋滟,一层层传荡开去,就像鱼的鳞片。

  在这里,天高地阔。

  就像江湖。

  祁祁、钓叟两两无言。钓叟很早就在这山中生活了,祁祁刚到时,他跟祁祁搭话祁祁也是这么冷冰冰的。原以为日子久了,熟稔了便好,谁知也没差多少,就像他年轻时一起“嬉戏”过的姑娘一样,都那样,也没差多少。

  不过姑娘还是有些不同的,你用的劲大了,姑娘给的反应也就大了。但祁祁不同啊,你是绵风也好,怒雷也罢,他给的反应始终也就一点点,不多不少,生怕这个度把控不得当,别人便会会错意似的。

  他其实还是有蛮多东西想问的,这山里也就他和祁祁两人,不问祁祁的事,他真的就没别的事可干了。总不能不问吧?那不憋得慌?

  比如,为何祁祁屋子的角落里摆放着两柄剑,一柄黑鞘剑,一柄白鞘剑,却始终不见他用剑、练剑呢?

  比如有次他夜半登门,为何祁祁只着了一件薄衣却不冷呢?

  比如明明他才是年事高的人,阅历理应比祁祁丰厚,但为何祁祁眼里却有着他也读不懂的故事呢?

  比如……比如……还有很多比如……

  只可惜他知道祁祁的性子,这些事问了,祁祁也不见得会答,所以便一直留着没问。要么一问就问出,要么就不问,免得三番两次问,显得自己别有用心似的。

  这山里就祁祁一个人了,他不能把自己跟祁祁的关系弄僵。

  “哟呵,来感觉了,去解个手,祁祁,帮我顾顾?”钓叟问。

  “嗯,”祁祁淡淡应了声,接过钓叟小心翼翼传来的钓竿。

  钓叟往附近走去,步子一瘸一拐。祁祁一直注视着钓叟的步子,怕他摔倒。钓叟对祁祁几乎是知无不言,包括这条瘸腿的事。

  钓叟是个孤儿,无名,从小四处流浪。他喜欢过一个富家的姑娘,那姑娘出落得是真的水灵啊,肌理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皙,灵动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用国色天香来形容,怕是都不为过。

  可惜姑娘不喜欢他啊,他多次找姑娘,最后姑娘急了,命人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这件事到最后,他不仅失去了一条腿,连姑娘的名字也没问到。

  他确实是喜欢姑娘啊,可姑娘也确实是不喜欢他啊。

  感情这种事向来都是两情相悦,而非一厢情愿。

  他是喜欢姑娘。

  可那又怎样呢?

  过了会儿,钓叟又趔趔趄趄地走回来,想拿回钓竿,祁祁拒绝了他,“我来吧,你坐着歇息。”

  “嘿嘿,不用,”钓叟咧嘴笑道,“人是老了,提把子的能耐还是有的,不仅是这渔把子,还有裤子里那肉把子,嘿嘿。”

  祁祁不为所动,连头也没撇。钓叟见状,笑着坐到祁祁身旁,轻轻拍了拍祁祁的肩膀,“这家伙,还挺壮实哈!”

  “别说了,吓着鱼,”祁祁说。

  “嘿嘿,那倒不至于,”钓叟笑着说。

  又过了一段两两无言的时光,祁祁破天荒地主动开口道,“你就没想过给自己起个名字么?”

  “你就没想过让那两柄剑出鞘么?”钓叟反问。

  祁祁沉默,目光渐渐幽邃。

  “没,没,瞎问的,”钓叟自知捅了篓子,赶忙道,“我也想有名字啊,可我没读过书,也不认得什么字。要真起,我也只能给自己起个什么王狗蛋啊,李狗蛋啊。”

  “那还不如不起,”钓叟说。

  “我给你起,”祁祁说。

  “嗯?”钓叟有些愕然的。

  “我说,我给你起,”祁祁说。

  “那敢情好啊,你每日读那么多书,肚子里的墨水一定不少,你给我起,包管有文化,以后泡姑娘都能事半功倍!”钓叟笑着说,“话说,是个什么名儿啊?”

  “薄言,”祁祁说。

  “薄言?”钓叟问。

  “嗯,”祁祁说。

  “这是个啥名儿?”钓叟说,“啥意思?”

  “少说话的意思,”祁祁解释道,“你太吵了。”

  “这小子,”钓叟抓抓头,“还嫌弃我来了?”

  “不过这名字还真是个好名字哈,好听,有内涵,我喜欢!”钓叟给予充分肯定。

  钓叟紧接着又说道,“但我不能用啊!你要我不说话、少说话,那我比死了还难受。祁祁,谢过你的好意,我不能用。”

  “早有所料,”祁祁视线停在湖面的竿头,头也不回地说。

  “祁祁,我跟你说啊,”钓叟说,“这世上多怪山,山上多怪兽,像这里白天晚上的风雪、烈日,根本不稀奇,说不定,这湖里还有一条大鱼呢!”

  祁祁点点头,深以为然。

  “哎,我也真是闷得慌,”钓叟说,“以前在外面讨啊,偷啊,抢啊,隔一段时间还能找个屁股大能生养的姑娘好好耍一耍,但现在在这山里,既没有姑娘,仅有的人也不跟我聊天,这日子一天天过得是越来越没劲儿了。”

  “嗯,”等钓叟说完,祁祁淡淡地应了声,表示认同。

  钓叟气堵,一头黑线,不再说,叼着根狗尾巴草,呆呆地望向湖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