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庄周晓梦迷蝴蝶
作者:水星凌日  |  字数:2155  |  更新时间:2020-02-27 18:18:28 全文阅读

蓝田玉暖,是庄周梦了蝴蝶,还是蝴蝶梦了庄周。

  林七七做了个梦,天空如黑色的幕布偶尔散落几颗微亮的星子,入夜的京陵城一片寂寥,远不及白日的热闹。

  她一个人漫无目地走在荒无人烟的街道上,纵然身上的伤口如火烧后再洒点盐一般痛得锥心蚀骨,心中却闪过一丝窃喜。她原本不过是从狼嘴里死里逃生的孤儿,不过是因自己与林家真正的二女儿长得有八分相似,又恰好与正主在眼角处有颗一模一样的红痣,便被林若风用个李代桃僵之计代替了他真正的妹妹,来到林府。

  “我见你为摘个青果子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竟一点事都没有,想来是个十分命大的人,不如你做我妹妹,我保你衣食无忧如何?”八岁的林若风笑得温暖如旭,五岁的林七七就这样被拐走了。

  她之前一直不明白,林家家大势大衣食无忧,为何林若风不愿他的亲妹妹回到林府。如今回想着初见那位正主苍白柔弱的面孔和弱不禁风的身子,怕是受不了林蒙那老头的心理折磨,更受不了凌蓝峰法阵的千刀万剐和鬼才子的蛇虫毒物,她多少次死里逃生自个都数不清,如果是正主回到林府想来年纪轻轻便会香消玉殒。

  林若风,京陵城万千少女的桃花梦,其实是一个坑爹的人!

  “林家二女?”忽地一道冰冷嗓音传来,莫名的熟悉。林七七回头张望,却连一个鬼影都没见到,想来定是幻觉。

  她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几经周转,眼前蓦地出现一片小竹林,兴许是黑夜的缘故,竹林呈现一片幽幽墨青色,淡淡的清香缭绕在她的鼻尖,心田一暖竟觉得身上的疼痛减弱了几分。

  竹林中传来一点微弱的白光。她寻着白光走去,竟让她看见一个清雅的小院。小院里只有一个小竹楼,楼前挂着两盏白灯笼,散发着淡淡地柔光。

  门前有一蒙眼男子,素锦白衣青簪墨发,身姿俊雅若芝兰玉树,身前是一方黑色小木案。他静静地坐着,嘴角含着一丝浅笑,修长如玉的手指捻起一根细小木枝挑弄着小香炉,青烟缭绕,俊白的面容若隐若现,似幻非幻,几缕南风裹着竹叶洒洒落落,其中一片带着夜间晶莹剔透的露泽轻轻地落在他的肩头。

  竹林、小楼、青烟、白灯笼,这些景色原本在京陵城的繁华衬托下会显得单调乏味,但林七七却觉得因为他的存在,因为那一袭似揉和了月光的白衣,变得静雅而美好。

  蒙眼男子微微皱眉,搁下圆润指尖捻着的小木枝,缓缓起身。欣长清瘦的身躯载着柔和的白光,白衣飘动带着一缕清香,身后好似陌上花开,悠然向她踱步而来。

  面容渐渐清晰,素净柔和如清莲,接近无色的薄唇轻轻启合:“姑娘可是白日间的那位?怎么一身血腥气,可是受伤?”

  他语含关切,林七七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害怕自己的满身污秽弄脏了他一身的纤尘不染,“小伤而已,无碍。”

  蒙眼男子闻言垂头思量了一会儿,又轻轻地摇头,一脸温柔:“你瞒不过我的嗅觉和听觉,姑娘是伤得极重的。”声音似月光般醉人,“疼吗?”

  心中的某根弦被轻轻地弹了一下,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起。从小到大,她第一次听见有人关怀地问她疼吗?林若风对她很好,可是这种好来自于愧疚,她为了不让他太过愧疚,在他面前从来都很要强,受伤从来不告诉他。

  “我双目失明,姑娘若是不介意,可自行去后院的温泉洗洗,对内伤是有好处的。”他轻轻地开口,“今日小刀为我添置了一件新衣,姑娘若是不嫌弃,便可先将就着。”接着又开口,“恰好小刀前几日受了伤,所以我这里备得有伤药,姑娘若是……。”

  “我不介意,也不嫌弃。”林七七赶忙应合着,他神色坦坦荡荡,温柔的话语中又透着理所当然,她实在狠不下心来,无端觉得拒绝他是一件颇难为情颇残忍的事情。

  那一夜她觉得很是梦幻,如谪仙般的男子,如仙境一般的温泉。

  水雾缭绕,浮动的泉水似欢游的银鱼温柔地轻吻着触目惊心的伤口,身上的血渍像红墨一般渲染周身的泉水但很快又被吞没,由红变粉再变白。

  细长的手臂轻轻扬起一央泉水,水珠飞溅落在脸上,林七七身子下沉整个人没入泉水中,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一双桃花眼在水中睁开,眼神似醉非醉,眼角余光捕捉到一片正在徐徐上升的竹叶,悠悠然然好似蓝天上漫不经心的卷云,随着波澜沉沉浮浮。

  后来她意识到原来那晚不是梦。至此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林七七都会守在蒙眼男子的身旁,静静聆听他说话,将他的一言一语牢牢刻在心里。那个时候她不知道他是二皇子梅隐,只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事都不会在心里留下痕迹的木隐。他也不知道她是林宰傅的二女儿林灵凌,只知道她是一个倒了血霉被一条疯狗咬过的林七七。

  木隐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住在小竹林中,除了时不时探望他的小刀。小刀是一名武功高强的刀客,性格刻薄跟一块冰坨子似的,他常年带着银色面具,只露出如鹰般锐利的双眼,腰间别着把鬼影刀,右手一直搭在刀柄上,做着随时拔刀的准备。

  因木隐在机缘巧合之下救过他一命,小刀为了报恩便发誓说甘愿做木隐手中的刀,保护他帮他杀人。

  每每说起这件事,木隐总会无奈地笑笑,笑容煦和温暖:“我素日里做得最多的事情不过是调香,用来打发时间,无端给我一把刀子做什么?”

  林七七觉得他应当是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随即默默地飘了眼腰间从不离身的冰蚕剑,决定以后不带它了。

  林若风经常说她神经大条跟脑中缺了一根筋似的,比如说他每天都会让小厨房准备绿豆糕,而林七七却一直以为他喜欢吃红豆糕。以前林七七从来都不会将这等细枝末节的小事放在心里,可她现在却想要好好琢磨木隐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喜欢玩什么。

  可琢磨来琢磨去,她却觉得木隐好像对什么都喜欢,又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