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仙有劫 > 正文
第一章 汝之名,‘星’也
作者:陈抖抖  |  字数:5177  |  更新时间:2020-06-08 17:14:29 全文阅读

我是谁!

 我在哪!

 哎呦......谁拽我!

 “夫人,用力,头已经出来了。”

 头,谁的头!

 “啊,痛死老娘了,快给我出来啊!”

 床上躺着一位孕妇,声嘶力竭的咆哮声,惊醒了这个无知茫然的意识。

 “想起来了,我叫,额......叫什么来着......”懵懂的意识彻底苏醒,却是脑海昏沉。

 嗞~嗞~

 突然,古怪的韵味在这个意识的脑海里不断滋生,如惊涛骇浪般的海面,汹涌澎湃,冲刷着这个意识的脑海。

 “啊!好乱啊,我,我是谁!”

 “我好像是个皇帝,好像是被妃子下毒害死的......不对,好像是个乞丐,最后还是饿死的......也不对,怎么记忆里我又好像只是一个农夫,最后死在......想不起来了。”

 “是皇帝,乞丐还是农夫,不对啊,好像还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出现过,那些个嘟嘟嘟会动的铁家伙是什么......”

 “还是不对,啊!为何会有这么多错综复杂,截然不同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啊!”

 “啊......为何我觉得自己活了好久好久啊,这些稀奇古怪的画面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到底是谁啊!”

 苏醒的意识对一切是那么陌生,只觉脑海犹如被那万钧雷霆轰击,轰鸣不断,混乱一片。

 一个又一个的奇怪画面接踵而至,在脑海涌现,好似一段又一段的记忆。

只是每一段记忆,都只有一个小小的片段,并不完整,更是截然不同的没有一丝联系。

 就在这个意识对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即将苦恼到崩溃之际。

 嗡~

 突然,玄妙无比的韵味降临他的脑海。

 “汝之名,‘星’也!”

 一道沧桑而又古老的声音,充斥在这个意识的脑海里。

 与此同时,在这个名为三界的世界,几道无比古老的意识碰触在一起:“千世,今,终圆满......各位老友,无尽岁月前的那盘棋局,该落子了。”

 而这个意识脑海中不断浮现的记忆画面,也因方才那道古老声音的突然出现,不再混乱。

 “还......还真有人啊!是谁,我叫‘星’?”这个被称之为‘星’的意识,大感惊愕,方才只是自我咆哮,没想到还真有人回答他。

 ‘星’想要寻找这声音的来源,却是惊奇般的发现,自己一点气力都施展不出来。

 “额......怎么,怎么感觉好挤啊......还有,是谁在拽我,为何眼睛也睁不开!”杂乱不堪的记忆画面不再出现,脑海的疼痛也因此舒缓,‘星’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被挤着,不免疑惑,却在这时有着一道老妇人的声音传入耳边。

 “夫人,撑住,用力!”孕妇的床边有着一位老妇大吼着,正双手牟足了气力拉扯着。

 伴随着老妇的拉扯,‘星’只觉一阵舒爽,奇怪的挤压感顿时消散,艰难的睁开那双似有些粘稠的眼眸,眸中满是茫然,却见一个光鲜亮丽的世界,出现在‘星’的视野中。

 一间屋子,很是空旷,不论是墙壁、凳椅,床铺等等,尽皆都是木雕所制,雕刻在上的图案栩栩如生,华美精致。

 只是这简单而又朴实精美的摆设,对于‘星’而言,却显得异常的巨大。

 “这......”茫然傻眼的‘星’觉得这一切有些熟系,好似见过,又有些陌生,自己见过吗。

 “啊!刚才那位,您能不能再出来一次,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眼前的一幕,‘星’只有咆哮,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无知,为何自己想要伸手却使不出力,为何......

 哇~

 ‘星’的大声咆哮,变成了道道震耳欲聋的婴儿啼哭声。

 “额......”听着自己口中传出的婴儿声,‘星’顿时一愣,随即彻底傻眼。

 这,什么情况!

 自己是个婴儿?

 就在这时。

 “黎樊天,快给老娘滚进来!”床上的孕妇似未曾因诞子而虚弱,突然大吼了一声,挥手间,原本皓白如玉的肌肤上遍布的血渍徒然不见,更是有一件华美干净的衣袍穿在了身上。

 咚!

 声音刚巧落下,屋外便是闪进两道身影,一位精壮孔武,面色却极为紧张的男子,以及一位沧桑庄严的老者。

 只见男子与老者都是一袭道袍,面带慈祥的看着自己。

 “道士?”婴儿‘星’为这二位的穿着感到奇怪,脑海中不知为何,就冒出了这两个字。

 “兮雪,身体如何?”男子冲进屋内,紧张的询问着床铺上躺着的少妇,眸中满是关爱。

 “无妨,只是伤了本源,天哥,快来看看我们的小祖宗。”少妇兮雪满头大汗,却是眼眸中有着喜悦,摆手间指着床边老妇怀里的婴儿。

 “本源?”听着谈话‘星’眨了眨眼,然后,又眨了眨眼,你们能不能说说清楚。

 “快给我看看,是不是带把的!”男子黎樊天激动的从老妇手中将婴儿接过,一看。

 “还好还好!”黎樊天欲哭无泪,这孩子,可是把他给害惨了。

 被抱在这位陌生男子的怀里,‘星’有些失神,竟有一丝安心的感觉。

 “这个......也不管我是谁了,感觉自己好像是很多人,这都不重要了,就,就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变成婴儿了?”突如其来的一切,让‘星’着实有些接受不了。

 这时,抱着‘星’的男子激动的说着:“哈哈,我的孩子,你的名字叫黎大牛!”

 “......哎,说归说哈,就算您是我爹,您也不能给我起个这么耕田的名字吧。”婴儿‘星’顿时在心中翻起了无数白眼。

 “少扯淡,老娘的孩子,名字怎么可以这么俗气!”床上躺着的少妇兮雪突然大喝一声。

 “这位应该,就是我娘吧,到底是娘好,娘疼儿啊。”婴儿‘星’闻言顿时激动。

 “就叫春香吧,黎春香,嗯,挺好的。”少妇兮雪思绪许久,点着头说道。

 “嗯......不对,等等,您这名字比那大牛,好到哪里去了吗?还有,大牛好歹是男的吧,春香,我的娘啊,您生的可是带把的哎。”婴儿‘星’欲哭无泪,要不是说不了话,真想跟您二位争论个天荒地老。

 “还是大牛好。”黎樊天喃喃着。

 “嗯!”只见兮雪一个皱眉。

 “春香,就春香,这名字好听!”黎樊天当即认怂。

 “不是,爹啊,咱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的骨气呢,您这就认怂了,这样不好吧?”婴儿‘星’突然觉得自己此生危矣。

 “不行,绝对不能叫这个名字,我会怀疑人生的!”婴儿‘星’决定做点什么。

 然后。

 哇~哇~

 身为婴儿的‘星’只能放声哭泣。

 “看吧,孩子也不喜欢。”黎樊天倒是配合,当即说道,看着婴儿‘星’的眼神好似在说,还是喜欢爹给你取得名字吧。

 “哼,小崽子,在老娘肚子里一待九年,还敢不喜欢老娘给他起的名字!”兮雪皱着眉,感到不悦的哼了一声。

 “九......怀孕九年!您别欺负我记忆乱不懂好不好,当我是哪吒呢,哪吒也就三年......咦,哪吒是谁。”婴儿‘星’顿时在心中咆哮,虽记忆混乱,可在那杂乱不堪的记忆中,孕妇怀孕的常识还是有的。

 “要不,请师尊赐名?”黎樊天突然向身边的老者,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少妇兮雪闻言,也是点头看着老者。

 就是婴儿‘星’都是期待着老者解救自己,这即将因为名字而悲惨的命运。

 “名字?”老者思绪一番后,走到窗前仰望道,“这孩子一孕九年,九年才诞生人世,不如,便叫黎九年,如何?”

 “好!”黎樊天与兮雪同时点头,脸上浮现着笑容,似对这名字极为满意。

 “......”婴儿‘星’则是,算了,毁灭吧,烦了,黎九年,合着我要是在水沟里出生的,您老还准备给我起个,黎水沟的名字呗?

 嗡~

 玄妙的韵味再次降临,这一次却不是降临在婴儿‘星’的脑海里。

 只见此间黎樊天,兮雪和老者三人,一时都是傻在原地,觉脑海昏沉。

 至于那位接生的老妇,不过是寻来的凡俗,待孩子诞生,自然早就离去。

 嗡~

 玄妙非凡的韵味,好似这世间最为强大的法则,此刻,三人的脑海中同时响起一道声音。

 “他之名,为星!”

 依旧是那道无比古老的声音,好似法则一般,不容置疑,不容忤逆。

 片刻后。

 “嗯?”黎樊天三人回神,诧异方才发生了什么,对于突然失神,没有任何记忆,只是脑海中有着一个意念,告诉着他们,星之一字。

 “这孩子,就叫,黎星!”黎樊天和兮雪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看向老者,老者也是同意的点头。

 “星,又是星?哎......总比大牛和春香好。”黎星并不知道方才发生的事情,只是觉得,名字没有发生悲剧就好。

 这时,躺在床上的少妇兮雪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取出一枚玉瓶喝了一口,面色便可见般的恢复了些许,随即下床从黎樊天的怀里,将黎星抱在自己的怀里。

 “你这小祖宗,折磨老娘九年,害得老娘损耗修为,总算是舍得出来了。”兮雪呵斥着怀里的黎星,只是眸中充满着宠溺与疼爱。

 “嗯......额......您是我娘,您说啥都对。”黎星实际上,根本没听懂母亲话语中的意思。

 母亲兮雪将黎星抱在怀里,与父亲黎樊天和老者一同走出屋子。

 门外是一片庭院,院中有着一只大鹰站着,毛发金黄,显得极为高贵,眸中锋锐,只是落在黎星的身上,却是有着激动。

 再看庭院外,有着一只面目凶狠,通体泛红盘卧着的猛虎,似正注视着四周,不时还会起身盘旋庭院外界一周,直直的身躯足有数丈高,极为巨大,两根裸露在外的獠牙,更是尖锐锋芒的令人发寒。

 见兮雪抱着黎星从屋内走出,猛虎缓缓走来,发出咚咚的响声,巨大的虎头上面有着一道血色的“王”字,令黎星心中发怵。

 “天!”黎星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这只血虎身上的气息,令黎星感到有些恐慌。

 那只金羽大鹰就罢了,大是大了点,就当是变异了。可这跟老虎一样的巨大怪物,是什么东西!

 在黎星杂乱的记忆中,虎,还是相识的,只是眼前这只,有些过分了......

 “你,你别过来。”黎星呐喊着,巨大的虎头袭来,好比下一刻就要被吃掉一样。

 哇~哇~

 黎星呐喊咆哮的声音,自然变成了婴儿的啼哭声。

 “笨虎,快走开,吓到我们的少主了。”这时,一道凶戾的声音呵斥猛虎。

 “嗯,嗯,对,快走开!”黎星在心中非常认同这道声音。

 然后......

 黎星傻眼了,身旁的父母与老者没有说话,那么这道声音......不会是!

 “来,大牛,爹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金伯,在你母亲怀孕当天,意外出现,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黎樊天却是不顾及儿子的感受,悻悻然的说着。

 “哦,救命恩人。”黎星在心中轻轻点头,“嗯,您为什么还是叫我大牛......”

 “少主!”只见金黄大鹰踩着爪子走来,向兮雪怀里的黎星屈身一拜,画面极为诡异。

 嗡~

 这时,那只如死神一般的血色猛虎,身躯上突然泛起一阵烟雾,而后烟雾中走出一位红发男子,男子尴尬的挠着头说道:“嘿嘿,少主别怕,我是你虎叔。”

 “......”黎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开始崩塌了。

 活久见啊!

 虽说自己的那堆混乱记忆里,有很多古怪的画面,可也没有这样的啊。

 会说话的大鹰,会变成人的巨大猛虎,还是血色的......你们赢了。

 “春香啊,娘给你介绍一下,你这位虎叔是为娘的灵兽,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当年娘怀上你时,你虎叔和金伯是一起出现的,若不是它拼命将为娘驮着逃出来,也就没有你了。”兮雪捏了捏婴儿黎星的小脸,笑道。

 “哦,哦,也是救命恩人。”黎星缓缓回神,那位名为虎叔的血发男子,看着自己,不知为何,眸中好似流露着惊醒。

 “嗯!等等,不对,娘啊,您怎么还是叫我春香啊,不是说好黎星的吗......”黎星欲哭无泪,自己似乎遇到两位极不靠谱的爹娘。

 “哎......”黎星苦感无奈,只是在母亲的怀里,有着舒适拟人的温暖,懵懵的睡意席卷而来,黎星睡着了。

 “樊天,兮雪,为师近日大感三灾九劫将至,此劫,为师也没有多大把握,留在此地恐会波及这孩子,近期便将离去。”老者见黎星睡去,突然沉声说道。

 “师尊!”黎樊天和兮雪同时一惊,修仙者逢三为灾,逢九为劫,师尊都没有把握,恐是九百年一次的劫难将要来临了。

 “只是你二人还需早早转移才是,兮氏跋扈,遍布眼线,此地亦不安全,待得回到黎氏,才能平安!”老者突然向黎樊天说道。

 “哎......”黎樊天长长的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妻子,黎氏,他们又何尝不想回呢,可是回不去啊!

 “师尊,我二人亏欠黎氏太多,无颜再回,事到如今,这一逃已是数十年,如今孩子出生,我不想再逃了。流离失所的日子,真的不想让我的孩子去体会啊。”兮雪看向自己的丈夫,却是摇了摇头,眸中有着坚定,随即,宠溺的看着怀中沉睡的黎星。

 “傻徒儿。”老者了解自己徒弟的秉性,也知当年黎氏发了什么,不再相劝,只是叹道,“你夫妇二人需多加小心,为师此去,短则一年,长则三五年,待渡过劫难,自会前来寻你们。”

 三灾九劫,修仙者也只能模糊的感应即将降临,然而具体时日,却是难以辨别。

 “师尊,待您归来,星儿这小子,也就可以唤您一声爷爷了!”兮雪笑着回应道。

 修仙世界,师徒之情,百年千年相伴,本就情比天高。

 “哈哈,老夫也要当爷爷了啊!”老者大笑着起身飞了起来。

 若是黎星没有沉睡,见此一幕,估计也会被震撼的睡过去吧......会飞哎......

 喝!

 却听老者屹立苍穹,一声大喝。

 玄灵微尘阵!

 起!

 顿时喝声不断,涟漪生起,波动扩散,根根黑铁石柱自老者袖手中飞出。

 黑铁石柱上印刻着奇怪的铭纹,散发着层层光晕,奇怪的铭纹更是尽显玄妙威能。

 “地魄石灵生,微于尘土间!”老者口中微微念着。

 嗡~

 一股可见般的波动席卷向外扩散,根根石柱尽数生辉,掀起层层涟漪波澜。

 哗!

 好似出现了一层薄纱,降临笼罩着石柱范围内的空间,阵法一现,薄纱一盖,从外界看,已然看不到其内场景。

 “徒儿,为师已为你二人设下阵法,只是久留一地终非长久,还需多加小心!”老者做完一切,便是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飞去。

老者走后,兮雪倚靠在黎樊天的怀里,看着怀中的黎星,享受这久违的宁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