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纵横行 > 正文
第二十六章:告别
作者:南荡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4-01 05:16:34 全文阅读

被尊称为仙长的修真老者听白晓笙如此问起,笑道:“自然,杂役很辛苦,门内每月都会给所有杂役发放十枚下品灵石,并且杂役可以自由出入教堂与演武厅,观看外门弟子修习,杂役唯一区别于外门弟子的是没资格修习本门的功法,但你天资过人,本执事会破例授你吐纳功法《水云诀》,至于能否从杂役变成外门弟子,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哎呦,破例了!晓笙还不快谢谢仙长的大恩!”

  闻言白晓笙面露失望之色,众人以为这个全村第一天才是接受不了被二愣子比下去的事实而悲伤,而实际上他是在遗憾杂役的灵石太少了,每个月十枚下品灵石,按虚空神石所说吞噬一块下品灵石是十点灵气值,十块便是一百点,这点灵气值对自己那“贪得无厌”的伴生至宝来说还不够塞牙缝的,迟疑了一会,白晓笙说道:

  “多谢仙长赏识,小子倒是不怕辛苦,只是想问仙长,是不是在册的杂役赚的更多一些?”

  “呵呵,非也,都是一样的,只不过门内招录杂役,需要层层审核后才能在册,外门主教与本执事同意后还需经内门执事同意再报与内门主教与首座方可,不过是个杂役而已,何必搞的如此麻烦,小儿,眼下机会可是给你了,你如何选择啊?”

  老村长李咸鱼也不知道白晓笙在迟疑什么,这个机会对望海村的孩子来说就像一道照亮未来的曙光,转瞬即逝,孩子小不懂事不要紧,当大人的怎能不识抬举,赶紧说道:“嗨呀,这还选择什么!肯定是去啊,我替孩子答应了。”

  “是啊,多谢仙长,犬子虽是去修真门派做个杂役,却能得仙长破例传授宗门功法,这是他修来的福缘,白某感激不尽。”

  白云飞也是赶忙道谢,见状沉默不语的白晓笙也是笑道:“多谢仙长,小子愿意!”

  “哈哈,如此甚好,那你便与这孩子随我走吧。”

  “现在就启程嘛?”

  “不错,父母亲人都在此处,也用不着告别了吧,门内什么都有,你们也不必收拾什么东西,早些送你们回宗门,老夫心里也算少一桩事。”

  闻言愣头青和老愣头赶紧把二愣子送到老者面前:“多谢仙长,今后这孩子就辛苦您了,他能有机会去修真宗门修炼,是我们老冷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二愣子看着爷爷和父亲那张挂满了脸骄傲兴奋与泪水的脸,又看了看小伙伴钢蛋狗蛋铁柱金棒羡慕的神情,不由得心生得意,高声喊到:“翠花,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熊孩子,你说啥呢!翠花她娘,你可千万别多想啊。”

  村民们面面相觑,闻言白晓笙笑出了声:“仙长,能否容小子先回家一趟,我娘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我要亲自告诉她。”

  “呵呵,好,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多谢仙长!”

  说完白晓笙转身一个冲刺便飞出了人群,如此身手看得老者不由眼前一亮:“好小子,溜的倒是够快!”

  “不瞒仙长,犬子随我学过几天武道,略有小成。”

  李咸鱼不由撇了撇白云飞,心道这话说的比老头子的肾都虚,还略有所成,这才几年都超过你了······

  “呵呵,原来如此,你武道修为如何?”

  “白某不才,区区武师而已。”

  “哦?我看这孩子的身手怕是已经在你之上了。”

  “仙长慧眼,这孩子天赋不错,小小年纪已经突破到武师境,实力隐隐在我这个做父亲的之上,惭愧惭愧。”

  白云飞不敢实话实说,自古仙武不同宗,若是让这仙长知道白晓笙的武道修为已经突破到武将境,恐怕即使他天赋再好也不会获得这个做杂役的资格,不过话说回来,一个武将去修真门派做杂役,也真是屈才了,何况还是个武道奇才。

  “此子修真天赋也是顶尖,只是可惜了这灵根,嗨,罢了,世间哪得双全法啊,灵根废,天赋好,修炼下去没准就会发生奇迹呢。”

  老村长让一众村民都散了,白晓笙跑回家将自己去天水门做杂役的事告知了孟晓晓,这次孟吉昌倒是没有反对,反而很支持,他还叮嘱白晓笙,做杂役虽然苦些,听上去身份低贱些,但在宗门里干活安全,吃喝不愁,还有灵石拿,这份美差一定要珍惜,男孩子既要有松柏的挺拔,也要有杨柳的柔腻,能屈能伸,千万别觉得做杂役委屈了自己,到了那要好好表现,争取让宗门上下满意,若能留白晓笙在那做一辈子杂役,他死都可以放心的走了。

  看得出孟吉昌只是对盘龙城心有余悸,在他的心里,孩子生活的安全,过得稳定,便是一生的追求了。

  孟晓晓虽然舍不得孩子,却也知道这是好事,除了支持他的选择也免不了一番叮咛,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孩子多优秀,无论孩子身在何处成长到什么程度,在母亲心里,孩子永远是孩子,白晓笙满脸喜悦的匆匆告别家人后,赶紧回到大柳树下与仙长等人会合,老村长李咸鱼,村教习白云飞,老愣头和愣头青父子,四个人目送着俩孩子随着天水门的仙长走出村子,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一段新奇的旋律自远处悠悠传来:“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蓝天悠悠白云依旧泪水在漂泊,在那一片苍茫中一个人生活,看见远方天国,那璀璨的烟火······”

  老者笑眯眯问道:“晓笙,你唱的这是什么啊?”

  白晓笙笑道:“回仙长的话,这首曲子叫自由飞翔,走出乡村拥抱大山的感觉真好,有感而发。”

  “哈哈,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还有这般嗓子,老夫果然是独具一双慧眼啊,嘿嘿,你长大了即使做不得修真者,给老夫做个伶人唱曲也不错啊。”

  “仙长说笑了,您对小子有大恩,您若想听,我随时唱给你听便是了。”

  “哈哈,嗓子甜,这小嘴更甜,莫叫什么仙长,到了宗门你称呼老夫执事便可,还有二···二愣子,今后不许再称呼老夫仙长,要叫执事,记住了嘛?”

  二愣子憨头憨脑的笑道:“是,记住了仙长。”

  “这孩子,整个村子就你一人符合本门招录外门弟子的要求,谁能看得出你是村里的天才,哈哈哈。”

  二愣子指着白晓笙说道:“仙长,我可不是村子里的天才,他是,嘿嘿,我也没想到啊,天才还不如我。”

  说完,二楞突然说道:“小白子,你是不是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我比下去?嘿嘿,杂役,我爹都告诉我了,我是去宗门学习的,你是去干活的,以后,我的臭袜子都给你洗,叫你之前揍我!以后我每天要揍你一遍,不对,三遍,吃一顿饭便揍你一遍,我要揍扁你,好好出出原来受你的气!”

  “住口!你这小子怎敢如此放肆,宗门内严禁斗殴,更不许弟子欺负杂役,你是去学习的不错,但你的臭袜子要自己洗,宗门杂役只负责宗门的活,弟子之间的私事没资格使唤,还有,叫老夫执事,不是仙长,记住了嘛?”

  “是···仙···执事,记住了记住了。”

  不休不止白晓笙三人都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不休问道:“二愣子,你姓什么啊?你难道就叫二愣子嘛?”

  “二愣子是我小名,我姓冷,打我记事起爷爷和父亲就都喊我二愣子,村里人也是这么叫我的,我的名字···我忘了。”

  “哈哈,也就是说你现在知道自己的小名,不知道本名呗?”

  二愣子被问的红了脸,白晓笙说道:“这也正常,我们村里好多孩子都是从小就被称呼小名,钢蛋铁蛋狗蛋翠花柱子金棒什么的,听老一辈人说,我们农村孩子名字随意一点没关系,好养活,要是早知道我们都有修炼的机会,那会开口说话的第一件事一定是请父母给我们起个好听点名字,将来说出去也体面些。”

  “嘿,白晓笙,我看你说话还算得体,不太像村里来的呢。”

  “咋就不是村里来的,我记事起我娘就在村里书堂教书,从小耳濡目染,说话自然比二愣子强,对了,以后不能再叫你二愣子了,你要是实在想不起自己叫什么名字,冷叔又不在,我就先帮你想一个,你看咋样。”

  “行,你要是帮我想出一个好听点的名字,我以后就不揍你了,咱俩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还恩怨···我想想啊,姓冷,你以后就叫冷天逸,天空的天,安逸的逸,怎么样?”

  “呦,你小子可以啊,张嘴就来啊?冷天逸,这名字不错,是不是不止?”

  “恩,像那么回事。”

  自称执事的老者眯着眼像是在想什么,不休不止倒是没有隐藏对白晓笙赞许,二愣子听到自己的新名字看起来也挺满意,嘟囔道:“天空的天我知道,安逸的逸是哪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