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御灵仙记 > 第一卷 御兽宗风云
第一章 莫有
作者:无非客  |  字数:3565  |  更新时间:2020-03-11 18:32:53 全文阅读

莫有,当代御兽宗最末流的弟子,不是因为他资质差,也不是因为他不努力,相反他十分聪明好学。只不过他有一位闻名整个青盲山脉的师尊,别号邋遢道人,是一位终日酗酒、醉生梦死之辈。这样,宗门之人便瞧不起邋遢道人,牵连莫有也受这无妄之灾。

莫有的这个师傅太出名了,捧着一个酒葫芦,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一年能见到他清醒一天,那就是天大的幸事。他终日以酒度日,以至于不修边幅,整个人邋遢肮脏到了极致,就算隔着一座山,也能闻到邋遢道人身上散发的臭味。而且邋遢道人全年不洗澡,头发结成了块,衣服上破破烂烂,挂着各样的污垢,脸黑乎乎的,鼻子眼睛什么也看不清,只剩下一张嘴唇,还时不时的从嘴里面吐出酒气。

以臭闻名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青盲山脉的人都恨不得远远的避开这对师徒,没有人愿意接近他们。

有这样的师傅,莫有自然也就不招人待见。每次上山修炼法门时,同门师兄弟见到他,都是捂着鼻子,大喊:“晦气!”,扭头就走,似乎害怕和莫有有一丝牵连。至于同门师姐妹,那更是手段尽出。她们每天都会找熟识的男性同门,请他们打探好莫有的行踪,然后绕道,绝对是不会和莫有碰面的。

莫有已经六岁了,在这青盲山脉上,他是非常孤单寂寞的。没有朋友,没有师兄师姐的照料,没有师弟师妹的仰慕,有的只是众人的白眼和嫌弃。莫有知道他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给他带来这些困扰的是他那位常年不醒的师傅,但莫有没有任何怨言。莫有不恨这些不理解他的人,也没有埋怨自己的师傅。

莫有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邋遢道人在大雪的冬天,好不容易醒来,解手之际,发现了他,他的生命早就终结在六年前大雪的夜晚。

莫有从他师傅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咕哝中,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冬天,鹅毛大雪掩盖了所有,所到之处,白茫茫一片,寒风呼啸,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当时的莫有也不哭,不知是冻坏了还是怎么了。就这样,莫有被他不靠谱的师傅捡到了。邋遢道人觉得这是因果,便让莫有跟着他。

莫有并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现在的这个名字还是晕乎乎的师傅瞎诌的。

天地苍茫,万物归寂,什么都没有了,就像你我,都是天地的弃儿,以后便叫莫有吧。

莫有也曾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想过自己的父母,憧憬过父母呵护的温馨场面。莫有问过自己的邋遢师傅,可是除了要酒外,便不会说其他的话。莫有无奈,只得放弃询问师傅,将这些心思放在心里。

莫有心里还是十分感激自己的师傅,虽然成长以来,莫有并没有得到师傅什么特殊的关照,但好歹也在这青盲山脉安了家。

莫有自打记事以来,见得最多的便是自己的师傅和周伯。周伯是一个七旬多的老者,腿脚还十分麻利,他是御兽宗安排前来送酒的。邋遢道人似乎还是驭兽宗一个有模有样的长老,所以他们才能安居青盲山脉,不被人驱赶,而且每月还有酒水供应。

周伯原也是御兽宗一名修行者,一次意外让周伯受了严重的内伤,从此不能修行,这也直接让周伯变成了一个杂役。周伯每次都会把酒送到门口,可能是看着莫有孤苦,又摊上一个不靠谱的师傅,周伯十分心疼小莫有。送酒的同时,周伯还会给小莫有带些吃食。

莫有童年的时光基本算是周伯照料的,所以莫有对周伯有一种特殊的亲情。周伯也很喜爱莫有,将莫有看做自己的孙儿辈。莫有稍微大一点的时候,便经常去周伯的家中,帮周伯做些活,送送东西,打打猎。

青盲山脉物产丰饶,什么东西都不缺,更不缺吃食。修行者只有到了特定阶段才能以天地元气滋养己身,所以青盲山还是有一大堆需要吃食的凡人和修行者。

周伯和莫有就是靠这个赚点钱。莫有和周伯常常一起狩猎,猎物兑换的财物,周伯都会分给莫有一半。

莫有有了钱,买了几件自己和师傅的衣物。莫有尝试给邋遢道人洗漱,但他太小了,搬不动师傅,只能用盆接水,给师傅一点点的擦拭。大概一个月莫有便会帮师傅洗漱一次,每次帮师傅洗澡,对莫有来说都是浩大的工程。莫有没有放弃,他希望自己和师傅能够改变,得到大家的认可。

在莫有五岁的时候,也是修行开始的最佳年龄,莫有上山求取御兽诀上篇。师兄弟们还是不待见莫有,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至于师姐妹,没有任何踪影。莫有心里落寞,他渐渐明白,不管怎么努力,就算他和邋遢道人干干净净,其他人还是歧视他们。

传功殿的长老,看见莫有前来求取功法,也是一脸不屑,将功法一扔,直接甩袍袖,转身离开了传功殿。

莫有心里十分的难受,委屈万分,憋着不甘,拿起了上篇御兽决后,他跑回了破庐。

莫有觉得世界抛弃了他,大哭了一场,这是莫有第一次哭泣,可能也会是莫有最后一次哭泣。他把心中的屈辱都哭了出来,他把自己生活的无助和孤独一并哭了出来。

邋遢道人似乎听到莫有的哭声,有些反应,转了转身,又继续昏睡了过去。

窝在角落,莫有身影孤单,此时门外传来周伯的声音。

周伯和煦道:“小有啊,我这有只野兔,我们一起烤了吃吧!”

莫有收拾起心情,想起了如爷爷般的周伯,心里流淌过一股暖流。莫有走出了门外,开朗的笑了笑。迎面正是周伯关切和蔼的面容,莫有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关心他的。

莫有脸上露出笑容,道:“好嘞,周伯,我来帮你生火!”

周伯见莫有好了不少,安心下来,说道:“我这就把兔子处理好,马上就有香喷喷的兔肉吃咯。”

不一会儿,这里肉香四溢,莫有和周伯狼吞虎咽,大饱口福。他们挺着圆滚滚的肚皮,打着嗝。

周伯小心翼翼的将余下的兔肉包裹了起来,道:“小有啊,将这剩下的兔肉给你师傅!”

莫有想了想,点点头,便将剩下的兔肉拿进屋中,放在了邋遢道人身旁。

周伯还坐在外面的酒瓮上,莫有不一会便来到了周伯的身边。周伯目光柔和,看着莫有,就像看着自己的孙儿一般。

周伯抚须沉思,缓缓说道:“小有,你已经五岁了吧?”

“是的,周伯!”

“那差不多可以修行本宗的御兽诀了吧?”

听到这话,莫有脸上又泛起了委屈,说道“可是,周伯,他们……”

莫有哽咽,心情低落,眼圈红了。

莫有支支吾吾:“没人愿意教我,我虽然拿到了御兽诀上篇,也不懂其中的奥妙。”

周伯呵呵,道:“小有,你周伯好歹也算是个修士,这御兽决上篇还是难不倒我的,我来指导你修行上篇。放心吧,小有聪明过人,根基似乎不错,一定能成为一代大人物的。”

莫有两眼放光,道:“真的吗,周伯?”

周伯坚定的说:“当然啦,你可是独一无二的小有。世人没有眼光,你周伯人虽然老了,但眼光还是有的。小有,做人最重要的是自尊自信,别人辱你瞧不起你,又能如何?如果你自己也这样自暴自弃,最后还不是如了别人的愿,活成他人眼中的你,那个让人瞧不起的人。好好修行,闯出一番成就,狠狠的抽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的脸,那不是比自暴自弃更好吗?”

周伯的话,字字珠玑,铿锵有力,莫有心中激奋,热血沸腾,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找到了奋斗的方向。莫有心头的雾霾被驱散,他又重回那个聪明乖巧的莫有。

莫有知道,周伯肯定是今天送酒来,听到自己的哭声,猜测出了自己的事,才会打了一只野兔,陪着自己,开导自己。

此时的莫有,真切的感受到了亲人的关怀。这种感觉如春雨,丝丝入心,让莫有干涸的心田湿润起来。

莫有心有感怀:“周伯,我无父无母,为师傅所捡,一直期望能有个亲人。周伯,你能做我的爷爷吗?”

周伯摸着稀疏的白胡须,呵呵的笑着,说道:“小有,你真是个傻孩子,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孙儿。”

莫有双眼蕴泪,激动无比,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莫有激动的吼道:“爷爷!”

周伯也十分激动,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呼喊:“好,好啊!我的孙儿!”

周伯自小便加入了御兽宗,一心修行,并未关心过传宗接代的事。自从失去了修行根基,成为一个普通凡人的时候,他想过返乡,奈何乡音杳渺,物是人非。周伯便断了失去了返乡的念头,在这青盲山脉上孤独终老。周伯一生未娶,鳏寡一人。夜深时,周伯心中一片孤苦无依。自从接触莫有,周伯真心的喜爱这个孩子。如今也算是梦想成真,莫有认了他这个爷爷。

莫有目光如炬,坚毅的说道:“爷爷,我以后一定要好好修行,成为一代大师!”

周伯乐了起来,看着莫有,认真的说道:“小有,我年轻时也是御兽宗弟子,御兽诀上篇难不倒我,我对御兽诀的上篇有着不错的感悟。明天清晨,你且随我去一处荒僻的山顶修行。御兽诀的上篇是基础,一定要打好基础。而打好基础,莫过于借助清晨日出时的紫气。虽然青盲山脉主峰是最好的修行地点,但其他小山峰也不是不能修行。”

莫有点点头:“爷爷,明早我去找你。”

周伯应允:“好,小有!不过修行是非常艰苦的,你要有心里准备。切记,一滴汗水,才有一份收获。修行之道贵在持之以恒,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轻言放弃,坚持下去,才有可能成功。”

莫有双目坚韧,露出奕奕神采,他将周伯的话记在了心中。莫有明白这些话都是周伯对他叮嘱,也是对他的期望。

“爷爷,我记住了,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莫有倔强的说道。

周伯会心点头:“呵呵,好!好!”

周伯回家,为明天莫有的修行准备。周伯临走前嘱咐莫有,让莫有好好休息,放空自己,保持平和心境。

莫有谨记周伯的话,很早就睡了,他在等待黎明,等待着自己的新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