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法外情 > 正文
第一章 棘手
作者:燕过无声  |  字数:3444  |  更新时间:2020-02-25 22:50:50 全文阅读

“何律师,实在是太感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力挽狂澜,这场官司一旦输了,我可是要损失不小啊。来来来!干了这杯。”

“赵总太客气了,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应该的。赵总实在不用那么客气。”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场官司我问过了很多律师,大多数人都跟我说希望不大,就只有你才敢跟我说能赢。说实话当初看你那么年青我是不太相信你的。不过现在我是服了,心服口服。何律师将来必定是法界翘楚啊!来来来!小芸,晓燕。你们帮我好好招呼何律师,今晚一定要让何律师不醉不归。”

一家商务会所的包厢内,莺歌燕舞纸醉灯谜。刚刚胜了一场官司的何信带着职业性的笑容应对着自己的雇主,身边则是贴身簇拥着两位身材妖娆的粉红女郎,摇晃的炫彩灯下何信此刻的脸上已经带了几分红晕,对着包厢内来自各方面的祝贺和敬酒依旧礼貌的回应着。气氛一时达到顶峰。

而就在此时,包房的大门急速的打开,门口处出现了一个穿着素然的女孩,她一身洁白的运动服,头发随意的扎着束在脑后,一张精致绝美的脸上不带一丝的装饰。只是此刻她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丝的焦急,那灵动的双眸急速的在包房之中快速的扫过目光最终定格在了何信的身上。而后却是一顿,那急切的脸色转而变成了愤怒。

而后,这个突兀出现的美女迅速的冲进了包房之内,随手抓起了桌上放着的冰桶怒气冲冲的走向了何信一反手将那整桶的冰水从何信的头顶自上而下淋了一个通透。

这个美女出现的很突兀做的事情更是不带丝毫拖滞。仅仅几秒。当所有人发现这个美女出现之时何信已经被冰块和那夹带着的冷冰冰的冰水淋了一个透心凉。

“我靠……”

“赵总,赵总,私人事情,私人事情。等我个人去外面解决一下,你们先玩。我先失陪一下。”

待得众人回过神来,而何信的身旁的两位贴身膏药一般的美女被殃及池鱼之后一阵谩骂之时何信也是从那冰冷和错愕之中回过神来,目光看向那个怒目瞪着自己的那一张绝美而熟悉的脸庞之时当下更是一脸歉意的对着那场中的雇主一阵歉意而后迅速的抓向突兀出现的美女,也不管她的挣扎迅速的将其带出了包房。

“何律师……”

何信初一出包房的房门迎面差点撞向了一位急冲冲赶来的一名穿着职业装束的女子。当那女子认出何信并且看着一身湿淋淋的样子之时脸色不由得一阵愧疚,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向何信。

“呃……”看到眼前这女子的出现,何信愣了愣,随后又为之释然哼声道。“我可真是请了一个好助理啊!是吧?杨助理?”

说完,何信也不去理会那名称之为杨助理的女子拉着那依旧略微挣扎的女子向着外面走去。看着两人离去杨助理尴尬的笑了笑,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会所的停车场内,何信毫不避讳的对着身旁的美女脱了个精光,随后将从车后箱内拿出的那一套备用的运动装换了上去。而那位杨助理此刻在不远处的一辆粉红色的甲壳虫之内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只是脸上带着几分羞怯。

“哼!”

背对着无所顾忌的自顾自将最隐私的部位都不曾遮掩的何信,美女冷哼一声,高傲的抬着头脸几近贴着车子的玻璃上。只是侧脸上露出的那一抹红晕依旧出卖了她此刻的心绪。

“有啥好害羞的,你又不是没有见过。”看着美女的那模样,何信不由得一笑。

“哼!”

只是回应他的却依旧是那一声哼声,对于此何信也只是无奈的一笑,加快了穿衣的步伐。虽说当下天气并非很冷,但是已经开始入秋,再加上那一桶结结实实的冰水,若是不小心说不得会伤风。手头虽说刚刚赢了一场官司,但是当下手头还有几个项目要跟进,如果这个时候生病可是损失不小。

“吃醋?”

穿好了一副,何信轻轻的拿一条毛巾擦了擦头发,而后低着头一脸赔笑的看向那美女,脸也轻轻的凑了过去。只是得到的依旧是一声冷哼还有那更高更无视的后脑勺。

“我可记得在九小时十七分钟前一位姓邓名娟的美女跟我提出了分手,还说了什么鸡犬相闻的。当下这又是闹哪样?”看着邓娟依旧生气,何信开口调笑道。“好了,邓大美女,老婆大人,亲爱的。小乖乖,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一定跟那些庸脂俗粉保持距离,绝对不让她们靠近我三步之内,否则就让她们血溅五步。哼!我可是拥有九天玄女御赐的公平神剑的,何方妖精也不能近身!”

何信说着,做着一脸的凶恶相的从怀中取出了一条项链轻轻的捏着那把长剑模样的链坠。那只是一把银质的坠子。是何信与邓娟在大学读法律之时邓娟送给何信的,而何信则送给了邓娟一个天平的坠子。取于希腊神话之中掌管着正义与律法的忒弥斯一手长剑,一手天平!

那时的何信与邓娟,年青朝气,热血而蓬勃发誓将来学有所成必定要做那捍卫正义与律法的先驱。并且为之奋斗。这也是属于他们二人的定情信物。

“扑哧!哼!”

拿出了杀手锏之后果然换来了一丝效果。邓娟忍不住的扑哧一笑,只是很快的又压抑住随之又是一声冷哼。显然对于在包房之内看到何信左拥右抱仍然无法释怀。

“好吧,我投降,何某人对邓大美女甘拜下风俯首称臣。我们还是说说你来找我什么事吧?生气归生气,可别把正事耽搁了。好不好?”何信一脸的妥协轻轻的询问。

邓娟是一个喜静的人,一般这么热闹的地方她是不会来的,像今晚这种应酬何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邓娟却从参加也从不过问,就连何信他们律师公司或者工会举办的酒会或者聚会邓娟基本都不会参加,除非是一些必要的,否则她是不太喜欢更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应酬的场合的。今晚这般急冲冲的找过来显然是有急切的事情要找自己。只是令得何信疑惑的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得平日里恬静的邓娟这般火急火燎的来这种地方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说?

而听到何信的话语,邓娟也是终于把扭转的脑袋转了回来,只是脸色却是变得暗淡了几分更是带着几分不安,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几分。

“何信,你能不能帮我接个官司啊?”

“是什么官司啊?竟然让我们邓大状这么伤神,不怕,不怕,你说说,我肯定会……”何信看着邓娟那暗淡的脸色不由得轻轻的拍了拍邓娟的后背安慰道。只是话语说到一半却是顿住了,转而是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瞪大了双眼看向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当触及那缓缓抬起的那一副楚楚可怜的脸色还有那一脸暗淡而不安的眼神之时何信不由得心中一阵悸痛而后又是一阵叹息。

何信猜到了邓娟口中的官司是什么案件了。这是一件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案件。案件的特殊性在于这是一场杀人的刑事案件,而嫌疑犯则是一个初中生,一个未成年人,死者是他的同学,而且还有几名受伤的人也是他的同学。而最让何信关注的是死者的父母,一个教育局局长的父亲,一位是检察院的分院检察长。

何信又何尝愿意一天到晚陪着笑脸杯光交错。只是律师这一个行业不仅仅是讲专业靠辩论的行业,他还需要有良好的社交关系,在处理和接洽一些案件之时都需要这些或者那些的关系运转。良好的口碑和一流的社交网络有时候比专业的能力更加的重要。

何信曾经也对于此嗤之以鼻。年轻热血的他也曾经充满了理想,一心想着匡扶正义做一个律政先锋。即便四处碰壁后依旧初心不改,热血依旧。只是当越来越成长,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何信最终还是慢慢的选择了妥协,选择了融入那个他始终无法改变的‘圈子’。这曾经让得邓娟愤怒一度的要离开何信。而她却始终不曾知晓那压迫得何信不得不妥协的很大一部分压力来源于自己,确切的说来源于她的父母。

而在何信此刻融入的‘圈子’内。这场官司内的受害人的父母,一个教育局的局长,一个检察院的检察长无疑是这个圈子内站立在顶端的存在,至少对于现在的何信而言。而一旦站立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为杀害他们儿子的凶手做辩护会引起对方如何的仇视也就不难猜想了。这也极有可能让何信辛苦建立的社交圈子那一张张关系网一下子分崩离析。

“对手是铁娘子?”沉默了一会,何信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轻声的询问道。

铁娘子是一个检察官的外号,与何信和邓娟一般都是在这静海大学法学系毕业,是他们两人的学姐,毕业后来进入了检察机构,而且还拜了这件案件中的分院检察长为师。两人都以拼命三郎而巾帼不让须眉闻名于政法界。故而何信才有这么一问。若是这样一位对手,对于邓娟而言的确是有些棘手。

不同于何信,邓娟此刻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理念,依旧想做一个秉持着正义为民请命的律政先锋。此刻就身处于静海市法律援助中心,专门为一些普通的老百姓提供法律援助。甚至于对于一些家庭实在困难的可以提供免费的服务。而这一案件的嫌疑犯显然就属于这一列。

其实对于这种刑事案件援助中心还有一些更加资深的律师可以处理的,但是想来其他的一些资深律师显然也与何信一般的想法不肯去接这件案件,而后辗转腾挪的交到了这个从未有过刑事案件经验的邓娟手中。而邓娟显然也不想自己的第一件刑事案件就以打败告终当下也是找上了何信。

“是孔明。”而面对着何信的询问邓娟的头垂得更低了,给了一个何信意想不到的答案。

“还真是棘手啊!”

燕过无声
作者的话

写来玩的,小说中出现一些与现实不符的称谓和事件请不要细究,权且当作一乐。特此告知所有读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