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幻寻八百年 > 正文
平静的日子
作者:杨花雪落  |  字数:4468  |  更新时间:2020-02-25 17:29:13 全文阅读

引子 

元朝(1246年)阔端召藏传佛教萨迦派僧人萨班.贡噶坚赞赴凉洲商议卫藏地区衫方僧俗地方势力的归顺事宜,从此藏传佛教势力的影响力正式进入了蒙古国宫廷逐渐取代了内地禅宗。

由于元朝皇室对藏传佛教的尊崇,帝师位极人臣,“虽帝后妃主,皆因受戒而为之膜拜”。帝师可以干预刑狱。杀人之盗、作奸之徒,以致朝宫中受贿枉法者,都可以因为帝师一语而逍遥法外。帝师的弟兄可以尚主封王,其弟子之号司空、司徒、国公、佩金玉印章者,前后相望”。藏僧之在京为官者,已因其色目人身份而见重,其中帝师的亲友门徒,更仰杖帝师的权势而备受尊宠。他们夺人田产、霸人妻女,为害四方,无恶不作。

有的地方,僧尼人均占地田数超过平民八九倍,其所占土地民户,均免税免役。统治者还明令规定不得侵占寺院的土地财产,以致“天下之田一入僧业,遂固不移!                                                      

正文

此地是凉州城境内一处不起眼的小村子,村里壮年都被抓了丁,剩下老弱妇儒种上几块薄田,免强度日。农闲时还要被附近的寺院僧人叫去干活,虽说能换几把米,但都是长了霉寺里不要的陈米。但那也是救命的粮,大不了多晒太阳,多过几回水 。       

金秋九月是收粮的季节,人们忙完自家的地,都进寺里干活了。寺里干活的有五个人,傍晚出寺免不了一顿盘查,怕顺了东西出门!前面几人都没事,虎东子走最后,刚挨近门边便听的叫骂声:

“虎子,你掉茅坑了,熏死人!”骂人的是寺院的检律院的头目,虎东心道和着大粪浇菜园子能不臭么,自己都让熏一天了鼻子都失灵了,看菜熟了你吃不不!但依然面带微笑弯腰收了收衣角道:

“今天金汤肥菜,干的着急些,撒裤子上了!”就见对面的光头皱眉嫌弃,用僧袍的宽袖子遮盖口鼻后退俩步,挥着手:

“就站那说……!”

“哎……!”虎东答应现在原地没敢动。

“你那肚子里装什么了!”那和尚指着他的肚子。虎东忙抱着肚子,干完活从寺里厨房顺了半只鸡,还有小和尚给他的枣,有六七颗多,怕弄脏了鸡连着枣裹了好几张油纸,一并用长长的裤腰带缠在腰上!东西让查出来打一顿事小,如若丢了活计挣不到赏钱就得不常失了,还有个在厨房打杂的小喇嘛也得受牵连。想到此处故意扬着散着臭味的袖子道:

“熏的我喝了多半桶水,一下午跑了三回茅房,又疼开了,您要查就快些!”三步并俩步进前呲着牙道:

“不行了,要出来了……”说着已经簇到他面前,一股腐臭扑面而来。和尚被虎东子熏吓的差点摔到,幸得一旁小和尚扶住,扯着嗓子喊:

“走,走……!”虎东暗笑着已退到门边:

“不查了?”嬉皮笑脸讨好多问。

“滾……!”虎东美滋滋,跑出山门。身后谩骂声响起:

“明天把你那一身臭皮换了,要不然就别干了!佛门禁地,起容你亵渎……云云”还有重重的摔门声!

寺门底下走十几台阶,几个人在等他,他麻溜上前打招呼:

“三豹叔……!”为首的是个高大汉子,都没正眼看他:

“没出息……!”赵三豹是他家邻居,俩家房挨着房。

赵三豹 今年三十多,身材高大,膝下只有赵月梅一女 ,年芳十三,长相俊秀十里八乡都是知道的,赵三豹宝贝着,常说她家闺女是要给有钱人家做奶奶的  !为什么不待见虎东呀?就是俩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的,没事就在一起说话,干活也是一起,虎东老是护着赵月梅 ,赵月梅也十分粘虎东 。   赵三豹怕叫虎东把自己的闺女带坏了,见他就黑着脸就如此时,虎东也不恼习以为常啦!  

“饭吃不吃都看的见,饿却只有自己知道!   一个说话清脆 扭着水蛇腰的妇人走上前:

“哎呦,要死呀,熏死人……!”说着话已用帕子捂了嘴。

妇名吴桂娘,今年二十五六岁,风姿绰约是村里的一支花。吴桂娘的男人也姓赵,按辈分该是赵三豹的五叔,但他一年里有半年卧铺生病着,三年前也病故了。原先家里有俩哥都抓了丁死外面了,县里按人头给了银子,家里也富了,就给这家里的老小取了吴桂娘进门。家里有一儿一女,闺女年长八岁,幼子五岁,以前虽赵老五也病着但好歹家底厚,随着婆婆和赵老五相继去死,留下寡妇和俩孩子家里的日子便日拙见肘了。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渐渐流言出来了,她也活的开,照她的话人活着才是正理,其他都是扯淡!平时里待虎东挺好,也许看他于母亲也是孤儿寡母同病相怜吧!此时正和颜悦色道:

“别理他……!”笑道:

“别管猫道狗道,整的回东西方是正道!是吧……?”末了是对虎东说的,虎东符合点头答应:

“是,婶子……!”就听赵三豹在耳边一阵咆哮:

“我是叔,她能是婶子吗?连个辈分也分不清?越发没用了!”虎东被赵三豹直骂的发愣。吴桂娘也扯着嗓子喊道:

“你老吓虎子一个孩子干嘛?他乐意叫,我乐意听,我还想让他叫我姐呢!你管得着吗?”

“你……”赵三豹被呛的半天说不上话!他也忘记了眼前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婆娘,不是想骂便骂的,但今天这吴桂娘像炸了毛的鸡,厉害的很!吴桂娘反着白眼儿看向虎东道:

“以后机灵点,说完看了一眼天开口道:

“孙瞎子,掌灯吧!这么会功夫天都黑了,瞎耽误功夫!”说着已扭着腰奔前边中等身高男人手里牛角灯的亮光去了!

前头男人名孙瞎子,大名叫孙得贵,今年三十多光棍,他也不是瞎子,只是眼睛比正常人都要小一半。这人喜色爱笑,一笑眼睛越发没了,只留一条小细缝,就像没眼了似的。也记不住是谁第一个喊他瞎子的,叫的人多了竟把他大名都忘记叫啥了,他也不恼,孙瞎子就这么叫开了!可这人就是木匠活干的好呀,可能是眼小聚光,爱琢磨,打的家具花样多齐整结实,所以寺里的主持叫了他打几张睡床!

俩人嘻笑几句,已顺着山道往下走了!赵三豹冷哼一声看也不看虎东子往前跟上了,许是看他不动。一旁矮个子的男人是个聋子想拉他,但他身上的味儿确实不太好闻,只抬了抬手低沉道:

“回吧……!”赵聋子说完已跟着赵三豹的步伐。瞧瞧这村里都剩这些老弱病残!虎东摸了肚子上缠着的烧鸡真饿死了,脚下加快了步子跟上!

赵聋子!大名叫赵大宝,三十刚出头,小时发烧烧坏了耳朵,因此成了聋子。都说十聋九哑巴,他到是能说却是娶了个哑巴婆娘,哑巴婆娘和她一样也是小时候得病把嗓子烧坏了。平日赵大宝说话哑巴婆娘能听见,她想说话只能只用手比画着,一个屋里生活久了也明白哑巴说什么了。赵大宝二十六才经人说媒说了哑巴,哑巴婆娘家里家外样样能干!模样也喜人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如今三岁,虎头虎脑人见人爱赵大宝十分的疼惜。

有人问了?不是说村里的男人都叫抓了丁么,这三男人咋留下的呢?孙瞎子那会正好身上出疹子,满身的红疙瘩异常吓人,又听的别人叫他瞎子,那些官兵看了一眼怕被传染吓的匆忙离开了。至于赵三豹和赵大宝俩人那会儿皮,没事就爱掏个鸟蛋,抓个蛤蟆烤的打牙祭!听的村里哭喊声便知是抓丁,俩人本是向村里方向的,掉头俩人跑进附近山里,三天没敢回家。前几回就来过,那会儿虎东的爹就被抓走了,对那场景太熟悉不过了。赵大宝的娘见儿子平安而归高兴的夸赵三豹是福星,以前嫌弃赵三豹皮性拉着他家大宝犯浑,没少给赵三豹脸色。如今干什么都叫她家大宝跟着就如寺里要几个挖水塘的,赵大宝乐颠颠的跟着来了!

等到几人进了村天就全黑下来了,便各自散开回家,虎东于赵三豹前后脚回院子,只是再没言语!院子里一片黑,屋里并没点灯,油灯金贵的很,也不是哪家想点就点的起的!正房草屋俩间母亲住,西房一间虎东住一间放了些杂物,虎东摸黑来到院子中间。有早起备下的水,装了整整多半木桶,虎东手脚麻利的将裹鸡的油纸包放一边,除去身上的臭皮,一个水花跳进桶里顿时打了个冷身!水有点凉,把头没入水里憋起猛子来。

听见院里动静,虎东的母亲赵氏捧着油灯从正屋出来,赵氏知道儿子回家了。赵氏今年三十出头,借着油灯点星的亮光印出她那略显苍老的脸!眼睛周围全是皱纹,好在肤底还细,不难想象当年多少姿容端丽。也该是那十里八乡俊秀女子!赵氏走近水桶时,虎东子正冒出头,摸着上脸上的的水嘻笑:

“娘……?”赵氏温怒道:

“天转凉了,怎的还拿凉水洗身子,受了寒生病可怎么好!”虎东依旧笑道:

“没事,孩儿身子骨结实!说着举起一只单薄的手臂,显示他的强壮。赵氏失笑着,弯腰在一旁的柳条筐里抓了些艾草放水里,虎东捧了一把在鼻子底子好闻极了!用艾草叶蘸着水先把脸洗了,见母亲要收拾他的脏衣。忙探出身子阻拦:

“娘,我自己来,一会儿用洗身子水!”见自己露出半截肚子,略觉不妥,忙又蹲回水里。扯着嘴角道:

“我又弄回好吃的了?”说着便将放在蓄水池油纸裹烧鸡指给母亲赵氏看!赵氏脸色一沉:

“说了多少回,别干那偷鸡摸狗的事,寺里的喇嘛狠心的很,被发现是要被打死的!”儿子若是出了事,我要怎么活?想想就怕极了!

“哦!”虎东理亏的点头,却见母亲一手捧着油灯,一手抓着烧鸡,定定看着蓄水池发呆!轻唤:

“娘……?”赵氏声音哽咽道:赶快洗完吃饭!”头也没回直径回了正屋。虎东转过脸也看着蓄水池,听说这池子是当年他父亲打的,母亲该是想他那没蒙面的爹了!

赵氏名约赵翠英,十七年前,二八年华的赵氏是远近有名的女子。托媒婆来家里说媒的都快把她家的门压平了,其中就有村理正赵书谦。他家虽也姓赵但是从外乡牵来的,于村里赵姓并非一门。然赵氏的都不为所动,恰好一外乡货郎躲雨住在她家,就是虎东的爹李林山。赵氏也是只有寡母和她俩人,便好吃招待,从那之后李林山隔一半月就来村里一回。还没事帮赵氏母女,干个活一来二去李林山和赵翠英就看对眼了,渐渐村里传出闲言,赵氏寡母一合计我把人招了女婿,你们就没话说了吧!就这样李林山就在村里落了户。李林山平时种地,闲时挑着货箱做买卖,脑子活泛没少挣。第二年就有了虎东,怕赵氏怀着身子不方便,在院里打了蓄水池。这蓄水池都是有家底人家才有的,村里也只有三家才有,吴桂娘家和赵书谦家又加了赵氏家,不知得了多少人眼红。就在那年年节李林山出门挑货刚回家,就被抓丁的抓走了,赵氏怀八个月眼见要生了,没等看孩子一眼!

那一年一起抓走十多人,过起了年陆续有县里通报报丧的,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像吴桂娘的俩个大伯都死在战场了,渐渐那一年抓走的差不多都死了!而只剩今林山和一个胖子了,胖子断了腿回了村没人想嫁他,前几年出去捡材火掉水里淹死了。

只有李林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如今整整十五年了!开始赵氏没接到县里的通告还很庆幸,如今也不报希望,只是偶尔幻想着也许李林山还活着,生活在她不知道的某个地方!

虎东快速洗好身子,将臭衣泡在了木桶里,就回了正屋。赵氏见他洗好,就从锅里端出了菜糊糊,是用野菜和棒子面和一起熬成的。饿急了俩大口半碗就下去了!赵氏一旁急拦:

“慢着点……!”虎东对赵氏扯着嘴角笑,看着散开的油纸里金黄的鸡,口水快出来了。

“娘,吃吧……?”赵氏舍不得摇头道:

“娘吃过了,你吃……!”虎东知道母亲舍不得,碗里的稠菜糊都留给他了,母亲定是瓢了一些清汤。虎东故做生气,赵氏这才勉强吃了些。赵氏见儿子见点荤腥这么香甜,很心酸,要是李林山还活着,如今日子过的该是好的!剩下些赵氏放坏了放凉水里,去将碗筷收拾洗了。虎东和赵氏说了声便出正屋,将那会儿泡的衣服洗出来,回了自己屋一躺炕上就睡着了,也是累坏了!正睡的香,一声惊叫:“哎呦……!”接着院里“噗嗵”俩声,虎东一下子惊坐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