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王的祭祀 > 长生密语
第六十三章 极凶之宅
作者:长安十二家  |  字数:3655  |  更新时间:2020-04-09 17:24:21 全文阅读

"出来!”沐梓风朝着那间土屋低吼了一句,收拢起五指,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屋里不会有鬼吧?”贾胖子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句。他从草丛里捡起一块石头,举在了耳垂后边,准备随时砸了下去。

沐梓风没有答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那间土屋。

在他沐梓风眼里,土屋透着古怪的邪气。

虽然与其它房屋比较起来,土屋算是保存较为完好的建筑了。青色的瓦铺在屋顶,黄白相间的土垒筑起一道墙。

察看土屋的外观,沐梓风推测,土屋建筑时间不会超过五十年。

这里房屋上百间,为何沐梓风觉得土屋古怪呢?

因为它是一所极凶之宅。

土屋的构建有悖于常理,土墙上没有开一扇窗户,只虚掩着一扇木门,透过门缝往里窥探,只见到黑黢黢的夜。

自小熟稔传统文化的沐梓风深深地知晓,在房屋建筑风水术中,窗户是风水的眼睛,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完全封闭的房间,不但不利于空气流动和光线照射,而且从风水角度来看,属于大凶之宅。

居住在这种房子里,是处在了死气磁场,阴盛阳衰,缺少活气,屋主往往会连遭莫名灾祸。

进村之前,沐梓风仔细勘察过这个村镇风水,它依山傍水,位于大吉之壤,阴阳之术,颇为讲究。

村里众所房屋,虽然大多倒闭坍塌,但是据沐梓风大致观察,它们基本符合风水建筑之术,为何单单这间土屋,修建的如此随意?

想到这里,沐梓风纳闷了起来,不禁举起了火折子,再次打量着土屋。

摇曳的光芒照亮了土屋的前庭,沐梓风的眼角余光扫到了墙上,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他看见木门左面的黄色墙上,用白色粉笔写着一个三寸见方的字,之所以吸引到沐梓风的目光,因为那个字像是汉字,又不是汉字。

凑上去仔细查看,沐梓风发现那是一个大夏文字!

在翻译了大夏文字后,惊讶和惶恐涌上了沐梓风心头,那个字译出汉语居然是:

“进”

“真是咄咄怪事!这是何意?”沐梓风心中自语道。他回忆起了口袋里那几张写着大夏文字的纸条。

那几张纸条,像路引一样,在重要时刻,将他指到新的地点,虽然有的杀机四伏,有的诡异无比,但是确实获取了一些有效信息。

但是迄今为止,他却不知道纸条的作者是谁?

更不知道他是敌是友,意欲何为?而这一次,这个大夏文字后面,是不是又暗藏着什么玄机?

从字面分析,至少书写大夏文字的人,是让他进入木门,是不是进门以后,会发现一些有价值的蛛丝马迹。

前面几张纸条,都和吴教授失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次,难道仅仅是巧合?

所以进屋去,是追寻答案的必要步骤。

“胖子,要不我们去看看?”当机立断的沐梓风,决定进屋一探究竟,他折回身子,对着贾胖子耳语道。

“不好吧,疯子,大半夜擅闯民宅,是杀头的罪。”贾胖子推脱道,沐梓风心里清楚,他不过是担心土屋里会有危险。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但是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沐梓风灵机一动,发出神秘的微笑:“这里是个古村落,土屋是个古建筑,说不定藏有价值连城的宝贝!胖子,你可能会捡到宝了啊!”

“真的吗?疯子,你没耍我吧?”听到“宝贝”两个字,贾胖子露出贪婪的笑容。

“你说的,我能骗你吗?进去看看呗!说不定就找到宝贝了!”沐梓风怂恿着贾胖子。

“屋里不会有鬼吧?”贾胖子有些犹豫起来:“这怪事连连,一路上我左眼老跳,不是说左眼跳祸,右眼跳福吗?”

“是左眼跳福,右眼跳祸!”沐梓风趁机劝道:“这不是老天提醒你,让你进屋嘛?你看你探到宝贝,也分我点哈!”

“疯子,你终于开窍了啊?考啥古?这年头,搞点钱,才是王道!”贾胖子终于抵不过财宝的诱惑,他裸起袖子,自信地拍着胸脯:“胖爷在上,什么小鬼,都闪在一边,人挡杀人,鬼挡杀鬼!”

话音未落,贾胖子便跃跃欲试,就要一个箭步破门而入。

“别急,胖子!”沐梓风急忙拉住了他的手臂,低语道:“探宝也要注意安全,待会我先进去,你和我保持三米距离,如果有情况,及时互相支援!”

汲取了在吴宅的教训,为了防止土屋里有机关陷阱埋伏等等杀机,沐梓风安排贾胖子断后,在危机关键关头,可以前后相互支援。

“瞧好吧,您嘞!”贾胖子早已心花怒放,对沐梓风言听计从,他立即弯下肥胖的身躯,跟在沐梓风身后,一双铜铃般大眼睛,瞪得溜圆溜圆的。

探宝是对贾胖子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沐梓风心中盘算,屋里如果确有杀机,反正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踪迹,不如转变下思维,采取先发制人的战略。若是在土屋中,能发现什么吴教授失踪的蛛丝马迹,也就不枉此行了。

为了让贾胖子心甘情愿地跟去,推出探宝这个贾胖子喜闻乐见的由头,真是也再也合适不过了。

丢掉即将熄灭的火折子,沐梓风又擦亮了一支火折子,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木门,抬脚就要踏入土屋。

只听得“嘎吱”一声响,土屋的门缓缓地打开了,几乎是在同时,随着“哗”的一声,一团黑雾扑向了沐梓风。

“哎呀”,多次被鬼怪袭击的沐梓风,惊呼了一声,条件反射般速度腾起一个跃步,跳在三米开外。

背后的那团黑雾,“嗖”的一声,如影随形地紧紧追了过来。

“疯子?”贾胖子见沐梓风跳了一下,也紧张起来了,他暗暗地举起了石头,对着沐梓风叫了一句,意思是要不要动手。

可是沐梓风却摆了摆手。

定了定眼神,沐梓风再瞧那黑雾,不由地骂了起来:“些许小玩意,差点惊倒小爷了!”

原来那团黑雾,是几十只扑火的飞蛾。

它们围绕着火折子,上下翻飞,不停地扑腾着翅膀,空气中灰尘,在火光照耀下,显得有些诡异的清晰。

虚惊一场之后,沐梓风镇定了情绪后,再次进入了土屋。

一进到屋内,他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像是某种食物烹制散发出的味道,追寻着香气,沐梓风四处查看了起来。

土屋里陈设很简易,屋子中央,筑着灶台模样的东西,屋东头的墙角上堆着一捆捆稻草,稻草堆旁放着一个桶,沐梓风走近一看,桶里盛着半桶清水。

之前在村里穿梭,沐梓风认定这是个废弃的村子,没有任何人气,一个死人村,怎么会存放半桶清水?

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沐梓风又走近了那个灶台一样的东西,仔细察看后,他发现那确是一个灶台。

灶台足有两米见方,中间摆着一只巨型大锅,约有四尺大小,沐梓风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锅,心中不解:这么大的锅,是用来煮什么的呢?

台面渗着黑色油脂,台面左上角摆着一只陶碗,碗里盛有几颗孤独的米粒。

“难道这土屋是厨房?”沐梓风一摸灶台,竟然尚有余温:“刚才有人在屋里生火做饭?”

思维带动了沐梓风的动作,他的目光聚集到一个地方,那就是灶台的圆木锅盖。

为一探究竟,他伸手便要去揭那锅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沐梓风动手的瞬间,一只肥白的大手先他一着,从他眼前闪过,锅盖被瞬间提到了半空。

“疯子!你说的宝贝,就是这个玩意吗?”

出现在沐梓风面前的正是贾胖子,他一脸嫌弃,带着失望的表情。

原来沐梓风在土屋转来转去不出来,把屋外的贾胖子急得心焦,他心中惦记着宝贝,便猴急地跟了进来。

看到沐梓风盯着锅盖看了半晌,贾胖子以为有啥宝贝,索性上前揭了开来,却发现是一锅稀粥。

一股米香味随即充盈了屋中,沐梓风明白了,刚才的异香正缘于此锅中。

一个废弃破落的村子,还有人煮饭?那么不难想象,刚才的响声,也必定是那人发出的。

如此看来,他可能还在屋中!

沐梓风和贾胖子对视一眼,他们注意到墙角那捆稻草,突然晃了一下。

“谁?”贾胖子扯破嗓子,大吼了一声。

墙角的稻草堆,“哗”的一声,像仙女散花一样散落了开来,一个漆黑的“鬼脸”,睁着血红的眼睛,“哇哇哇”的怪叫,张牙舞爪地跳了出来。

“疯子,让开,小鬼,吃你胖爷一铁饼!”贾胖子一个巨熊蹬地,腾起肥硕的身子,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那个不知来自何方的鬼魅!

“风哥,是我!”熟悉的声音在沐梓风耳边响起,他在心中叫道“糟糕,是他!”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块石头眼看就要砸在“鬼脸”的脑袋上,沐梓风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个飞脚将“鬼脸”踹到了墙角。

“哇哇哇……”摔倒在地的“鬼脸”居然嚎啕大哭起来:“我找你们好苦啊!见面就揍我啊!”

“你是……”见沐梓风出手救了“鬼脸”,不知所措的贾胖子停下身子疑问道。

“他是川弟!难为你了!”沐梓风叹了口气,将“鬼脸”扶了起来。

细看之下,确实是赵紫川,只不过涂黑了脸庞,所以乍一看,左右认不出来。

“啥?少爷,怎么是你啊!”贾胖子傻乎乎地笑了:“差点误伤金主,罪过,罪过!”

听着赵紫川的哭诉,沐梓风和贾胖子明白了,赵紫川逃走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赵紫川害怕半路上还蹦出来个山鬼,不敢钻树林,连滚带爬,只顺着大路狂奔。

在闯入了这个荒废的镇甸后,在村子里转悠了几圈,也没有遇到一个人。

他腹中饥饿难耐,便四处寻找食物,不料在这间破瓦房里,找到了米、火折子、水,便点燃了稻草,煮上了一锅粥。

可怜赵紫川刚刚煮好粥,还没有来得及吃上一口,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害怕是山鬼来了,草草地熄了火,吓得钻进了稻草堆里。

由于没做过饭,灶台里的烟火,将脸熏成黑色、将眼睛熏得通红,所以冲出来的时候,赵紫川睁着两只红眼睛,看起来如鬼魅一般。

“嗨,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贾胖子拍了拍赵紫川肩膀。

沐梓风也安抚着赵紫川:“兄弟相会,便是缘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赵紫川一边抽噎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想反正挨打的是我,你们咋说都行!

“胖子,你最近越来越像个文化人呢?”沐梓风转移了话题,顺便揶揄了贾胖子一句。

“哈哈,都是从戏文里听来的!”贾胖子摸了摸脑袋,尴尬地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