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云泽破天 > 第一卷 秦天雾雨
第九十九章 寒曦洞.下
作者:印竹泥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2020-06-03 22:58:38 全文阅读

屋顶血色的字体滴落着血珠。一颗颗血珠落在姬仲泽的额前。姬仲泽感觉自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痒难耐。

鲜红的血珠染红了池内的寒冰。姬仲泽双目无神地凝望着屋顶。松木制成的屋顶开始松动。散落木屑从空中飘落。

整间‘地玄寺’开始摇晃。冰封的血池出现裂痕。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灰尘弥漫在废墟之上。

滴答的水声回荡在寂静废墟上。司南姥姥拦住奔向姬仲泽的素青。司南姥姥严肃地说道:“踏出的步伐不能收回。回头便是你们共赴奈何桥。”

素青不甘地盯着松木屑,大声唤道:“先生,您听到了便回答一声。”

木屑堆上冒着微微光芒。躲在暗处的二人神情关注着下方的细微动静。咻咻几声,一道道剑波破空而出。废墟顷刻间化为乌有。

俊朗的青年静静地躺在地面上。他的上方悬浮着一把三尺长的蓝剑。姬仲泽身体绷直,双目紧闭。他忽然从地面站起。

姬仲泽腰间的木剑向蓝剑飞出。蓝剑在空中飞舞,蓝印‘息’字漂浮在空中。木剑破‘息’而出。蓝剑与木剑相融。

蓝幽幽的木剑散射出清幽的墨蓝色。姬仲泽腾地而起,脚尖点在剑尖之上。姬仲泽额前闪烁着金色光芒。金色九瓣莲花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威严。

司南姥姥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心中叹道:“雷儿的金莲是姬氏的荣耀!”

素青心中压迫感强烈,躲在司南姥姥身后。姬仲泽手持蓝幽的木剑漂浮在空中。他脚踏祥云。八卦盘围绕在他周围。

一阵白雾拂过,姬仲泽消失在二人眼前。素青体内残余的‘情魂香’散去一部分。思南姥姥轻叹了几声。

“这两个孩子真是太像了。”

司南姥姥手臂轻轻一挥。三位总角之年的孩童结伴嬉戏在小溪旁。有着天使般面容的小女孩在阳光下跳着青春的舞蹈。

兄弟两沉醉在女孩的舞蹈中。他们眼前的女孩一直舞着。两位男孩身后出现一位娇小的身影。身影闪过,两位男孩掉入小溪中。

男孩们惊惧地望着走来的女孩。男孩们大声喊道:“云空,快跑!”

他们看见司南云空仍在飞舞着,大声嘶吼着。一位较小女孩从从中取出一把匕首。刀刃映着绚烂的阳光。

刀光闪过,司南云空脖颈喷射出鲜血。她倾倒在小溪中。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整条小溪。男孩们惊慌地扑向司南云空。

他们不断地扑腾着。司南云空离他们越来越远。天色忽然变的昏暗,空中响起嘹亮的歌声。“魅妖无极,我令昆仑。。。”

两位少年醒来时已经过了六日。他们看见天使少女正在细心照顾着他们兄弟二人。他们心安了不少。司南云空询问兄弟二人遭遇了什么。

二人脑中一片空白,缄默不语。二人脑中已经不记得当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兄弟二人询问司南云空当日发生了什么。这时,素青身体开始晃动,感觉脑袋昏沉。素青晕倒在司南姥姥的怀中。

白雾散去,姬仲泽进入一间金灿灿的房间内。屋内丝带在空中飘荡。沉香渲染了整间房间,屋内摆放着五把椅子。四把东西客席,一把主席。

姬仲泽大步迈向主席。屋内传来冷和声:“站住,‘天弦寺’的主席岂是你这小辈能坐的。滚到客席去!”

姬仲泽脸庞浮现轻蔑的笑容,冷笑道:“小辈?无面的魅者还妄称辈分,真是可笑。”

姬仲泽随意挥动了几下木剑。一道幽蓝的剑波划过屋顶。顿时,屋内响彻着凄惨的呻吟声。姬仲泽轻蔑地看了看屋顶一处。

无面魅者冷峻地询问道:“你是何人?”

姬仲泽打了个响指。无面魅者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惊讶道:“您是卿尊!”

姬仲泽眼前出现一串玉环。姬仲泽将玉环别在腰间。他双手轻拍几掌,腰间玉环皆碎。碎末散在地面之上。

姬仲泽再次打了个响指。这时,他已经坐在主席位上。他大声喊道:“迎客!”

房间三扇大门呼哧全开。司空姥姥带着素青慢步走向‘天弦寺’。钟鸣声从不远处传入屋内。二人看着双目紧闭的姬仲泽,毕恭毕敬地向他行礼。

蓝幽的木剑环绕在司南姥姥和素青周围。木剑回到姬仲泽身旁,告知了姬仲泽素青所求之事。姬仲泽神情变得难看。

姬仲泽严肃地说道:“我‘弦洛神’从不接触凡俗香气。你们请回吧。”

上古‘弦洛神’将自己一份为二。他将自己阴面奉为‘判神’,令自己阳面帮助世人。‘弦洛神’每帮助一位世人,自己的阳面作为代价消失。

远古流传一句话:“为人伤己者,弦洛也。阳明普天,阳洛世人。”

素青心中疑惑:“先生怎么自称‘弦洛神’呢?”

素青额前的血迹闪烁着红光。姬仲泽艰难地答应了帮助素青驱除体内的‘情魂香’。东西客席飞出四根玉环链子。

屋顶上空绿光团浮现在众人眼前。它化为人形。它朝着姬仲泽天揖,尊敬拜道:“洛差见过卿尊。”

姬仲泽轻声说道:“以弦洛之命,解‘情’迷香。”

身穿绿袍的‘洛差’朝着姬仲泽半跪,回答道:“诺!”

‘洛差’搬了一把客椅,搀扶着司南姥姥坐在上面。‘洛差’双臂高举,嘴中念着咒语。他围绕着素青转了几圈。

四根玉环链条射向姬仲泽。玉环入钩深深嵌入姬仲泽体内。姬仲泽的四肢被链条钩紧。‘洛差’每击一掌,玉环链条便会离开姬仲泽身体一寸。

‘洛差’共击二十五掌,玉环链条从姬仲泽的身体拔出。链条勾出的阳气作为贡品奉送给各方神仙。

虚脱的姬仲泽双目缓缓睁开。他微笑地看着散发香气的素青。素青朝着姬仲泽露出甜美的笑容,飞奔向位于主席的姬仲泽。

二人近在咫尺,素青拥抱姬仲泽。她呆愣地仰望着脸色煞白的姬仲泽。

素青眼前一片灰蒙。她周围叮叮当当的响着。素青向四周探寻发现屋内空无一人。门口的风铃随风叮铃。她跟随着风铃声出了房间。

屋外阳光明媚,微风拂过素青的脸庞。她眼前是一座三层高的阁楼。阁楼上悬挂着一块匾额。匾额上刻着‘南司’。

一颗宝珠悬挂在阁楼楼顶。宝珠通体金黄。宝珠上的九条金龙纹互相盘旋。空中祥云绕珠浮动。一束金光从阁顶射出,直破天际。

一排排仙鹤飞过阁楼上空。阁楼中的风铃随风响动。淡黄色的窗帘随风摇曳。素青手持拂尘,缓步走向‘南司’。

阁楼内传出轻轻的脚步声。片刻后,一位曼妙的女子身旁带有四个女婢从阁楼内走出。她们向素青行插手礼。素青拱手还礼。

碧玉年华的女子向素青礼貌地说道:“现已午时三刻,小姐您来‘南司’有何贵干?”

素青语气温和地回答道:“路过此地,想进入阁内游览一番。”

女子身旁的女婢轻笑道:“神庭岂是凡人能登的。”

‘南司’素有人间仙境之称。秦天国有三大神庭。神庭内分别住着‘主持’。三位‘主持’被圣人称为‘三圣’。

‘泰宁山’附近的神庭为‘灵焚’。‘南司’是‘灵焚’的入口。碧玉年华的女子是‘南司’的司承。

素青心中有些惊讶,惊叹道:“传说中的神庭怎么会在此处呢?”

貌美的司承斥责身旁的女婢。四位女婢朝着女司承垂头半跪。她们不敢直视女司承,胆怯地向女司承认错。

素青感觉这位女司承心中城府深。她再次向女司承行礼,道歉道:“小女无意踏入神庭境内惊扰众仙,愿接受大仙的惩罚。”

女司承笑着脸,温声细语地说道:“万事万物皆不是一人所有,相同趣味的人一同游玩岂不美哉。见面即是缘分,我们一同赏阁吧。”

女司承右手轻轻一挥。她身旁的女婢化为一缕粉烟。女司承朝着素青弯腰拱手。素青拱手举天,快步走向女司承。

女司承从袖中取出一条粉色长丝带。素青拿着丝带一端,女司承持着另一端。女司承牵引着素青进入阁内。

二人虽距阁楼不足五十步的距离。可这五十步的距离二人素青走了一个时辰。女司承在阁楼内等待着素青。

素青快步向前,身体却停滞不前。她发觉手中的丝带透明无色。女司承手中的丝带却是粉色。她额前的血迹随着汗水滴落在丝带上。

血滴滴落在丝带上。丝带留下一点红。素青被丝带牵引向前迈进一步。几滴血滴落下,素青轻松地向前了几步。

素青额前的血迹变淡了不少。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了不少。她健步如飞向前迈进。这时,她耳旁回荡着微弱的呻吟声。

“不要。。。”

一双隐约枯瘦的手拉着素青的肩膀。素青身后传来苍老的声音:“慢点等等我。”

素青好奇后方的老者是谁。她准备转身望去。忽而不远处传来姬仲泽的怒喝声:“别回头,向前!”

素青肩上的压迫感变得强烈。身后的呼救声越发微弱。“大侠,救救我。”

素青心神不宁,思绪混乱。她向前的步伐变得迟缓。随着她额前的血迹变淡,姬仲泽的劝诫声变得微弱。她身后的呼救声在素青心中留下了印记。

素青手中的丝带已经大部分变得粉红。女司承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素青眼前出现一幅幅画面。她目瞪口呆凝视着这一幅幅画面。

素青心疼无比,不断用手扇自己。红红的手印印刻在她白皙的脸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