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疯狂拆二代 > 正文
第一章,宿醉也是有好处的
作者:兰耳总走召  |  字数:3411  |  更新时间:2020-04-26 09:30:31 全文阅读

“好难受,头好痛,下次再也不喝这么多酒了,太难受。”

  田阳从一张单人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说道。

  宿醉之后的田阳,和往常一样正准备起身,穿上拖鞋去卫生间洗漱一下,至于周边的环境就直接叫田阳给无视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田阳脚刚沾到地板,就感觉脚下干干巴巴,麻麻嘞嘞的,一点都不圆润,哪里像他还迁房里面,卧室新铺的木地板,那么光华,踩着那么舒服。

  感觉不对的田阳赶紧睁开眼睛,这个时候的田阳,还以为是他昨天喝断片了,跑到外面在大街睡了一夜。

  要知道田阳现在可是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的,要是真的在外面的话,那人可就丢大了。

  于是田阳就赶紧睁开了眼睛,看看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样。

  可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好像想错了。只见入眼的是先是一个房梁都直接可以看见的毛坯房。

  而且田阳发现他这个时候正坐在这个房间唯一的床上,光着的脚下踩着,满是灰尘还没有铺任何东西坑洼不平的水泥地面,四周的墙壁也都是空彤彤的墙面,甚至于盖房子的时候,用的窑砖都清晰可见,至于刮腻子刷大白的那是更不可能的事了。

  屋顶的房梁上面,一颗颗起到支持作用的龙骨,还都裸露在外面,一棵只链接着一个破节能灯泡的电线从房顶垂了下来,至于亮还是不亮,只有田阳按下在墙上的开关才能知道了。

  房间的角落里面放着一个破立柜,并且边上堆着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田阳对于他现在的环境那是一脸的懵逼,毕竟连个活人也没有,田阳都不知道他就是宿醉一场而已,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于是田阳就开始回想,昨天他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现在醒来以后,会在这个相对而言完全陌生的环境里。

  田阳记得昨天他明明是趁着还迁房下来的机会,就把几个平时玩的特别好的兄弟叫到了一起,准备好好喝一顿而已啊。

  不过田阳想到可能是因为房子的事情,他特别开心,所以喝酒的时候,就没有控制直接就来了一个三中全会,那叫一个刺激。

  甚是他们本来还说好的去唱歌的,都因为喝的有点太多了,最后都没通过家里的同意,就都回家了。至于田阳对于之后的事请,那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虽然田阳以前也不是没有喝断片的时候,但是这次田阳突然有点害怕了起来。

  毕竟不管是谁,睡醒了以后,发现他处于,这么个陌生的环境,没有谁是不会害怕的。

  田阳在想着他到底干了什么的时候,也顺便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以后,田阳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田阳听到,有个声音喊到:“田阳,干嘛呢,怎么还不下楼吃饭,我一会还要去上班,你快点下来,要不然一会儿的话,就你自己收拾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田阳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回道:“好的,妈,我这就来。”

  刚说完,田阳自己不由得一愣,等等,什么情况,我不是没和我妈一起住了吗,再说我放假时候有睡懒觉的毛病,老妈也是知道的啊,好多年都没喊他了,这时候怎么突然喊他起床了。

  而且老妈都退休好多年了,怎么还要上班,想到这田阳连忙准备穿上衣服,准备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是衣服穿到一半的时候,田阳就愣住了,他看着年轻的身体,这哪里像是一个已经三十多岁油腻大叔。

  田阳好像想起了什么,也不管他那根本没穿的上衣,直接往厕所跑去。

  田阳看着对面洗手台上面镜子中年轻的脸,直接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嘶”,真疼,那这是真的了,可是看着镜中那个自己那张十七八岁的脸,上半身隐约可见的六块腹肌,怎么也像做梦一样。

  田阳看着这些场景的时候,以他二十年看网文经验,就已经猜到了那个答案了。

  田阳想到,难道我重生了,可是这根本不科学啊,人怎么会重生,虽然他曾经幻想了无数次,也曾奢望过太多回,可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当初为了实现他这梦还写过小说来着,毕竟现实不可能实现的东西,只能去精神世界找寻了。

  田阳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楼下又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田阳,你到底还吃不吃饭,这么半天了还不下来,舍不得你那个破地方了是吧。”

  田阳听着老妈年轻中夹杂着些许暴躁的声音连忙压下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说道:“就来,洗脸呢,马上下来。”

  田阳说完就是洗了把脸,想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真的重生了那也是好事,反正自己现在就剩下一套房子了,也没什么值得别人这么大费周章骗子的了,再说如果就是骗自己,能给自己恢复年轻的身体也值得了。想到这田阳向着楼下走去。

  田阳顺着楼梯走到楼下,看到楼梯口那看到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女性在那穿着围裙正一脸不耐烦的等在哪里。

  “妈”田阳看着这张脸一个字脱口而出。这个三十出头,一头乌黑时尚短发,身高不到一米六,叫做李芳的女人,就是田阳老妈,看到这张脸田阳再一次肯定自己就是重生了,毕竟没有人能把一个年龄五十多岁,已经半头白发看着和快七十岁的人,变成现在这个看着三十岁出头,一头乌黑时尚的短发,精明中待着一股果断的时尚女性。

  不过谁也不会想到这其实是一个已经四十出头,已经有田阳十七岁的这么大儿子中年妇女!更不会想到这个就是在十年后,因为家庭的负担和思想压力,脱变成一个明明才五十多岁,看着却和快七十岁一样一头斑白的头发和布满皱纹的脸呢。

  李芳看着田阳下楼后一脸激动的叫着自己,就说道:“看到我,你至于这么激动吗,跟没见过一样,还有把脸快点擦擦,这家伙,洗脸都不知道擦的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满脸泪水呢。”

  田阳听到李芳的话,也不解释自己是真的流泪了,就直接用手一摸说道:“我这不是怕您等着急吗,嘿嘿,再说您现在这么年轻漂亮,要是不含您妈,别人估计都以为您是我姐姐呢。嘿嘿。”

  李芳听完田阳的马屁,虽然很受用但还是说道:“这可不想平时的,你不是一直嫌我啰嗦吗,这还夸我来了,行了,别别拍马屁了赶紧过来吃法,一会我还要上班,你吃完我好收拾东西,放假在家都不知道帮我干点活,累死我完了。”

  田阳听道李芳说话,也不接话,反正自己就是说了帮忙也被拒绝,还不如不说话的好,省的老妈又唠叨自己,嘿嘿一笑,田阳连忙向着客厅走去。

  看到到饭桌上那正做着一个面上带着肃穆表情,从来在家里都是不苟言笑的男人。

  “”爸”田阳小声地叫到。即使重生前老爸已经重病了,再次见到年轻的父亲,田阳即使很激动,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仿佛从小到大那股惧怕又从新冒了出来。

  田建国抬眼看了一眼田阳没说话,继续吃自己的早饭。

  田阳慢步走到那个跟家里五六年自己父亲独家打造的老式餐桌前,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凳子上开始吃早饭。

  不一会李芳走了进来,直接做到了田阳身旁一边吃饭一边对田阳说到:“一会我去厂里上班,你爸给人家装修去,你也放暑假了,我俩也没时间管你,你自己愿意干嘛,你不是说不想上大学吗,过两天我拖朋友给你找了个工作,你从小也没干过什么,这个暑假正好吃点苦,叫你自己考虑考虑是上学好还是上班好。还有以前你上学没给你买手机,这也毕业了你爸给你买了个诺基亚,二千多的手机,你别弄丢了。我给留了你一千三百块钱,你这个暑假生活费,反正你也要工作,不够花你也别找我要了,你挣得钱我和你爸也不用你交家里,家里也不差你那点钱。一个礼拜后上班,这个礼拜你自己别玩的太疯。”

  田阳这时候还没完全转换过来自己的意思,只能连忙回到:“好的,我知道了。”

  早饭过后,田建国照常的收拾下今天需要用的工具,开着车去给客户装修去了。李芳也收拾干净家里,换好衣服,骑着电动车去上班了。

  田阳看父母都离开了家,连忙跑到自己以前楼下的房间,看到电脑桌上的钱和手机也没着急去拿,先把门关上,自己走向床边坐下想着今天放生的一切。

  首先,我肯定是重生了,重生到了高考刚结束的时候,因为手机是自己高考结束后才有的而且家里的二楼也是那时候盖的,当时自己因为特别兴奋就直接没等装修就进去住了。

  既然高考刚完事也就是2007年6月,当时自己干什么来着,好像去网吧疯玩了一个礼拜,回来去老妈朋友介绍的渤海啤酒厂上了一个月的班,因为上班加暑假父母都不管自己了,手里也有钱当时玩疯了,后来学校那分数和报志愿自己也没去,老妈最后没办法只能给找了个学技术的地方当小工去了。

  既然重生了,首先想办法叫老爸赶紧去检查身体,别在因为糖尿病初期的不重视,后期各种并发症齐出,最后五十多就只能天天靠药物治疗,由一个爱旅游的叔叔变成一个天天只能在家呆着哪也去不了的老大爷了,老妈也直接和老了二十岁一个中年时尚女强人变成一脸皱纹的老太太,这一点必须改变,要不重生会开就没意义。

  第二想办法赚钱,虽然过两年村里就拆迁,家里光房子就五六套补偿款几十万但父亲后来一病根本就不够花,弄得一个拆二代连出去聚餐都省着花。

  第三把身体锻炼好,省的后来三十岁不到就成死肥宅了,天天只能在家打游戏,想出去玩都没有小姐姐陪自己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