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深渊之眼 > 正文
第八十一章:溯回的祈愿(6)
作者:风送紫霞  |  字数:3001  |  更新时间:2020-06-03 00:00:22 全文阅读

甲板上正在急匆匆地集合,水手长一个人在这里负责点名。

太阳已经完全西落消失,天空成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其中穿梭着巨大的灰色云层,如同前世误入此生的魂灵拖着长长的尾巴飘忽不定。没有风,船只航速非常慢,在海上,这往往是风暴的预兆。但是风暴前会很闷,此时完全不觉得。

我现在是魄化状态,如何感知得到!这纯粹是胡思乱想。

我的目的是夫人————也就是我的母亲那里可能存在的信封类似的物品。是不是信封不知道,总之上面有很重要得讯息。

穿过船长室,来到船员仓,穿过大大小小的舱室之后,我总算到达了母亲所在的房间。这里的装饰完全与前几个房间大相径庭:四周木板墙壁平平整整地覆盖着白色的细绒羊毛,很高端——————应该是从土耳其进口的羊毛。地板用红色的布料,床上用的是会反光的布料。应该是从丝国进口的产品,丝绸。

桌面上放着一杯茶。但是一口也没有喝,房间的主人正坐在椅子上,烛台照耀下的桌面除了这个茶杯还有一张羊皮纸。

夫人满面愁容地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

我凑近观看纸上的内容:

罗洛华·冯·马克西米利安夫人。

8点整船只将会航行到指定海域附近。届时将会有早已联系好的伪装成海盗的士兵前来攻击你们。注意!士兵进攻船只的时候,请务必将索伦带至甲板。我知道你不舍得,但是为了祖先的梦想,你不得不这么做。

不允许失败。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请自我牺牲达到目的。

不论你是否死亡,届时我都将通知你。

我会告诉你你的儿子索伦成为了全世界最强大的咒术师。

以上

弗雷德里克·冯·马克西米利安

这就是羊皮纸便签上的全部内容。

我的母亲叫做罗洛华。好听,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我生母的名字。

.......

索伦将会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咒术师!我一瞬间想到了在凯罗斯理念世界所看到了那个场景。东方的城墙上站着我自己,城墙下是无数尸体。如果我现在去看,说不定可以看到索伦身上密密麻麻的咒术印记。

还有上一次时间回溯的时候。当时我濒死前看到了索伦身上的咒术印记,以及印记所赋予的‘强化’能力。难不成,这个叫做弗雷德里克的人,想要将索伦培养成世界最强的咒术师么?

我猛地想到了那个幕后老者。这个弗雷德里克·冯·马克西米利安,说不定就是那个幕后老者。他在击杀索伦的同时,说了一句什么.......?

我的亲孙子........?

8点整,将会有早已埋伏好的海盗船进攻这艘船。海盗船上的海盗全是士兵所伪装的。

除了以上,差不多还能猜出一条讯息:文中所提到的‘目的’多半是母亲罗洛华所说的‘觉醒’,而要达到这个条件,就必须在伪装成海盗的士兵登船之后,将索伦带到甲板,如果‘觉醒’没成功,还需要罗洛华自己牺牲。

墙上有个挂钟,分针指向三十,时针指向七。目前是7:30。我静静地漂浮在罗洛华的舱室中,漂浮在母亲旁边。但是就这么作为一个透明人,接下来该做点什么毫无头绪可言,感觉不仅仅是人变得透明,连大脑也整个掉进深渊之中,完全没有要落地思考事物的迹象。接下来该干什么?阻止索伦的‘觉醒’吗?

我可以采取几个方法:阻止索伦到达甲板。这是其一,我觉得可能可行的方法。但是风险在于,不能让索伦看到我。一旦我解除魄化术式,索伦说不定会直接‘觉醒’,到时候直接帮了弗雷德里克一个大忙。

阻止罗洛华将索伦带至甲板。这个可行度更高。因为罗洛华没有索伦那样的咒术能力,有一说一,我能将她留在这里。

将舵盘打偏,使得在这半个小时之内离开目标海域。

不管怎么说,以上都值得一试。

不多想,我直接前往甲板后桅。穿过层层舵板,我来到位于后桅楼上方的舵盘。舵盘很大,按照平时需要2-3个人操作,但是此时水手长两只胳臂死死钳住舵盘,胳膊上筋肉线条绷开了袖子。两侧站着两个强壮的水手。

“中尉————”

“闭嘴!叫我水手长!”

其中一名壮硕青年刚刚开口就被打断。

“再说一遍,在这里我就是水手长,此外别的什么都不是,在听见你喊一次中尉,现在就把你从船上丢下去。”水手长怒喝一声,随后眼睛牢牢盯着前方。在后桅杆上挂着的鲸油灯找出这三人的脸。

冬日的大汗淋漓。

“水手长,我只是想帮你掌舵——————”

“不需要。这是边境伯的特别命令,一定要在指定时间内到达指定海域。你们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祷不要出差错!”

“是!”

竟然被边境伯直接下达了命令!如此这三人的身躯仿佛成了坚不可摧的城墙,死死守护着舵盘。倘若我此时解除魔术术式接近,估计会被水手长手撕。

怎么办!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无有时间可言了。我甚至都隐隐约约看到了前方不远处,那些海盗船船尾处的灯。

我急匆匆的赶往罗洛华的舱室。再不济,我可以阻止罗洛华。十拿九稳,只需要将她嘴巴捂住,或者想办法将门锁上就行。

母亲坐在镜子前流泪,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将脸上用手帕擦去,随后开始补妆。

母亲,对不住了。

我心里默念解除魄化术式,一时间黑雾凝聚,在母亲身边缓缓显现出实体。

正当我要伸出手时,罗洛华突然从梳妆用的抽屉中抽出一把短管火枪对准了我的腹部,随后她站起身,将枪口移动至眉心。

“你是谁。”罗洛华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看着我。话语如同刚从冰窖中穿梭了一圈。

我轻轻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能说什么,难不成我说我从将来来到现在拯救我自己吗?

“哼。父亲真是神算,特别提醒我可能有伪装的刺客。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来到船上的,但是,如果你想要阻止我,对不起,你放弃吧。”说完,罗洛华将扳机往下压。

我闭上眼睛。想着等会如何找阿方索询问一些东西。

.......

...................................................................................................................................................

等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罗洛华没有开枪。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朝着门外大喊:

“去把索伦少爷带到甲板上——————你告诉他是我说的就好,如果有以外,记得让他登上救生艇!”

“是。我尊敬的夫人。”门外响起侍者的声音,随后皮鞋噔噔的脚步声离开了。

怎么办?我现在和自己的母亲面对面,四目相对,有些不知所措。

“你作为刺客的任务已经完不成了。说吧,你跟索伦或者是弗雷德里克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来阻拦计划的实施?”

我沉默了一会儿。要不然干脆就实话实说好了。

“啊,请听我说完,虽然你可能不会相信。”我鼓起勇气。

她做出了一个轻微的点头姿势。

近距离看,才发现罗洛华脸上的泪痕还在,岁数年龄不清楚,但是保养的很好。

“我说,我就是你的亲生儿子,来自将来,是为了阻止我自己的‘觉醒’,这么说,可明白?”

我本以为她会噗呲一声笑出来随后一枪把我击毙。但是没有,罗洛华目光呆滞了一会儿,眼睛忽然涌出眼泪来:

“你是认真的吗?你真的是索伦吗?”

.........

“难怪我觉得你长得很像索伦,原来就是他本人.........你也清楚你爷爷的事情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