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极武仙道 > 第一卷 镇东府
第四十一回  嗜血一剑客  白衣似雪侯
作者:我是小良  |  字数:2234  |  更新时间:2020-04-01 02:32:31 全文阅读

  六名宗师的离去,柳氏族人的加入,让战场的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老弟,真就这般走了?”镇西府的两名宗师回归,看向下方,战况激烈,两人忍不住,问道。

  “你二人觉得这场战斗的意义何在?”叶青抬眉,注目凝神,看着二人问道。

  “这……”

  两人再次反观下方,千人的队伍,面对柳族百人仿佛烂墙泥瓦,没有丝毫抵抗力。柳族如入无人之境,杀人取颅,犹如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那六人能成为一代宗师,本应有着属于自己的心性与利益权衡之法,却这般放弃这千人之伍,联合起来应战白衣侯。”叶青目光悠悠注视着下方的焦点战场,淡淡然说着,显然对那六人充满了鄙视与轻蔑,道:“如此行径,简直愚昧无知,蠢到了极致!”

  “额……”

  叶青怒斥着六名宗师,两名同行的镇西府宗师,一阵汗颜错愕,哑口无言。

  “那若是斩了白衣侯,更是一大壮举啊!”另一名老者不满意他的说法,辩解道。

他发白如雪,那是岁月沧桑撒下的鲜花,弯躯如弓,那是时间老人积蓄的能量,手如槁木,那是神农赐予不断收获的硕果,睛若黄珠,那是上苍赐予五彩缤纷的颜色。

  “哼,简直愚昧可笑!人生就像是一盘棋,对手则是我们身处的环境。有的人能预想十几步,乃至几十步之外,早早便做好安排;有的人只能看到几步之外,甚至走一步,算一步。你们自认为自己是何类人?”叶青轻瞥他一眼,嘲讽,不赞同地问他。

  “叶老弟,你的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他怒不可言,愤恨而视叶青,言语不满。

  “我不知道,难不成你知道?你可知八宗的实力,你可知他白衣侯的实力?你不知,我知。”

  他不是为老者轻视白衣侯,而替白衣侯打抱不平。实在是他也是八宗的一员,他清楚自己的实力,虽不清楚白衣侯的实力到底超越自己多少,但他知道自己远不是白衣侯的对手!

  “叶老弟,你们俩也别争了。不如你给老兄讲讲,那白衣侯真就这般可怕不成?”另一老者,站了出来充当和事老,劝解道。

  他白发苍苍,两鬓斑白如雪,眼角皱纹密布,一双手看着枯黄而无力,仿佛油尽灯枯般,让人看的着实担心。

  “白衣侯的实力到底几何?我不知,但他强于我,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天下人认,我叶某也认!那六名宗师,若是与我交手,必死伤惨重!”叶青默默地说,面无表情,神色冷淡。

  两位老者皱纹,身后十二先天亦皱眉,心中万分疑惑。府内,关于叶青的实力,众说纷纭,总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实在是因为叶青这般人物,出手寥寥可数,且鲜有全力对敌之时。故而,世人无几人,知其实力深浅,怕是大多数知者都已入黄泉了吧!

  “不明白,就自己看吧!”叶青怒气消散,再次驻足。他又何尝不想知道下面那声名远扬,姜国第一战神,白衣侯实力的深浅,可太难了!

  下方,白衣侯早已纵身跃动,跳离了六人的包围圈,一路轻功极致运展,引六人追自己而来,奔出数百米,差一点离开了断云崖山涧口。

  六人紧追不舍,死死追赶,想要联手斩下他的头颅,方可身名远扬,震撼人世间。柳南江脚踏嫩草,轻轻点过,落到地面,收剑入鞘。六人瞬息而至,瞬间就将他团团围住,互成掎角之势。

  “狂徒,好胆!”

  六人注意到柳南江的举动,以为他要收剑入鞘,一人独败自己等六大宗师。他将六名宗师引来,只是为了让其远离战局,牵制住这六人,方可!

  他负手立于中央,单手勾指,嘴角微扬,一脸的轻蔑,说:“来战!”

  六人勃然大怒,被人如此轻视,杀意波动,气势澎湃,滔天汹涌。

  铛——

  一枪刺来,他剑不出鞘,迅速反应,借势牵引长枪挡住身后劈来的刀刃,金属的撞击声响起,不绝于耳。轻而易举化解两名宗师高手的攻势,真可谓举世无双,神人也!

  不给他歇息的机会,另四人杀将而至,一剑劈来,剑气涌动着,汹涌澎湃。另一剑快如闪电,迅若惊雷,其暗中加杂着滔天威势,无尽杀意,寒气凛凛而来,一般人难以察觉。

  “这一剑有些名堂,触摸到了一丝返璞归真的门槛!”一边应付六人的无尽攻击,一边不忘称赞一声。

  剑鞘横拦攻将来的两把剑,借势转动,两人手中脱力,若非二人危机时刻,反应迅速,长剑差点飞了出去。这点评,在普通人看来,看似无上的称赞,极度荣誉。落在他们六人耳朵里,却成了无尽的羞辱!

  至始至终,白衣侯都未还手,一直化解六人的凌厉攻势,看似疲于化解六人的攻势,落在叶青眼里,却仿佛知音,知道他的做法。

  嘴角一抹泯笑飞扬,摇头叹息,道:“他早已知道我等在此了,故而不出手!”

  “什么?”他身后包括两名宗师级的高手,都是震惊,失了镇定,齐同发出了惊讶错愕之音。

  “看来,叶某是等不到他大显身手的时刻了,走吧!去四海关,暗的不行,咱们就来明的!”叶青郑重其事地说道。

  他挥挥手,所有人施展轻功,一个个漆黑的魅影,点落树梢,点落石尖,身形矫健,身轻如燕,奔向远方。

  一行人彻底消失,约莫过了几刻钟。白衣侯有些不赖烦地说:“快些出手,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将了出来。过会儿,就该本侯出手了,本侯一剑定胜负!”

  闻言,六人暴跳如雷,被人这般轻视,戏耍,他们怒发冲冠,直说他狂妄自大,狂妄至极,狂妄到没边际!更是再次扬言,要取下他的头颅。

  “你们六个老匹夫,到现在都没逼出我手中之剑,真越老越不中用,一群老匹夫!”纵身再次跃出六人合围,拔剑遥指六人,言道:“你们打了半天,也该接本侯一剑了吧!”

  “给老夫死来!”六人不将其当回事,怒斥一声。他们齐齐杀将来,枪动惊雷,剑动闪电,刀撼天地,气势汹汹如浪涛。

  白衣侯再次纵身跃动,倒退,躲过六人的攻击,有巨石被击中,瞬间炸裂无数尘块碎石,四溅而散,可见那一招攻击之强,威力之大,中则必被挫骨扬灰,招招杀机,步步紧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