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他欲为帝 > 第一卷 风起天京
第三章 长公主
作者:一江风云客  |  字数:3449  |  更新时间:2020-03-02 20:04:47 全文阅读

大汉的权柄全部被许德牢牢地握在手中,只有在小小的后宫里,皇帝才算是真正的皇帝。

兴许也是因为对皇帝的一点愧疚,许德从来不向皇帝的内库伸手,甚至皇帝的日常起居,比起先帝时,更加奢华起来。

先帝励精图治,在群臣中倡导节俭,每餐从一百二十道菜减到六十四道,后来又减到三十二道,再后来,先帝甚至还想减到十六道去,群臣联名上疏,先帝这才作罢,把每餐的菜数定在了三十二道。

而到了本朝,许德恢复了一百二十道菜的传统,皇帝每每坐在那一百二十个金光闪烁龙飞凤舞的食盒前,才能切身地感到自己是皇帝。

传膳太监并不年轻,也是五十出头了,但是在皇帝面前却像是一个老年版的小陆子,极尽谄媚。他从御膳房一路跑来,来不及擦去头上的汗,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拿着一本奏折发呆的皇帝,用讨好的语气问道:“皇上,这就给您传膳?”

皇帝没有说话,点了点头,那传膳太监急忙忙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外面便陆陆续续地来了一队太监,个个手中都提着描金的食盒。到最后一个太监放下手中的食盒,退出了这御书房,那传膳太监道:“皇上还需要奴才伺候吗?”

“退下吧。”皇帝淡淡地开口,随着那传膳太监,就连几个侍候的宫女都出去了,御书房里,就剩下小陆子,高力士,和皇帝三人。

皇帝坐在桌案边,看着那长长的桌案上一盘接着一盘的珍馐,不由得嘴角翘了起来,转身问高力士:“大伴,你说十个朕能吃完吗?”

高力士听了这话也不知怎么回答,只道:“皇帝用膳那就是一个规矩,是天家的威严。”

听了这话,皇帝开口道:“小陆子。”

“奴才在。”小陆子恭顺地应到。

“你明日就去内务府通报,以后朕用膳就像先帝一样,只上三十二道。”

“这……”小陆子明显感到为难,看向一旁的高力士。

高力士感受到小陆子那为难的目光,开口道:“皇上,一百二十道是从前的规矩,先帝只是一时之宜。”

“朕知道。”皇帝脸上露出狡猾的表情,继续说道:“这多出来的银子也从内务府拨出来,就说是朕犒赏西安将士的。这样,许德怎样也没法反对了。”

小陆子和高力士都微微弓腰,表示明白了。

小陆子拿起备好的银筷子,正准备帮皇帝试毒,皇帝却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拿起一双包金丝的玉箸,说道:“今天朕想自己用膳,小陆子你就不用试毒了。”

“皇上,若是奸人在这菜中下毒行刺该如何是好。”小陆子赶紧出声问道。

“每日就这一会儿,朕想试试热着的菜是什么滋味。”原来膳桌上的菜都是一大早就开始准备的,大多数送到皇帝身边仅仅温热了,待小陆子试毒后,大多数菜已经凉了。

小陆子看向高力士,高力士眯着眼仿佛睡着,但是感受到小陆子的目光后,摇了摇头,小陆子见状也不再执着,放下那双银筷子,退到了高力士身后。

皇帝背着双手,手中握着那双金丝玉箸,围着巨大的膳桌转起来。每一道菜旁,都有一块小小的银牌,上面列着菜名和做这道菜的人的名字。皇帝看见想吃的,便伸出玉箸,今天他吃的菜都是热的,这在他看来绝对是一种新鲜的感受。

“怎么全是油腻的。”皇帝小声嘟囔。

皇帝正在慢慢地转着圈儿,御书房外边儿来声儿了。

一个小太监拖着细长的嗓子,开口道:“皇上,长公主殿下求见。”

听了这话,皇帝激动起来,将那玉箸往膳桌上一掷,开口道:“姐姐来了,快把姐姐请进来!”

“皇帝!”高力士听了皇帝的话,在一旁出声提醒。

皇帝正了脸色,几步走回椅子边坐下,清了清嗓子,朝着外边儿说道:“宣。”

高力士在椅子后边儿,看着皇帝强装出来的严肃,有些难过。

先皇龙驭宾天,皇帝只剩下这一个大五岁的姐姐是最亲的人,皇帝幼时,每当课业有误被许德威吓后,还能找长公主殿下,求个安慰。皇帝十岁那年,许德打着长公主身份尊贵,当在外辟府的借口,想把长公主赶出皇宫。

尽管长公主用了装病,哭闹,亲自跑到许德府上大骂等一切手段,但是看见教鞭在皇帝手上的伤痕一道道加深后,终于选择妥协,住进了早就准备好的长公主府。从此,皇帝每年见长公主的次数便十个指头都数得过来。

长公主今日穿了一身乌金云袖裙,头发简单地在脑后盘了一个髻,此刻已经有些散了。脸色发红,额上还有许多汗珠,今日太阳毒辣,长公主想必是一路跑进宫的。

长公主看见皇帝的脸就再转不开了,也不顾身后还有侍女跟着,就上前捧着皇帝的脸:“阿贺……”然后便开始落泪。

随行的侍女赶忙给长公主递上手巾,小陆子也迅速地给长公主搬来一张锦凳。皇帝的亲姐姐,哪还用得着皇帝赐座。

长公主在皇帝身边坐下,也不说话,就拉着皇帝的手,仔仔细细地端详着皇帝。门边的侍卫有意无意地看着屋内的情形,也不知这一幕他们会怎样报告给许德。

“阿贺,姐姐被你吓死了,若是你有三长两短,我拼了命也要刺死许德那老贼。”长公主语出惊人,丝毫不顾及门边的侍卫。

皇帝听了这话,紧了紧拉着长公主的手,却并不言语。长公主回过头,看着那几个门边面无表情的侍卫,开口道:“你们还不滚,我和皇帝说点体己话你们都要报告给许德吗?”

几个侍卫听了这话脸上还是没有多大的波动,只是在那个侍卫统领眼神下,退出去几步,躲在侧殿的阴影里。

高力士见状,也知趣地带着小陆子退了出去,不打扰这对姐弟短暂的相会。

“阿贺瘦了了。”长公主看着皇帝那一天天成熟起来的面庞说道。

“姐姐也清减了,朕已经几个月没见到姐姐了。”

“是啊。”长公主回忆起上次万寿节上自己和皇帝短短的相聚,仅仅是一杯酒后,就再找不到机会说话,看着几步外的皇帝弟弟自己却没办法好好地看看他。

“姐姐今日这样进宫妥当吗?我不想姐姐为了朕被许德刁难。”皇帝脸色难堪,自己的姐姐进宫来看望自己,竟然还要担心许德的看法。

“我一个妇道人家,许德那老贼不怕背了恶名尽管再来为难我。”长公主搬出宫后,实际上并没有再受到许德的诸多刁难,许德对于这个长公主没有太多的兴趣,他只想好好地抓着皇帝,巩固威名。

“今日朝堂上,皇帝是对的。”长公主想了想,又说:“长孙大人和徐大人,此次远离朝廷,有生之年怕是再进不了天京城了。他们是汉室的忠臣,皇帝要时刻记着这些献身的老臣。”

皇帝点头,道:“今日里大伴已经和我说过这些了。但是朕,还是很害怕。”

长公主毫不掩饰眼中对自己这个没什么权势的皇帝的怜惜,却又故作硬气道:“这样的小事,许德不会再为难你,皇帝何须害怕?你要想的是怎么想办法除掉许德!许德一日不死,咱们大汉的江山就一日有让人的危险。”

“姐姐,朕会除去许德,朕要做天下的大皇帝!”

“有志气就好,我们是大汉的正统,是真正的大气运之人。父皇大行前嘱咐我的,我都会一件件完成。我在宫外会想办法,你在宫里也要想办法。”

“朕知道。朕今日才算真正亲政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阿贺,许德老贼中秋后就五十有九了,他身体远没有看上去这样康健。”长公主这样说,皇帝一时没有明白。

见状,长公主又道:“所以我们只需要努力拖延就是了,再拖个十年八年事情一定会好转。这之前,有什么不愿,咱们都得咬着牙吞下去。你可明白?”

“朕明白的。”皇帝眼中光彩大盛。

看着皇帝那充满朝气的脸,长公主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把那件事说出来,心想,不要把姐弟俩的见面搞得沉重。

长公主再悄悄地确认了一下周围没人后,俯下身在皇帝耳朵边开口:“皇叔和御将军已经派人来联系我了,他们虽然一直选择保身,但是许德这半年来太过分了,皇叔和御将军都有所表示。”

皇帝听了这话,感到一股战栗传遍全身,一种难言的激动让他想要喊出声来。这些年他之所以任人摆布就是因为没有能和许德较量的雄兵。御林军那样的力量在许德眼里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他们会出兵帮朕吗?”皇帝眼睛里充满了激动地神色。

“北境金国不断骚扰,皇叔又向来谨慎,恐怕……”长公主虽然没有说完,但是皇帝已经知道了,这一次,还是没有军队会帮助他,就像是这些年来,这仅有的两个能同许德抗衡的势力一次次的白条一样。

“皇帝不必气馁。”长公主见皇帝好不容易燃起的斗志又有消散的情形,开口道:“有两个冠绝天下的异士已经进京了,他们是来帮助皇帝的。”

“不过两人,能抵得上许德的万千兵马吗?”皇帝还是有些提不起兴致。

“皇帝!”长公主明显对皇帝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很不满,道:“昔日蜀汉,刘备凭借武侯三分天下;大唐初年,唐太宗有房谋杜断,所以能驾驭贞观盛世。皇帝为一国之君,怎能轻视帮助你的人!”

皇帝听了长公主的话,正了脸色,道:“许德手眼通天,这两个异士就是进了京,如何进宫来。”

“这我已经安排好了,但以我的能力,只能在不被许德发觉的情况下通过内务府和吏部把人送进宫来。他们会找机会接近皇帝,皇帝也要想办法找到他们。”长公主目光灼灼,盯着皇帝年轻的脸庞。

皇帝没有再说话,只是另一只手,也握紧了长公主的手,道:“天佑大汉。”

长公主也伸出手来,握住皇帝的手,轻声道:“天佑大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