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旧书 > 江南无所有
七、苏氏浩然
作者:易子游  |  字数:3244  |  更新时间:2020-06-11 21:56:16 全文阅读

陈家酒楼众人一听苏浩然之名,身形先是退了几步,其中有几个自诩胆大的硬着一口气上前拱手道:

“苏浩然苏大侠乃是新评江南十绝第六位,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冒充的,这江湖上易容之术可多,钟公子不要被此人蒙蔽了,或许此人接近钟公子就是为了对陈仙人图谋不轨,钟公子可要小心。”

听完这番话,苏浩然不气反笑,头也未转问钟灵修:

“你刚从京城回来,这些攀附之人可有着什么不同?”

钟灵修哂笑道:“无甚差别。只是京城手段更高明一些,起码不会这么直白。”

苏浩然并未言语,将玉箫一横,一道剑气从中发出,穿过人群,在地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说道:“再不退,要的可就是你们的一条胳膊了。”

人群见此剑气,哪里还不知道这便是真正的江南十绝第六位“箫绝”苏浩然。紧随着一阵慌乱的烟尘,瞬间走的干干净净。钟灵修见状,示意小二上些酒菜,并对着酒楼掌柜说道:

“师父因厌倦江湖纷争才隐居此地,只是这些人一再找上门来,师父那边未必不知晓。”

“哎。”苏浩然示意小二把酒菜放下,拦住钟灵修,说道:

“江湖中从来不会缺少想要攀附的人,只是你我运气不错。那些人有些虽然可恶,但是有多少成名大豪不是从那些人过来的,不必如此,只是不惊扰到陈公便可,有恒心毅力的,自然是有陈家上眼,要是没有毅力的,打一遍也就走了。”

随即苏浩然摆摆手,示意掌柜和小二远离,压低声音,再说道:“更可况,陈氏如今也就只有陈公和陈家主在江湖上有着煊赫地位,陈氏中青一代还未能达到号令江南武林的高度,所以陈氏内部定也有着不少人想一飞冲天。你虽是陈公徒弟,这其中的曲折更要懂得。”

钟灵修点点头,拱手谢道:“多谢苏世叔指点。”

苏浩然摆摆手,道:“你我差不了几年,我也才刚过三旬,只是与陈公平辈相交,你才叫我世叔。我知你读书人,但我不拘这些,叫我苏大哥便是。”

“好,不知苏大哥此去北上,可顺了心意。”

“那是自然,此次面会北箫名家,体会良多,也得了一本珍谱,能琴箫和之。陈公书画琴三绝,自然是要和陈公试弄一二。”

钟灵修笑道:“这等琴箫合奏可不是寻常能见到,只是我没了这个福分。师父收了小师弟,虽然说不会大操大办 ,但还是要知会一些朋友。另外二师弟打了陆家的小公子。我还要走上一遭,”

“陆家?皇商陆家?”

钟灵修点点头。苏浩然却皱起了眉,菜也不吃了,抱着玉箫思忖了一会,说道:

“这陆家两代皇商,可不是好相与的。一旦放到庙堂之上,这就不仅仅是玩闹,灵修你这一趟可要小心行事。”

“那是自然。苏大哥,咱们过几日再会。”

二人抱拳离去。

洗笔山。

顾心启扶着谢沧雪,将其放在草庐下。谢沧雪顺势瘫倒,动弹不得。陈染见状,一边示意顾心启从房中搬出一个木澡桶,在地上摆了一些柴火,从湖中取水烧开,放入一些药材,等水烧沸之后,待其温度合适,拎起谢沧雪,让他坐在水中。

谢沧雪一坐下去,只觉得身上好似有蚊虫在叮咬一番,愈发紧张难耐之时,只听见陈染说道:

“忍着,莫要浪费了桶里的草药。”

谢沧雪虽然感觉异常不舒服,但也只得忍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感觉也慢慢缓和,只是身体的疲惫感一时之间难以消除。陈染在旁边指导道:

“盘起腿来,五心朝天,一息一吐,打坐可还会么。”

谢沧雪照做之后,只觉得心神逐渐平静下来,就这般过了半个时辰。

陈染双手一佛,将火扑灭,见天色已晚,夕阳照山,便说道:

“屋中自有换洗衣服和汗巾,收拾一番,今日就到这里,以后路还长着。另外,你二师兄有东西要送你。”

谢沧雪只见到顾心启从一旁草庐走出,一手拿着雕刻刀一手扛着一个齐人高的木人,走到近前对着谢沧雪说:

“这是当年大师兄认穴之时的木人,我将其重新调了一下,还能用。权当是二位师兄送你的入门礼物了。”谢沧雪一开始还想调侃几句,不过看到了顾心启疲倦的双眼,却只化作了一个长揖。顾心启笑了笑,将刀别在腰间,扶起谢沧雪,说道:“不必,大师兄喜欢这些,我不同。你我师兄弟,太繁杂了不好。”“是。”

“送完了便练功去。明日起你便正式带着沧雪。”

“喏。”

次日清晨。

谢沧雪双目一睁,瞬间感受到自己身上虽然还有些酸痛,不过已经可以正常活动,定是昨日泡澡的缘故。只是这泡澡的滋味不是很好受。谢沧雪咂咂嘴想道。

出门伸了伸懒腰,看见顾心启早已经站在湖边练功,挠挠头上前打招呼,说道:

“二师兄。”

“醒了。站到旁边感受着,闭上眼睛。”

谢沧雪闭上眼睛,听到了一阵又一阵风来,吹过湖面,再吹起湖边的花草,吹起衣襟与发梢,吹入林中,吹动树叶和鸟。心情顿时变得无比平静,口鼻之中不自觉地开始一呼一吸,一吐一纳。也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听到了石子落入湖的声音,张目一瞧,陈染正站在草庐下。二人收了势,上前拱手道:

“师父。”

“以后再早一些。心启你可自便,沧雪可想好学什么功夫了?”

谢沧雪开口道:“说实话师父,都想学。”

陈染哈哈一笑,说道:“要知道,大多数人学武都是这么想的。什么都想抓,什么都嚼不烂。江湖发展至今日,武功不下千余,开蒙之法也有数十种,只是挑选一门最合适你的功夫,才是最重要的。”

陈染顿了顿,指了指远处练刀的顾心启,说道:“你大师兄是读书种子,平时用笔时间长久,教他一身判官笔最是熟练。你二师兄喜欢动手雕刻小玩意儿,所以身上有小刀的功夫,也符合性子。”

再看看谢沧雪,陈染继续说道:

“虽然贪多嚼不烂,但是为师说过,你想学什么为师都有办法。”说罢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谢沧雪,说道:

“这套内功是最普通,也是最适合你开蒙的功夫,叫《流水》。顾名思义,内力犹如流水一般,平平淡淡,无拘无束,生生不息。若是常人一路修炼,无外力事故,不易得病,也可过花甲。只是这内功缺点也很明显,无甚威力,也无甚提高之处。不过正因为最普通,也最适合你开蒙。”

谢沧雪接过册子,嘴角甚至微微扬起,自己终于可以踏入这扇大门了。

陈染见状,知道自己这位小徒弟是怎么想的,又开口道:

“当然,外家功夫也不能落下,只有身体强健,才能有足够本钱施展武艺。练罢。自今日始,你便不能停了。不进则退的道理我也不多说。从最基础的开始。心启。”

“师父。”顾心启停下手中刀,上前拱手。

“带你小师弟下去吧。”

“喏。”

看着二人有模有样一招一式的样子,陈染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他顺势坐下,倚在门前,抄起一壶酒,正欲饮之际,看了看壶中,发现已经见底,便一个翻身到了屋后。

屋后有一块俨然是新翻之后的土地,地上有一盖子,陈染拉开门,向地窖里面望了望,一跃而下,借助日光四周点了点数量,抄起一坛酒脚下一蹬飞出地窖,盖上盖子来到屋前,看着两个徒弟练武正酣,开封坛一闻,闭上眼睛砸了咂嘴,倒进酒壶之后正欲封坛之时,听得身旁一人说道:

“陈公且慢,还请在我这壶里倒些。”

陈染抬头望去,眉头一挑,说道:“几时回来的?”

“几日前便回来了。”说话那人一身青衣,腰间斜插一玉箫,正是苏浩然。

“你这来得也是巧,这酒刚开,不然咱们过两手?若是你抢到了便拿去,抢不到便没了。”

苏浩然苦笑一声:“陈公太看得起苏某,若真是比试起来,苏某走不过十招。”

陈染摇了摇头:“不试怎么知道。”说罢右一拳直冲苏浩然心口,苏浩然见状,苦笑一声,右手将玉箫拿起,退后一步用手一拨,让过陈染的拳。陈染身形一侧,左臂一撑,双腿似剪前刺,右手由拳变掌打出,苏浩然翻身一跃,右手玉箫一点,正好迎上陈染的掌心。两者相碰,苏浩然退步拱手,说道:

“陈公风采不减当年,是苏某输了。”

“谦虚,你我刚才只讲招式不拼内力,老夫不一定能胜。不打了,你又不全力出手,接着,此番北上会名家,结果如何。”陈染回身从屋中掏出一个酒杯,从壶中倒了些酒,挥给苏浩然。

苏浩然右手执箫,左手接过酒杯,浅尝一口放在一旁,从怀中掏出一本薄册,递给陈染说道:

“北箫与南箫确实有所不同。不过我本是北箫出身,自然也是没什么风浪。这谱子是别时他们所赠,上面记载了一古曲,唤做《大鹏游》,能琴箫和,陈公不妨一试。”

“哦?”

陈染接过薄册,翻开了几页,目中突然放光,拍膝叹道:“妙啊,妙啊。莫急,待我取琴来。”

陈染从屋中取出一床琴,轻拭浮灰,一展七弦十三徽,苏浩然拿住谱子,陈染盘腿坐下,左手悬于弦上,右手一抹,音随心转,谱随音翻。

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崩奔。

易子游
作者的话

丈夫困于金银。因为生存的原因断了半个月,520祝各位节日快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