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旧书 > 江南无所有
六、江湖大势
作者:易子游  |  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20-04-24 00:10:13 全文阅读

谢沧雪并未见到师父眼中的泪水,只是思索着自己的将来。自己既然来到了世上,就不枉走上这么一遭。心中已经向往着未来如何闯荡江湖之时,只听得陈染轻咳一声“咳”。连忙回神答道:“师父。”

陈染轻轻拂去眼泪,说道:“浮生兄既然把你托付给我,那老夫便会倾囊相授,只是江湖武学之广,连老夫都不敢说尽数知晓,你先想好想学哪一类的武功,这样老夫教你也能快一些。不急,你先跟着你二师兄好好打基础,至于今日,你便像从前上课一般,听老夫给你讲一讲江湖大势。”

谢沧雪正是听故事的年龄,见状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一脸兴奋站起身来。陈染见状,便起身回屋,拿出几本书来,示意谢沧雪坐着,自己也盘腿一坐,将书放在一边,说道:

“以前给你讲的都是四书五经,如今讲的是江湖大势,都要听进去,也都要学。”

“是。”

陈染想了想,开始说道:“起初太祖皇帝打下江山,便以古九州重分天下,所以这天下武林,也自太祖皇帝之后多以州而居。虽然国朝数十年,皇图 数万里,九州已经有所错漏,但是江湖上不会太讲究。就拿武林中所谓的江南,便是以扬州一带为界。”

“扬州府那么大,那江南的武林是不是有很多高手。”

“并不是。江南的武林放在天下去看,也算不上强势。但其中依旧有着你现在高不可攀,将来也未必打得过的人。”

谢沧雪暗中撇了撇嘴,心想师父这不是说的本来就是一个道理。

陈染没管谢沧雪作何表情,继续说道:“这江南一地,虽然繁华养人,但是对于武林中人来说,江南的刀兵也少了些。所以近十年,江南的高手并未有大的变动,我房中有一幅天下舆图,平日若是无事多去参详一二,对你有好处。”

“知道了。”

“但你可要记住,江南武林虽然高手不多,但是江南钱粮充足,掌控天下财政命脉,所以江南也绝对不会太过安宁。”

陈染顿了顿,说道:“不过待你出师之时,尽管去闯便是。江南武林现在最大的世家,金陵陈家。在江南一地,有师父和你爷爷撑腰,一般毛贼惹不到你头上。”

“那要是碰到特别猛的那种人,连陈家都不怵怎么办。”

陈染伸手一弹,一个脑蹦弹到谢沧雪头上。谢沧雪“哎呦”一声,一脸委屈看向师父。

“要真遇上狠人,还不赶紧跑。还怎么办。”

“武林中人,行侠仗义,岂是能临阵脱逃的?”

谢沧雪抱着头,可怜兮兮地望着陈染。

陈染看这小徒弟的样子,乐了,笑道:“武林中人行侠仗义自然是对的,但是就跟孟子一样,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两者有时候并不能得兼,就看你将来怎么选了。如果要是师父选,肯定还是你要活下来。”

“好了。”陈染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说道:“虽然说不教你武学招式,但是基础还是要打的。走,下山去,看看你二师兄回来了没。”

谢沧雪也站起来,想了想自己当初是怎么上山的,一脸憧憬看向陈染。陈染嘴角一扬,说道:“去,跑着下去。”只见谢沧雪的脸突然变色,陈染哈哈大笑,一脚佯踹谢沧雪,谢沧雪拔腿便逃。陈染脚尖一点,提纵跟上。

虽然说这洗笔山并不是什么名山大川,但是山路也并不好走,层层丛林中间延伸出了一条蜿蜒的小路,谢沧雪一边看着山路的方向,一边在前面疯狂奔跑,陈染不知道在何处拿来了一根青竹棍,每当谢沧雪停下的时候,轻轻一抽小腿,谢沧雪就一个激灵跳起来,只能接着往前,身后还听到陈染时不时说的一两句话:

“调整呼吸,对,身体摆动,对。哎,别停啊,接着跑。”

听得“啪”的一声,谢沧雪疼的龇牙咧嘴。耳畔又传来陈染不紧不慢的声音:

“这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了,以后还怎么游山玩水,闯荡江湖啊。”

“对,继续跑,放松,不要紧张。”

伴随着陈染一会一次的善意提醒,谢沧雪也不知跑过了多久,从一开始的气喘吁吁,一直跑到口干舌燥,再跑到抬不动腿,只是觉得身体已经使不上力气,双目一黑,身影摇摇晃晃便要跌出山路,心中暗暗想到这回歇了。只见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从哪出来的陈染伸手一抄,像抓鸡似的抓住谢沧雪,将青竹棍别在腰间,手一搭脉,知道这小子今已经差不多了,便运起轻功,几个起落下山。

谢沧雪被陈染夹在腋下,只觉得耳旁山风阵阵,晃了晃头睁眼,映入眼前的是师父的胡须,刚想说话,却听得陈染说道:“到了。”

山脚下,那块写着“洗笔山”的石碑依旧在那里。谢沧雪顺着陈染的目光望去,前方站着一青一少二人。年纪少的那个他认识,正是二师兄顾心启。只是顾心启背着包裹站在那名青年背后,身形好似有些畏畏缩缩。

陈染把谢沧雪轻轻放到石碑旁靠下,转过身来对着那两人说道:“回来了。”

顾心启连忙走上前,将包裹卸下,拿出几味药材,对陈染说道:“师父这是方才上街之时陈家的几位送的,说是对小师弟有用。”陈染上眼一瞧,知道都是些固本培元的药物,点了点头,接过包裹,问道:“你俩怎么碰上的。”

顾心启脸色突然一变,连忙对身后青年眨眼,谢沧雪正觉得奇怪,那青年上前双手作揖,深深一躬,起身一板一眼对陈染说道:“师父,何时收的小师弟。拜师之仪定在何时?却未通知徒儿。”又转头对顾心启说:“二师弟,一下山便跑到杭州府城去,师父让你去采买吃食,你却去了惊鸿楼听曲。”

“这......”顾心启没想到大师兄直接就戳穿了他,后面的谢沧雪听着呆住了,惊鸿楼,那可是烟花之地,没想到二师兄竟是如此样人。看着忠厚老实,实在是没想到。那大师兄为什么会去惊鸿楼呢?莫不是跟二师兄一样?谢沧雪狐疑的眼神看向了青年。

青年一身青衣,腰系玉佩,一看便是书生打扮。看见谢沧雪望着他,好似知道要问什么,说道:“我是在惊鸿楼外,听到你二师兄在里面唱和,好不自在,便进去把他拎了出来。”又转头对着陈染说道:“只是出来的时候,和陆家的公子起了冲突,心启用刀把人家脸上划了两道。”

陈染正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听老大说话,却听到了这么个消息,哈哈大笑:“不打紧,去惊鸿楼怎么,少年慕艾。至于沧雪的拜师,过几日,过几日,敬杯茶就得了,别搞那些繁文缛节。沧雪,这是你大师兄钟灵修,老二应该给你说过。”

谢沧雪点点头,正要站起来,被钟灵修拦住,说道:“你现在身体疲累,不必。”又对陈染说道:“那该请的人还是要请。虽然师父已经不在江湖上,但是他们总有一天要去。”“都依你。”陈染无奈道。招呼着顾心启回山,顾心启扶着谢沧雪站起来,正准备回山之时,钟灵修却上前一步,说道:“师父,这陆家公子?”

陈染挥挥手,说道:“只要是一对一比武,输了无怨,陆家要是没有这个器量,也就不会是江南第一皇商。老大,既然你来了,那你便走一趟吧, 方方面面都照顾一下。”

“诺,钟灵修领命。等安排好了再上山给师父请安。”钟灵修转身便离开。

谢沧雪扶着顾心启,小声说道:“大师兄,是不是太严厉了些。”

“大师兄是书生,读的是圣贤书,当然这样。”

陈染轻咳一声,说道:“嘀嘀咕咕什么呢,不许议论圣贤。”

顾心启舌头一吐,等到陈染走远了,对谢沧雪说道:“大师兄听说是京城哪个大官的孩子,我见他就这样,一板一眼,没啥趣味。””

“怪不得,从小家里就严。可怜的大师兄啊。”

“大师兄可不可怜,娇妻美眷,羡煞旁人。”

“二师兄说的这个旁人,不会就是......”

“胡说。我真的是去听曲的,你不知道,惊鸿楼有一姑娘,唱的吴侬小调好听得很。下次进城,我带你也去听听。”

“自己去就行了,别带坏你师弟。还不跟上。”

谢沧雪哈哈大笑,顾心启默默无语,施展轻功快步跟上。

------------------------------------------------------------------------

洗笔山外不到十里,陈家酒楼。

钟灵修刚跨进店内,店里的数十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道:

“钟学兄,不知道陈先生肯不肯见我。”

“老钟啊,陈前辈到底什么意思啊,收徒这么大的事情也不通知江湖同道。”

“灵修,我与你师父几十年交情,如今家中困难,你就让我见上一面吧。”

“姓钟的,你不过是占了陈仙人徒弟的名号,咱们来比试比试,如果咱要是赢了,你就得让咱见陈仙人。”

钟灵修看到面前老老少少数十人,一时间分身乏术纠缠不清,突然,他目光扫到了坐在酒楼大堂拐角的一名中年人,眉头顿时舒展看来,提身一跃到中年人面前,拜礼说道:“世叔何时来此?陈家人怎得也不通报师父。”

“是我让他们不要通报的,才从荆州回来,过几日是约定之期,我便提前到看看这独特的风土。用不用我帮忙?”

“烦请世叔出手。”

中年人站起身来,拾起身旁桌上一支玉箫,右手一指,说道:“在下苏浩然,哪个不晓事的尽管上前。”

易子游
作者的话

最近给老爷子过生日,也是卡文了,打乱了原来的计划,迟了几天,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就当是自说自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