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旧书 > 江南无所有
二、十龄稚童
作者:易子游  |  字数:3459  |  更新时间:2020-03-10 21:35:36 全文阅读

帝京。

西郊别院。

一人身着紫衣,坐在湖心亭中喝酒赏花。院外有人来报:“门主,君子盟内线来报,谢家大公子被击落山崖,生死不明。以及谢浮生亲上君子盟,并带走了他的孙子。”紫衣人摇晃着酒杯,淡淡说道:“梅宗毕竟是君子盟座下四宗之首,底蕴还在。虽说与谢家决裂了,但毕竟是儿女亲家,也不得不防。另外,”紫衣人顿了一顿,说道:“谢游尘的尸首何在?”“回门主,内线回禀,只在崖上寻得一些衣服残片,再无他物,他们正在加紧寻找。”紫衣人一听,下令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都是老江湖,这样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总之,就算是被野兽叼去吃了,你得给我拿回骨头来。谢游尘虽说年轻,但其天分完全不亚于谢浮生,甚至要比谢浮生更高。这种人不为我们所用,就必须死。”“是。”来人退下。紫衣人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液,看着湖中自己的倒影,笑道:“谢家,陈家,王家......呵呵。”本来平静的湖中忽然汇成水柱冲天而起,上升数丈,再化作水滴洒落而下,打上花枝。

分割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游尘猛地张开眼睛,环顾四周,却发现已经是在一间草房之中,身上衣裳虽然破碎不堪,但伤口经过包扎已经结痂。他试着运转功法,可依旧艰涩无比,看来外伤虽然有些许好转,但内伤难愈。“是谁救了我?”谢游尘思量着。论剑台下是一悬崖深谷,君子盟的徒众在那里圈养捕捉了一些野兽来磨练武技,不过越往深处越是人迹罕至,更何况他是从悬崖上坠落而下,断无生还的可能。

谢游尘不再多想,谢家以君子之道传家,此人对他有救命之恩,无论是出自什么目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从屋里走了出去,发现他正在一座山峰的峰顶,放眼望去云海茫茫,空中略有飞鸟经过,草房旁边是几间小草屋,看似刚建不久。草屋前有一口井,井旁有一棵苍天松树,松树下有一名老僧正在闭目打坐。

谢游尘强撑身体,整整衣襟,快步走到老僧面前,深作一揖:“多谢大师救命之恩,谢某没齿难忘,可现在拙荆幼子生死不明,谢某需即刻下山,望前辈指路。”老僧缓缓睁眼,看了看谢游尘,开口言道:“施主重伤未愈,此去君子盟凶险定是无数,更何况当老衲赶到的时候,尊夫人已经过世,老衲也是无能为力,望施主节哀顺变。”

“什么!”谢游尘闻言好似晴天霹雳,一个踉跄后退几步,虽已经从君无花口中听闻消息,但仍有最后一线希望。可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发妻已经亡故。谢游尘深吸一口气,再作一揖,对老僧说道:“多谢大师告知,大师救命之恩谢某绝不敢忘,只是拙荆虽故,谢某尚有老父幼子,须立即下山,不能报恩。烦请大师告诉谢某名姓,在何处修行,若大师日后有需,谢某必定赴汤蹈火,任凭差遣。”谢游尘说罢,转身欲行。

“尊夫人虽故去,但令郎仍在,想来是尊夫人留的后手。如今令郎已经被令尊带回谢家。至于救命之事,老衲只不过是随缘而行,施主与老衲有缘,虽是坠崖但挂在树梢之处,老衲正巧路过便顺手为之。只是施主伤势未曾痊愈,还需多多疗养。至于老衲名姓,庙宇,老衲发号慈悲,并无庙宇,也无需施主报答。此处安闲,施主若想在此休息便休息;若想归家便归家。”谢游尘闻言,心中思忖道:“以我全盛时期的功力,虽能胜过君无花,但是君狂竹却未知,更何况自己若执意攻上去,梅宗毕竟是儿子的娘家,以后要让他如何自处。还是先打磨武功,再做打算。”理清思绪,谢游尘开口道:“原是慈悲大师。大师之名谢某如雷贯耳。大师不求,谢某不能不报。只是拙荆之仇未血,谢某如今也无力对抗君子盟,还请让谢某在大师身旁服侍几年再归,以报大师救命之恩。”

慈悲和尚摇了摇头,呵呵一笑:“看来施主想明白了,死去固然容易,活着却是更难。施主可比你父亲变通的多。想来你父亲这个年纪,也是不及施主。老衲一身武功来自修行佛法,并不适合施主。这大好河山,自有适合施主的地方,若是施主不弃,便随老衲结伴而行。”“多谢大师。”

—————————————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六年时间一晃而过。这六年时间江湖中小打小闹虽然不断,但大动作倒是没有,所谓江湖大鳄也似乎在明面上停下了勾心斗角。总之这六年,江湖安静的可怕。

承平十年仲夏,扬州临安府外三十里,望江村。

一名蓝衣少年正在对着大门外的大江发呆,将河边的石子一颗一颗扔到江中,看着它打出来的水漂,轻轻一笑。不知什么时候,他好像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大叫道:“阿翁。”身后的人正是谢浮生看着蓝衣少年,谢浮生笑道:“怎么又在这呆着,你祖母半刻寻不着你就着急了,快随我回去,今日你二叔回来了,给你带的好东西。”“二叔!那大哥也回来么。”“你回去不就知道了。”蓝衣少年兴奋地从地上爬起来,直奔家中而去,谢浮生在后面跟着,却未注意江对岸偶尔闪出了点点寒芒。

望江村北谢家院子。

蓝衣少年一进门,便看到一老年妇人坐在堂上,下首坐一富态中年人。看到蓝衣少年跑进门,老妇人急忙上前,说道:“你去哪儿了,怎得出去也不告诉一声,陈先生留给你的课业都做完了么。”蓝衣少年乖乖站住,应声答道:“祖母,都做完了,先生还夸了孙儿,说孙儿已经可以继续往下读书。”“那你可要听先生的话。来见过你二叔。”蓝衣少年转过身来,对富态中年人施了一礼:“乐儿见过二叔。大哥没回来么。”富态中年人抚须应道:“好,许久不见,乐儿可曾想二叔。你大哥在外面见他那些朋友去了。”

“想,但是许久不见,二叔是不是带了礼物。”“哈哈哈哈,每次一来你就要礼物,这次也不例外。”富态中年人将身边放着的盒子打开,里面的是一把木头短匕。“木剑!”小乐兴奋地接过短匕,对老妇和富态中年人说道:“祖母,二叔,那我去寻大哥了。”“去罢。”老妇开口了。见小乐跑出门外,对富态中年人说道:“游方,你此次回来,难道你大哥可有下落。”“有人说在南疆见到过形似大哥之人,此番回来就是将事物安排清楚,过几日便动身去寻。”“去罢,一切小心为上,与老爷子说了没。”“已经与父亲言明。”

小乐跑出门外,看到谢浮生正坐在门口纳凉,对谢浮生道:“阿翁,看,这是二叔送我的木剑。”“好看,乐儿准备去哪儿啊。”“去寻大哥。”“那阿翁带你去。”谢浮生说罢,双手抱起小乐扛到肩上,大步前行,一路上留下了祖孙二人的笑声。

不多久走到村外一处野地,小乐张手一望,便看见一群孩子在玩两军交战,有胜势那方为首的那个少年约十三四岁,一身蓝衣上沾满了泥土,正在与数名小孩缠斗,小乐见状从谢浮生身上跳下,大喊道:“大哥我来助你!”那少年一听,哈哈大笑:“老弟来了,好,众将士随我拿下!”孩子们玩耍到一处,眼看小乐就要胜利之时,野地里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拿下!”

顷刻之间,野地中出现了数十道身影,目光直盯向小乐与谢浮生。“都给老子绑起来!今天该老子立大功,老子也不用管这些人哪个是谢家的孩子,统统带走。哎,你这老头,回去告诉望江村那些人,准备好十万两来赎人,另外,告诉谢游方,把我大哥从牢里放出来,将银两和人后日送到下游十里的废弃码头,不然这些孩子就别想要了。”领头的大汉身高一丈,手提一把大砍刀,指向孩子们。那数十身影一拥而上,还未等小孩们反应过来,只看见一个老人挡在孩子面前,淡淡说道:“谢游方与你有仇,你找谢游方便是,何苦为难孩子。”

持刀大汉一口唾沫唾到地上,看向谢浮生,轻蔑地笑道:“你算什么东西,老子是尊重老人才不绑你,你是非要出头?那别怪今日刀上要见血了,给我上!,剁了这个老头。”匪徒见老大下令了,争先恐后上前,谢浮生却丝毫未动,小乐在身后看得真切,那先头的几柄刀已经快到谢浮生头顶,撩下几根银发来,不由得大呼:

“阿翁!”

谢浮生动了。

右手挥袖一甩,裹下钢刀,左臂先收后击,“砰”的一声,上前的几人便倒飞出去。谢浮生快步迎上,未等匪徒回头之时,抓住腰带往外一扔;再侧身一脚,踢飞眼前数人;听到背后一阵风声,谢浮生一言不发,回手一指,将钢刀戳穿两个指洞,身形一侧一拉,带下偷袭之人,见面前还有着十余人,手腕一转,左袖风起,一掌挥出,湛蓝色的雄狮大吼一声,扑向前方。待烟尘过后,只剩下持刀大汉一人,砍刀置于胸前,已经隐约可见裂痕。

大汉呆住了,又急忙甩了甩头,想起刚刚的蓝色狮子,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指着谢浮生,大惊失色:“你是......东海谢家谢浮生!老狮谢浮生!谢前辈饶命,谢前辈饶命啊!”

谢浮生并未搭理已经瘫成一团的大汉,对衣服上满是泥土的蓝衣少年道:“睿子,你带着这些孩子回家。顺便把你爹叫来。小乐,你也回去。”

“睿哥......,你祖父是江湖话本中的老狮,真的假的......”看着不断应对小伙伴头疼不已的大哥,小乐不禁哈哈大笑。

“乐儿,你怎么不跟他们一块回去。”

“阿翁,我想学武。”

易子游
作者的话

突然想更新,反正我慢慢写你们慢慢看,你们随缘投票我随缘更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