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枫岛物语 > 正文
寺庙的黑影
作者:沐秋之春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2020-02-26 19:46:57 全文阅读

除了高木侦探以外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欧阳枫和顾樊川两个人,今天经历的一切都像是一场噩梦,阴沉地萦绕在心头。

  “没错,我们要到那个寺庙里,我相信外面这么恶劣的天气,那里是他唯一的避难所。”欧阳枫如此说道,他对刚才的自己很失望,他心知肚明:那怪物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顾樊川脸上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他哭红的眼睛此时却泛着钢铁般的光芒,视死如归的气势与刚才已经判若两人,下一刻就要迈步出门。

  就在竹内太太想站起身来阻拦的时候,大侦探用手挡在了她的身前,说道:

  “我从未想到过两个还未毕业的大学生如今居然会有这番勇气,那可是个怪物,不是不同的人类,就算是我,或许也.......”

  这本是为了测试他们勇气的话,让他们知难而退,然而这声音此时像是个失败者的告白,越来越小,越来越无力。

  鄂警长在一旁像是一座严肃的石像,仅仅皱了皱眉头,用有些失望地语气说道:“好了,高木,你不要再说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咱们这么多次不是一直在失败么?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沉默像是整间屋子唯一的主宰,四周压抑得出奇,或许每个人都有心中最软弱最痛苦的地方,像是一块海绵,一碰就会发软。

  大侦探用手扶正了自己的帽子,将自己那锐利如鹰般的眼神藏了起来,仿佛在不断回忆着什么,默不作声。

  这一刻,在这座日本古木屋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失败者,尽管有人卑微如蚂蚁般渺小,有人如明星般闪耀。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伴着隆隆的滚雷,大侦探点燃了烟斗,深深地吸了起来,吐出的白烟像是雪白的浪花,在房间里氤氲着飘散。

  高木涉此时昂起头,嘴角再次浮现了只属于他自己那自信而又刚毅的笑容,此刻的他仿佛一只雄鹰,趁着狂风暴雨,张开了丰满的羽翼,他很有把握似地说道:

  “就是这次,他的一切都会被我终结掉,或许当初我把侦探当作职业就是为了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一决雌雄;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微妙,我总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人,然而我在他面前却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警长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意,仿佛很放松似的,说道:

  “高木君,咱们走,这帮孩子就留在这个家中,哪里也不许去,我们有车,肯定比他先到,不怕他。”

  说完警长便穿好了宽大的警服,周围年轻的警察好像都被这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所震撼到,各个胸膛起伏着,日本是个崇尚强者的国度,他们心中有无数英雄,降妖除魔,舍生取义。

  欧阳枫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在他过去的脑海里,军人往往是没有头脑的存在,就像爱因斯坦说过:他们不用长脑子。但此刻他却觉得这些人远去的身影无比的高大,仿佛将天雷滚滚的世界撕成碎片。

  “你们不要走,真的,去了也只是送死,听我的,千万不要去。”

  左千慧躺在沙发上说到,她扶着自己滚烫的额头,满脸豆大的汗珠,刚喝了退烧药的她这时候还在发高烧。

  欧阳枫看着她通红的脸,什么话都没有说,这本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他的胆小懦弱确是情理之中的。

  为什么一切会是这样?他耳边不由自主地响起左千慧坐在他旁边对他说的那句话:

  “正是因为我永远都是自己一个人,所以我才会珍惜得到的一切。”

  自己什么都得到过,父母的亲情,家里的财产,令人羡慕的学历,自己在很多人眼中或许都是一出生嘴里就衔着“金钥匙”,在温室里一点点长大,幸运而又完美,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的生活是多么空洞,多么单调,自己无能而又软弱。

  他攥紧了拳头,坐在了左千慧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我发誓,永远都不会离开。”

  左千慧露出了宽慰的申请,眼角流下了泪水,她实际上一直都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一点都想不起以前一同发生的那些事呢?明明自己一闭眼睛就会浮现在眼前。

  她仿佛得到了糖似的孩子,这本是个童话般的国度,闭上眼睛现实一点点地消失,所有希望都化为现实一点点地在梦境中生根发芽。

  感受着家庭的温暖,身边有数不清的朋友,有自己心爱的宠物,自己的世界仿佛本身就是一个心的形状。

  对于从小就出生在爱的对立面的她来说,这一切都是渴望却又难以得到的,所以才珍贵得只能在梦里见到。

  顾樊川看着左千慧闭上了眼睛,便明白欧阳枫果然还是放弃了,感情往往是弱者逃避的最好的借口。

  他独自迈步走了出去,忽略了后面竹内家对他的呼唤,他明白他已经没有脸面再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了。走到门外,他弯腰捡起了地上掉着的一根警棍,挺立的身影映着闪电的雷光。

  就在他走到了远处的树林的入口时,一个声音却让他停下了脚步,他头也没回,轻轻地笑了笑,那个声音说:

  “一起走吧,我知道你不行的。”

  欧阳枫手里同样拿起一根警棍,说道,他从没有觉得自己的形象如此高大过,在以前或许他说出这种话连自己也会觉得荒诞不经。

  “你愿意的话,就跟来好了,但希望你明白,不要跟罪犯讲道理,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欧阳枫依旧原谅不了自己嘴笨的毛病,此时无言以对,两个人一起向树林深处走去......

  走了不知多少步,来的时候轻盈,去的时候沉重。

  在夹道的黑色树影中,一个黑色的高大庙宇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

  那本是一个小寺庙,如今却像个古楼般耸立在了树林里,但二人有一点可以肯定,路线绝对是没有问题的。他们看见那寺庙中有人影晃动,立马藏了起来。

  雷雨交加的夜晚他们盯着寺庙的大门,这是从后面走出来一个拿着手电的黑影,把身前照出一片光亮。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