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斩仙决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争执
作者:洛城流  |  字数:3305  |  更新时间:2020-07-06 18:55:22 全文阅读

浊气呼出,吴忘缓缓睁开眼睛。

经过一天的修养,吴忘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明月倒是大方,各种疗伤丹药任我选。

不过,那个马厚前,好歹身为副宗主,一点表示都没有,吴忘摇了摇头,心里对马厚前的映像,极其不好。

推开门来,阳光散落,吴忘舒展了一下筋骨,一夜的静坐,骨头快固化了。

“少侠,您的伤势怎么样了?”

吴忘刚一出门,就见一平川宗内门弟子迎了上来。

这是明月专门为其安排的,有什么需求可以让这名弟子传达。

吴忘握了握拳头,笑道:“好的差不多了。”

“少侠的伤势恢复,可喜可贺,少侠请随我来。”那名弟子说道。

吴忘有些好奇:“有什么事吗?”

那名弟子笑道:“是明月长老嘱咐的,少侠伤势好了,便让我带你去见她。”

“这样啊,那走吧。”吴忘点了点头道。

随着那名弟子一路穿行,很快便来到了明月的府邸。

“少侠,请吧。”那名弟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吴忘也不客气,大步的走了进去。

明月的府邸中。

“什么?!”马厚前大惊,“师妹,你答应将一马平川作为条件!

那可是我平川宗的镇派武学啊!”

明月微微皱眉,道:“师兄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吧,吴忘替我们取得了平川尺,这样的功劳,学习一马平川完全足够了吧。”

“哎!”

马厚前叹了口气:“可是,吴忘毕竟是一个外人啊!”

“是与不是,他不都是取回了平川尺吗,难道因为他不是宗门之人,就可以忽视他的功劳吗?”明月不满的说道。

马厚前道:“师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将一马平川换成其它的东西也是可以啊。

比方说,宗门不是有九品武技,这个就可以传授给他,如果他不满意,那几多传授他几册。”

明月鄙夷的看了马厚前一眼,道:“哪怕是十篇九品武技,也比不得一篇先天武学,更何况是一马平川。

况且,我们只是以传承玉简的方式传授给他,只要他不达到元神境,就无法传授给别人,这样他想要教授别人一马平川,那也得等到元神境之后才行。”

马厚前还是不甘:“可是,以吴忘的天赋,达到元神境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呵。”明月笑了一声,道:“如果,他的修为达至元神境,那我们就更不用担心了,区区一门武学,就结交一名元神境强者,难道不值吗?”

“这……”马厚前还想反驳,可就在这时,吴忘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明月前辈,吴忘拜见。”

明月瞪了马厚前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了,随后将不好的情绪一扫而空,朝着屋外走去。

吴忘见到明月出屋,抱拳拱手道:“前辈。”

“来了。”明月笑道。

吴忘同样笑着,道:“来了。”

“快进来吧。”明月道。

吴忘没有客气,径直的走进了屋内。

一进屋内,吴忘便看到了马厚前也在,当即抱拳道:“马前辈也在。”

“呵呵,是吴忘小友啊。”马厚前一改与明月争吵时表情,脸上爬满了和善的笑容。

“来来,快请坐。”马厚前拉着吴忘坐下,他语气轻柔,道:“吴忘小友啊,多亏了你啊,平川尺才能重见天日,你可是为我们平川宗立下了汗马功劳。”

“前辈客气了。”吴忘道。

看到马厚前这副模样,吴忘只觉的奇怪,虽说,此人之前就咋咋呼呼的,可是也没有表现出此等亲昵的举动,拉着自己的手,还带着一脸的诚恳。

马厚前拍了拍吴忘的手背,道:“吴忘小友啊,我听说,你之所以答应帮我们取出平川尺,是因为,明月师妹用一马平川做承诺?”

吴忘道:“没错。”

这个马厚前想干嘛,怎的突然询问此事。

吴忘很是不解,这是他和明月的约定,马厚前没事问这个干吗?

“呵呵……”马厚前脸上的笑容更胜了,“是这样啊,吴忘小友,相信师妹也和你说过了,这一马平川是我平川宗的镇派武学,只能是……”

“是啊,一马平川乃是我们平川宗的镇派武学,只能是掌门弟子或者对宗门有大贡献的人,才能修习,吴忘你替我们取回了平川尺,功劳之大,完全可以修行此武学,待会我便向师尊请示,开启藏书阁,传你一马平川。”明月实在看不下去,连忙打断马厚前。

“师妹!”马厚前却是急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满的看着明月。

“师兄,我和吴忘只见可是早有约定了,不可违约。”明月直视这马厚前的目光道。

“你你!”马厚前实在是被气到了,指着明月,“简直就是胡闹!

一马平川,不可传授外人,这是历来的规矩,此事我坚决不同意!”

马厚前也不再绕弯子,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吴忘也是缓缓站了起来,果然是过河拆桥,这马厚前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真是一套一套的。

“呵!”明月冷笑道:“宗门规定,还说,对宗门有大功劳之人可以修炼一马平川,这可没说非得是本派弟子!”

啪!

马厚前一拍桌子,那灵木铸造的桌子,立马四分五裂,他的眼中满是怒意,冷冷道:“我是副宗主,师尊有令,宗门之事由我全权负责,你答应的事情,我可没答应!”

这是直接用权势来压明月了呀,吴忘不禁皱眉,看来想要得到这一马平川,阻碍很大啊。

“哼!”明月冷哼一声,不在说话,而是拉着吴忘径直的朝着屋外走去。

马厚前闪身挡住去路,道:“师妹,你想带吴忘去哪?”

明月冷笑道:“去哪?

自然是去师尊哪里。”

“你不能去。”马厚前道。

这马厚前是死了心的要阻止明月传授吴忘一马平川。

“嘶…”

明月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看向马厚前,她松开吴忘的手臂,道:“你且退后。”

吴忘连忙后退。

“师兄,你是铁了心得要阻拦我吗?”明月问道。

马厚前没有说话,只是挡住那儿,用行动表达了出来。

“好好好。”明月轻轻点头,随即眼神陡然一凝。

真元沸腾,恐怖的气息蔓延开来。

马厚前也不甘示弱,催动真元,同样是凝丹后期的气息爆发出来。

在这等恐怖的气息之下,吴忘不禁压力巨大,呼吸都是变的困难。

直觉告诉他,自己若是对上明月、马厚前任何一人,都是毫无还手之力。

整个平川宗都感受到了着两股恐怖的气息,无不投来目光。

“是马副宗主和明月长老。”

“他们这是怎了,看样子是要打起来了。”

“各位啊,别看戏了,咱们得去阻止啊!”

平落居。

正在钓鱼的平川宗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望向西南方向,摇了摇头:“真是不让人省心呐。”

话罢,平川宗主站起身来,朝前轻轻踏出一步,刹那间,他整个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师妹,我身为副宗主,你敢对和动手,这是大逆不道!”马厚前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哼,你才是大逆不道,宗门规定凡是大功劳者,便可修行一马平川,而你竟然阻止,违反宗规,岂不是大逆不道!”明月丝毫不示弱。

吴忘运转斩仙决,吃力的抵挡着,这二人的气息。

不过是武学罢了,我修炼了又不能传授给别人,这马厚前真是太小心眼了。吴忘暗自吐槽,马厚前的形象在他的眼里,已然全无。

“师兄,你让不让开!”明月道。

此话虽是询问,但却带着不可拒绝的气势。

马厚前摇了摇头:“不让!”

“那好!”明月催动真元,就要出手。

而就在这时,平川宗主的声音响起。

“都给我住手。”

明月、马厚前具是一惊,连忙收起真元。

“师尊。”

只见,不知何时,平川宗主出现在院中。

他负手而立,眼神冰冷的看着明月和马厚前。

二人见状,连忙小跑上前,跪伏下来。

平川宗主一一扫过二人,冷声道:“两个逆徒,就这么不让为师省心吗?

还知不知道这是哪里?”

明月、马厚前垂首默然,不敢说话。

“这么大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新入门的弟子吗?”

“嘶……”

平川宗主深吸了一口,“都起来吧。”

二人站起依然低垂着脑袋,不敢看向自己的师尊。

“小娃娃出来吧。”平川宗主越过明月、马厚前,朝着屋内喊道。

吴忘走了出来,看到平川宗主,连忙抱拳拱手,恭敬道:“见过宗主。”

平川宗主一改训徒严肃的面容,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赞扬的点了点头,道:“英雄出少年啊,你取回了平川尺,还破了禁地的元魂之力,这可是为我平川宗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啊。”

顿了顿,平川宗主接着道:“听说你想修行一马平川?”

吴忘可以感受到平川宗主对他没有丝毫的恶意,于是点了点头。

“呵呵。”抚摸着胡须,平川宗主笑道:“不过是一门武学罢了,此事我答应了。”

吴忘顿感惊喜,连道:“多谢前辈!”

“呵呵。”平川宗主满意的看着吴忘。

马厚前闻言,拳头一紧,连忙回身:“师尊……”

平川宗主看了马厚前一眼,他立马闭上了嘴巴。

“武学不过是死物,只有有人修行才能发挥出它的价值,吴忘天赋异禀,定然能将一马平川发挥出最大的价值,我们又何必藏着掖着。”平川宗主道。

“好了,你去打理宗门事情吧。”摆了摆手,示意马厚前下去。

马厚前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能黯然离去。

“小明月,你带吴忘去藏经阁吧。”平川宗主抛给明月一枚令牌道。

“小娃娃,好好修行,往后这天地,定然有你的位置。”

说罢,平川宗主消失不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