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皇家的女仆
作者:一只迷路的小小白  |  字数:5041  |  更新时间:2020-06-01 10:56:32 全文阅读

天狼星和黛朵就在外面等候。

“哇!这个地方!”爱丁堡吃惊了,豪华的水晶大灯,米黄色优雅的壁纸,复古的火炉,桌子上放着精美的陶瓷杯。

“这些茶杯好干净啊,一点茶垢和水渍都没有,平时的话,泡过红茶之后,总是会留下茶渍的。”爱丁堡拿起一个杯子对着灯光查看。

这一只杯子外层颜色是墨绿色的,摸上去非常柔顺光滑,杯壁很厚,在灯光下,白色的陶瓷闪烁着光芒。

“这,这个很简单的,我上一次才教会天狼星做,你可以用土豆皮,在土豆皮上撒上食盐,在有红茶茶渍的地方擦拭几次,用流水清洗干净就可以了。”谢菲尔德看着茶壶里的红茶还在冒着热气,似乎还能闻到一些茶香。

“要不,也可以用白醋加温盐水,或者白醋加小苏打都可以很容易的洗掉茶渍,杯子洗干净之后倒扣或者挂在架子上自然晾干就行了。”谢菲尔德伸手打开茶壶。

打开茶壶的一瞬间,热情奔放的浓郁果香携带着清新幽远的茶香从茶壶里跑了出来,瞬间充满了整个大厅。

“好像是草莓加上芒果味道,这个组合还是很少见。”谢菲尔德倒了一杯茶,仔细的闻了闻,又喝了一口。

“这个组合很奇怪,但是出奇的好喝,回去可以尝试一下这个制作。”谢菲尔德打算研究出这个茶水的配方和味道。

“我感觉很像苹果吧,闻起来很相似。”爱丁堡拿下眼镜,擦去眼镜上的雾气。

“嗯,这个煮茶的技术真不错,茶汤一点都不浑浊,茶具也很很好,厚实的陶瓷杯,虽然不是陛下的银制或者锡制茶具,但是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快点找东西吧。”谢菲尔德盖上盖子。

“嗯,去楼上看看。”爱丁堡和谢菲尔德往楼上走去,两个人的动作很轻。

“她们不要紧吧,已经有一会了。”黛朵有些心急。黛朵是黛朵级的命名者,天狼星是黛朵级第二批五号舰,现在都是女仆队的成员。

“我觉得问题不大,我们在等一等。”天狼星感觉谢菲尔德和爱丁堡没有问题。

战斗还在持续,已经拼劲了全力。

“呵呵,就凭你们吗?剑鱼中队,准备起飞!是诸位退场的时候了!”皇家方舟派出了剑鱼式舰载机对付安北洛。

“真的是很调皮的驱逐妹妹啊,只是可惜是个敌人。”皇家方舟带着于心不忍的语气说着。

“真的非常的难缠,人数太多了。”阿伊沙尔一伸手,数量庞大,遮天蔽日的舰载机群立刻升空,在空中盘旋。

“来吧,就是你了!青之旅团最锋利的双刃之一,前来领教一下。”佐木看了一眼皇家方舟,一刀劈了下去,安北洛趁机会,立刻使用鱼 雷攻击皇家方舟。

“被摆了一道,要是有驱逐妹妹给本人抱一抱的话。”皇家方舟被安北洛的鱼 雷击重创。

“抱你个头,你没治了,等死吧你。”安北洛转身就走,要去支援兰克狄菲。

“再看哪儿啊,是这边呦。”萨拉托加立刻阻止西尔去支援西格蒙德。

萨拉托加,列克星敦小队退下之后,另一只小队就接替了作战。

“踏浪出击!上啊!”圣地亚哥接替了作战。

“哎,你没事吧?”青暮看着穆罗差点晕倒。

“没事的。”穆罗还是在坚持。

“我们撤退吧,坚持不了很长时间的。”律道者用手背擦了擦脸,律道者一直被企业追着打。

“不能往家里边撤退,我们向着别的地方撤退。”西格蒙德手指比划了一个方向。

“行吗?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苏兰尔看着穆罗。

“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已经经不起很长时间的消耗了。”阿伊沙尔也感觉对面也差不多了。

“真的要放弃的话,好吧。”西尔犹豫了一下。

“看起来他们是要打算撤退了,我们假意的做一下追击就行。”威尔士感觉差不多了。

爱丁堡和谢菲尔德正在乱翻,此刻的无爵正在能量室里,正在查看大黄蜂的状态,不知道谢菲尔德和爱丁堡已经跑进了自己的家里。

爱丁堡和谢菲尔德快速的寻找,按照之前威尔士的说的,非常仔细的查看每一个存放了物品的房间,两个人来到无爵的房间。

打开门之后,对着门的就是明亮的玻璃窗,洁白的地毯,蓝色落地窗帘,屋子里的东西非常的齐全,写字桌,台灯,大衣柜,储物柜什么的。

“这个是什么?”爱丁堡打开了一张卷起来的白纸。

打开一看,两个人大吃一惊,这一张之上画的,就是现在的基地图纸,标志的非常的详细。

“我们要把这个带走!”爱丁堡很小心的把这一张图纸收起来。

两个人每一层,只要只有东西的屋子都检查过来,无爵查看了大黄蜂的状态之后,转身上楼,此刻的爱丁堡和谢菲尔德,躲藏在三楼的楼梯口。

看着无爵很缓慢的上楼,不知道哪里传过来了猫叫声。

“猫?这里还有人在养猫?”爱丁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忽然,从爱丁堡的头上越过一只猫,飞快的跑下楼梯,停在了无爵的脚边。

“哎呀,社长都去哪里玩了?来。”无爵弯下腰抱起阿利阿社长,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趁着这个空档,爱丁堡和谢菲尔德立刻跑到了大厅,无爵回到房间,看见窗户被打开了,窗帘被风吹得呼呼作响。

现在已经是早上7点多了,一切都明亮了起来了,无爵看着掉落在地上的东西,眨了眨眼睛,一时间觉得是被风给吹掉的,无爵躺在床上,打算简单的休息一下。

阿利阿社长很乖巧的趴在无爵的枕边,时不时的摇晃一下尾巴。

爱丁堡和谢菲尔德去查看了厨房,厨房比较黑,打开灯之后就明亮多了。

“这个是烟熏培根,看上去还是不错的。”谢菲尔德看着挂在阴凉干燥处的,铁架上的肉类,还有柜子上摆放的果盘。

“别乱吃东西,这个是玫瑰盐。”谢菲尔德看着爱丁堡打开了一个罐子,那些罐子里都是调味品。

“我就是看一看而已,是不是有黄金的存在。”爱丁堡把罐子放回原处。

很多地方都找过了,两个人误打误撞的跑到了会议室。

漆黑的地下室房间里,墙壁四周,每一面墙上边,都有蓝色的荧光柱,这些光柱子,是这里唯一的光源,这个屋子里没有灯。

圆形的会议桌子的中心上,放着一块黑色的魔方。

“好了,把这个带回去吧。”谢菲尔德伸手拿过这个黑色的魔方,装在了已经准备好的箱子里。

无爵实在是感觉有些不对劲,起身下楼查看一下情况。

“我们去看看吧。”黛朵实在是不放心。

天狼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好吧。”

天狼星和黛朵也走进了星塔,非常巧合的就碰上了无爵。

无爵站在楼梯口上,无爵还是第一次见到天狼星和黛朵。

“你们两位,非常的面生啊。”无爵愣了一下。发现不对劲,拔出挂在墙壁上的剑就冲了上去。

“未经允许,自己闯进别人的家里,可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哦,皇家的女仆,黛朵级黛朵,天狼星。”无爵非常专心的,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天狼星和黛朵。

爱丁堡刚刚露出头,就被谢菲尔德按了回去。

“为了皇家和陛下的荣耀。”天狼星开始战斗。

“你们休想带着我的东西离开。”无爵一剑砍上去。

“快躲开。”黛朵横剑格挡。

“门开着?”普利穆拉感觉事情非常的不妙,普利穆拉刚刚周旋成功脱身。

天狼星趁着这个机会,一剑砍在无爵的肩膀上。暗红色的血液,缓慢的流了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普利穆拉咬着牙,无爵蹲在地上,血滴在擦得透亮的地板上。

“我们快冲出去!”天狼星和黛朵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快速的冲了出去。

“别跑,站住。”普利穆拉反身去追。

谢菲尔德看见无爵受伤的地方上,有一些好像发着光的小颗粒。

“你先拦住这两个女仆,我回去一趟。”无爵快速的跑回房间,无爵回到房间里,脱掉身上被血弄脏的衣服。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换了衣服就立刻赶了下去支援普利穆拉。

看见无爵跑了出去之后,谢菲尔德立刻跑去无爵的房间,找到无爵堆放在地上,带有血迹的衣服,卷起来就抱着跑了出去。

看见从自己身后跑出来的谢菲尔德和爱丁堡,无爵很淡定的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一开始就是准备好的啊。”普利穆拉反应了过来。

“只要大黄蜂还在这里,就是证明我们还是赢的。”无爵有些无奈,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谢菲尔德对着天空发射了一颗红色的信号弹。

“成功了。我们可以停下了。返回吧。”威尔士很满意的笑了一下。

“嗯?”企业还蒙在鼓里。

“这次真的要感谢女仆队的成员了,她们辛苦了,现在我们赶去和她们会和吧。”威尔士下令返航。

“你们别想离开这。”普利穆拉执意要拦住这四个不速之客。

“那么,对不起了!”天狼星瞄准了星塔顶部的阁楼,阁楼被打掉了,黛朵立刻开炮攻击无爵和普利穆拉。

“我们快离开。”天狼星立刻引爆了在星塔基石下的炸药包。

一声巨响之后,星塔基石被炸毁了一部分,阁楼被完全的炸毁。威尔士成功的和女仆队会和,西格蒙德等人快速的返回,这一次的战斗结束了。

“对不起,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大黄蜂,不过呢,我们找到了其他的东西。”谢菲尔德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贝尔法斯特。

“没事,谢谢你们了,已经不重要了。”企业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还是放心不下。

“辛苦了,几位。”贝尔法斯特接过箱子,打开之后发现是一件带了血的衣服。

“不要动,上边有东西!”谢菲尔德提醒贝尔 法斯特不要动这一件衣服。

各自都在返程的路上。

“你们都回来了,先去休息吧。”无爵看着回来的一群人脸上都带着疲惫,阁楼被打掉的,阳光直接照射近了大厅里。

“怎么会!”西格蒙德看着无爵。

“没有什么的,你们先去休息吧,也不算失败,只是比较麻烦,先去休息一会,下午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我们要搬家了。”无爵看了看律道者,律道者的脸上很脏。

“我还以为要被那个家伙给炸死了。”律道者叹了一口气。

“你看你菜的一个企业都打不过。”青暮又在开玩笑了。

“就这?你还想说啥?太烦人了,还有其他人捣乱,那个叫什么佛丹,还是啥来着啊!哦哦,丹佛,我要杀了她。”律道者看着阿利阿社长坐在楼梯口。

“皇家的女仆,这些女仆的战斗力不小啊,不过还行,我们丢失的东西,都不是很重要的。都去休息吧,我也睡一会。”无爵说完自己先去休息了。

“啊!你要杀了她?相信我,你做不到。”普利穆拉嘿嘿一下。

“到了吗?你迟到了。”进化者看着姗姗来迟的净化者。

“不好意思,结束了吗?”净化者看着北方联合的要塞里一片狼烟。

“你看看这是谁?”测试者指了指地面,面上的躺的正是约克城。

“哦哟,死了?”净化者看着约克城的惨状,简直比AF战斗那一次还惨。

“好了,死了倒不至于,你来了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你回去吧。”进化者看了看地上躺的约克城。

“审判者大人来了消息了,要我们带着约克城回去。要求无爵等人尽快的提取数据和抓捕样本。”阿尔普洛斯特和阿尔利亚普斯突然间出现,站在半空中。

这两个人长得是一模一样的,穿的衣服也是一样的,只有瞳色和发色不一样。阿尔普洛斯特金色的眼睛和发色,阿尔利亚普斯是银色的眼睛和发色。

“话说回来了。净化者大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都清楚就好。”阿尔普洛斯特说。

阿尔普洛斯和阿尔利亚普斯两个人经常跟在审判者的身边,也会执行一些权限。

“那么,我们就回去了哦。”测试者扛起约克城就走了。

“倒是真的省了事情。”净化者快速的回去找无爵他们。

“看,她们回来了!”伊丽莎白女王站在港口,白色的军舰,即将进港,礼炮声轰鸣响起。

早上八点,金色的阳光照耀在港口,又是晴朗的一天。

“辛苦了。”伊丽莎白女王带着人在港口迎接。

“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陛下。”威尔士很虚心和伊丽莎白女王道谢。

“孩子们可以先去吃早餐了。”贝尔法斯特几个人走进会议室。

“这一次计划不是非常的成功,但是我发现了更加有趣的东西,陛下,请看。”谢菲尔德打开了箱子,取出了一个有裂痕的镜子。

“镜子?”胡德看着这一片镜子。

胡德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手里的茶杯忽然间掉在了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胡德的身上。

“怎么了?”威尔士站起来看着镜子,也愣住了。

“威尔士你怎么了?”企业看着威尔士的样子。

“花,很多血红的玫瑰花,我好像一瞬间看见了我死在了玫瑰花海中。”威尔士回过神来,还心有余悸的。

“花?”约克公爵也看了看这个镜子。

“别看这个镜子。”威尔士一把拉住约克公爵。

“这个是无爵的衣服,对了,无爵受伤之后会流血,血液是暗红色的。”谢菲尔德很小心的取出衣服。

“当时我砍伤了无爵,右边的肩膀,但是伤口应该不是特别的深。”天狼星解释了一下。

“我很在意的就是这个,你们看,有血迹的地方,有一些黑色的小颗粒,当时我看见还能发光。”谢菲尔德把衣服平铺在座子上。威尔士用手指摸了一下,很像玻璃渣的质感。

“看着好像是那个黑色的碎片。”贝尔法斯特感觉跟上一次捡到的黑色魔方的碎片和相似。

“这个是在一个地下室里找到的。黑色的魔方,以及这个,我们基地的平面图纸。”谢菲尔德已经汇报完了。

“黑色的魔方吗?看样子,这一次可能需要去求助铁血了。”威尔士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要找铁血啊!”伊丽莎白女王非常的不满。

“我觉得铁血对于塞壬科技的研究比我们早的很多,有她们的帮助,说不定很快的就可以解开这一个黑色魔方的秘密,但是只是不清楚铁血的意思。”威尔士看着这一快黑色的心智魔方。

“这个镜子太可怕了,还是毁掉的好。”企业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站在一片废墟尸骨的地方。

“对了,你们看这个。”爱丁堡把图纸打开。

“这个是!”厌战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个是基地的平面图纸,画的很详细,标注的也非常清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