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破碎的花瓶
作者:一只迷路的小小白  |  字数:5150  |  更新时间:2020-05-26 00:21:24 全文阅读

“知识就是力量,多看书还是很有好处的。”Z23看着律道者气的是咬牙切齿的。

“我早就知道,你这个家伙,真的就是不靠谱的,对面那些孩子们,可是比你好多了,那么,第一场,是我们输了,我说话还是算数的。”无爵往前走进了几步。

“那么,我们来比赛一个更刺激的吧,你们觉得如何?”无爵手里捏了一把骰子。

“今天,看起来是要玩赌 博的游戏了。”普利穆拉扭头看了看西格蒙德,也不知道西格蒙德到底在看那里。

“这样吧,我这里呢,一共有9个骰子,一会呢,我会扔到天上,在一分钟之内,空手凭着各自的本事抢骰子,点数综合最大者获胜,时间限时1分钟。”

“如果说骰子落在了地方的话,则落在地上的投资作废,你们觉得如何,别讨价还价,你们没有选择的权力。”无爵伸出手,让其他人看自己手里的骰子。

“这个,根本就不是在比点数的大小,就是很简单的,比抢东西,谁能抢到多出来的一个,谁就能赢,毕竟只有9个骰子,这个家伙心机不浅啊。”贝尔法斯特正在看西格蒙德,西格蒙德的眼神非常的散乱,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地方。

“说白了,就是抢五赢四,这点小把戏,我也会。”平海很有把握。

“你不行的,还是算了吧,那么,你们准备完成的话,那准备开始吧,麻烦你了,西格蒙德。”无爵派出了西格蒙德来参加这一场比赛。

“你们谁来?自愿上前的,我不特意挑选弱势人员欺负你们。”西格蒙德眨了眨眼睛,然后又微微低头看着地面。

“你害羞什么啊,你随便挑一个不就好了吗?你可以挑小天鹅,诺福克她们,绝对你赢得。”律道者面带邪笑的在给西格蒙德出主意。

“不了,我从来都不喜欢去欺负在我看起来非常弱小的家伙,我也不喜欢耍诈,还是正大光明的更加合适。”西格蒙德无奈的笑了一下。

“我来吧。”企业走上前去。

“那么,准备好了哦。”无爵把手里的骰子全部扔向了天空,

企业先手比西格蒙德先手快了一步,跳起来抢骰子,先手抢到了了一个。

“还有最后3个,这个是最不好抢的,如果说,有人先去先手抢的其中一个的骰子,那么这样的话,另外两个骰子,就有落入另一个人的手中。”威尔士看着还有三粒骰子。

“企业好像吃了点亏。”女灶神看着企业脸上的表情。

“嗯。”威尔士也看出来了。

西格蒙德不止一次下重拳攻击企业,企业瞬间脸上的表情变化都能看出来。

“还不错啊。”普利穆拉看着企业的表现。

“看上去企业已经全力以赴了,不知道西格蒙德怎么样,现在看起来,企业好像还处于下风,无爵是故意派出西格蒙德的。”胡德看着还有最后一粒骰子。

“看上去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凰的眼睛时刻注意着这最后一颗骰子。

“他又想干嘛。”厌战看着西格蒙德一只手握着拳头。

企业伸手要去抢夺最后一个骰子,这个骰子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结果。

“对不起了。”西格蒙德一拳打在企业的手腕上。

“看着就感觉很痛。”女灶神看着企业的表情。

“最后五秒钟!五!四!三!二!时间结束!”无爵举起手宣布计时结束。

西格蒙德一拳头打在企业身上,倒计时结束了,企业咬着牙,半蹲在地上,西格蒙德则是站着的,这很明显,谁吃亏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很多人在关注了西格蒙德打了企业很重一拳的同时,忽略了最后一颗骰子的去向。

“看上去这个人的力气很大,速度也不差,最少跟企业差不多。”提尔比茨看着西格蒙德的脖子上,有一条黑色的线条。

“好了。”企业站起来,把握着骰子的手背在身后。

“最后一颗骰子在哪里?”鸾没有看见到底被谁给抢走了。

“西格蒙德和企业手里都有一半,企业多挨了西格蒙德多余的一拳,用这个当做代价,把最后一个骰子打成了两半。”俾斯麦看到了最后的结局。

“意思是,两个人手里都拿了一半的话,那么就要看运气了吧。要是比运气的话。”齐柏林一直感觉靠运气不太靠谱。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齐柏林伯爵。”希佩尔对着齐柏林嘻嘻一笑。

“好了,可以开了吧。”西格蒙德看着企业。

企业站起来,手还是背在身后的。

“最后一个骰子两个人都拿了一半,但是企业吃亏了。”贝尔法斯特看的非常的清楚。

“我只想最后在确定一下,我们这一次比的,是骰子的点数,而不是骰子的数量,是不是。”企业问无爵。

“对的,是骰子的点数,不是骰子的数量,只要是朝天一面的,都可以的算数。”无爵也没看出来企业想干什么。

“可以了。”西格蒙德伸开手,西格蒙德手里一共是四个完整的骰子,还有裂成两半的一半,所有的骰子,都是六点在上。

“一共是30点。”西格蒙德把点数给威尔士她们看。

“你是不是要认输了?”律道者看着企业迟迟不公布手里骰子的点数。

“不好意思,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企业张开手,把手里的骰子,全部都捏成了几半,朝天的点数,虽然不是和西格蒙德一样的都是6点。

但是点数相加,比西格蒙德大的多。

企业张开手,点数一共是47点,比西格蒙德大了13点。

“你这是耍诈吧。”普利穆拉看着企业的脸,企业的脸比较红,看上去刚刚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兵不厌诈。现在,你们无话可说了吧,把大黄蜂交给我吧。”企业把手里的骰子全布扔在了一边。

“我承认我输了,如果刷小聪明也有用的话,我这一次承认,是我输了。”西格蒙德默默的把手里的骰子全部都捏的粉碎。

“那么,三局两胜,我们已经赢了两场了。”企业希望早点让无爵答应早点释放大黄蜂。

“这样不太好吧,三局两胜是不错,但是三局没有比完呢,不管你们赢了几局,三局是要比完的,那么,我来收尾吧,第三局谁来。”普利穆拉坚持要完成最后一局比赛,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说好的三局。

“那个人就是普利穆拉。”齐柏林很小声的提醒俾斯麦。

俾斯麦伸手扶正了军帽,也同样很小声的回复齐柏林一句:“知,道,了。”

“我来,比什么。”俾斯麦站了出来要跟普利穆拉笔试。

“比什么你说了算。”普利穆拉毫不在意。

“一对一决斗。”俾斯麦没有用询问的语气,说的非常的肯定。

“好。”普利穆拉一口答应了。

“她是专门来揍你的,她就是俾斯麦,提尔比茨的姐姐,也是铁血的领导者,也是铁血的宰相。”无爵不慌不忙的弯下腰捡起自己脚边一个很漂亮的贝壳。

“你要早说的话,我就不去挨打了,现在看起来话都说了,也收不回来了呀。”普利穆拉走上前去,准备和俾斯麦决斗。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铁和血的味道。”俾斯麦手里拿着一把剑,这个不是军剑,是一把专门用来格斗的大剑。

“那我也要表示一点什么啊。”普利穆拉缓慢的抽出自己身上的武士刀,这个就是青暮和无爵专门处理打磨的,据说有黑色魔方的力量。

普利穆拉跳起来,俾斯麦抬头一看,发现普利穆拉不见了。

“速度这么快的吗?”俾斯麦见过类似的战术,如果一个物体本身进行高速移动,也可以拥有类似消失隐身的效果。

“这个是什么?”提尔比茨第一次看到,提尔比茨在俾斯麦带领的舰队离开铁血的母港后,在时隔不到两年之后,也踏上了征程。

“我也没见过。但是我相信波斯猫会赢的。”欧根笑嘻嘻的。

“如果要说用刀的话,我们一群人中,除了青暮和佐木,也似乎没有其他人了,你觉得普利穆拉会赢吗?”无爵问西格蒙德。

“这啊,如果要是我说得话,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不会,那个家伙没有什么力气,如果一旦被抓住空挡的话,那就可以说一剑致命。”西格蒙德虽然是第一次看见普利穆拉出手打架,但是之前就了解到普利穆拉没有什么力气。

“小把戏。”俾斯麦很细心的捕捉自己听到的声音,俾斯麦挥剑砍下,并没有砍到什么东西。

“这家伙是想干嘛。”鸾想不透为什么俾斯麦要出来应战。

“我们看着就好了,反正,她心理想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我们也只能猜咯。”凰没有把话说清楚。

普利穆拉趁着俾斯麦分神,猛的砍了上去,俾斯麦转身很容易的就躲开了。

“有点意思啊。”普利穆拉感觉俾斯麦很难缠。

“不出全力,想打倒我,没有那么容易的。”俾斯麦感觉普利穆拉没有尽力,感觉就跟在玩一样。

“速度确实也是优势。”俾斯麦看着普利穆拉一直在犹豫,俾斯麦双手提着剑冲过去。普利穆拉也冲了上去。

“其实我想的不是你,但是你来了,会会你也不错。”普利穆拉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

刺啦!

一声刀剑相互碰撞摩擦之后,普利穆拉额头前的头发被俾斯麦削掉了几根。普利穆拉立刻翻身后撤。

“有趣哎。”律道者看的不亦乐乎,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有点意思啊,真的是没办法了啊,我们俩来玩炮吧!这才是真正好玩的东西。”普利穆拉看着俾斯麦。

普利穆拉左手的手心里,有一小块黑方,捏碎之后,舰装迅速的着装在了普利穆拉身上。

“呵呵。”律道者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律道者猜这应该就是二代了,律道者眯着眼睛,发出咯吱咯吱的笑声。

普利穆拉的左右两个小腿上装备的鱼 雷装置,但是主炮的位置是在大臂外侧的。

“这个是?”无爵也愣了一下,看样子普利穆拉之后的,应该就是之前造物者说的那一批了,无爵似乎听净化者说过,造物者准备了好几个方案,有直接在人类世界抓捕活人直接改造的,看上去这个就是所谓的终极恐惧计划是一部分。

“还配备武器的么,高级。”律道者很兴奋,他看见普利穆拉的手里,还有一把弯刀,律道者一下子清醒了。

“来吧,你们也用过塞壬的力量,不知道跟我这个比起来如何。”普利穆拉虽然感觉很不舒服,但是也没有说出来。

“现在清楚了,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只能说是一群机器。”宁海彻底的打消了心里的顾虑。

普利穆拉开炮攻击俾斯麦,俾斯麦立刻躲闪,几轮炮击之后,普利穆拉开始喘气,脸上出现了一些黑色的花纹,这些花纹跟上次看见的不一样。

“我们认输。”无爵叫住了俾斯麦。

“好。”俾斯麦收手了,“我就不取他的命。”俾斯麦看着普利穆拉脸上忽然消失又忽然间出现,不规则不一样的黑色花纹,感觉那个东西好像和神话里的死者的复生文章一样。

“真的是,麻烦死了。”西格蒙德看着普利穆拉的样子,似乎身体根本就支撑不起来。

“你猜得没错,这个和你们神话里死者的再生纹章一样,但是不代表他是死后复活的人。”无爵走过去,看着俾斯麦,又看了看普利穆拉。

“不行就别逞强了吧。”无爵看着普利穆拉。

“哎呀,你们在这里啊,我刚刚去找你们了,兰克狄菲说你们在这里。”净化者风风火火的就来了。

“嗯?你干嘛啊。”净化者用手指戳了戳普利穆拉。

俾斯麦看见了净化者,立刻后退。

“塞壬!”齐柏林立刻警戒了起来。

“你们干嘛啊,我只是来找他们玩而已。”净化者看着一群人准备开炮打自己了。

“你个死猪,她们打你不需要理由。”律道者捡起一个小石子很调皮的砸向净化者。

“发生什么事情了。”无爵一脸的严肃。

“那个家伙来了。”净化者很小声的说。

“谁?”普利穆拉问。

“进化者吧。”无爵已经知道了。

“是吗?真的不是时候啊。”普利穆拉还没有站起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律道者的事情,你们解决好了没有。”进化者很快的就来了。

“这不是正在说吗?”无爵抬起头看着进化者,忽然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进化者看着普利穆拉惨兮兮的样子。

“能量被你吃完了吗?”进化者看着普利穆拉,看来中间一定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我们已经说好了,事情已经解决清楚了。”无爵很淡定,一直避免和进化者的目光接触。

“那么,走啊。”进化者扭头看了看律道者,看见律道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

“我明天来接你。”无爵冲着律道者一声招呼之后,几个人就离开了。

“一群死脑子,这么搞的。”律道者握紧着拳头。

“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人是谁?看上去状态不是很好。”企业看着律道者。

“我怎么知道,那个家伙吗?普利穆拉是他的名字,长得很好看,但是中看不中用,好像是一个残次品,我早晚要弄死那一群。”律道者正在对着企业说话,忽然间就把头扭到一边,继续的蹲在地上。

“残次品?我跟你说啊,你要是说话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啊,打败塞壬,就是我们的最后的目标,你说的残次品是什么意思?”企业感觉律道者没有看上去那么混。

“啊,不告诉你,就是反噬而已,我已经给你们说过了啊,他可能自己自己把自己吃掉了而已。”律道者看着地上的蚂蚁。

“自己吃掉了自己?”企业一时间没有转过来这个弯儿。

“好了,现在我不会搭理你们了,你们还是明天放我走吧,再您的见。”律道者自己就回去了关押室,还是坐在墙角里。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和往常一样的,律道者靠着墙,看着外边的黑暗界。

“那个家伙好像很不正常,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最好了。”齐柏林看着俾斯麦,俾斯麦正在看分析出来的报告。

“先不管怎么说,这一件事情早点解决了就好,怎么维希教廷一直联系不上啊,是不是让巴尔有什么问题?还是说被黎塞留追着到处打,好像也没有黎塞留的情报啊。”俾斯麦猛的一下也是刚刚想起来黎塞留。

“话说上一次的事情之后,感觉那些人也不会相信我们,因为信任这种东西,一旦被打破之后,是无法再一次建立的,看上去比想象的要难得多,还是先干掉塞壬最好了,其他的恩恩怨怨,在慢慢解决。”俾斯麦好不紧张,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这么了?担心什么?不是已经解决好了吗?”贝尔法斯特把餐盘放在企业的面前。

“我很在意那些话,总感觉有其他不一样的意思,什么叫自己吃掉了自己。”企业似乎说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具体在什么地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