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隐龙 > 第一卷 在人间-长干曲
序章
作者:桦木碳  |  字数:2445  |  更新时间:2020-04-07 10:00:44 全文阅读

中州大陆,新历九百四十年,末代人皇陨落已经过去将近千年!

漠北,胭脂山,这里被草原牧人民族视为祖宗发祥之地。

夜半,满月,银光铺满山间。

山峰最高处两块大石相对而立,远远看去,轮廓仿佛两头巨狼。

夏末时节,原本夜晚是属于虫儿的,鸣叫声,振翅声,此起彼伏,生息盎然。

而此刻,却一丁点儿动静都没有,深蓝色的天空仿佛一潭死水,倒扣在大地之上。

一只小小的野鼠可能是饿的急了,偷偷的向一块大石靠过去,那里有它藏了许久的几颗坚果。

试探了几次,没发现危险,野鼠大着胆子跑了起来,眼看就要钻进藏坚果的洞里。

咻!

轻而迅速的一个声响,那野鼠从腰间断成两截,前半身还在向前跑去,后腿依旧蹬着地面,两次呼吸的时间,它才反应过来,抽搐了几下,趴在地上,眼神逐渐暗淡!

“哈,爪牙依旧锋利,当今南朝隐血者第一人当之无愧!”一个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中原大地人杰地灵,自然比极北苦寒之地养人一些。”

这个声音带着调侃的语气。

原来相对而立的大石上站了两个人,不过天色暗淡,他俩又都是一身黑衣,不易觉察罢了。

“不错,中原好啊,我这次便要去看看那大好风光,天狗,你拦得住我么?”

“千年之约尚未到期,你想毁诺么?”

“没到也快了,我先去走走,打个前站,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当年人皇杀的你们遁入极北冰原,自愿发誓,魔人千年不南下,今日,中原大地更不容你们染指。”

“金凯失踪后,你们南朝隐血者就剩下些耍嘴的么,中原我是去定了,先解决你,其他人还能奈我何!”

“好啊,我就领教一下魔人大萨满的本事!”

“我知你是天狗血脉,可是你知道我的底细么?哈哈哈”。

狂笑声中,魔人大萨满双臂一震,上身的衣物碎裂,四散分离,肉眼可见之下,肋下又生出两只手臂,原本苍白的清瘦的面庞也变得古怪狰狞。

相对的,那个被称为天狗的人喉咙发出阵阵低吼,身躯开始变得高大,后背的肌肉撑开衣物,露出根根如针般的黑毛,双掌也变成了锋利的爪子。

虽然古怪,但二人都还是人型,对立了片刻,魔人大萨满四只手臂从腰间拉出兵刃,是四柄小斧头,飞扑过去。

而天狗利爪一扬,跃起迎战。

斧影,爪痕,二者你来我往,速度快的根本数不清招式。

有时击中大石,带起火星点点,碎屑四溅。

不知斗了多少个回合,天狗突然露了个破绽,被魔人大萨满左边第二个手臂上的小斧砍中右肩,闷哼一声,被打的倒飞出去撞在大石上,一口鲜血喷出,面色痛苦。

“天狗,没想到你血脉之力居然已经到了逆天的边缘了,古往今来能到这个地步的人可不多,若不是你强行压制耗费了太多精力,今日胜负尚未可知,不过血脉之力逆天之时便是天雷降下之日,到时也只能落个粉身碎骨,还不如今天我毁了你的气海,以后做个普普通通的守门犬吧。”

天狗捂着伤口口,指尖不断涌出鲜血,看着敌人一脸的凝重,可惜挣扎着起了几次也没有成功,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慢慢靠近自己。

魔人大萨满此刻心中压抑不住的兴奋,原本以为要经历一番苦战,可惜这天狗血脉的南朝隐血者守护使居然因为血脉之力过于纯正,超过了本身的肉体血脉,自行压制使得他只能发挥七成的实力。

魔祖蚩尤大圣护佑!此次南下必将瓦解中原隐血者守护势力,我北朝必将恢复千年前的荣光!

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分了神的魔人大萨满被脚下一阵颤抖惊醒,他发现自己的脚开始陷落,很快便没过膝盖,等着想拔脚离开时已经被牢牢吸住,动弹不得。

“谁!出来”寻常的泥土怎么能困住隐血者呢?

一个年轻的面庞从远处的一堆土中露出来,略有些紧张:“师傅,我成功了么?接下来怎么办?”

天狗裂开嘴笑了,白白的牙齿上沾满了血迹:“小秋,没你的事了,快走,越远越好!”

年轻人似乎很相信他的师傅:“好,师傅你小心点”,说完钻出土堆,一溜烟的没影了!

魔人大萨满想去追,可以动弹不得。

“别费劲了,我这个小徒弟可不一般,一时半会你可脱不了身了。”

魔人大萨满,看看四周,伸手抓了一把土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草木虫蚁生机全无,运气不错,相柳血脉传承者都被你找到了,可惜刚刚觉醒成为隐血者,你觉得能困住我多久?”

“不用多,一小会儿即可”。

魔人大萨满仰天大笑:“苟延残喘片刻而已,难道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天狗的举动震惊了。

“你在干什么!你居然解开血脉之力的压制,你,你不怕天雷么?”

“怕,可惜天雷只会落到你的头上”,天狗边催动气海解开封禁,边回答。

“我?我的血脉之力有没到逆天的边缘,你想同归于尽么!”

随着天狗解开血脉之力的禁制,原本沉寂的夜空,慢慢有隐隐约约的轰鸣声传来并且越来越大,逐渐一道道闪电亮起。

“老狗,你疯了!”

天狗笑而不语,抬头看着天上的闪电仔细听着雷声的频率。

魔人大萨满有些慌张,拼命想挣脱束缚。

当雷声积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道粗大的闪电突然从许多细碎的电光中露出面目。

魔人大萨满扭曲着脸孔大吼:“天雷降下也只会劈你,因为你的血脉之力比我的纯正!”

天狗依旧很淡定:“是么,如果我的不再纯正呢?天雷会劈谁?”

“自然是我?啊不对你怎么可能不纯正,不然怎么会引来天雷?”

“很简单,就这样!”

天狗话音一落,一掌拍在腹部气海的位置,接着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魔人大萨满疯了;“这就是你的计谋?用自己的血脉之力引来天雷,然后毁掉气海变成普通人,让天雷击中在场唯一的隐血者?”

“是的,你猜对了,真聪明!”

说话的同时,那道天雷击中了魔人大萨满,虽然没有了逆天的血脉之力的吸引,天雷的力道已经消散了许多,但是,催动全部血脉之力抵抗的魔人大萨满依旧哀嚎一声,变成了一个黑色的碳人。

天狗虽然没有被击中,但是也受到了波及,漆黑的面颊,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被热浪点燃,冒着些许火苗。

不去管这些,天狗咧开嘴笑了,两颗牙已经不见了,有些滑稽。

魔人大萨满果然强悍,慢慢悠悠的爬了起来,双眼无神,脚下是一个巨大的土坑,嘴里嘟囔着:

“这都是什么人品,南朝奸诈,杀敌八百,自损三千,他妈的!”

转过身,踉踉跄跄的向北走去,天狗并不阻拦住,只是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一阵,终于停了下来:“金凯大哥,你这个办法真好,我给中原争取了五十年时光,希望以后的年轻人足够强大吧,或者,你回来,我把守护使这个劳什子破烂还给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