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剑三大幻想 > 正文
第十八章 东险西荒筮之秘
作者:吃鱼的北  |  字数:2714  |  更新时间:2020-06-02 00:10:26 全文阅读

西荒惊虬谷的禁地祭坛内,一老一少跪拜在中央,跪拜的前方则是一座巨大的石镜。

“任剑情,今日我以测你时运而借卜未来之势,此间之事除你父亲和我儿柳左帝可告知外,不可有第五人知,否则必将受十巫神明之罚,记住了么!”

“嗯!”

任剑情认真的重重点头,尔后,老者拿出一捆蓍草随意抽取了一根交给他,并交代必须握紧,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脱落于手。

其余则随机数量投入进石镜下方分别刻着天地二字的石筒上,嘴里同时念念有词的声道:

“大衍五十而余一天机,其四九分二于左天右地,舍三五之变,弃阴阳六爻,吾生之修,十巫可食,祈以神明意!”

忽然,本是白日景象的祭坛瞬间乌黑一片,既无风,亦无雨,突显无声诡异!

石镜的另一边随大暗黑天之意,以及不断从老者身上汲取的修为,开始散发着五颜六色的邪异光芒,而每一闪的邪光都拥有着摄魂夺魄之力!

任剑情看着眼前发生所见,强韧的神魂心境被阵阵邪光重击撼动,原本面无表情的神色不由得升起慌张,甚至连紧握在手中的蓍草都险些松动!

“莫惧此惊,将所有力量稳守住心神,你的神魂本就天生强大,如今有邪族真主残魂在你体内作双魂之护,又有老夫相助,无需担心!”

随着老者参入真气的一声呵斥,任剑情立马闭上双眼,不断的稳固心境,待再次睁眼时,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不错,啖杏林幸甚有你,再由我儿柳左帝相与搭档,终有一日,两地必可摆脱东险西荒的处境!”

老者欣慰的说着,只是这看似轻松的一句,却没想到在这次古巫占卜仪式中,出现了让他意料之外的反噬重伤,以及在后来仅得出的了了四字!

贞行无危!

……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任兄?”

咯吱的开门声惊扰了任剑情,待看清来人是柳左帝后,这才发觉刚才浮现的场景都是他脑海中的回忆。

“任兄,我连着敲了好几次门都不见你回应,生怕你发生意外,还请见谅擅闯之举!”

任剑情点头表示无碍,叹了一口气解释道:“柳兄客气了,刚刚只是想起了惊虬谷禁地的一些事情而已。”

“嗯?关于贞行无危的四字预言么?”柳左帝虽然没有亲自在场,却知道当时发生的事,只是好奇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任剑情却没有在这件事过深讨论,反提起了另一件往事。

“柳兄可知在四字预言之前,筮王就曾为我卜过一次,说我此生会有无数生死小劫,尽管能以力强破,但命数必随着次数的增加而减弱,唯有找寻到天下极情之人方可逃脱。”

“剑情难两得,择一可避劫。”作为继承人的柳左帝知道自己的父亲,西荒惊虬谷的真正主人为对方做的这件事。

只见任剑情转身抬头望着窗外的朦胧月光叹气:“在次元壁的时候,双生蛇灵侵我神魂,你可知我回想起来有多后怕?”

柳左帝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任剑情继续说道:“那是钻骨之痛都无法比肩的,虽是在神魂梦境当中,但叶永贞的那一剑,实在难忘!难忘啊!”

“我记得叶永贞只是将那把断剑顶在你的心口之处,并未做出任何出格举动才是?”

话中连续的两个难忘让柳左帝开始出现不解,任剑情苦笑摇头,当时的身心感观连他都无法用言语形容。

在外人的眼中只是简单的顶在心口,而他的梦境视觉中,那或许是除了天地以外,无物不可断的一剑!

“算了,说回正事吧,今夜约你来是为了告诉你,我心中所确定的一件事,关于剑情相择的!”

“决定了?”柳左帝仔细想了想这些日子关于好友的言行变化,依然想要确认一下。

“我的劫,哪怕强如现世巅峰的五势主人也无法阻止,缘之一字,玄之又玄,我想我的判断不会有错,择剑难敌,唯情可破!”

“所以你把筹码都压在了叶永贞身上,不惜用上战宝伽蓝寺的名额!可我怎么看叶永贞也不像是极情之人吧!”柳左帝不禁生出疑问。

“柳兄,莫忘了我也是一直在隐藏的,他人又怎么不会如此做法,只是叶永贞的行事举动着实怪异,最初还以为他是随兴凭空之言,没想到还真的跑去李渡城了,只是这件事恐怕……”

柳左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任剑情帮他补充了心中所想:

“和暮清君必然有关系,所以我们要多加防范了,对了,说起来要向柳兄道一句感谢才是!”

“这些年来我一直犹豫不决,为免多生麻烦,假以武痴为掩饰,在今夜做出选择前的过去里,还多亏柳兄在旁帮衬!”

任剑情抱拳致谢,柳左帝以同礼回应:“真是见外了,只要两地未来能够走出荒险之境,这些微末细节在你我情谊下都是不足厚道的。”

任剑情听完淡然笑道一声“也是,是我着相了”。

……

李渡城,渡灵庙内。

无梦鬼看着躺在眼前陷入昏迷的叶永贞,眼神中充满着复杂,似乎在顾虑什么而犹豫不决。

思量片刻后,无梦鬼还是忍不住的开始动手了,两手掐着法诀,煞气汇集在左手,双指合并点在叶永贞的眉心处,企图以引魂渡功法中的一招术式去窥探他的记忆。

“此术会对你的神魂产生极大的伤害,现如今怨不得老夫了。”

引魂渡•逆视往昔!

这是一种可以窥视他人记忆的禁术,不仅对施术者有着极为高深的修为要求,还会对被施术者的神魂造成不可修复的损伤,严重者甚至会直接变为痴儿。

该术一旦开启就无法暂停,施术者的神魂会进入在对方的神魂中,从对方的近况遭遇倒放至开始记事为止,在这段时间里头,施术者将没有任何行动能力,犹如最弱小的凡民。

至于在中途被打断停止的后果,连无梦鬼也无法得知。

这正是他的顾忌之一,可此时心境躁动不安的他已经顾不得太多,自信于先前在庙外再次设下的多重禁制,以及确认叶永贞暂时不会有苏醒的可能。

就这样,无梦鬼的神魂意识进入了叶永贞的神魂记忆当中,看着记忆画面不断倒放。

从渡灵庙外的打斗,长守村与绮少芳的谈话相遇,初入的李渡城时引起的短暂骚乱,和暮清君在城墙上的计划合作谈话,当中的渡凡方法引起了他不小的重视,可这些都不是他当下最想知道的。

记忆中的画面继续快速倒放着,看到次元壁世界的真主哈飒希后,无梦鬼才明白叶永贞身上的那丝故人气息源自于谁了。

可是在倒放至叶永贞拿出断剑顶在任剑情心口处时,眼前的场景发生巨大突变。

本应该是叶永贞视角的记忆画面,不知为何变成了他人的,视角对面的叶永贞与往日黑发形象不同。

区别在于那一头的雪霜白发和血红赤瞳,无情的眼神仿佛极度冰寒。

画面中,白发赤瞳的叶永贞与无梦鬼对视着,然而下一句却让无梦鬼大惊失色!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能够窥探到这里,就说明你必然与稻香村有因果,当断!”

‘叶永贞’简单的一剑划下,无梦鬼就感觉自己的神魂要被斩灭,直愣愣的看着远来的剑光慢慢变大扩散。

与此同时,庙内上方的玉面女子石像发出耀眼光芒护住无梦鬼,虽然他的神魂无事,但逆视往昔之术显然被破!

“绣女,居然是你……”

最后之际,‘叶永贞’看着被耀光护住的无梦鬼,知道是何人所为后觉得有些惊讶,只不过互相抵消的耀光力量渐渐减弱至无,自己也随之消散了,叶永贞的神魂记忆恢复了平静。

过了良久,昏迷的叶永贞睁开双眼,看着映入眼帘的无梦鬼失神的看着上方,顺着方向一瞧,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绣女,果然是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