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奈河难渡之烛蝶 > 正文
第十九章 出发
作者:黎黍  |  字数:2720  |  更新时间:2020-03-19 22:43:09 全文阅读

“你干嘛!大白天的就…耍流氓!哎呀!流氓”被林晨明这么突然偷袭了一下,冬晗的手马上撑到了林晨明的胸口上,想要往外推,她的脸也噌的一下就变得红润起来,着实让人忍不住想要再亲一口。

见再次偷袭没有得逞,林晨明的眼睛就开始直勾勾的的盯着冬晗,感觉一下不够,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不过他的理性并没有消失,突然脑海里浮现了什么事情顿时让他清醒了下来,在冬晗的边上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冬晗草草的吃完了早餐,正准备要端起盘子逃离这地方,起身去厨房的时候,突然她发现自己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她被林晨明的一只手按住了肩膀,这搞得她只好安分的坐在板凳上。

“大早上的,你干嘛呢?”冬晗语气十分的轻柔,但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晨明。

手依旧没有挪开位置,就见他的嘴唇上下颤动了一下,但没有出声。看来是有话要说啊,冬晗心想。

“你……心里藏了事?”冬晗看来是看透了林晨明,如果不是有什么事他也不至于是现在这个状态,“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有心事就说呗!”

“果然还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林晨明叹了口气,断断续续的说道,“有邙山那混蛋的消息了。”

“又是那个顽固不化的鬼王啊。这会可又来了什么消息?或者说……又出了什么事啊?”冬晗的语气明显比刚刚低沉了许多,对于邙山鬼王的事她也不愿意多提,“这一百年没有消息,现在估计已经在胡作非为了吧?”

“他那回出现不是在胡作非为?这回倒好他出现了,而且还到鬼门关去游了一圈。”林晨明松开了撑住冬晗的那只手,停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抄起了手边的杯子,往杯子里倒了一杯白开水,“羽化了……十…五名阴差,重伤了……日游夜游。”

“关键还是……邙山这会……是把他们的魂魄给……吞噬吸纳了。日游夜游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万幸的是陆判及时的到了,不然……哎……”林晨明叹了口气,站起身子,踱步到了餐厅的窗户边,“他现在也就只是名义上的鬼王了,实力远在鬼王之上……”

“呵,已经鬼皇了么。这么说他应该……已经……回不了头了吧。”冬晗端起盘子,从餐厅移步到了厨房。

“他早就回不了头了,从他过了奈河,出了鬼门关那一刻开始就……哎……邙山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邙山了,现在他是鬼王,邙山鬼王,他……变了……”林晨明没有在说下去。

“那上面的意思是什么?”冬晗靠在了餐厅门的门框上,等候着林晨明的答复,她脸色看起来也不是太好,似乎好像已经猜透了上面的意思。

林晨明没有回答她,冬晗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很快端平了手掌,掌心朝下,在自己脖子前面几厘米处猛然向左边一耸动,随后手上就卸力了,一切动作都发生在无声之中。

“果然上面还是这个意思!就一直没有改变。当时就不该放过他!现在倒好了,还是留下了一个祸患,还造成了如此的损失。可恶!”冬晗冷笑道,狠狠的用拳头砸了一下墙壁。

“你何尝放过他了的,那都还不是那回崔判官松口了,还跑去求了你之后发生的事。到头来都是崔判的意思。还执迷不悟的想让他回头是岸?真当还是当年那个他,简直可笑!”林晨明对这个邙山鬼王似乎是没有什么好话说的,甚至现在对当时做决定的崔判官也是恶语相向。

他走上前去,把手搭在了冬晗的肩膀上,“算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走进房换个衣服,我马上带你去个地方。”

匆匆的,冬晗就被林晨明推回了房间……

下午两点五十几,宋阡这才匆匆忙忙的从寝室里跑了出去,看来这会他是午觉睡过头了,睡到了将近两点半钟才浑浑噩噩的从床上爬起来的吧!倘若他要是再晚点,那可就要迟到了。一路小跑的他如期到达了他和焦杪约定好见面的位置,这会可真巧焦杪在他到后的不一会就后脚到了地,两人见面也就寒暄了几句,也不再多耽误,马上开始向校门走去。

下午四点半,在距离梨花醉剧院不远的一家面馆里,舒枫宇坐在一张桌子前,用手中的筷子戳向了面前的碗里盛着的牛肉面,左手还不停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这时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推开了玻璃门走进了店里,他径直走向了收银台,“老板来碗牛肉面。”不一会的功夫,男子就端着面在店里寻找着座位。

他瞟了一眼正在看着手机的舒枫宇,然后端着面走了过去。小心的在舒枫宇的对面放下了碗,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舒枫宇的头,“小枫!”

这轻拍一下,吓的舒枫宇的手机都直接盖在了桌面上,他正眼与面前的男子对视了几秒,然后脱口而出:“师父,你来……”

“嘴上动作麻利点!快点吃东西,其他的事等下出去了再说。”说完,面前这男子,也就是李进道长便不再做声,安安静静的大口吃起面来。片刻后,就只见到桌案上摆放的两只空碗了,他们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先去菜市场。”李进说道。

舒枫宇听到了后马上明白了师父的用意,这是要去菜市场里面买只鲜活的大公鸡啊。对付阴邪之物,公鸡的叫声肯定是屡试不爽的。都已经这个点了,买活公鸡的摊位似乎是已经不多了的,能卖出鲜活有生气的公鸡的更是少之又少。“只好到买禽物的摊位上去碰碰运气了。”舒枫宇心想。

“别担心没有卖的!”李进明白舒枫宇这个脸色是心里在惦记的什么,其实他自己早就打好了招呼,要自己一个卖禽物的老朋友预留了两只鲜活的大公鸡,毕竟公鸡这种东西是一个道士经常要用到的。

当他们看到那个摊位的时候,摊主似乎也早已看到了他们,还贴心的帮他们把公鸡的嘴巴的用一股细绳给系了起来。就当他们走到摊位面前时,这里正巧这还有一个中年妇女站在摊前,正挡在他们的前方,手指着这两只大公鸡和摊主理论着。

“你这不是买鸡的嘛?这鸡怎么这还不卖了嘞?怎么,还想要坐地起价?”

“真的抱歉了,这两只鸡已经被人给买了。”

“买了?那他人呢?人都不在就说买了,你这是在找借口吧!你看这生意还做不做啊!”

正当这摊主百口莫辩的时候,他瞅到了李进,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说道:“来了来了,说曹操曹操到,就是这位先生买下的。”

顺着这中年女性那不善的目光,李进上下打量打量了那妇女,年纪这才四十岁上下,却因发福看上去活脱了的像一个冲满了气的大皮球。

李进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她那略显臃肿的脸上,随后他开口了:“不知可否一问,这位女士你与丈夫近期是否有些不和呀?”

“你问着干嘛?我是来买鸡的!别扯开话题”

“莫慌,可否听贫道把话说完。”李进面色和善的看着这中年妇女,似乎别人不是和他抢鸡的,“可否过问你的丈夫最近是不特别热爱工作并且经常加班,隔三差五的还搞彻夜不归呢?”

“你…你怎么知道的!”

“贫道素来与人为善,广交朋友,听我一句劝你鱼尾纹过深,奸门有痣极黑无光,这可是妻妾宫有大凶之兆。贫道劝你速速回家,你丈夫他……”

“我就知道那个王八蛋背着老娘干这些事,王八蛋的给我等着……”那妇女听后深信不疑,立马跑了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郭,鸡可以给我了吧!”李进笑着将双手伸了过去,将两只大公鸡揽到怀里。

“再会喽!老伙计。”李进将鸡抱在了手中叫上了舒枫宇快步走出了菜市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